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瑞幸22亿造假案,本质是过于迷恋商业模式

2020年04月03日 11:15

■ 文/沈伟民

瑞幸咖啡自认“虚增了22亿人民币交易额”的新闻被同步传到国内。

其实,此案早有端倪。今年2月,做空机构浑水发布匿名报告,指控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浑水关于瑞幸的报告长达89页,并且指出瑞幸咖啡通过夸大每天售出的商品数量进行欺诈。

浑水还提醒投资者,瑞幸咖啡管理层已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份(或流通股总数的24%),使投资者面临由追加保证金引发的价格暴跌的风险,此前瑞幸的董事长陆正耀(同为神州租车董事长)曾同一批紧密联系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中撤走了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则蒙受损失。

需要提醒的是,浑水曾狙击了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东方纸业、绿诺科技、多元环球水务和中国高速传媒,这四家公司先后因这浑水公司的揭露,导致股价大跌,最终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

这次瑞幸遇到的危机,比上述四家公司更严重。特别是,目前的形势更不利于在美的中国公司。

对于瑞幸为什么要造出22亿,以及瑞幸的结局将走向怎么样的境地,国内舆论、媒体都进入了一场空前评论。不过,大多数还是基于如何过度迷恋资本的角度,对瑞幸进行分析,但是请注意其中一个细节——瑞幸自认22亿造假案的公告中,有一句话很重要:

“主要是自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以及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

问题来了:看起来,是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和下属串谋,进行了具有目的的财务造假,那么其他的管理层人员、总裁、董事长,甚至董事会、监事会、董秘、以及审计机构、投资机构等等,难道一无所知、难道没有履行监督?答案,恐怕要等到该公司进一步披露,以及相关监管调查才能水落石出。

这里,我们仅从“商业模式”角度来分析一下瑞幸造假的动机。

根据我们超过10年的观察,没有一家成功的企业,是仅仅依靠商业模式而成功的。

目前能够被中国乃至全球消费者真正认同的一些中国制造、中国品牌,都不完全或都不是依靠所谓的商业模式而成功,而是靠技术和价值。

一说到商业模式,一定会和盈利模式连同起来。也就是,通过某种交易方式,达到利润目的。

实话说,除了价格便宜、快速便捷之外,看不出瑞幸在商业模式上有什么特别。

所谓的“价格便宜、快速便捷”,根本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它对于瑞幸的成本控制、利销中间差的要求特别高——能够做到讨好消费者,又能保持或提升盈利的公司,根本不存在,除非有些公司能够通过高新技术来解决,但一杯咖啡,和技术毫无关系。

当商业模式不能健康的形成盈利模式,再加上外部财务资本不断送钱,使得瑞幸的自信心不断膨胀,最后赴美上市。这个过程,全然违背了正常商业逻辑:不能从每一个产品(每杯咖啡)中,获得足够的利润,而是依靠资本包装、形象包装,甚至还向市场贴钱——这种商业模式,也许在互联网行业九死一生中博得5%的成功率,但放在线下消费,则完全是在消耗社会资源,或者从一开始就是创始人设计的一个“圈钱的局”。

上市之后的公司,需要向股东、投资人交纳业绩,缴纳分红,而为了掩盖经营黑洞,财务造假是必然的选择。可是,北美资本市场的做空公司,尽管做空是他们的赚钱模式,但也是一个比监管更厉害的资本狙击手。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Qiu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