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WISE 2019 产业创新峰会:大企业如何利用开放式创新引领产业风向?

2019年07月15日 11:49

互联网行业在过去十年中对各个传统行业的商业逻辑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商业格局之下,与其说是科技推动产业前进,不如说是产业的进化已经离不开创新的作用力。

然而,创新的方向在哪?用什么样的方式将创新与产业相结合?成为产业进化过程中,每一家企业正在面临的问题。与此同时,大企业的变革与转型,也会对产业带来深厚的影响。

成立于2010年的36氪在过去的9年中,以媒体身份服务了众多创业者和投资者,并将通过多年积累下来的项目、技术、前沿的洞察和产业进行深度合作、交流和互动。7月9-10日,36氪在北京和上海同步举“2019WISE超级进化者”大会,特别设立“产业创新峰会”分会场。

36 氪产业创新业务负责⼈高泰阳在这场活动的演讲中表示:不管是建立创新的生态还是网络,需要对这个行业有非常专业的认知,非常敏锐的洞察,以及对这个行业非常纵深的社群影响力,只有具备这些素质,才能最大限度整合优质的资源,为自己的生态和网络进行服务。

拥有着创投领域中重要的“链接”身份,36氪邀请到了来自金融、能源、航空、生物医药、材料等行业的大企业创新相关业务的负责人与36氪共同分享和探讨互联网背景下传统行业如何洞察和把握新机遇,通过创新和变革实现弯道超车。

创新赋能产业进化

36 氪研究院与智库负责人邹萍在会上公布了一系列创新赋能产业进化的最新研究成果。

尽管目前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消费增长放缓,产业结构不合理问题也较为紧迫,但正是这样的经济环境,让政府采取多项举措来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和优化。外部政策的支持推动加上包括5G在内的技术不断发展和落地,为大型企业的内部创新提供了便利,同时也带动了上下游大中小微企业的融通发展。

此外,邹萍还建议企业在落实开放式创新模式之前,需要审慎开放式创新的作用和意义,然后深入挖掘外部潜在的综合资源、建立合作关系,并制定最佳方案,从而达到合作共赢的效果。

创新驱动整个航空业

“创新曾经改变了整个航空业,创新仍在驱动航空航天产业的转型。” 空中客车(以下简称“空客”)全球技术搜索负责⼈ Dr. PierreVialettes在大会上发言说。

航空航天业素来是一个依靠创新驱动的产业。Dr. Vialettes在会上介绍: Space X 推出的可重复使用发射器彻底改变了发射器行业,其全球市场份额也从2013 的5%跃升至2018年的60%以上。空客本身也是创新的受益者:空客推出的电传操纵飞行控制系统不仅能够减轻飞机重量,更提升了飞机的自动化,由此颠覆了整个行业。

谁掌握了最前沿的技术,谁就掌握了整个行业。

作为空客全球技术搜索部门的负责人,Dr. Vialettes领导着12人的团队,积极地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不同领域的新技术和创新,以支持或颠覆空客的产品和服务。Dr.Vialettes 在活动现场发布了关于新能源、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卫星观测与城市空中交通等相关主题的挑战赛与创新需求,希望相关的创新企业能够与空客共同合作,为航空航天领域赋能。

创新离不开组织的变化

民生银行信息科技部创新板块兼民生科技创新孵化部负责人林冠峰说:“创新离不开组织的变化。我们要变革成为一个敏捷的组织:小前端、大平台以及快速的授权。”

近几年随着支付宝、微信、理财APP的涌现,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也是普罗大众都可感知的。对于银行来说,创新升级远不止于此。林冠峰将民生银行的科技创新方向总结为两个方面:其一,项目思维转型为产品思维的敏捷作战部队;其二,利用好新技术去构建创新生态和创造商业价值。

关于组织创新,林冠峰分享了一个民生银行正在尝试的“哑铃状架构”,在哑铃的两端,增加前端与用户建立情感关系的服务人员,以及后端负责产品设计、风控专家的队伍,哑铃的中间是变得“纤细”的智慧中台,利用技术简化或替代中台运营的工作,从而达到简化队伍的效果。

林冠峰表示,金融科技的创新工作主要抓住三个定位:新技术、新产品与新模式,提出了诸如成熟度曲线、逆向思维法、概念组合等新颖的创新方法来支持团队更有效地进行创新。民生银行科技队伍也经历了从传统层级架构、轻组织化到现在公司化的蜕变,未来的工作模式也将更趋于产品化,让技术人员和业务人员的工作相融合,跳出体制舒适区引入市场化思维,尝试让科技引领业务向前。

