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经理人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比特币“矿工”也疯狂:一天一个价

2018年01月23日 18:01 编辑: 经理人网

” 前几个月一台 S9(蚂蚁矿机)还 1 万多,12 月直接飙到近 3 万,一天一个价。” 四川成都一位比特币 ” 矿工 ” 被比特币矿机价格暴涨所刺激 ,在跟第一财经 1 ℃记者交流时不禁十分感慨。

近期以来,伴随着比特币价格总体暴涨,用于生产比特币的比特币矿机也水涨船高。作为一种技术含量并不很高的电子产品,已经抢手到价格要按交易当天来计算,甚至有黄牛党坐地起价,令业内人士都感到目不暇接。与此同时,如此火爆的行情催生了几个快公司,有的已经在准备新三板挂牌或上市,从制造矿机到托管、代运营,整条比特币产业链在中国已经相当完整。

作为一种加密数字货币,比特币的总量只有 2100 万枚,获得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市场上购买,第二种就是 ” 挖矿 “,即通过计算机计算来破解比特币设置的密码。由于该密码体系极为复杂,” 挖 ” 出一枚比特币所需要的耗电量就极为惊人。比特币数量越来越少,计算所需要的矿机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是海量。

矿工遍布全国

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挖矿的狂热席卷全球,其中大部分计算力分布在中国。第一财经 1 ℃记者了解发现,从事比特币的矿工分布全国。大到一年电费几亿元的巨型矿场,小到只有三五台矿机的家庭作坊,从云南四川内蒙能电力过剩地区,到山东江苏湖北等电力紧缺地区,矿工们都有分布。

挖矿需要大量的电力供应来支持计算机运作,而中国目前生产了全球 70%-80% 的矿机,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四川、贵州和云南。据统计,截至 2017 年底,全球比特币挖矿用电量需求上涨至 20.5 太瓦时。但无论电费按多高的档级来算,这都是一门赚钱的生意。特别是在西北部地区,由于水电、风力等发电优势,加之以凉爽的天气(有利于矿机降温),更受矿场主们青睐。有些挖矿公司还是未经注册的黑作坊,借助未并入电网的小电站的低电价从事挖矿生意。

比特币矿场一举解决困扰四川、云南等省份(涨水季)电力供大于求的问题,在当时成为电力过剩地区理想的招商引资对象。此前有媒体报道,因为比特币矿场,一家云南腾冲的小型水电站回收周期从 20 年缩短为 1 年。

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专门从事矿场代建、托管、代运营的公司。武汉一家矿场运营公司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 1 ℃记者,他们在新疆的矿场,用电价格低于 0.3 元 / 度。如果有意向投资挖矿,投资额可大可小,主要用于购买挖矿机。

” 机器(比特币挖矿计算机)一天一价,投资按当天价计算,例如今天是每台 1.8 万,当然经常缺货,” 他说,” 有人 2017 年 9 月在 1 万出头的价格上买了几台机器,挖了三个月,挖出来不少比特币,然后二手机器又以两万的价格卖掉了,两头赚钱,赚了好多倍。”

山东等沿海省份电力昂贵,但是矿工们也有热情。山东潍坊一名在圈内小有名气的矿工许铭告诉第一财经 1 ℃记者,山东的矿场多是中小型乃至微型的,挖矿机数量从几百台到几十台都有,甚至有家庭作坊,直接装了三五台在家中运行,电价方面,有波峰波谷,总体算下来大约 0.78 元 / 度。他现在研发了一个针对网吧的挖矿软件,” 已经测试半年了,效果不错,正在做地推工作。” 许铭说。

催生快公司崛起

近一两个月,比特币价格冲天之后一跌再跌,让许多投资者止住了狂热的脚步,但这丝毫不影响比特币挖矿行业的暴利。

虽然中国在集成电路技术并非世界一流,但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均在中国,代表产品分别是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嘉楠耘智的阿瓦隆和亿邦科技的翼比特,他们都是新成立没几年的创业企业,有的既生产矿机,也直接经营矿场。

小小的矿机,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例如,2017 年 8 月底,嘉楠耘智正式申请挂牌新三板,其公开数据显示,2015 年嘉楠耘智全年净利润 224 万,而其 2017 年全年的净利润达到 3 个亿,两年时间增长 125 倍。

2013 年 4 月,张楠赓和李佳轩共出资 10 万元在北京创立嘉楠耘智之时,未必敢想象如此强烈的风口。4 年间,通过 10 次增资,公司的注册资本变更为 3 亿,翻了 3000 倍。

2016 年,鲁亿通(300423)宣布以 30.6 亿的估值并购嘉楠耘智。嘉楠耘智承诺 2016 年至 2018 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1.8 亿元、2.6 亿元和 3.5 亿元,合计不低于 7.9 亿元。现在来看,嘉楠耘智能轻松完成对赌承诺。然而,这次并购却因高估值、高业绩承诺,和涉嫌规避借壳不了了之。

收入快,利润增速更快,销售规模扩大摊薄研发费用,公司的毛利率迅速提高。2015 年毛利率 26%,2016 年 43%,2017 年 5 月 -9 月毛利率已经达到了 50%。2017 年 9 月,嘉楠耘智单月完成 2.2 亿元营收,业绩仍然处于上升状态,负债率低于 1%。2017 年 4 月的一次股权转让显示,嘉楠耘智估值已经达到了 30 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监管当局对比特币的关注已经从提示风险、关闭交易平台再到开始注意比特币的源头矿场。在 2017 年 10 月份之后,央行召集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小组以及相关的部门,就比特币矿场进行沟通。继去年监管重拳打击下掀起的 ICO” 出海 ” 潮后,又一轮比特币挖矿开始了 ” 出海 “。有媒体此前报道,经营着中国最大两个比特币矿场的比特币大陆(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表示,公司正在新加坡设立地区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另外,第三大矿场莱比特(BTC.Top)正在加拿大开设分部,而排名第四的微比特(ViaBTC)也在冰岛和美国设立了业务。

截至发稿时,比特币报价 12402 美元 / 枚。这意味着即使比特币价格 ” 腰斩 “,挖矿行业依然有利可图。

来源:新浪科技

  本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sino-manager.com/74434.html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