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创业,要用上帝视角

2018年11月23日 15:02

猎豹也不是一家特别小体量的公司了,去年公司收入差不多7亿美金。但,非常痛苦。

为什么会痛苦呢?股价的起落。虽然有起,而我看到的都是落。

想了想,上市后,我也很认真,很勤奋,基本每周快6天工作。竟然还有人跑来做空我们,说财务造假啊等子虚乌有的事情。当时雪球上有人骂我,我喝了点酒,情绪有点激动,就回骂了一句,然后被人家截图叫上市公司CEO深夜骂街。觉得委屈了,也不能回嘴,违背人性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前两天,我见一个88年创业者。他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商业逻辑和你们这些传统互联网不太一样。我马上警觉,是不是我老了?这样的话听不得了?

于是,除了研究AI,我开始认认真真研究线下,研究新零售,研究移动互联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经验为什么会出问题。

一个人遇到比较大的起伏,尤其当现实与你过去接受的教育相违背时,你是非常难受的。比如,所谓努力就能成功;当你做成一件事情,你只要继续努力,就能做成另一件事;只要我行我能,我就能成;我只要认真,就能不断往下走;我过去做得这么好,未来也可以做得很好。

我们过去接受的所有教育,坚持的所有信念,都源于此。当然了,我的骨子里还是很倔强的一个人。我肯定不服气,最重要的是我不给自己找借口。

那么,猎豹究竟在海外遭遇了什么呢?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猎豹的海外业务遇到Google,Facebook和Apple,就像中国创业者遇到BAT。阿里要做了,或腾讯要做了。完了,这事没法干了。

虽然Google,Facebook和Apple不这样干,但他们有个重要的杀手锏叫政策。他说,这个地方你可以做广告,我们一个季度的收入就涨800%;下个月他发一个政策,说这里不能做广告了,我们一天30万美金的收入就立降成3万美金。

你的本能反应是什么?你肯定想要把30万美金尽量变成15万美金吧,而且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这个广告就是纯利润,一天少了20多万美金的利润是很要命的。

这都是一些外部环境变化。这种感受就如同诺基亚高管的一句著名的话——我什么也没做错,只是因为世界变了。

但我是一个不给自己找借口的人。我相信我一定错了,错就错在我的宏观格局和世界观还不够大。

1

创业,要用上帝视角

小时候,我们家小猫死了,我哭了很久,特别受不了,情感很脆弱。这样成长起来的人,很难理解什么叫真正的理性。

老子说过一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就是你觉得自己很牛,放到整个生物进化史中,你不过是小小的一叶扁舟,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

老子想得很清楚。大自然不关心个体,不关心种群,它只用上帝视角制定规则,或者规则就是进化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然而,无数的种群灭绝了,大自然依然生机勃勃。这就是大自然理性的一面。

当你真正从这个时间维度去看,那么多生命都灭绝了,你的股价跌一点算什么呢?等到后来,你会发现,由理性生发出来的是不断向前成长的力量。

举个例子。我们都觉得大熊猫憨态可掬,其实大熊猫之所以憨,是因为它天天吃竹子,吃到最后两腮肿胀,显得很可爱而已。一天10几个小时吃竹子,当然显得很憨了。我们都习惯用情感判断。其实它是能力严重退化。

如果有一天大熊猫真的灭绝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所有种群的进化都是以个体和种族的灭绝产生。这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所以,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自我的情绪当中。

有一个词叫上帝视角。一个创业者想要创业,首先要用上帝视角看事情。所谓上帝视角,就是将自己深入其中,能敏锐感受内里变化;抽身其外,又能让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观察很多事情的发生和结果。如果你理解,这是一种新陈代谢,是一种生物学的演化,就会避免很多所谓伤感的情绪。

公司也一样。当你把它看成一个生命体,困难也好,挫折也好,都是公司必经的一个侧面。有一些人可能比较理性,比较好过这关。有些人感性,可能需要克服自身本来的天性。

有一段时间,每次有人离开,我都受很大心理影响。后来我就比较理性的面对了。我觉得,人进人出,无论对个体进化,还是组织进化,都是好事情。

理解到这一层后,我就开始大刀阔斧,拆分事业部,鼓励内部创业,出售部分业务等等。我还在公司内部搞了一个门徒计划,直接找了10几个90后的年轻人。每周给他们开一次会,培养他们,让他们成长。

