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一只0.07元的口罩,是如何引发整条产业链失衡的?

2020年03月09日 09:54

【编者按】李文亮医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才上ECMO;成本仅0.07元的口罩,花5元甚至更高的价格,也一罩难求。疫情的爆发,让市场和产能之间严重断层,背后的产业链也被重新审视。

文|刘弘毅

0.07元,是一只一次性民用口罩的出厂价。围绕口罩的供应链,出现了什么问题?

在哪儿能买到口罩,是千万人共同的追问。

每天10万只口罩,通过“郑州发布”(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信)接受市民预订,每次都是很快被抢购一空。药店、超市、电商平台,缺货成为常态。

生产企业并没有闲着。

在豫东长垣市一家卫生材料生产车间,老板赵鹏(化名)穿着工装,与数十名工人一起,加班加点生产口罩,“每天睡眠不足”。

疫情的爆发,让市场需求与企业产能之间出现巨大落差,产业链严重失衡。

01、紧缺

0.07元,是2020年1月份之前,仙桃汉克防护用品公司生产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的批发价格。

春节前,一款3M的N95口罩,从18元上涨到398元。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许多商家的口罩很快被抢购一空。

口罩价格涨幅愈数十倍,完全不是问题。

阿里巴巴一些源头厂家接到大量订单。安徽桐城艾美劳保用品厂,1月22日24点到凌晨8点,就有人不睡觉悄悄下了300多单。

太多人囤积货源的人“高兴早了”。政府开始将口罩作为战略物资进行管控,同时又开启非法生产的打击。

接单厂家无法发货,物流停运。

湖北仙桃是“中国非织造布产业名城”,年产无纺布40多万吨,出口量约占全国三分之一。生产、加工企业140多家,但是具备口罩生产资质的,仅有60家。

另一个口罩供应重镇,中国卫材之乡长垣市有卫材企业70多家,但在疫情期间被允许生产的也仅有44家。

武汉疫情发生后,政府一边鼓励满足生产条件的企业复工,一边开启对非法生产的打击,防止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

相比产能不足,后者是更严重的问题。

随着疫情的出现,各地口罩生产企业,订单暴增。

佛山垠航无纺布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沛华告诉作者,下单15-20天之后,才能交付生产。

更多的口罩生产企业处于停工状态。

仙桃市众康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告诉每一个消费者,由于“位于湖北疫情爆发区,现已经封城,货物无法进出,工人无法正常上班工作。”

湖北万福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提醒在网上咨询购买的消费者,“不要下单”。

每天有5000辆物资采购车,从全国各地蜂拥至湖北仙桃。长垣市区通往高速的路上还出现拥堵——许多外地车辆涌进拉货。

人们还是很难买到口罩,许多企业,包括富士康都开始转产生产口罩。

02、流通

进价0.6元卖1元,湖北洪湖华康大药房卖了38000只口罩。洪湖市场监督管理局认识涉嫌哄抬物价,没收“违法所得”14210元,还罚了42630元。

药店老板很委屈,全国网民很激动。

长垣市丁栾镇一条马路边,有人在卖口罩。2月20日,长垣出动300余名警力,联合市场监管局200余人,现场控制17名违法人员,查扣25万只口罩。

仙桃市政府为了降低每天几千辆车涌进市区的风险,在孝仙嘉高速仙桃南服务区设立了防护物资调运中转站,设立6天,就交易了1亿多只。

2月11日至17日,仙桃高速交警发现:沪渝高速长埫口至胡场段经常有违法停车现象,不少司机在高速公路上停车搬运纸箱,里边全是口罩。

交警查获了一批:700多箱,140万只。

这次偶然发现,让仙桃市加大了管控力度:所有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统一调配。全市口罩生产与销售实行定额、定价、定渠道。

