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经理人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陈伟星:回归初心,不以成功论英雄

2017年12月25日 17:33 编辑: 经理人网

导读:陈伟星的性格很鲜明,热情而且直接,他曾说认识他的人要么特别喜欢自己,要么特别讨厌自己。在退出快的打车后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投资了一些不错的企业。陈伟星一直强调在生活中的创造性,而且觉得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那他如何总结过去自己几段创业的经历?对于未来他又有些什么看法?希望读过之后他对创业的理解和热情能与你产生共鸣。

一 成功来源于自信

我特别赞同孙正义的一句话:一切的成功都源于毫无根据的自信。

我认为最优秀的人应该创业,其次是进民企,因为它需要优秀的学生把企业做得更好。再次是进国企,因为国企需要年轻人帮助他们变革,而最差的学生去外企,因为这些企业太完善了,你进去之后三个月就可以把事情做好,是最不需要创造力的公司,应该是最普通的学生去的。

过去我比较固执,说话非常直接,不会考虑后果,认为一个事情不对就会板着脸,所以大学的时候很多人看不上我,认为陈伟星肯定找不到工作。那时候的宝洁招聘会比现在还要挤,我和同学讲,过去多丢人啊,去卖牛奶和卫生巾。实在没有办法,我大三的时候就去创业了。

我其实从小就是一直被人否认。小时候不喜欢上学,每天想睡懒觉。我妈在床头边上有一个专门用来打我起床的竹鞭,从起床一直打到我上学的路上,十天里可能有四五天是这样。我从小就感觉中国教育制度太差了,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办一个学校。六年级的时候,因为考试成绩比较好领了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是一个企业家发的,我就和表哥说,我觉得自己长大后会比这个企业家更好。

因为从小到大不听话,我的头上永远跟着骄傲、自以为是、不尊重人。小时候,家长在讨论国家大事的时候,我会站在凳子上跟他们争辩,直到被他们打下去为止。长大了想创业,大家说陈伟星你就是找不到工作,宝洁不要你才去的。确实跟我一起创业的人都找不到工作,那时候七个人,六个人都找不到工作,但我还是大三,不需要找工作。

那时候被很多同学否认,但还是坚持下来了。刚开始,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就是为了创业而创业,但我一直在学校里寻找各种各样创新的机会。当你想要去实现某样东西的时候,会对机会特别敏感。后来有一个同学和我讲了一个道理,他说人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要有欲望,他觉得欲望是决定一切的,足够强烈,就能成功。我认为这是对的,因为我那个时候太想要找一个优秀的项目,就把学校每个实验室好的项目都看了。

当时看到一个Flash的技术做实时通讯,我们就想用这个技术做新小区社区。后来用Flash技术做了一个模拟学堂。我那时候认为是社区,后来被论证为是个游戏,就是《魔力学堂》。那时候还没有网页游戏产业,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但后面做得不好,当中也有很多原因是值得反思的。

后来做快的也是一样,刚开始做的时候根本没人认同。软件开发过程中,从一开始的十几个开发人员,到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两个。多数人都因为不看好这个项目而离开了公司,只因我固执地坚持了一些个人的想法。

我只想用这些经历来说明,人还是要有信心,即使你很普通,即使身边有很多人反对自己。你需要记住一句话,不要让别人改变你,而是想办法去改变这个社会,只要不断地坚持,你总能改变那么一点点。

二 在孤独中感受幸福

每个人都像导演,希望自己的故事精彩。精彩的故事有低谷也有高潮,唯一的事情是从第一眼就发现故事的主角一定很酷,创业也是这样的态度。

记者一般都会问我一个问题,你最痛苦的时候是什么?他们真的很喜欢找茬,我明明很开心,却非要问最痛苦的是什么。还有很多记者总是想挖掘那些让读者感动得痛哭流泪的故事,但是我讲不出来,我喜欢讲快乐的事。

我从初中就想创业,因为我们绍兴有很多民营企业,从小就听家长说,谁家老板干什么的,他们家里就有钱,小孩就玩得起游戏机,但我们家没有,我就想以后也要去做老板。那时候很简单,就是想做老板能买很多东西。

