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研究院」不要“浪费”疫情这场危机!

2020年06月22日 09:34

在后疫情时代,企业在进行数智化转型的过程中,首先,应该要形成自己的、基于数智化的经营哲学和自己的经营理念;其次,企业要及时复盘,形成不断优化的一套自身经验工具包;再次,未来的数智化道路需要多方共同合作,企业要做好长期不断发展的准备。

■ 文 / 王小毅 *

这次疫情期间,我们观察到很多中国企业都在充分利用自己多年来所沉淀的管理经验与实践能力积极应对疫情,取得的成绩可圈可点。在这方面,我们也和阿里巴巴联合做了很多深入的实践研究与总结。

作为观察者,其实我们非常感动,因为面对疫情带来的危机,很多中国企业暂时脱下了自己的“盔甲”(过去的一些辉煌成就),换上了新的“跑鞋”,在一个全新的赛道上勇往直前、快速奔跑,引领了整个行业的快速变革。无论是在重塑消费的信心和重构渠道的关系上,还是在重塑自身产品的核心价值等方面,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总结与提炼的“亮点实践”。

通过这些企业的优秀实践,我们可以发现,疫情虽然是一场危机,但危机对于很多企业或行业来说,实际上是一个正性选择的过程。谁具备了应对这场环境变化的基础,谁就能够在疫情后存活下来。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浪费”这场危机!相比危机来临时盲目往前冲去应对疫情,更重要的是第一时间沉下心来,好好思考自己的企业未来该往哪里走。

不要把应对疫情当做是一个短期手段

数字化有多层意义,我们过去可能只是观望,但今天的外部环境逼着我们必须要做线上,但如果你只是把线上当做眼前应对危机的一种短期手段,无疑就是最大的浪费。

事实上,我们观察到在这次疫情后,的确有很多企业只是把应对疫情当做是一个短期手段。他们也做直播,做私域化的一些分销,但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你和你的员工几千人同时都在做直播,你的库存能够第一时间响应吗?因为库存是在变化的,如果你没有一个很强的中台系统,你的直播只就只是个概念而已;再说私域,我们知道同样一个私域进来,一定要有多样化的产品来进行支持,而如果你过去的理念依旧是基于品类管理的话,你是不可能做得好私域的,因为你卖来卖去,就这点产品;

再进一步说数字化工厂,今天很多企业都在做数字化改造。而我们知道,数字化工厂一定要绕开中间环节来对应最终零售商,但问题是今天所有的零售商都要求“弹性”,也就是说,你要在最短时间内交货。那你的工厂如果还是以季度为安排周期的话,谁愿意跟你对接?

可见,很多时候我们没有看到的是冰山底下的“庞大基础”,这里面一定有像阿里这样优秀的企业提供赋能等一系列的工具和平台。

所以大家不要简单地认为数字化就只是做个直播,也不要把应对疫情当做是一个短期手段,而是必须要去考量企业背后的管理、前面的前台建设以及整个大中台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从而使得你能够去应对未来更大的挑战。

同时,千万不要忘了,在疫情之下要做到以人为本!因为消费者是人,员工也是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以人来战胜疫情的大环境,因此我们要构建一个全员参与且围绕一线每个人个性化需求考虑的生态,我们既要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也要在市场上体现出消费个性化。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得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危机。

应对动态变化的能力比核心竞争力更重要

其实我们观察阿里所带动的整个数字化生态,已有十多年历史了。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在此次疫情发生后,我们发现企业应对动态变化的能力,相比其核心竞争力更为重要。

为什么这样说呢?实际上这在学术上有个逻辑的改变。如果说我们今天的企业是单打独斗的,那么它需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但如今,随着以阿里为代表的大量赋能平台/企业崛起,在他们提供帮助的情况下,企业快速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远比其核心竞争力要重要得多。

事实上,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我们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自身也在加速进行一系列变革,近年来一直在倡导要培养起一种动态的学习能力。因为作为大学,我们担负着至少四个责任:

一是教书育人,我们要培养引领中国发展的健康力量;二是做科学研究,我们要研究数字化转型等实践现象背后的理论问题,从而为中国企业“冲锋陷阵”时提供弹药;三是做社会服务,我们要发挥科研智库的作用,践行社会责任;四是文化传承,我们有责任把产业界在每个阶段如2020疫情期间所做的一系列努力与“自救”记录下来,作为一种文化传承写进历史,传给我们的后代。

“数字化”的发展有四大阶段

关于对数字化的理解,根据“字”的谐音,我们把它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是“数知化”,在这个阶段,你知道什么叫数字化,知道有一些电商或者线上运营方式,你可能也尝试过,但只是流于一种初步了解的层面;

第二是“数字化”,这个阶段是真正在行动了,也就是说,你已经开始对企业的经营运行等全部进行信息化、数字化改造;

第三是“数智化”,在这个阶段,你真正把数字化的底层基础设施转变为企业的高层决策,而且贯穿于你整个经营思想当中,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事实上,我们今天就处在这个阶段;

第四是“数治化”,你把数字化思想当做企业经营的管理思想,并且体现在你的用人、组织甚至整个供应商和渠道管理上,形成一个数字化的治理过程。这才是最终级的阶段。

企业如何快速实现数智化转型?

具体而言,在后疫情时代,我们的企业在进行数智化转型的过程中,到底要做什么?

我认为,首先,企业应该要形成自己的、基于数智化的经营哲学和自己的经营理念。

比如你的用人理念和人员管理及选拔中,有没有把数智化能力作为一个核心的能力?你在疫情后的整个组织建设中有没有最大程度地利用数智化工具来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同时大幅度降低经营的费用和成本?

其次,企业要及时复盘,形成不断优化的一套自身经验工具包。因为阿里给到你的是赋能平台,但它并不能代替你去经营,所以仍旧需要你自己去做好管理上的各种应对,否则很有可能会被赋能平台所淘汰。

再次,未来的数智化道路需要多方共同合作,企业自身要有决心,提升能力,同时也要做好长期不断发展的准备。

*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杂志2020年06月刊;作者系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MBA教育中心主任。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