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酒鬼酒业绩、销售费用齐升 中粮“助攻”亦难重回第一阵营

2019年08月21日 15:48

财联社(北京,记者 高飞)讯,8月20日晚间,酒鬼酒(000799.SZ)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营收净利实现双增,但是从产品分类上看,高端产品营收占比较低,与目前白酒整体行业高端化现象不符。

“酒鬼酒本身不是头部酒企,高端化与‘茅五泸’差别很大,业绩的增长,放在二三线酒企的视野来看,增长架构属于合理。”酒水行业分析人士欧阳千里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欧阳千里亦指出,目前酒鬼酒的挑战在于没有快速全国化匹配的资源。“重回第一阵营”和百亿目标是口号,当前百亿酒企比比皆是,差距已经被拉开,即便是有中粮助力,酒鬼酒重回第一阵营的可能性也不大。

遥远的“短期目标”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酒鬼酒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同比增长35.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同比增长36.13%。该公司表示,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内参及酒鬼系列收入增长。

具体来看,酒鬼酒产品主要分为内参系列、酒鬼系列和湘泉系列,在2019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4.69亿元和6804.03万元,分别同比增长56.13%、34.18%和41.75%。

尽管酒鬼酒全线产品均实现增长,但与销售目标仍相去甚远。在今年3月全国春季糖酒会期间举办的酒鬼酒战略发布会上,该公司曾高调提出了重回白酒第一阵营,“短期销售30亿、中期销售50亿、远期销售100亿”的目标。不过,即便是“短期目标”,与2018年实际取得的11.86亿元的成绩相比,仍相距近18亿元。

事实上,在酒鬼酒的“百亿大计”中,被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称为“与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齐名的中国高端白酒四大品牌之一”的内参酒被寄予厚望。据了解,该公司为全面推动内参系列的发展,于2018年末成立了内参酒销售公司。

王哲在酒鬼酒战略发布会上对外表示,内参酒短期要做到30亿以上的销售规模,进入中国高端白酒第一阵营,长期目标则是把内参酒打造成为百亿级单品。

财联社记者查阅资料获悉,2016年-2018年,内参酒营收分别为1.49亿元、1.77亿元和2.44亿元,分别占营收总额的22.80%、20.10%和20.56%。2019年上半年,内参酒在酒鬼酒公司中的营收占比为22%。从数据上看,虽然内参酒近年在保持增长,但是并未扩大在公司内部的营收占比。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该公司高端产品并不是主力产品,与目前白酒行业高端化增长并不一致,也与其他白酒企业高端产品是主力产品的现状不同。从内参酒的发展情况来看,想要达到既定目标较为困难。

白酒专家蔡学飞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酒鬼酒作为区域酒企,由于主销市场与品牌高度限制,本身产品结构就无法做到以高端为主,目前酒鬼酒高端占比符合区域酒企产品高端化,客观地说酒鬼酒拥有一定的品牌优势,但是在整体名酒挤压竞争态势下,高端化与泛全国化需要更多的准备与调整优化。

“酒鬼酒内参增长幅度是正常的走向,”白酒专家袁野向财联社记者指出,目前白酒高端化,只有茅台具备了金融产品的属性,除了投资以外,普通消费的数量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与酒鬼酒业绩一同增长的还有该公司的销售费用。2019年上半年酒鬼酒销售费用为1.82亿元,同比增长31.23%,该公司表示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广告费用增加。据了解,酒鬼酒为扩大广告宣传冠名 CCTV-5《直播周末》,CCTV-2与CCTV-10覆盖12个财经节目;内参酒冠名央视《对话》栏目等。

业内人士表示,按照酒鬼酒的体量来看,销售费用过高,而过高的销售费用将会直接影响到净利润,且投放广告的效果存疑。

针对一系列问题,财联社记者致电酒鬼酒相关工作人员,对方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婉拒了采访。

中粮系高管频繁更迭

在披露上半年业绩的同时,酒鬼酒还发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公告称,8月20日,公司监事会收到监事周晨光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周晨光申请辞去所任酒鬼酒监事职务。

而此前的6月19日,酒鬼酒副总经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明因工作变动原因辞职;此外,4月8日晚间,酒鬼酒方面称,李士祎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所任的酒鬼酒董事、副董事长职务以及酒鬼酒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

自塑化剂风波后,中粮入主酒鬼酒,有中粮背景的高管纷纷进入酒鬼酒管理层。据不完全统计,酒鬼酒董事长王浩、总经理董顺钢,及辞任不久的副董事长李士祎均为中粮方面的代表,周晨光目前还担任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董事职务,李明也曾在中粮集团任职。

在业内看来,酒鬼酒的人事调整,应该是中粮为了推动酒鬼酒发展,进行集团资源整合的一部分,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中粮对酒鬼酒的整合工作。

王浩也曾对外表示,自2015年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以来,酒鬼酒在品牌建设、市场规模、销售业绩等方面均取得了提升。

从数据上看,2016年-2018年酒鬼酒的业绩的确处于增长状态,营业收入分别为6.55亿元、8.78亿元和11.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76亿元和2.23亿元。不过,尽管其业绩较曾经的亏损阶段已有明显改善,其体量依旧较小。

此外,酒鬼酒投资设立的酒鬼酒河南有限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公司,也于今年上半年宣告破产,被公司以不良资产进行了处置。从布局的角度看,酒鬼酒拓展北方市场受阻。

蔡学飞认为,酒鬼酒主要的问题是在中粮的助推下,如何完善高端品牌形象,并且借力实现产品结构升级与全国化布局,“总体来看,酒鬼酒存在高端产品占比过低,缺乏核心销售市场等问题。”

  本文来源: 财联社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