林冠峰的这番演讲,体现出如今大企业的创新思维已经不再局限于业务数字化的转型,同时也注重如何通过组织创新变革去拥抱因技术带来的产业变化。

技术的迭代是以天为单位的

DoraHacks 创始人张剑南在大会上说:“我们的使命是连接全世界的Hacker,同时还要连接Hacker 和企业,让Hacker 们去解决真实世界中的问题。”

在传统印象中,Hacker 是一个与商业社会和日常生活有距离感的小众群体。然而据张剑南的介绍,随着开源运动经由 Github 推广,在2011年-2012年Hacker 群体达到快速增长。于是,张剑南创立了DoraHack,试图将开源领域中以天为单位迭代的前沿技术在商业社会中获得应用,同时让Hacker们能够得到快速学习和成长的机会。

通过组织多场极客马拉松活动,让极客认领来自企业的需求,让Hacker在极客社区里跟企业接触,了解企业面临的创新问题,DoraHacks 打破技术和商业的壁垒,让Hacker们从“神秘的幕后”走到台前,让企业能够快速找到他们需要的人才。

张剑南说:“社区已经逐渐成为开发者招聘和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渠道之⼀。它变成了传统企业解决问题和在互联⽹招聘和线下招聘,去寻找开发者的有效的互补的⽅式。”

只有真正能落地的项⽬才能⽣存下来

“创新这个圈⼦⾥的泡沫⽐较⼤,而这个泡沫一定会挤掉,只有那些真正能落地的项⽬最终才能够⽣存下来。”默克中国创新中⼼创新合作投资总监李翊说。

默克中国是目前国内少数从事生物医药研发的企业之一。此外,默克还致力于生命科学和高性能材料领域的研究。去年2月,默克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创新中心,以加快公司和当地科技伙伴的合作以及创新项目的发展。

默克中国的合作对象不仅包括一些需要资金的初创公司,他们也与投资者共同建立孵化器,帮助企业进行商业上的放大。

默克中国所做的不仅是在中国发掘和建立创新生态,更是整合多方资源,为本土企业、人才提供技术支持,甚至是“跨领域”的技术解决方案。

“不论是研发层面从想法到技术的实现,在到产品的最终落地,或者是商业上的放大,都可以利用我们的渠道,让多方获得共赢。”李翊如是说。

场景化是创新的方向

在“产业创新峰会”的最后环节,中化商务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韩凯儒、微软加速器(北京) CTO王雷先⽣以及施耐德中国区创新孵化负责人张晶钰共同参与了由36氪合伙⼈兼副总裁李政主持的圆桌讨论。

王雷提到了产业创新面对的一些阻碍,尤其提到到了医疗行业。他认为,目前医疗领域的准入机制非常复杂,通过医疗认证也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不利于商业价值的实现,未来只有依靠大企业和政府的共同扶持,才能给大环境带来些许改变。

施耐德中国区创新孵化负责人张晶钰则提出,尽管面对市场、政策的多种不确定因素,但不论对于任何规模的企业来说,创新仍然应该始终围绕客户价值,基于客户的痛点和场景让创新和技术落地,才能真正把一个领域做好。

作为中化商务有限公司的代表,韩凯儒表示,央企的创新应聚焦于两个方面:平台的创新和标准的创新。前者是利用中化集团内部的多元化产业背景,加上自主开发的创新服务模式,能够为地方产业升级赋能,帮助地方经济实现招商引资、产业升级、⼈才引进;后者则是依靠其影响力和公信度打造估值体系,让中化集团的专利和知识产权市场化,从而去服务地方产业。

所谓创新,不仅体现在数字化转型或是线上线下的战略布局,它同时也存在于企业内部的组织管理、业务模式的创新。秉持为客户带来更高价值,从而促进社会经济的进步,是属于这个快速变革时代下,大企业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如韩凯儒所说:“创新永远是个过程。今天还是创新,明天一旦成为实实在在的模式化的东西,就可能变成传统业务了,你就得继续寻找创新的机制。”

一个鼓励创新、迫切创新的时代,或许才是属于创业者和投资者最好的时代。

  本文来源: 新众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