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员工确诊1例,66人隔离!疫情当前,当当到底为那般?

2020年02月24日 16:04

当当员工确诊了

2月15日,当当网人力资源部发布通告称,一名员工母亲被确诊新冠肺炎,这名员工成为密切接触者;而该员工自2月10日复工起,已在公司上班三天。

2月16日晚,当当网发布声明,称已经做好办公区消毒工作;要求返京员工在家隔离14天,并要求和成为密切接触者员工关系密切同事居家隔离。

2月18日晚,当当网人力资源部发通知,通告那名成为密切接触者的员工出现发烧症状,同时宣布全体员工本周在家办公。但通知表示毋需恐慌,该员工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而且疾控中心给予了不建议停工反馈。

2月19日下午,母亲被确诊新冠肺炎的当当员工最新一次核酸检测呈阳性。

就在2月9日,全面复工(除武汉)前一天,当当网董事长兼CEO俞渝发布内部信,称新冠肺炎并不可怕,多数病人病情较轻。还将免疫力下降和“宅”在家关联起来,呼吁员工及早复工“增强免疫力”。俞渝强调每个人要恢复以往的作息,当当人不能浪费一场危机。

有当当网员工在社交平台曝光此事,当当大受指责,而接受过媒体采访的当当员工均认为,此事让他们对公司非常失望,但本质上并不希望公司倒下。

新冠肺炎传播速度快,全国已发生多起聚集性疫情案例。1月30日,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在发布会上介绍疫情时,说出了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感染案例,有一家企业开会,30人里11人传染上。2月15日,广州珠江新城天盈广场东塔(写字楼)被曝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有关公司全体员工隔离停止办公。

大敌当前,即便出现拐点,新增确诊人数下降,专家仍然表示不可松懈。当当此举到底为那般?

转型之殇

1999 年,当当网以图书网络销售起家,迅速发展成为中国首批B2C 购物网站之一。

回看二十年,当当一直在不断地进行战略调整。发展初期,当当先是通过直接向音像制品出版商定制的方式打开了音像制品市场,后又以“中国亚马逊”为目标,打算从垂直的图书销售网站转向一个综合的网上购物商城。2004年,当当网的销售额占整个网上零售份额的 40%,彼时当当以每年平均 180% 的速度增长。

2010 年是当当网的人生转折点,其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同年京东发力图书领域,当当拓展业务品类,和京东在电商图书领域展开价格大战,并以失败告终。这一战,当当伤得不轻。财务数据显示,当当网的净利润在 2011年至 2013 年中连续三年为负,股价持续下跌,原有的计划也因此被打破,直到上市后第四年才开始扭亏为盈。

2014年,当当以“时尚电商”为目标进行全面战略转型,然而当当网“时尚”的形象没有在广大用户面前树立起来,“图书”的标签也逐渐受到侵蚀。一顿操作后,反而大大稀释了其原有的优势。

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中国B2C购物网站中,天猫以 56.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京东紧随其后,以 24.7%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接着是苏宁易购,以3.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而当当网排名第七,仅拥有 0.7%的市场份额。若不及时寻找正确的方向实现战略转型,当当网将很快在激烈的竞争出局。

2015 年,当当网进入数字化转型之路,成立以数字业务为核心的新事业部,由李国庆亲自带领,主要负责自出版和线下实体书店 O2O 项目的运营管理。目前,当当线下实体书店已在多个地区陆续开业。现在俞渝口中也多是大数据、AI、智能场景、快应用等前沿技术名词。

掌门人移位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出致当当人、当当的合作伙伴、股东以及当当读者们的内部信,宣布即日起,离开当当网,开始全新征程,并透露了以音视频、书友会形式做内容创业的计划。10月8日李国庆在腾讯“进击梦想家”节目采访中怒摔水杯,上了微博、抖音、知乎的热搜,一亿次阅读。他用“八王逼宫”形容自己的离开,然而李国庆去职从当当网上市、探索转型、私有化退市、海航收购当当波折等重点事件可探知一二。

2010年,当当网在美国纽交所登陆上市。联合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妇共持股43.8%。其中俞渝持股4.9%,李国庆持股38.9%。

2015年李国庆、俞渝认为当当市值被低估谋划私有化退市。但两人都不愿意开夫妻店,退市后李国庆曾说夫妻创业苦不堪言,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更大的是会对生活造成伤害。

2016年,从纽交所退市后的当当变成一家私人控股企业。实际控制人为董事长俞渝、CEO 李国庆以及高级副总裁姚丹骞、副总裁陈立均和副总裁阚敏等其他几名高管。彼时,李国庆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五比五。

后来,俞渝建议夫妻双方每人从自己的股权里各拿一半给儿子,俞渝并代持儿子的股权。俞渝持股64%,李国庆持有27.5%的股权,其余为公司高管所持有。
目前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当的网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1997年7月,注册资本为2.7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俞渝,由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俞渝亦为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之一,另一最终受益人为李国庆。

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北京当当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目前俞渝为后者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4.2%,李国庆为二股东,持股比例为27.51%。

而2018年海航控股终止收购当当,也可说当当气数未尽。据网易科技报道,2019年10月24日,当当网表示,“当当2018年销售116亿,经营利润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当当网无负债。”李国庆接受此访也称,当当网退市的时候利润只有9000万,2017年整年利润是3亿5000万,2018年是4亿多。

对于现在的当当谁也不愿意松手。2019年10月24日,李国庆发微博称:“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去年12月9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现场,俞渝提到2019年很多企业都遭遇了困难,“所以,我在当当网喊了一个口号:我们可以用长周期的思考,去采取逆向的行动。”

俞渝说,电商的竞争从来都很激烈,当当不是天生的强队。作为一家PC电商时代的老兵,当当网已经走过了20年,如何“决胜2020”,继续“打造一个文化和科技结合的豪门”,俞渝也是卯足了劲。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