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小米总裁套现背后的财富逻辑

2019年12月26日 11:21

基于风险隔离、财富保全、企业传承、税务安排等方面的益处,近来,更多富裕家族开始热衷于通过信托方式来安排家族财产,不仅包括小米在内的一些上市家族在境外设立家族信托,很多非上市家族企业也开始探索国内信托和海外信托模式。

■ 文 / 赵建勋

今年9月3日,小米公司为支撑股价公布了一个120亿港币巨额回购计划。人们注意到,该计划跟集团总裁林斌有很大关系。

去年上市至今,“小米股价”跌跌不休,1100亿市值蒸发不见。今年8月,林斌三天内卖出公司股票逾4100万股,套现近4亿港元,让小米股价承受更大压力(9月2日公司股价创下8.28港元的最低值)。小米宣布股票回购计划,被视为挽救投资人信心的不得已之举。

套现背后的家族信托

林斌对自己的套现行为回应称,部分套现资金是用于慈善公益,并且已有部分股份转让到了慈善基金中。

香港联交所则披露,林斌于8月23日还将368.66万股的权益转让给了家族慈善基金(Bin Lin and Daisy Liu Family Foundation),用于慈善、教育、科学、文学或宗教等公益活动中。而作为林斌家族信托的受托人,林斌目前拥有小米24亿股A类股以及3亿股B类股。

雷军作为小米主要创始人,与林斌一样也拥有自己的家族信托,不同的是,他已经将其持有的全部65.78亿小米股份托管给了其海外家族信托ARK Trust(HK)Co.,Ltd,受益人为雷军及其家人。

如此一来,雷军家族和企业之间进行了资产和风险的隔离,他对小米的实质控制权也集中在了信托主体上,即便将来他离婚或后代继承时,也不至于对小米的控制权产生影响。同时这也意味着,未来小米分红时雷军只需要缴纳信托公司分红后他个人作为受益人的税赋,大幅减少了因持有小米股份在中国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实现合法节税。

实际上,海外家族信托吸引人的地方远不止这些,它还可以为股权家族信托提供充分的司法保护和隐私保护,搭建便利的海外投资通道,允许委托人选择对其更有利的法律。

正是被海外家族信托的这些特点所吸引,远在雷军、林斌之前,SOHO中国的潘石屹和张欣、龙湖地产的吴亚军、阿里巴巴的马云、京东的刘强东等富豪,早已在海外设立了家族信托。

更多家族探索海外信托

龙湖地产2009年上市前,吴亚军就和当时的老公蔡奎分别设了离岸家族信托,用家族信托搭上BVI公司,持有龙湖地产股份。2012年两人离婚时,把各自从对方家族信托的受益人中除名,轻松完成了财产分割,避免了对龙湖地产的股权争夺。

刘强东在京东上市前,也将他个人持有的京东股份变成了离岸家族信托持股。2017年底,刘强东所持京东的100%股份,包括他被激励授予的限售股,都变成通过离岸信托持有。过去三年,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开设离岸家族信托的中国内地客户明显增多,尤其是2018年,中国内地富豪设立海外家族信托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一年有超过15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通过离岸家族信托分配股权,相关信托计划所控制股权市值接近2400亿港元。

除了这些海外上市的龙头公司,更多非上市的民营企业也在探索设立离岸信托。外界传闻,仅去年最后两个月,内地客户就设立了300多个海外家族信托。

中国富豪家族和高净值人士不约而同奔赴海外设立家族信托,一个重要原因是,设立海外家族信托在西方国家是通行做法,不仅可以帮助企业资本更便捷地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投融资标的,分散投资风险,也便于家族事业传承、保护家庭财产和开展慈善事业。

在岸/离岸家族信托并行发展

除海外家族信托,富裕家族和专业机构对境内家族信托同样十分关注,自2012年国内首单家族信托诞生后,信托公司、私人银行和其他财富管理机构争相探索这个领域。

与海外成熟模式相比,家族信托在国内仍处于起步阶段。

一方面,委托人往往希望在设立信托时保留更多权利,使得信托目的落空;国内与信托相关的登记、税收制度也不健全,家族的非现金财产如企业股权、不动产、艺术品等,在放入家族信托结构中存在政策壁垒,而且利用境内家族信托管理境外资产难度很大。

另一方面,中国很多企业家虽然知道家族信托这一概念,但不了解信托的原理及家族信托的具体功能,不知道如何运用这一工具,对境内家族信托发展现状和成果缺少了解,并对受托人承担家族财富跨代传承的能力抱有怀疑。

可尽管如此,国内家族信托的发展脚步丝毫不慢,这不仅因为境内家族信托有本土优势,富豪家族的财富来源和企业业务主要集中在国内,对境内家族信托服务有需求,也在于随着资管行业“脱虚向实”、“回归本源”,国内财富管理市场正转向以风控为导向的时代,而家族信托恰是财富规划的最佳金融工具。

根据招商银行联手贝恩公司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预计到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数量将达到220万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约70万亿。

报告还显示,53%的高净值人群已经准备传承安排,其中计划使用家族信托的人数占比进一步提高,受访人群中,创建境内家族信托的高净值人群数量是境外家族信托的两倍。

当前中国的企业家更加重视财富安全,希望借由家族信托模式实现财富保障、风险规避、继承安排等目的。第二代企业家大多具有海外留学经验,对家族信托,包括海外家族信托的接受度也更高。

因此,未来会有更多富裕家族和高净值人群,选择在境内外同时设立家族信托,这也意味着两种家族信托模式都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并有望像西方发达国家一样成为超高净值人群的“标配”。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杂志2019年12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Qiu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