仙桃市关闭了临时交易点。

口罩的流通,变得更具有计划性。

以武汉为例,包含口罩在内的医用品,均需要武汉市国药控股、人福医药、华润医药、通用药业、九州通、稳健集团等采购商统一采购、统一调配。

“任何企业和个人不得私自交易”。

长垣44家企业,每天总共生产180万只口罩,大部分支援给了武汉。

政府的有力之手,遏制了物价飞速过高上涨,却无法解决市场的巨大需求。

每天都有许多陌生电话打来,赵鹏一概不回——在这个非常时期打来电话的,往往寻求采购口罩。

在疫情爆发后,他的工厂成为被政府管控、统购统销的44家生产企业之一。订单,已经排到了一周之后。

为了激励增加产能,市政府采购了1127台口罩生产设备,给出了3倍的加班补偿指导政策。一些企业为了保证人手充足,开出5倍甚至更高薪酬。

对企业来说,产能比平时增加了两倍,但原材料根据规格和材质的不同,上涨了13倍。赵鹏的工厂,24小时运转,依然供应不上来自各方的需求。

特殊时期,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动机选择。

凭借平价“期货口罩”,小米有品迅速登录AppStore购物榜单第一名。大量人抢购,导致服务器崩溃。小米随后道歉:货源中断无法发货,为用户退款。

作者在多个二手交易网站发现,已经有人在上边兜售“全新二手”小米有品口罩。

一家区域银行旗下的消费金融公司,通过在公众号预约摇号发放4万只口罩,暴增45万粉丝。

03、上游

中国口罩占据全世界口罩产量的三分之二,疫情发生后全世界采购,如在日本已经造成口罩短缺,国内各地在加班加点生产赶工,但仍然一罩难求。

大多数买家也比较“懂事”,乖乖地先全额付款。定价也基本上工厂说了算,工厂会按照政府的指导价格销售。

口罩,成为一个彻底的卖方市场,受政府管控和指导的卖方。

长垣市健琪医疗董事长田书增说,他的工厂每天净亏损额大概在3-5万元。

“现在原材料供应不是很充足,运输不畅,断断续续的生产,对企业影响很大。” 新乡荣军医疗器械一位陈姓经理表示,“目前没有生产,因为机器也需要休息。”

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各地政府都出台了限价措施。但监管之手着重于对口罩终端价格的看护,却忽视了原料价格一路上涨。

熔喷布是口罩的重要原材料,在网上已经很难买到现货。即便购买,价格也是高的离奇。

赵鹏告诉作者,他从江苏和天津购买的材料,上涨了13倍,且每天价格都在变动中。

作者随机查阅了十几个省市政府领导在疫情期间的出行,发现大都视察了供应端企业的生产情况鼓励“提高产能,加大市场供给”,多地都出台了激励措施,如《重点医疗耗材企业用工激励办法》等。

但由于涉及各地对运输、生产和流通的管制,很难在现实操作层面落地。口罩的紧缺和原料的上涨,是最好的例证。

仙桃市德兴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熔喷布,但受交通管制产品出不了城,供应市内几家指定企业。

这次疫情也让部分地方意识到产业存在的不足。

仙桃市发布了《关于促进非织造布产业转型升级的实施方案》。仙桃市长余珂说,在肩负全省、全国防护物资供应重任的同时,我们要清醒认识到当前全市非织造布产业暴露出的痛点、短板。

相似情况在2009年就发生过,当年甲型H1N1流感蔓延,仙桃口罩生产经营异常火爆,订单不断,用工缺口达1万5千人。无纺布主打产品停产或半停产,转向口罩生产。

“一些不具备生产条件的小企业主看到有利可图,非法生产、经营口罩,偷逃国家税费,无序竞争,哄抬物价、工价,生产假冒伪劣产品。”

直接带来的结果是“主打产品产量急剧下降,延时供货,订单丢失,影响到仙桃无纺布产业生存发展和仙桃形象。”

口罩紧缺、原料飞涨,口罩产业链问题的症结,需要企业复工才能得以解决。而根据各地的复工条件,为员工配备足够量的口罩,是一个必要前提。

短时间内,口罩仍是一个结构性问题。

  本文来源: 润商财经(ID:runshangcaijing)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