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经理人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的背后秘密

2017年06月29日 14:38 编辑: 经理人网

我们看到,两年多来,在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自谋划和全力推动下,“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正从构想大步走向现实,国际国内应者云集,实现路径日渐清晰,重大项目先行实施,社会各界蓄势跟进,特别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成立和《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的出台,为统筹各方有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组织保障、指明了基本方向。目前,“一带一路”战略在重塑国际经济规则、提振国内经济表现、促进产业优化升级和城镇合理布局、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等方面的正面效应已开始显现。

《两极世界理论——在世界历史的进化结构中发现通往共产主义之路》一书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特别是关于世界历史的理论,综合运用唯物辩证法、地缘经济、地缘政治和社会形态学视角研究分析世界历史结构基础上,对社会主义运动方向和共产主义实现途径作了理论预测,同时也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基本原则。两年前,我完成《两极世界理论》书稿时,怎么也没想到它的理论预言能在如此短的时间、按如此迅猛的节奏以“一带一路”战略形式付诸实践。该书于2013年年初形成初稿后在出版社延宕了一年,期间,意向出版社几经更换,稿子也几经修改,特别是在学习出版社和社科文献出版社的帮助下,学术规范、内容安排上有了很大改善。2013年7月,学习出版社原本拟推荐该书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但因内容在当时存在一定敏感性而与学习出版社的党办权威定位不符作罢,使我白白激动了好一阵。不过,更加激动人心的是,呈报书稿终稿2个月后即2013年9月、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中亚、东盟时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使书中关于第三代两极世界进程的先经济后政治的合作步骤原则、先中亚俄罗斯后南亚东南亚再中东非洲最后欧洲的地缘推进原则、先竞争性领域后自然垄断性领域再公共产品性领域的产业递进原则从理论走向了现实,特别是以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为基础提出的产权合作递进原则得到了初步体现,国有企业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中担当了中坚角色。

2014年3月,《两极世界理论》出版后,我第一时间向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寄呈了该书,并附上了《关于在中央设置“丝路”工程建设促进委员会和建立相应办公机构的建议》。出乎我的意料,3个月后是国家发改委西部司而非原本拟建议设置“一带一路”统筹协调机构的中联部向我转达了来自官方的肯定,评价是“很有价值”,令我激动万分。不过,当时西部司的同志出于保密缘故,三缄其口,未能向我透露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只表达了后续会有相应动作的意思。直到当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专题研究“一带一路”战略有关事宜,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一带一路”倡议“顺应了时代要求和各国加快发展的愿望,提供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具有深厚历史渊源和人文基础,能够把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同沿线国家的利益结合起来”,强调“要统筹好部门和地区关系,各部门和各地区要加强分工合作、形成合力”;2015年2月,中央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及成员曝光,我才恍然大悟,书中的一些基本观点和《建议》已经得到采纳,中央已将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作为关系国家全局的头等大事来抓,去年提议建立的“一带一路”领导机构设在了国家发改委。

现在想起来,当时建议将“一带一路”领导机构设在中联部,一方面是由于想建议中央从更宏观、全局的层面统筹协调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把党际交流、对外宣传、国家安全等纳入议事机构之列;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经验不足,在操作性层面和国际观瞻层面缺乏考虑,没有意识到现阶段将该机构设在国家发改委既是突出经济职能的需要也是出于统筹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纵览各界两年来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背景、现实意义、未来发展等方面的有益探讨,《两极世界理论》都预先提供了其中大部分内容。但是遗憾的是,各方的讨论和《两极世界理论》都没有阐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与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辩证关系。

以开放促改革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其成功秘诀在于通过主动融入世界市场为公司治理、政府治理引入外部监督从而提高治理效率。但是,30多年来无论是宏观、中观还是微观层面改革创造的外部监督都不是真正的外部监督,监督主体一定程度上只是治理者的化身、不是来自治理体系外部的主体,效率低下问题仍得不到根本解决,亟待全面深化改革。“一带一路”战略是今后我国对外开放的总纲领,也理应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钥匙。通过融入国际治理和开展国企的跨国产权合作,“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有效避免“西方经验”局限、防止治理本身被“短视”市场消解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壮大国际共运力量的同时,将为我国经济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进一步引入来自治理体系之外的监督主体,创造强有力、更有效的外部监督,从根本上解决治理效率问题。这是一个基于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基本经验的战略设想。当前,我们以“一带一路”战略为引领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即是这样一种努力。
“一带一路”是一个将要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甚至可能具有终极意义的伟大战略。

作者:黄凤琳  (原文发布于多彩贵州网)

  本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sino-manager.com/59988.html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