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150亿市值蒸发近九成 西部资源新实控人能否解围?

2020年05月22日 10:30

本周西部资源(600139.SH)自底部反弹,交投活跃。周二召开的2019年度股东大会为公司在新的实控人率领下,走出债务泥淖迎来发展转机带来一线希望。

然而,前控股股东留下的历史包袱,始终是困住西部资源手脚的沉重镣铐,也使得新的管理层难以轻装上阵。

非独立董事全部换新

西部资源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15项议案,包括选举董事、选举独立董事两个临时议案。因原董事长武冰、董事沈兵红、独立董事方万萍近期提出辞职,分别持有西部资源17%股份、11.48%股份表决权的贵州汇佰众、五矿金通,于5月10日提出2项临时议案,提名石学松、王娜、舒帅斌为董事,张鲲为独立董事。

其中,石学松为贵州汇佰众实控人,他在西部资源随后召开的董事会上当选为新的董事长;舒帅斌为五矿金通执行总经理。

至此,新的董事会班子中,3名非独立董事、1名独独董皆为新选,另1名独董李晓黎为去年8月当选,不过王娜此前为西部资源董秘,不算新面孔。

4月23日,西部资源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和11.48%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分别委托给贵州汇佰众和五矿金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相应变更为贵州汇佰众,实控人变更为石学松。同时,贵州汇佰众将为上市公司提供499万元短期借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短期负债。

“我们未来将和五矿金通达成默契,携手共同努力,希望可以带领西部资源扭转当前局面。”石学松在股东大会现场向财联社等媒体表示。实际上,这也是西部资源投资者的共同心声。上述表决权转让公告当日,西部资源股价出现久违的“一”字涨停,反映了二级市场对贵州汇佰众入主后的期待。

尽管如此,目前挡在西部资源面前的几座“大山”仍然难以轻易跨越。

持续经营存在不确定性

2019年,西部资源盈转亏,亏损7771.94万,全年实现营收1.53亿,同比减少16.43%。截至2019年末,公司累计亏损7.84亿,其中母公司累计亏损8.7亿,母公司流动负债大于流动资产2.58亿,财务状况持续恶化。

西部资源持股58.4%的交通租赁,是其当前唯一一块贡献业绩的资产,2019年实现净利润4403.02万。但交通租赁57.5%股权已被质押给了上市公司债权人长城四川分公司,2018年5月,长城四川分公司将债权转让给了上海信托,目前上市公司尚有对上海信托1.92亿逾期债务,对方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于今年1月15日下发《执行通知书》。因双方就该笔债务逾期费率的计算存在分歧,相关违约金及罚息尚不确定。

同时,西部资源应付交通租赁原控股股东开投集团的业绩承诺款约6.05亿元也即将于今年6月30日之前结算,开投集团已向重庆仲裁委提起仲裁,申请财产保全,重庆仲裁委已先后冻结了西部资源持有的交通租赁和维西凯龙的全部股权。

截至2019年末,西部资源账面尚有对交通租赁的1.44亿元商誉。按照西部资源规划,2020年预计实现收入1.65亿,实现净利润2100万,若交通租赁的股权被强制处置,这一经营目标也将化为泡影,并可能导致商誉减值。

此外,由于云南省迪庆州国土资源局审批权限调整原因,西部资源全资子公司维西凯龙已过期的采矿权、探矿权权证能否正常延续存在不确定性。

鉴于以上原因,西部资源2019年年报被年审机构出具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保留意见。

对此,公司表示,将继续保持与长城四川分公司、开投集团协调沟通,在积极应诉的同时,探讨其他和解方式,并充分调动各方资源,力争采取一揽子方案解决上述债务以及业绩承诺。关于维西凯龙采矿权、探矿权权证问题,公司称已提交延续申请,并通过了国土、林业、水务、环保、安监、住建及自然资源保护局等部门的联勘联审,只待政府部门办理窗口开启,即可办理矿权延续工作。

今年一季度,西部资源实现营收3732.75万,同比增长2.31%,净亏损265.41万,亏损幅度较上年同期缩窄。截至一季度末,公司总负债23.53亿,负债率72.97%,其中流动负债合计6.74亿,包括前述1.92亿逾期债务、8773.22万应付利息、7065.79万其他应付款,另有2.57亿非流动负债将在一年内到期。

西部资源最新市值只有20亿出头,已较5年前最高时的151亿多蒸发约87%。这一次易主,能否使得公司尽快摆脱债务困境,迎来新的发展历程?对贵州汇佰众、五矿金通两位新股东提出沉重的考验。财联社(成都,记者 柴刚)

  本文来源: 财联社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