我第一次创业经历是从河里挖沙子卖,我记得一车沙子大概是5块钱,然后我找了5个小伙伴,干了3天卖掉了。钱是我来分的,每人分一块钱,虽然一块钱没什么用,但非常有成就感,那个经历让我感到那种快乐,当你自己能拿到钱分给小伙伴,看到他们开心,自己也特别开心。所以我发现创业带来的受到别人认可的乐趣,是很让人激动的。

高中的时候我又干了一次。我们那边有很多服装工厂,我那时候开始自学一些商业的东西,我发现我们那边的企业都是家庭工厂,加工一件衣服只赚五毛到一块钱。所以我高三的时候就写了个方案,成立了一个虚拟营销公司,把这些工厂合在一起,帮他们做营销。我那时候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但我拿着方案去找那些工厂老板,他们都愿意很认真地同我讲,也愿意和我签合同,有的还把自己的七姑八婆都叫过来和我签合同。我一共签了21份合同。

我能感受到那个时候他们不是把我当成一个孩子,而是把一部分的希望放在我身上,因为他们真的很辛苦,自己当老板也当员工,每天工作到很晚。这时候你看到他对你的期待,你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是很强的。这也是创业很大的一个乐趣,这个乐趣也是激励我后来一直去创造一些事的很大动力。

后来我考进浙大,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有没有创业的组织。在我们学校紫金港文化广场转了一圈,发现一个创业者都没有,第二天就跑到校团委和他们讲,我要成立一个创业组织。校团委和我讲,有一个叫方毅的成立了科协,我就找他了。跟方毅一起做了四年的科协,我们两个都走上了创业的路。创业过去讲的是一种成功的方法,现在感觉创业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这种态度首先是一个非常孤独的感觉,这种孤独无论你成功还是失败,内心都在煎熬。

同时,它是一种自我价值认同的方法,因为你想去表达自己,想去证明你想的是对的。如果你去一个公司,它不会交给你一个你想干的事,而是他想干的事。你为了发挥自己的价值,要为自己创造机会,自己拿资源,找人做这件事。创业中间会遇到很多问题,这种问题你根本没法和朋友讲。要摆正创业心态,这种孤独感是每个创业者生活的态度,表达自我的生活态度。

很多人讲创业要多少成功,其实创业的成功与否,最主要的因素是机遇,其次是运气。所以不要以成功论英雄,那都是骗人的。大的成功、小的成功,都是成功,但小的成功不一定比大的成功更差劲。创业还有一个很苦逼的地方,你做了一件事,希望下一件事情做得更好。但是短时间内要去找好的东西也很难,要找一个再次证明自己的,或者有很多人否认我,我还想去证明自己的也很难。

我对自己的要求,这么多年一直凭着自己内心做,以后也一定是这样,无论以前的故事还是未来的事业,凭着自己内心做,自己觉得满意了就是成功的。我觉得创业就是享受孤独,发挥自我,然后能够得到一种自豪的感觉,这是创业的幸福。

三 不被资本的力量控制

创业是什么,创业就是你给自己找一份工作,给自己创造一份工作。很多人怕失败,我说如果你有钱,你发得起自己的工资,至少那几天是成功的,就和找到一份工作一样。所以,你要想办法把投资人找过来,不是一个月一个月找工资,而是替几个人、十几个人、几十个人拿工资。

做快的是因为我在杭州,我们很难打到车,所以做了打车软件。快的这件事情对我的改变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他让我见识到资本的力量。以前我们这些创业者,我们的眼光是盯在很具体的事情上,但是快的整个过程,资本对于事物的改变是非常爆发,甚至是占主导的。退出快的之后,我感受到现在的创业,它不是之前想要找一个机会点赚钱,是要有一个整体战略布局的事情。

