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经理人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福利时代,这些互联网企业都是怎么留住员工的

2017年12月15日 10:07 编辑: 经理人网

公司食堂,托儿所,幼儿园,甚至是福利购房。此前我们只在老国企身上,看到过这些福利,轻装上阵的优势已经不再属于互联网巨头。

“我司最大的福利就是吃。”网易云音乐员工刘丹说。在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中,吃饭全免费是网易的特色福利,免费提供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每天上午菜单发给所有员工,“菜系很多,每天换花样”。

京东食堂晚餐免费,午餐13点之后7折。但京东每餐都有补贴,食堂也比一般公司餐厅规模更大,足足5层楼,食物品种丰富,“我对吃最感兴趣,现在感觉很幸福了。”京东员工汪军说。

工程师显然不会为了味央猪或者五层楼的大食堂跳槽,在陌陌人力资源副总裁王曾看来,照顾好员工的胃和招聘要看情况,“大多数公司自办食堂是因为办公地点远,吃饭不方便。陌陌没有食堂,我们办公地点很繁华,直接给补贴让大家自行解决。”

说起互联网公司的福利安排,很容易联想到今年携程亲子园风波。不过陌陌目前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因为陌陌只有6年历史,员工仅千人左右。

“前年我们才有首位有宝宝的员工,现在不到三岁,所以我们暂时也不需要考虑幼儿园、托儿所。”

除了陌陌这样的“新贵”,互联网从业者平均年龄正在逐年增长。2016年,行业有三成多的从业人员年龄在30岁以上。公司员工规模以及年龄结构的增长,使得互联网公司不得不提供越来越多的福利,覆盖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

在百度、在腾讯、在阿里巴巴,各种生活基础设施已经是一条龙,新国企范儿十足。有百度员工笑称,自己可以一个月不出公司,有食堂、有美发店、有洗衣店、有超市……吃喝玩乐睡都能在公司解决。

2016年中国职工福利保障指数显示,国企和互联网公司职工福利保障均处于较高水平。在具体指数上,国企的福利保障指数最高为72.1,互联网企业为71.5,与国企仅相差0.6个点。

公司食堂,托儿所,幼儿园,甚至是福利购房。此前我们只在老国企身上,看到过这些福利。现在互联网巨头们背上的包袱也越来越沉重。当然不能将互联网公司直接对应于老国企,但轻装上阵的优势已经不再属于互联网巨头。

教育和住房是攻坚区

教育和住房,这两个中产阶级最大的难题,也成为互联网巨头福利的攻坚区。

今年11月,携程亲子园被曝出虐童,事件持续发酵后,暴露出的问题远超过幼儿园管理本身。在携程总部所在的上海,据上海市总工会的调研显示,在0-3岁四个年龄组80万左右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社会托幼服务严重不足。

携程举办该幼儿园初衷是为解决职工的后顾之忧,专门托管三岁以下幼儿。

携程事件并没有吓退互联网从业者对公司幼托服务的需求。感觉网易福利种类已经很多的周宁,最需要就是公司能办幼儿园,“几个月前在家庭活动日上,很多同事向行政建议网易也应该弄个幼儿园。不过,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反馈。”

刘强东有了孩子后,京东超级福利托幼中心随之而来。今年4月,京东与东方剑桥教育集团合作的初然之爱免费托幼中心正式开张。在幼儿园方面,阿里巴巴早在几年前就与浙江大学幼儿园合作,给没有本地户口的员工解决学龄儿童入园的问题。“在西溪园区附近,双语教学,学费3000一个月。”杜曼表示。

但这些刚刚开办的幼儿园远不能满足员工的需求。以京东超级托幼中心为例,“员工可以通过内部系统申请,每次申请一个星期,申请的人特别多,几乎排不上,因为一次只能照顾十多个宝宝。”汪军透露。明年,京东与中国高端幼儿园领导品牌Etonkids合作的双语幼儿园也将开园,但预计只有200个名额。

住房是另一个需要持续努力的需求。刘强东今年年初在宴请京东基层员工时表示,他眼中基层员工福利好的标准之一是工作满5年后能在老家县城买上一套房。不过,由于BAT大本营集中在一线城市,65%的互联网从业者生活在北上深杭,能在工作地买房才是他们的最大梦想。

12月7日,北京市住建委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北京鼓励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建设保障房。住建委方面称,除了鼓励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建设保障房,也要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加快培育市场供应主体,加大企业自持商品房作为租赁房推进力度。

此前,互联网公司已经从购房和租房两个方面做过努力。马云为了解决阿里巴巴员工的住房问题,曾在西溪园区附近购买了一块地,建成380套福利房,每套面积87平方米到118平方米,按照市场价的6折出售给员工,产权归员工个人所有。2016年3月,这个被称为“亲橙里”的福利房一经推出,阿里巴巴内部无数人申请摇号。

除此之外,为了让员工安居乐业,自2011年以来阿里巴巴还启动了iHome的福利计划,为P5到P8,M1到M3在阿里巴巴工作满两年的员工,提供20万元到30万元的首次购房免息贷款。京东2012年开始也向符合条件的员工提供最高百万的免息贷款,腾讯的首套房安居借贷最高50万元。

