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经理人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价值投资者必须理解的几个关键问题

2017年04月21日 16:51 编辑: 经理人网编辑

价值投资者必须理解的几个关键问题:我们对价值投资的五个问题、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关系、市场的两种阶段、资本市场的两类金钱、投资的两种分析方法、和两类“高抛低吸”进行了简单分析,介绍了我们对价值投资的一些新体会。希望我们这些率先“抛”出的“砖”,可以“引”来出投资者更多的“玉”。

一、 价值投资者必须思考的五个问题(5W):理清似是而非的观念,才能坚定信念

①Why(为什么选择价值投资)?哲人说,如果我们一辈子保持婴儿般的好奇心,不断地问“为什么”,要比不断地问“是多少”的人会成功而且幸福许多。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早已在理论上证明了价值投资的可行性;巴菲特、芒格、红杉基金的比尔·鲁安尼等投资大师证明了在国际市场上价值投资十分有效;我们的团队成员自从业以来“有幸”尝试了多种投资方法——技术分析、程式交易,基本面分析等等,我们十数年的从业经历证明,价值投资方法在中国同样有效。理论和实践告诉我们,追随价值投资,是明智的选择。

②Where(中国可以价值投资吗)?巴菲特近期一再表示,目前中国是全球投资经理的首选,我们十分坚定地相信这一点,尽管很多人还在怀疑。我们认为,全球的商业规则有其共适性和普遍性,在中国也可以像在其它国家那样,可以进行一场伟大的价值投资实践活动。

③When(现在可以开始价值投资吗)?我们认为,价值投资越早开始越好,更何况,现是金融危机所提供的极好的历史性机会。那些现在还不开始的人,相信几年后一定会追悔莫及。

④What (什么样的行业公司可以价值投资)?我们认为,中国的民族特色产业(例如中医中药、品牌白酒)、有核心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有网络优势的商业和品牌消费品等等,非常具有长期投资价值。

⑤Who (谁来执行价值投资)?社会分工——让专业人员做专业的事,是社会进步的标志。除非你想成为专业人员,否则请找专业人员帮忙。投资就像打乒乓球,易懂难精。我一直认为,巴菲特固然伟大,但四十年前他的早期投资者(包括他的邻居)也非常聪明!

以上的5个问题是我过去一年里的部分思考,“假如我是对的,相信你是会接受的,因为你是聪明而智慧的”。(芒格)

让我们不断地提问别人或自己吧! 因为世界上没有傻瓜的问题,只有从来不问问题的人,才可能会变成傻瓜。理清了似是而非的观念,才能让信念更加坚定!

二、长期投资不是价值投资全部,但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

过而能知,可以谓明;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前几年,我们有将长期投资与价值投资等同的倾向,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是不全面、不系统的,但是,我们仍然坚信,长期投资是价值投资中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

理论上,假如一个人能够悉数掌握市场的短期波动,持续地成功进行短期波段操作,那么,无需多久,他就会成为世界首富了。然而历史经验证明,人类对宏观经济、企业盈利和股票市场三者的短期波动都是难以预测的。

另一方面,对一家优秀的企业而言,其内在价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长,时间是有价值的(正如母亲必需用十个月的时间才可以孕育出宝贵的生命一样)。投资者以合理的价格购入一家优秀企业的股份,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企业的价格一定会随着价值的增长而增长,这是长期投资的基本逻辑,也被无数历史经验所证实。由于短期内企业的利润和股价都难以预测,而长期是有规律可循的,所以长期投资是价值投资中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

当然,当市场极度恐慌或极度疯狂时,企业或行业出现明显的周期变动时,或者有突发事件发生时,企业价格可能会严重脱离合理的价值区域,这是市场给予我们增持或抛售的良机,我们也应该果断行动。有时,基于估值判断的“高抛低吸”,是长期价值投资必要的辅助策略。我们希望我们的投资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