猎豹的机器人公司则干脆放到体外孵化。用投资的方式,内部竞争,内外竞争,积极推进队伍的新陈代谢,统一队伍认知。

由于这种竞争,必然带来很多人的不适,也会造成人员的一些交替。其实在以前,我的内心特别接受不了。包括一起工作很多年离开的人。

但现在我会认为,那都是彼此进化的一部分。有的时候,环境变了,我们需要进化;进化不了,离开了,大家也只是在不同的轨道上。今天,我能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切。

2

阿里巴巴也会消亡

什么叫过程?这不是一个最好的词,应该叫重视过程或者享受过程。从生物角度看,个体最终的命运如何?种群的命运如何?你会遇到一个特别矛盾的逻辑叫——个体死亡为新生带来更好的力量。

个体是要死的,种群也会灭绝,到了最后,整个生物会挂掉,宇宙也会挂掉。

什么意思?这是《三体》里讲的一句话:唯有死神永生。死亡是唯一一座亮着的灯塔。不管你往哪里航行,最终都是指引它的方向。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所以,要尊重过程。没有哪家公司会一直存在下去。阿里巴巴这么雄心壮志,也就为了102年。那102年以后呢?肯定也会消亡。但过程中的意义,很重要。

过程的本质是什么呢?简单讲,就是寻找自己的使命感。作为生命体,最后都会消失,但至少他坚持的使命,分享的思想,给这个世界的改变,可以留下来。

我们不能只从自己个体的成长去看价值,甚至所谓的市值。所谓的富豪排行榜、公司排行榜真的有意义吗?它并不是我们要追求的结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提升自我,提升这家公司对世界的认知,去做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做一些对世界有改变的事情。这个过程,足够了。

3

反脆弱能力

你爬上树,掉下来,摔伤了,这是很脆弱的;一个玻璃瓶,一个瓷器,掉地上,摔碎了,它也是脆弱的。但,一个铁球,掉地上,不摔碎,这叫反脆弱吗?不是。掉在地上,不仅不摔碎,还能受益,这才叫反脆弱。

正是此上种种极其恶劣的环境,我们的祖先通过反脆弱,反而受到了非常大的益处。也因为这样的契机,走到了和其他生物不同的路上——通过不断增加对世界的感知能力和智力的发展,形成了我们今天这样的种群。

回头想,如果没有恐龙的凶悍,会有哺乳动物吗?哺乳动物的出现,核心就是因为竞争环境太恶劣了。你生一堆的蛋,都被人吃光了,你就灭绝了。最后怎么办,只好把蛋放在身体里,开始跑。因为这样,活下来的概率才高。整个生物界都是这样优胜劣汰出来的。

看过这些生物的演变后,你会发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原来他们弱小的时候,可能正是获得优势的时候;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可能正是找到新发展道路的契机。

你可能正在遭遇别人没遇到过的困难,但也正因此,他们不会有这样的发展机会。他们只会在原来的路上越发展越好,一旦天外飞来小行星,它们就可能灭绝了。而你虽是一个看似弱小的小动物,吃得很少,反而活过来了,并获得了不断发展的机会。

因为猎豹股价低,我开始反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压迫自己更深入的思考,放弃对资本的幻想,全力专注业务,升级认知。

我在想,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们这么拼命,天天各种盯产品细节。肯定是我们没有顺应外部环境。外面的势能是最重要的。只有知道世界到底改变了什么,才能去谈认知。

如果我每天想的都是搞一个概念,并购一家公司,弄个游戏,再自己充值,再发个PPT,搞个生态,股价就可高起来。这种不钻研业务的投机想法,肯定是有问题的。

如果有一天,猎豹能够再一次崛起,我们一定会非常感激这些日子。当我们真正遇到挫折的时候,你专注思考,专注体会,由外到内,包括外部环境,混沌的世界,理性而不被情绪左右,直到最后,你获得了一种反脆弱的能力,这是我们最为之感激的。