另外,我看到现在有很多人在创业的时候都有这样的一个问题——选择迎合VC的喜好跟着钱走。我自己遇到融资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融得很爽过,一般VC和我多聊几次都是不投的。所以对我而言一个小时内还没搞定投资人,那他可能就不会投我了,因此我去谈投资基本上都是一个小时内搞定的。事后我也总结,一些「冲动」的投资人选择很快就投了的,命中的概率往往高许多,反倒是那些「不冲动」的投资人,纠结来纠结去,最后命中的概率低很多。

同时,创业者一定要回归到初心,要做自己爱做、想做、坚信的东西,不要坚信钱。一般好的项目,VC都看不懂的,因为真正好的,特别好的东西,就是容易让人看不懂,特别是好的创业者,VC也看不懂,就是因为想法不一样。

四 未来需要创造美的人

经历了快的,我一直在思考,也形成了对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我们要怎么理解在技术环境下世界的变化?我认为最大的变化包括四个因素,会使人类变得更加凝聚,很有可能人类以后会变成一个非常集体的社会。

第一个是传感器,孙正义相信现在人身上只有一个传感器,二十年以后人身上至少会有二十个传感器。传感器可以让人变得更有能力。

第二个是网络,未来的网络会渗透到每一个地方,甚至是极少人去的地方。网络可以把传感器的数据实时传到云端,你连接的人越多,网络效应就越大。

第三个是数据,未来传感器会让我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交易都产生实时数据,并沉淀到云端,为分析人类集体行为带来量化的依据。

第四是计算,所谓的计算就是未来机器可以通过这些数据去理解、学习这个被网络连起来的社会到底在发生什么、将要发生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所以说计算是一种思维方式,计算发生的时候,不光提高人行为的效率,还有思维的效率。

这些技术会影响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会产生很多的问题,比如自动驾驶实现了,司机就会下岗,甚至是老师也应该思考下一份工作是什么。在二十年后,我们可能遇到的问题就是人和人之间产生了能力上本质的差异。在未来能很好地理解并使用技术、有财富购买技术的人,或偶然因素能控制技术平台的人,就能掌握绝大部分的效率,甚至财富,而大部分人就失去了机会。

这会产生矛盾,给发展中的社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现在很多国家大选的时候都发生激烈的冲突,在中国我们也可以发现很多缺少技能的人,很少有获得财富的机会,贫富悬殊在拉大。现在大环境是这样的,我们都在这个环境的洪流中,当你们想要去创业,去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就需要去思考未来可能是什么。

未来我们的企业和组织可能要想办法改变分配制度,能够让我们的老百姓有基本分配的资源,同时每个人都能更幸福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追求功利、赚到更多的钱,而是要学会更好的创作,创作一些美的东西。大的可以创造一个平台,小的可以创造一个小而美的企业,这就是未来世界需要的东西。

尼采讲过一个话题,说功利是没有未来的,上帝已经死了,人应该学会沉沦,应该每天都去跳舞,去创作,当一个艺术家,因为只有艺术和创作才是未来。在未来需要这样的精神,不光需要追求效率,还需要很多创造美的人。我们要学会去看很多世界,要让我们身边的朋友、孩子拥有基本体验幸福的能力,做到不论社会怎么变化,我们都能幸福地享受人生。这个态度是发自内心的,你有这样的快乐,就会有某些梦想,无关乎赚多少钱、有什么社会地位,而是关乎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当你真的想要,你会有很多动力去坚持它,会不顾别人的反对,会觉得只要把这件事做成了,就会很幸福、很自豪。

未来,创作的人会是最牛的人,懂得技术的人、能够创造价值的人也是最牛的人,而最好的思想是利他的思想,最快乐的生活是你每天能够创造,你每天能够跟身边的亲人们欢声笑语,而无关乎你今天吃的是一万块钱的酒还是一百块钱的酒。这是我对自己的看法,我也希望每个人能够记住内心所想要的,然后去尝试。

我们不怕失败,我们需要的是通过实践不断调整,并且能做成一件有能力改变这个社会的,无论是小还是大,但是足以让自己自豪的事情。

来源:捕手志

  本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sino-manager.com/73150.html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