百度的住房福利主要在租房上,百度员工唐运透露:“百度会定期与海淀区沟通为员工争取福利公租房,所有符合条件的员工均可参与摇号。另外,百度还会为优秀应届生提供免费宿舍。”

腾讯则为入职不到3年的正式员工,提供租房补贴,北上广深的标准为1.5万每年。网易在杭州、北京两地的办公楼里设置了四星级的公寓,免费给加班的员工以及出差的员工使用。周宁说:“公寓特别火,一般都需要提前一个星期申请。”

子女教育和住房问题,都属于社会功能转移,很难靠公司本身来解决,但却是HR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拉勾《2016年互联网职场生态白皮书》显示,每10个互联网从业者就有3.5个超过了31岁,这是一个多数人已经成家立业的年纪,买房、孩子上学的问题变得突出。互联网巨头们开始将住房、幼儿园纳入福利体系。

今年是互联网进入中国30年,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都将告别少年迈入成年。再过一个多月百度就要迎来18周岁生日。9月8日阿里巴巴在浙江杭州大本营为自己举办了场盛大的成人礼。去年双11,腾讯为庆祝18周年豪掷了十多亿。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BAT也一步步成长为一个独特的经济体,吸纳了成千上万的就业人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最早一批加入互联网的从业人员,和BAT创始人李彦宏、马云、马化腾一样,已从青年步入中年。

“一个公司的福利设计大多源于员工自身的工作生活需要,每家互联网公司都有内部吐槽平台,HR们会密切关注,我每天都会上公司的内网看员工吐槽。”某互联网人力资源主管黎莎说。

但对于员工最关注的住房和教育,互联网巨头尽管都投入巨大,但作用非常有限。

“免息贷款对真正买房的人有多大帮助,是个问号。一般公司的免息贷款都有年限、资历方面的门槛设置,而真正需要免息贷款的恰恰是年轻员工,尤其是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与之相反,很多早期员工,由于持有股票,他们跟公司借钱的需求并不强烈。”王曾说。

AI财经社采访了众多阿里巴巴、腾讯、京东员工,几乎没有申请过免息贷款。“北京房价以几百万、上千万计算,几十万的免息贷款压根不足让我能买得起房,”杜曼无奈地说。房价的高企让互联网巨头的基层员工,很难凭借薪水购买一套住房。

幼儿园方面同样如此。周宁妻子在京东上班,却无法让孩子去京东托幼中心。“京东班车每天发的很早,我家又在天通苑每天要横跨北京城才能到京东,孩子太辛苦。另外京东托幼中心只有十几个名额,压根申请不上。”

即便明年能解决200名儿童入园问题,对于拥有近14万名员工的京东而言,供需矛盾依然很突出。阿里巴巴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排队等候孩子入园的员工也很多,摇到号属于低概率事件。

每顿加根香蕉一个月就要几百万

每个工作日早晨6点50,周宁就要离开北京天通苑的家,开车将老婆送到京东班车站点,再驶向十几公里外的网易研发中心开启一天的工作。和其他1.7万名同事一样,周宁已习惯早出晚归的生活。

对于网易员工,每天早晨都有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就是去网易食堂吃免费早餐,有鸡蛋、有包子、有煎饼、有馄炖,种类很多。

员工数已达4.3万名的腾讯,11月中旬宣布,向所有员工免费提供早餐,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四地的员工可以凭工卡去指定餐厅就餐。

拥有4万名员工的百度,只有周一才提供早餐免费,这更像是为了唤醒员工。但百度员工同样对食堂评价颇高,唐运说:“每个办公楼都有食堂,最豪华的是百度科技园,食堂占地1万平方米,有八大菜系、西餐、日料、东南亚菜等多种风味,可以吃一个月不重样,价格还很实惠。”

办公区附近餐饮很丰富的阿里巴巴在吃方面福利很直接,给近6万名员工发餐补。

正如王曾所说,互联网公司总部大多远离市中心。在规模不断壮大的背景下,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有搬家史,从城中心向外蔓延。京东就把总部从首都的北四环迁到了东五环外的亦庄,新浪从四环内后退到了五环外的后厂村,网易从宇宙中心五道口迁到与百度做邻居。阿里巴巴从浙江湖畔花园成立,现在总部在西溪园区。

和吃饭相比,班车是HR们更关注的问题。“公司往外搬会让部分员工滋生出辞职的念头,有经验的HR都会考虑开通班车,参考区域内其他公司的做法,做好线路规划。”黎莎表示。也正因如此,当前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均设置了班车福利。

腾讯在深圳总部有370条班车线路,每天能接送上亿人次上下班。总部位于北京东南角亦庄的京东,每天从北京各大城区接送员工上下班的大巴也有130多条线路。

互联网公司办公场所的外迁,同时伴随着办公大楼从租向买的转变,也带来了免费停车场。网易不仅免费停车,还能给新能源汽车免费充电。周宁开的就是新能源电动车,“一年差不多能省几千度电”。