尼采说,“那些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这句话简直就是我的内心写照。感谢那些在微博和雪球问候我的人,你们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就冲着骂回去,也得把这件事做得更努力一些。

4

创业之难在于太自由

我记得,刚从奇虎360出来时,给自己总结两句,“天高任鸟飞,海空凭鱼跃”。每天看着一个新奇的世界,充满好奇心,过一段时间,变得迷茫。天太高,海太蓝,每天面临无数多选择。

天天看着人家起来,每天都在想,我的想法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有可能做不到。后来终于总结出来,创业最大的难度就是太自由了,自由到你很容易失去方向。

当时,网上有一个帖子,经常说,中国人从造原子弹到氢弹,只花了几年时间,比美国人、苏联人都快,但他说,其实第一个造原子弹和后面再造出原子弹,难度是不一样的。天上和地下的差距。

因为没有做出原子弹时,这件事能不能做成是不知道的。你没有这条路径。当别人做出来后,你再重新造一颗。你知道,它可达。你把范围集聚缩小了,变成了工程性问题。而开始,只是探索性问题。两个问题的难度,截然不同。

我从奇虎出来,第一次见到雷军,他问我一个问题,“360是怎样做成的?”我说,带了四个人,做了上亿用户,公司名字都是我起的。其实我连公司例会都不参加。因为太小。没人让我参加。我离开时,360在PC端全中国占有率已超过50%。

接着,雷军继续问了我一个问题,“在这件事情上,你的功劳大?还是周鸿祎功劳大?”我当时脑子转了一下,我想,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后来我说,周鸿祎功劳大。

从没有广告到每天一百万下载,做到全中国50%占有。说实话,当时出走,我内心多少有点负气。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经验的积累,我慢慢发现,自己的答案是对的。

坦率地讲,安全这个方向不是我想的。当时我认为,安全不可能做赢。当然,也没有人认为可能做赢。瑞星、金山,几百人团队。我们是几个人。

当时公司说,你先做一款口碑软件再说。尽管,方向没有那么居功至伟的前瞻性,但给了你一个封闭式问题。就做一款免费安全软件。在这个封闭式问题下,做的所有努力,已经把难度极具降低。

没有方向时,你觉得都是方向。来回探索,大量时间被消耗。但给你一个固定性问题,叫封闭式、有区间问题。难度其实大幅度下降。虽然想出了,很多产品点子,但一个选择的重要性,其实远远大于过后做出的很多努力。

这是我对那个问题的思考。他给了我一个收敛性问题。在这个收敛性问题下,又给你提供人力、财务、公司构架。虽然没有推广费用,但不需要担心人员工资,不需要担心很多让你游离于产品之外的事情。只需安安心心做产品经理。正好机会来了,它变得很大。

后来,我越来越觉得,把一个问题变收敛,是很困难的一种状态。最近我在读一本书,叫《爱因斯坦传》。虽然那是个物理学的盛世时代,但爱因斯坦为什么能在那么多人情况下脱颖而出呢?

其中一个描述让我印象深刻。爱因斯坦很年轻就在想象一个场景。跟着一束光旅行会看到什么?由这个场景不断在大脑里思考。逆向化思考。把物理学上极其开放的探索,变成非常收敛的、具体化的形象,思考出了相对论。

还有一个场景。从下降的电梯里,会感受到什么?我突然发现,把一个开放式的问题,变成一个封闭式场景思考,可以使一个人的思维能力有巨大提升。

我想说的是,我们在创业过程中,可能最难的就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问题,变成一个具体目标。因为,我们在创业的时候,总是信心满满的认为,我要改变世界,我要成为最牛的人,我要做最好的自己。

我也一直用这种方式激励自己。一直到2010年,最困难的时候,当时在珠海,被对手强烈打压。产品和内部整合上,遇到很多问题。我才有了新的思考。

我经常问团队,这件事为什么没做好?他说我已经全力以赴,我很努力,每天都在认真工作。我说这些都不是可以被证明的过程。你误把自己开放式的心理和工作状态,当成了工作和前进的目标。

  本文来源: 傅盛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