经理人广告

屡战屡败!巨亏10亿,市值狂跌九成,又一家乐视诞生了!

2019年06月17日 14:47

从外卖、打车到电商、共享单车,烧钱大战成了不少互联网新贵的制胜法宝,不难理解,低价策略可以让企业快速获取大量新用户,还能在激烈厮杀的友商中脱颖而出。

然而,如果企业没有稳定的造血能力,烧钱模式也可能指向另一种完全相反的结局:引火烧身,自取灭亡。

就拿深陷缺钱的漩涡的暴风集团来说,最近被媒体爆料,暴风TV的9名外地员工特地前来北京,讨要半年以来的薪水,老员工纷纷撕破脸讨伐老东家“无德无信,欠债不还!”,“拖欠半年工资无人性,还我血汗钱!”。

暴风TV为集团贡献了将近八成的营业额,连主营业务部分都难以支撑,总集团怕是早就千疮百孔、大厦将倾了!

员工闹上热搜不说,从2018年起,暴风就危机不断,接连遭到重创:高管离职、市值连续暴跌、股东接连减持、投资方撤资、顾客投诉……

因此,尽管官方不断对外澄清,却始终堵不住媒体质疑和唱衰的声音。

暴风的日子有多不好过呢?

2018年的净利润亏损竟然高达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

巅峰时期,暴风的市值可曾高达408亿元,而现在市值仅值24.22亿元,暴跌了384亿元!

巨额亏损的年报果然招来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对方要求暴风作出回答:究竟什么原因导致大额亏损?现在面临的具体经营困难是什么?

这也是无数股民和用户心中的巨大谜团:曾经装机必备的PC端视频软件暴风,到底经历了什么?暴风又为何跌落神坛,一落千丈?

对此,暴风集团总裁冯鑫有着自己深刻的反思:“上市公司没有融资和并购,对于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的认识不对,以及我们在业务布局上也有贪婪。”

也就是说,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最大的错误是业务上盲目扩张。而后者进一步加重资金紧缺的程度。

这一切还要从暴风集团上市说起。

2015年暴风集团在创业板上市时,股价一路从发行价狂飙到每股327元,市值近400亿元,在短短两个月以内,股价翻了41倍,仅在暴风集团内部,就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和66个百万富翁,被网友称为“妖股”。

虽然冯鑫不喜欢,但也不得不承认,没有别的词来形容虚高的股价。

妖股一词,意味着暴风的业绩和实力支撑不了如此高走势的股价,确实如此,2015的暴风市场渗透率位居全行业第五,远被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甩在了身后,仅位列行业第二梯队。

但依靠早年积累的忠实用户,暴风已经可以通过广告收入实现稳定的盈利了。和其他三家烧钱争版权的视频网站相比,日子不要太滋润。

但冯鑫深知,依靠广告这一单一的盈利模式,存在致命的缺陷。于是,他频繁扩大业务布局,对外喊出DT大娱乐战略的口号,大力进军VR、AR、影视、020、游戏、电商、体育和硬件等多个风口。为了显示一番豪情壮志,他还将暴风科技(300431)更名为暴风集团。

还未在市场站稳脚跟,就多元化扩张的暴风,其实早就为未来埋下了隐患。

VR、AR等概念虽然在资本市场炒得火热,但研发这些领域的企业,海内外尚无一家实现盈利,虽然是面向未来的行业,但很难打开消费市场。

加上暴风缺乏技术基础和行业经验,暴风研发的VR眼镜频频引发用户吐槽,不到半年,VR眼镜就亏损了1800亿元。

另一方面,为了完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布局,暴风集团还曾以31.05亿元的大手笔收购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这些公司无一例外是以溢价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增值率被收购。

然而,这一收购计划被证监会以收购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为理由拒绝。

三大视频网站早已依靠内容优势站稳市场,而暴风还在沉迷于追赶风口,原本口碑不错的暴风影音一直停留在单纯的播放器的水平,渐渐被竞争对手碾压,消费者遗忘。

大手笔的多元化扩张,不仅没能创建新的盈利模式,反而让暴风失去了安身立命的输血项目。烧钱烧出的规模是很宏伟,可是如果没有烧出价值,最后只会留下一片泡沫!

AR、VR项目相继落败,暴风TV的亏损更是难以想象。

暴风入局时,互联网电视已是一片红海,厂商竞争早已进入白热化,各大品牌普遍通过低价获取用户。

为了抢占市场,暴风阴影也选择降价,而且是远远低于成本价,2016年暴风销售商品的毛利率仅为-15.29%,相当于每卖出一台电视要亏损300到400元。

大打价格战为暴风带了喜人的业绩。

2016年暴风TV就成为天猫双11电视品类销冠,被称为当年最大黑马;2017年,暴风集团又宣布暴风TV在双11期间取得人工智能电视品类销量第一名。

当时暴风TV的CEO刘耀平曾经乐观的估计,补贴会持续两到三年,并坚信,五年之后净收入肯定超过百亿元,五年后肯定要实现盈利。

然而,暴风TV的商品毛利率却年年走低,到了2018年,暴风TV毛利率已经跌到了-31.97%。

就连暴风TV曾计划三年内实现1000万台的电视销量,也只卖出了235万台。

不仅越卖越亏,暴风的线下渠道成本和生产成本还远高于竞争者。

截止2018年暴风集团已经建成国内22个大区约7000家线下零售店,然而由于销量一般,工资、运费、物流费、售后服务费用又居高不下,22个大区平均亏损高达25%。

而且暴风TV没有自己的生产线,代工厂每生产一台暴风TV,都要收取百余元的代工费。相比其他有自己生产线的品牌,成本要高得多。原本就不具备巨头实力的暴风,更是经不起巨亏的长期损耗。

更不幸的是,垂死挣扎的暴风TV还迎来了严峻的行业形势。

2017年,中国彩电市场明显下滑,明显的变化是销量下滑和盈利不佳,中国彩电销量为4752万台,下降6.6%,同比降幅达到了过去15年中的最低点。

互联网品牌的市场份额为13%,较上年下降6个百分点;2017年互联网品牌的新品数量也同比下降11%。

传统彩电领域的海信电器(600060)开始转型显示企业,而TCL多媒体选择了扩军电子业务,不再单纯以电视为主业。

乐视事件的爆发加速了行业的萧条,互联网电视行业普遍融资困难,本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暴风集团,在投资者撤资,资金链断链的困境上,可以说难以生存。

互联网企业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从瑞幸咖啡到拼多多、滴滴,无一例外在短短几年内走向上市敲钟的高光时刻。

这给很多人一种错觉,谁烧的钱多,谁就能更快一步获取用户,更快一步融到资金,然而,大打价格战牺牲的不仅是企业的利益,更会消磨企业钻研业务的初心。越是急于求成,好大喜功,追求短期利益,离成功越远,离溃败越近。

BAT敢玩烧钱模式,源于骨子深厚的根基和雄厚的资本;拼多多敢玩烧钱模式,花费巨额营销费用…

确实!丰厚广告收入给的底气,小米敢玩烧钱模式,有大家电大生态布局的稳定盈利能力作支撑。何况人家大手笔归大手笔,营销归营销,主营业务也绝对能独当一面!

而暴风各方面实力都一般,却打法冒进,一路烧钱,也难怪会步乐视的后尘了!

  本文来源: 投资家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