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管理范式」大疫中的五个行业机会

2020年06月24日 17:02

疫情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城市和行业,正在借助疫情中的契机,向精细化管理方向升级。尤其是IT行业、高端制造业、精细化营销行业、精细化城市服务行业,实打实做到以精细化管理打头阵。各种服务业也变得更为谨慎和人性化。

■ 文 / 史芸赫 *

疫情的到来给各行各业都带来巨大影响,“封城”“封国”让创业潮中的创业者、毕业季的社会新鲜人、因疫情而被迫离开原来工作的人们⋯⋯都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那么,当下还有哪些行业可能获得更多发展机会呢?

抵御焦虑型行业

首先,要考虑到的是对抗焦虑——也一定程度上制造焦虑感的行业。以教育培训和保险业为代表。

保险就不必说了,单说教育行业。2008年金融危机,许多失业的职场人重回学校读书,让名校MBA项目人满为患。在居家办公成为流行态、另有一些行业萎靡不振的情况下,分享行业经验和抓紧充电,成为供需充沛的生意。

尤其是,如果保持安全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还要持续一段,某些在线教育培训可能以一种新的社会关系角色,填补心理空缺产生的问题。

慈祥的老师们确实让钉钉获得了洪水般涌来的莫须有差评,但无论学业教育还是职业培训,听课、互动、反馈、做功课,这都是实打实的双向责任。

在经济放慢时,有一层责任将人们更紧密的联结,无论对个人克服抑郁,还是对社会增加稳定,都是有效的措施。

健康类行业

健康行业,包括医疗、药品、大健康方面,这几年已经开始进行产业升级。疫情前后的一连串重大事件,无疑将健康行业置于市场关注的中心。

大家另外可能注意到,许多国家在危机关头直接获益于中国制造的效率。尽管美国接下来会提高本国在健康行业的物资产能,但这很可能属于个案。中国的健康行业参与者,在未来一段时间,实际上有机会重塑自身战略。

如同华为有机会成为信息全球化的基础设施建造者,健康行业也有机会孕育出一些领导型企业,成为国际健康风险管控的基础设施搭建者,无论在国际公共卫生领域,还是个人健康风险管理领域。

让社会更精细化的行业

在任何时代,对资源精细化运营的能力,便是新的资源、新的核心竞争力。

三四年前,我刚开始写《品牌人格:从一见倾心到极致信仰》一书的英文版(The Rational Homo Psychologicus: Creating Thoughtful Businesses)时,曾告诉读者——企业管理者们——一定不要因为市场不差钱,就以利润为大、或者将“做大”设定为终极目标。

做大的目标,是全球各大“品牌价值排行榜”鼓励的。它像一句魔咒,让任何企业都仿佛自带光环。当然,它也确实是一句魔咒,一旦错用,便是将企业陷于自我迷失的鸦片。

当时,我给出的建议是,做好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精,这比做大对企业的长期健康更重要。

而今天,生存为大,利润最大化的地位是不是比做精细更重要了?

应该说,环境更凶险了。利润一直重要——但因为追求利润,可能犯的错也变得更多。因此,做好自己比过去变得更重要了。

如果说,在过去,为了活好,要做好自己,那么现在,就是为了活下去,更要做好自己。

疫情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城市和行业,正在借助疫情中的契机,向精细化管理方向升级。尤其是IT行业、高端制造业、精细化营销行业、精细化城市服务行业,实打实做到以精细化管理打头阵。比如智慧城市对疫情监控的贡献,图像识别领域对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积极开发。各种服务业也变得更为谨慎和人性化。

相应地,人们在疫情期间对精细化管理的需求随之加强了不少。这种趋势很可能会延续到疫情之后,成为市场的新发力点。

提供低廉享受的行业

经济差、口红俏,几乎是铁律。

压力需要简单的美感来抚慰,但人们愿意为此付的钱却有限,类似的行业还有游戏、直播、综艺。很可能,食品行业中的高糖、高脂肪、高盐、高辣类零食,比如巧克力和糕点,也因为纵欲的口感,会获得稳定的需求。

从对2003年SARS之后爆发性消费的观察看,还有一些“低廉享受”类行业,可能呈现类似的反弹,比如中低档餐饮(尤其前面说的四高类)、中低端美妆产品和饰品、电子商务、中低端酒店,以及价廉物美型旅游。

想想从疫情开始家里蹲到疫后寻求感官刺激的需求反弹,这可能让经济低迷变成一场视觉意义上的勒紧裤腰带——只不过不是用手,而是用腹部一圈备胎肉⋯⋯大家要适可而止啊!

各类外包行业

外包行业,本世纪的20年来一直在走强。大家也一直在试图以一种更高端的方式称呼它,比如叫顾问团队,或者中台。本质上,它主要是为了获得核心能力减少成本的做法。

强大的外包,对于市场现代化是件好事。但疫情后可能兴起的一类外包,也许纯粹是因为企业逃避责任,不愿意养太多全职员工了。这中间,可能会有企业把不适合外包的业务外包出去。外包的专业化和过程中的伦理问题,可能成为“多快好省”的陷阱。

其他在疫情中找到新的发展契机的行业,一定还有。但对于因为疫情而陷入困境的企业,从品牌管理的角度,不妨参考两条建议:

第一,前面讲到第三个行业的时候稍微提到过,市场对精细化管理的需求,会让小而美成为流行。所以,很多企业确实需要考虑缩小某些产品线的规模,转而做精、做出特色。

第二,发展不相关多元子品牌体系,对冲风险。像是,坐公交的人如果少了,但公交能全城跑,依然有强大的传播信息功能。除了提供更为精细化的服务,比如和企业合作定制班车之外,公交作为移动的户外广告板功能,如果再开发开发,也不失为一种多赢选择。

*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杂志2020年06月刊;作者系知名品牌管理咨询顾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传播学硕士,美国天普(Temple)大学Lew Klein传播学院院史最年轻的博士之一。

是惠普拆分后“慧与(中国)”(HPE)公司和青岛啤酒“逸品纯生”品牌的命名人,先后为国际品牌咨询公司思睿高(Siegel+Gale)、中国本土最大的品牌咨询公司东道创意集团和专注创新创业行业的思创客品牌咨询公司进行新型咨询方法论的规划和培训。

著有纪实文集《每个小小的人都是一个世界》、中篇小说《海德公园王子》。管理学专著《品牌人格》一书的中英文版于2019年分别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和Springer Nature出版。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