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逸富华 喜韵梅香·王金忠玉雕作品赏鉴

2018年10月15日 16:54

听着古琴版《梅花三弄》,泉声鸟鸣间,仿佛你捧梅花而归,落座一旁,这自然之声中,在一个无言但芬芳的对视里,也就多了一捧花声。

有一种音乐如鸟鸣,潺潺流进人的心田里。在这一份林籁鸣韵里,有人捧一捧梅花暗香来,那花香也似喜韵,是有声响的吧。

所以,那么喜悦,在听着让人欢喜的音乐里,有一捧花香相伴。

我为这样的组词而欣然,也为那一刻,突然而来的花香的联想而陶然。如此,抱一捧梅花暗香归来,仿佛一生钟爱的喜韵,皆以回响相赠于案上;仿佛一世珍重的籽玉,皆以梅香相闻于岁月。

春色并笔以焕彩,花光入玉而流香。

中国现代画家关山月作品

中国现代画家关山月作品

梅,被人称为“花中四君子之其一”是中国玉雕中的传统寓意纹样,多比作君子的清高品德。为中国人感物喻志的象征,也是咏物诗和文人画中最常见的题材,根源于对清华其外,澹泊其中的审美人格境界的神往。

玉雕创作,历来多以梅为题材,所造之境中,不但有梅之所见,更有梅之所寄托。大师王金忠,在俏色花鸟玉雕的创作上,探索经年,对其创作手法,进行反复试验与推敲,逐渐形成自身独特的艺术语言——院体花鸟玉雕。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喜韵梅香》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喜韵梅香》

王金忠看来,和田玉所蕴含的中国传统社会的伦理价值,更适合表达传统社会精英阶层对于美的认识,这种美是一种超越现实的禅意美,就如同玉德中所蕴含的仁、义、智、勇、洁,是一种绝对之美。所以,将宋代院体花鸟画艺术连同它所呈现出的富贵精神、典雅精致之禅意美植入玉雕的创作中,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此作品由和田玉独籽雕就,为水滴形,轮廓规整,圆融趁手。玉肉白细油润,红皮艳丽典雅,实属顶级,仅从其玉料价值来说,即为不俗。

大师王金忠用俏色巧雕的技法将包裹玉身的枣红皮色俏色雕琢成“喜鹊登枝,临门报喜”的景象,保留了玉料中的皮色,使其展现出层次之美。枣红皮色明亮璀璨,娇艳动人。俏色成双喜鹊矗立枝头,梅花开娇艳灿漫,喜鹊彼此相望,相映成趣,浓情蜜蜜。梅枝弯曲遒劲,喜鹊回首之态恰于动静之间,灵动活泼,其乐融融,衬托出双喜鹊的幸福和美满。

双喜鹊象征着夫妻恩爱,一喜和和美美,二喜子孙满堂,故有“双喜临门”之说;梅花俏枝头,凌寒独自开,其傲骨不屈之心,报春增福之志,为君子象征。故此玉雕作品借景抒情,以“喜韵梅香”之主题,寄寓“家和万事兴”的祈愿。

精心雕刻的梅花和喜鹊给人以吉庆、富贵的美好联想,饱满的块面、精准的线条使得作品层次分明,视觉效果干净工整,气韵灵秀。作品画面层次、虚实、奇正、疏密皆无可指摘,而且见刀见笔。

作品既保存了玉石的天然风貌,又展现出浓郁民俗风情的玉雕艺术,工艺精湛,寓意吉祥,实属难得的大雅之藏。

千年的玉文化根植于中华民族之中,而人们喜爱玉,更喜爱玉所代表的的高尚情操。因此人们在使用的时候,也更多的是借助其美玉的内涵与品德的比喻,希望以玉为名,能拥有如玉一般高洁、晶莹、温润的品格。

中国现代画家徐悲鸿作品

中国现代画家徐悲鸿作品

愿有着“尊玉、爱玉、佩玉”文化传统的中国人,都能如玉一般,雅仪容、美服饰,勤治学、擅礼节,修美德、蕴才华,修炼内在的从容清醒、志向操守,修习外在的有礼有节、行止风度,迈向“比德如玉”的境界。

  本文来源: 永恒玉艺 王金忠玉雕艺术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