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浙大管院郑振龙:中国经济“三大”困境与破局之道

2020年03月24日 14:51

郑振龙:浙大EMBA《金融衍生品创新》课程师资,经济学(金融学)博士,金融工程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金融工程领域,主要研究内容为衍生品设计、定价、风险管理和交易策略。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一系列挑战和问题,主要是人口老龄化、高杠杆和房地产泡沫。

本文内容选自2019年末,郑振龙教授在第五届海西商界盛典暨2019年度商界人物颁奖礼上《中国经济:困境与破局》的主题演讲,他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一系列挑战和问题,主要是人口老龄化、高杠杆和房地产泡沫”。

1、提前布局应对人口老龄化

2011年,全国人口普查情况显示,65岁以上老人占比9%,0-14岁占比17%,15-64岁劳动力占比74%。“这样的人口结构是全世界最有优势的。但是30年后,占比接近一半的30岁人群变成60岁时,中国老龄化现象会异常显著。”郑振龙表示。

据英国关于人口寿命研究数据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中国老龄化社会发展,老人的寿命将越来越长,这将导致社会负担越来越重。早期中国人口抚养比很高,到了2010年抚养比降到历史最低。不仅如此,现在中国新出生人口数量也大幅下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增速放缓。

郑振龙认为随着劳动力人口增速下降,经济增速也将下降。人口老龄化将会带来三个问题: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竞争优势将因工资水平的上升而消失;中国社保压力增大;消费下降。而完成产业转型升级,充实社保基金、市场化运作,鼓励生育是解决人口老龄化的应对之策。

其中,做好产业转型升级是破局的关键。要转型升级就要实施人才战略,从人口红利走向人才红利,进行教育改革并提升教师待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素质教育对中华民族长远发展有着巨大影响。在科技帝国,没有人才将举步维艰。“做好素质教育要大幅提升教师待遇,使之最大化地发挥教师潜力。中国不是没有聪明人,如果中国最厉害的人毕业后当老师,中国一定有希望。”郑振龙说到。比人才战略更重要的是资源配置方式改革,社会需要良好机制去激发人才的潜力,国家需要良好资源配置体系激发科技爆发力。目前,中国中小型企业贷款困难,银行利息高。对此,郑振龙提出,“越有潜质的企业,越是早期发展的高科技企业,越需要银行和资本的支持。”这需要将中国以银行为主导的机制变为资本市场主导,金融功能从融资型转为风险配置型。

2、去杠杆迫在眉睫

资料显示,1990年中国的杠杆率与新兴市场国家相近,大概是发达国家经济体的一半。到了2016年,新兴市场国家杠杆率变动不大,但是中国杠杆率却大幅增长,直逼发达国家经济体的水平。在政府、企业、家庭三个部门中,中国杠杆率提高最多的是企业。数据显示,2006年到2016年,政府部门的杠杆率由25%涨到44%,家庭由11%涨到44%,企业由105%增长到165%。房地产是中国家庭产生高杠杆的最主要原因,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是企业产生高杠杆的最主要部分。“高杆杠成为悬在中国头上的一把利剑,去杠杆迫在眉睫。”郑振龙表示。2019年,中国因高杠杆导致爆雷不断,比如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金融机构,比如渤海钢铁、天房集团、天物集团等国企,以及东北、天津、山东、内蒙等各大区域企业也相继沦陷。今年中国有162只债券违约,违约金额达1242亿元。“去杠杆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郑振龙说到,去杠杆是A除以B,直接消掉A,会导致很多企业直接倒下。

那么该如何破局?

一是清理非标和影子银行;

二是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三是允许地方融资平台、国企、银行倒闭,就是要分清破产是因为市场主导还是政府主导;

四是发展CDS市场;

五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六是发展衍生品市场。2019年中国期货期权上市品种达到17个,创历年之最,使得中国总的上市品种达到78个;

七是金融职能转变,即由融资职能向风险配置职能转变。

3、稳定房价,消除泡沫

中国房产有没有泡沫?答案是肯定的。目前的中国市场情况,房产价格不会再涨,但是也不会大幅下降,国家会将价格维持在一个稳定范围内。

在中美家庭资产配置对比中,我国家庭总资产中,住房资产占比高达77.7%,远高于美国的34.6%。中国家庭的金融资产及工商业占比仅为17.4%,远低于美国的62.2%。在这种资产配置情况下,美国家庭比起中国能有更多的资金去投资,助力高科技企业发展。“中美贸易战是一场长期的国运之战,不仅是经济层面的博弈,更是一个政治问题。”郑振龙表示,“按照目前中美家庭资产配置情况,我们国家需要下大力气改革这种家庭资产架构,才能有更高的胜算,这是一种战略。就像一个企业是成功还是失败,最大的问题是看企业战略是否正确。”

那么高房产会带来哪些问题?一是巨大泡沫会威胁金融安全;二是提高金融杠杆;三是阻碍城镇化,农民进城买不起房;四是高房贷压力会挤出消费;五是挤出实体经济,房地产的高暴利会导致众多企业蜂拥而至,最后公司就会通过倒卖房产来维持资金流。

郑振龙提出,消除房地产泡沫要落实房住不炒,不用房地产刺激经济;要进行限价;最重要的是要推进城镇化、发展都市圈。发展城镇化可推进人口自由流动、因为人口的自由流动能够更有效刺激居民的消费和收入。可以推进公民教育医疗社保等享受国民待遇、加快发展保障房和廉租房,让进城农民能够真正活得下来;可以取消户籍制度、实施农村土地改革;可以进行建设用地置换。

总而言之,未来国家GDP增速将阶梯式下降,但是结构性转型和升级加剧,在行业内部会出现“强者恒强、弱者恒弱”。接下来,国家一定会从追求高速度发展转变成高质量发展,着力点一定会放在提高效率上,要提高市场效率就要在经济上实现市场化,就需要继续改革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首先要专注主业,坚持工匠精神;其次要拥抱变化,积极学习;最后要关注金融,借助金融机构的研究力量去合作,帮助解决企业的金融问题。

  本文来源: 浙大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