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讨债潮”此起彼伏 众泰汽车承诺“将陆续结清”拖欠工资

2020年07月10日 10:34

部分众泰汽车员工被拖欠达半年以上的工资,或将随着愈演愈烈的各方“讨债潮”而得到部分解决。7月9日,众泰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员工工资已形成基本解决方案,近期将陆续结清”,但并未说明具体解决方案。

事件起源于杭州市临安区人社局7月7日发布的一份公示。公示显示,因铁牛集团(众泰汽车大股东)总部已确认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现对截至2020年6月底员工工资结算清单进行公示。

然而,临安区人社局于7月8日发布澄清公告称,“有关铁牛集团总部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内容为不实信息,系经办人员在未经严格核实的情况下发布,现已经将《公示》撤回”。

虽然众泰汽车大股东铁牛集团“破产清算”事件发生反转,但众泰汽车欠薪一事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与员工为维护自己权益选择仲裁相伴的,是经销商和供应商对众泰汽车发起的一轮又一轮的“讨债潮”。

“我们对众泰的诉讼将在近日一审宣判。”有比克电池内部人士透露道。

遭多方“债主”讨债

众泰汽车拖欠员工工资的消息在业内流传已久。今年4月,因欠薪问题,78名众泰员工在杭州钱塘新区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服务中心维权。针对此次维权,杭州市钱塘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和当地相关部门已经为众泰汽车集体欠薪仲裁开通绿色通道,并聘请多位律师为百位员工提供法律援助,部分已进入立案程序。

6月中旬,讨薪员工迎来调解结果,众泰汽车和部分员工对付款金额、付款周期达成共识,并签署了仲裁调解书——6月30号,众泰汽车须支付全部拖欠的工资,如果不发薪将面临强制执行。

然而直到7月,这一问题依然未得到妥善解决。记者从众泰汽车员工处了解到,自2019年开始,众泰汽车便存在偶尔推迟发薪的情况,但此次欠薪过程长达8个月。

*ST众泰(000980.SZ)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众泰应付职工工资为2.24亿元;而截至2020年3月31日,应付职工薪酬增加至3.15亿元,主要是未发放的职工薪酬增加。

众泰汽车的“债主”不仅仅是员工。早在去年11月,众泰汽车就曾因拖欠比克电池货款及违约金高达6亿元而被后者告上法庭。“一审的判决应该马上就出来了,但这个过程真的很漫长。”7月9日,比克电池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感叹道。

该负责人同时透露,之所以判决结果迟迟未到,是因为“这样大金额的案件应该在杭州中院审理,结果却归到永康县基层法院,在转卷的过程中造成了时间拖延”。

同样在近期,26家众泰经销商前往众泰永康基地维权。据了解,众泰方面对这26家经销商的欠款合计约三千万元,其中包括众泰向经销商拆借的三方贷款、经销商账户的返利以及退还给主机厂的车款和“三包”款。而有消息显示,在全国范围内的众泰经销商,这一欠款数字大概为两亿元。

经销商的维权也并非首次,去年以来众泰汽车的经销商曾多次到众泰永康总部维权,向众泰汽车讨要货款,而不少经销商已选择了退网。

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对众泰汽车2019年财报出具的审计报告中显示,“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经营资金短缺导致车型停产、工资逾期未支付、供应商货款逾期起诉、银行账户冻结。”

资金短缺的众泰汽车不得不选择向员工借款。有消息称,去年4月,铁牛集团曾以维持公司运转为由,与众泰汽车约80名员工签署了单笔金额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借款合同,合计超1000万元。就在7月8日,超30名众泰汽车员工来到众泰永康基地,要求铁牛集团立即偿还这笔筹资借款。

经营状况持续恶化

众泰汽车6月23日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亏损高达111.9亿元,而2018年盈利约8亿元。

由于众泰汽车2019 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且公司一董事无法保证2019年年报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深交所决定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众泰汽车”更名为“*ST众泰”。

众泰汽车董事娄国海亦强调,“无法保证2019年年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理由是“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铁牛集团对公司的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公司面临众多诉讼及担保事项”。

2016年10月,众泰汽车重组上市,当时众泰汽车大股东铁牛集团承诺众泰汽车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这一业绩承诺除了第一年达标外,其他年份均未能完成。

截至审计报告日,众泰汽车尚未收到铁牛集团对其2018年未完成业绩承诺的补偿。众泰汽车董秘办曾在2019年12月24日表示,“如今年(2019年)未完成业绩承诺,铁牛集团会采用注销股份的方式进行补偿。”

2019年,众泰汽车累计生产汽车1.62万辆,销售汽车2.12万辆,同比下滑均超过八成。

今年6月29日,深交所及浙江证监局先后向*ST众泰下发问询函,要求众泰汽车对生产经营及相关财务情况进行书面回应并及时披露。其中,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在7月6日前做出书面说明,但众泰汽车于7月3日公告称,将延迟披露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

2019年8月下旬,众泰汽车曾获得一笔30亿元的纾困资金贷款和当地政府600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彼时,有众泰汽车负责人信誓旦旦,“30亿的资金到位后,公司的情况将完全解决”,并承诺“将于不久后复工”。

然而,上述众泰汽车负责人告诉记者,直到目前众泰汽车“还没全部复工,只有部分人员在上班。”

在生产经营方面,今年5月12日,众泰汽车曾召开了众泰TS5上市营销沟通会,这款本应在今年一季度上市的车型至今仍在“全力推进”中。

“像众泰汽车这样边缘车企,今后必然会退出(市场)。”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部分车企不注重研发,缺少技术的提升,达不到油耗法规标准;同时在发展新能源汽车过程中投机取巧,在补贴力度较大时追求低端产品。“而随着政策收严,在新能源市场上又没有可持续发展的产品,一定会进入到被洗牌的状态。”(徐昊)

  本文来源: 财联社 责任编辑:sinomanager-He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