福利与成本相伴相生,福利越推越多,成本也越涨越高,当员工数量达到几万甚至几十万时,“一顿饭加一根香蕉,一个月就要几百万费用”。

以网易为例,每顿饭的标准是30元,按此标准计算网易每个月在吃上的花费为3570万元。阿里巴巴每天给员工补贴的餐费补贴约为23元,每个月大约要花4140万元。

京东由于自身零售行业的特性,每逢年节都有大半员工在加班。因此,自2014年开始还专门设立了“我在京东过大年”的福利,给坚守在岗位上的员工子女,提供每个孩子3000元的亲子团聚补贴,多个孩子6000元的补贴。三年来,在这项福利上,京东累计投入达2亿元。

“员工福利让员工对公司有认同感。只要是大点的互联网公司福利都差不多,因为市场已经教育好你,这是必须做的事,如果不做会很丢人。”王曾告诉AI财经社。

向BAT看齐

互联网公司的HR们经常会聚到一起聊天,讨论各家的福利。“只要希望在行业里是一个上游公司,福利一定在水平线之上。”王曾说。

在拉勾网商业副总裁付海丰看来,互联网公司有两类,一种是不差钱的,员工的福利空间很大,另一种是不是不差钱,但愿意用福利来提升员工激情。类似BAT等不差钱的公司,其福利体系的最大目标是提升员工工作的幸福感。

由于互联网公司工作强度大,在办公楼里设置免费的健身场所已成大公司主旋律。腾讯全球新总部滨海大厦设置了5个楼层的健康链接层,设有3层高的攀岩墙,300米长的室内环形跑道,还有篮球场、羽毛球场以及各种健身器材。“腾讯内部有各种舞蹈、足球等兴趣协会,每周还会举办免费的运动活动。”腾讯员工李聪介绍说。

百度总部有一条1.1公里的天台跑道,配备了各种运动设置,此外还提供各种免费健身课和运动大赛。网易的健身房里不仅时常组织健身比赛,还经常邀请国家体育总局的教练来进行指导。

阿里巴巴园区内部,也是各种健身器材应有尽有,“锻炼完了后洗个澡,立马神清气爽。”爱锻炼的阿里巴巴员工张爽说。

休假也是各公司福利PK的重点。拉勾2016年互联网职场生态白皮书显示,双休是互联网从业人员看中的第二大福利,仅次于奖金。曾在跨国公司工作过的汪军表示,互联网企业在五险一金等标配福利上与跨国公司不相上下,但在休假上,国内互联网公司与跨国公司的差距还非常大,加班属于常态,每年20多天的带薪休假一般很难实现。

付海丰告诉AI财经社,总体而言,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福利增速很明显,已经告别学习谷歌等跨国互联网公司的阶段,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越来越注重软硬件结合的福利,从最初只关注员工身体健康,在硬件上进行投入,慢慢转变为关注软件,关心员工的身心健康,包括改善添置运动设置,甚至为员工聘请心理咨询师解压。

对于HR来说,福利水平更多由市场决定。王曾说:“福利要和公司的能力形象相匹配,当大家都认为你是一个很牛的公司,对福利就会有所期待,即便员工表面不讲,内心深处是有考虑的。”

黎莎看法与此类似,虽然每家互联网公司增加福利都会考虑成本的因素,但福利与公司的地位是相辅相成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只要品牌影响力强,利润和业务本身的走势不错,公司的福利就不可能差。

因此,在互联网圈里,顶级福利时常作为PR题材,给员工营造业内的优越感。这也让互联网圈的福利水涨船高。

过去人们常说国企是小社会,曾经进入大型国企代表从生到死所有一切都由“单位”负责。而今在百度、在腾讯、在阿里巴巴,各种生活基础设施已经是一条龙,新国企范十足。拿百度举例说,有员工笑称在百度可以一个月不出公司,有食堂、有美发店、有洗衣店、有超市……吃喝玩乐睡都能在公司解决。

“从福利上看,互联网巨头正在慢慢向国企靠拢,承担责任的也越来越多,就连一些本该由社会提供的功能也在开始承担。”黎莎直言不讳地说,但从工作节奏和压力上看,互联网公司与国企的压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没有可比性。

减负一直是国企改革的关键词。从“三产”转制到去年的“三供一业”分离,其主题都是围绕剥离社会功能。但实际上,办餐厅、幼儿园并不是国企的专利,跨国公司在提供福利方面同样愿意承担部分社会功能。例如,谷歌、高盛等国外企业也都提供幼托服务,谷歌的“迷你谷歌人”托儿所开办已有十多年,主要针对3个月至5岁的员工子女,现在网点已达数百个。

整体来说,国企与互联网公司的提供福利的目标并不完全一致。经过几十年发展,国企的福利体系很稳定,给员工营造的是安全感,进入国企意味着此生衣食无忧。而互联网公司的福利更注重个性化,追求的是文化和创新,福利设计更多的是激发员工的工作效率,为员工营造一个良好的工作氛围。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陈芳

  本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sino-manager.com/72654.html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