三、市场的两种阶段:可知阶段和不可知阶段

关于股市的短期走向,芒格在股东大会上回答时说:“98%以上的时间,我们是不可知论者”,言外之意,只有在2%的极端情况下投资者才能对股市走势作出预言,其他大部分时间水晶球都是模糊不清的,巴菲特也补充道:“市场十分高时和十分低时,我是知道的,其他大部分时间我也不怎么知道市场会如何演变”( When things get very cheap, I know it. When they get very high, I know it. And in between, I really don’t know much about what’s going to happen.)。我们认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短期股市的走向是处于不可知阶段,是难以预测的,也不重要。

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说:“意识到自己的无知才是智慧的开始”。我和我同事都曾追逐市场波动十余年,从商品期货、外汇到股票等等,无不涉足,最后,我们终于认识到自己无法预测短期市场波动,从而放弃了“短炒”念头,开始“死心塌地”地追求价值投资。

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是,连投资大师们都表示,除非市场处于极度疯狂和极度恐慌阶段,其它时间无法知道市场的走向,而大部分投资者却并不知道他们正在“热衷地”从事着——连大师们都认为不擅长的投资(或投机)工作。

四、市场的两类金钱:我们想从资本市场赚哪类金钱?

巴菲特两位导师之一的费雪尔说:“资本市场有两类钱可赚,一类是市场波动的差价,另一类是企业盈利带来价值的增长。”

企业有三种价格:账面价值(book value),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和市场价格(market price),内在价值通常与账面价值成正比,而市场价格总是围绕着内在价值上下波动,下图可以清晰地表明了价格和价值的的关系。

具体来看,投资者从股市赚到的钱可以分两类:一,低买高卖赚取差价:赚取从价值低估到价值回归的钱(从a到b)和从内在价值到价值高估的钱(从c到d);二,长期持有,赚取内在价值增长的钱。

格雷厄姆有句名言:“对待价格波动的正确态度和精神是所有成功的股票投资的试金石。” 我们认为,多数投资者都在忙于赚取前一类钱,因为理论上能长期做好高抛低吸,赚钱又快又多,(懂得初等数学,参考两条曲线的斜率就明白了);但我们知道,持续做到“高抛低吸”的希望是十分渺茫的,所以我们主要精力专注在寻找高增长的企业方面,以合理的价格进行长期投资,希望获得企业利润增长带来的价值增长。我们更喜欢芒格的“无所事事式”的投资——“当你因为某样东西的价值被低估而买入它,那么当它的价格接近你所认为的内在价值时,你就必须考虑把它卖掉,这太难了。但如果你购买一些伟大的公司,你就可以坐享其成,那真太棒了。我们准备将大量资金投向我们无须作其它决策的地方”。投资有时越主动,结果可能越被动!

五、投资的两种分析方法: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

投资之道,“道可道,非常道”。多年的实践使我们更加深信巴菲特的早期名言:“真正的大钱是靠定性分析赚得的,而定量分析是可以赚得一些确定无疑有把握的钱”。谁能精确地计算出30年后的中国经济将达到什么量级呢?而即使是我们所投资的企业,我们也难以准确地计算出其20年后的盈利数据,这正如20年前我们也无法精确地计算出该企业今天的盈利一样。但没有精确的数据,不等于就不能投资,定性与定量的有机结合,有助于我们作出明智的决策。关于定性与定量的辩证关系,爱因斯坦的警句阐释得再清晰不过:“并非所有重要的东西都能计算清楚,也并非所有能计算清楚的东西都重要”。

六、两类“高抛低吸”:背后不同的分析逻辑

资本市场的投资者者基本可以分为两类:趋势交易者和价值投资者,表象上,二者都在做“高抛低吸”,其实,他们背后的分析逻辑是截然不同的。以抛出股票的交易行为为例,预期市场会下跌,抛出手中股票,这是趋势交易者的分析逻辑;而基于公司基本面,通过估值计算,认为企业目前的市场价格高估而失去了投资价值,从而抛出手中股票,这是价值投资者背后的分析逻辑。因为市场狂热与企业价值高估经常会同步,因此有时可能出现趋势交易者和价值投资者同时抛出股票的现象,但貌似一样的举动,背后的逻辑迥然不同。

作者:钟兆民

  本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sino-manager.com/48468.html
搜索公众号“经理人网”关注经理人网微信,CEO管理资讯即时掌握。本文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