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获得公民身份之后?

2018年12月21日 17:54

研究院-2-1

人类改变地球生态环境只用了几百年,而我们的身体用了几百万年才进化成今天的样子,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对称。同样的道理,过去伦理和技术是匹配的,有什么样的技术就有什么样的伦理。现代技术快速发展,导致伦理跟不上,所以就产生了很多问题。

■ 文 / 吴国盛 *

2017年10月25日,AI机器人索菲娅获得沙特国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公民身份的机器人。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提出的尖锐问题,索菲亚表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然而,所谓的“犯”由谁来界定?这不禁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人类能否和机器人和平相处?还是被机器人所取代?科技发展是否会失控?

难以控制的科技

19世纪之前,科学的实际作用并不大。那时科学家也没有职业化、专门化,比如牛顿即是数学家,又是物理学家,还是炼金家、神学家。

从19世纪开始,职业的科学家开始出现。同时,科学开始全面转化为技术。比如电磁学很快转化为电力工业和电讯业,化学转化为化学工业,实验生理学转化为实验医学。这些技术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面貌,所以说19世纪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科学的世纪。

当时的人们对科学充满了信心。大家坚信,科学的发展能让我们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人们单纯地拥抱科学,热情地讴歌它,所以说19世纪又是一个科学浪漫主义的世纪。

到了20世纪,科技进一步发展并渗透到了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科技的基础理论变得越来越抽象和艰深,远远悖离我们的生活常识和理性,并让我们的世界图景出现一定程度的混乱。相对论的出现颠覆了我们对时间和空间的传统观点,而量子理论的世界观让我们传统的排中律失效。

更重要的是,科学技术不再明显有利于人类,人们开始意识到科技带来的不利后果。两次世界大战由于科学的介入,死亡人数空前之多,毁灭效率空前之高。二战甚至使用了核武这种极端大规模杀伤毁灭性武器。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能源枯竭等问题逐渐显现,一些新的问题也层出不穷。人类在拥抱科技的同时,也开始对它的力量感到恐惧和害怕。

今天,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后果,无论好坏,都已经严重到人类无法想象且超出人类有效控制的地步。

人类文明的基础很脆弱

从影响力来看,20世纪人类有两件大事属于宇宙级别,具有宇宙学意义。第一是释放核能,第二是航天。

有历史学家曾说,一百年、一千年乃至一万年以后,我们会如何评价20世纪?如果用一句话来讲,那就是“这是人类在地球上首次释放核能的世纪”。核能不是一般的能量,而是20世纪科学技术、社会、历史、军事交替运作的结果。爱因斯坦未曾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能看到核武器的爆炸,最终却成为了现实。

核武器的出现打破了世界格局的平衡。继美国之后,苏联、英国、法国和中国都先后制造出核武器。冷战时期,美苏军备竞赛,双方的核武器加起来足够把地球彻底摧毁30次。有人曾问爱因斯坦,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时候开打?他俏皮地回答说,什么时候打第三次大战我不知道,但如果有第四次,人们使用的武器都是棍棒和石头。言下之意,人类现代文明会被核武彻底摧毁。

吊诡的是,核武出现之后,人类社会获得了半个世纪极为难得的和平。不过这样的和平是以核威胁为前提的。核武既维护了和平,也威胁着和平。可以这样说,我们今天的文明建立在很脆弱的基础之上。

航天同样如此。航天的成就不只是把人类送入外太空或者送上月球,而是实现了很强的军事威慑。如果一个国家能把卫星送到月球再飞回,这意味着它拥有超高的电子通信技术,它的导弹具有很高的精度,可实现指哪打哪。制空能力代表着军事能力。所以,在航天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每个人的头顶都悬挂着一把随时会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技术要与人文同步进化

现代技术发展太快,导致人类身体的进化和社会的进化没能跟上科技发展的速度。如果身体进化快,技术发展导致的环境污染就不是问题。PM2.5会成为污染物,是因为身体还没进化到一定程度,科技发展速度远远快于人类进化的速度。

人类改变地球生态环境只用了几百年,而我们的身体用了几百万年才进化成今天的样子,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对称。同样的道理,过去伦理和技术是匹配的,有什么样的技术就有什么样的伦理。现代技术快速发展,导致伦理跟不上,所以就产生了很多伦理问题。

比如生物技术的发展就给人类的道德伦理带来巨大挑战。一位代孕妈妈在孩子出生后由于十月怀胎对孩子产生了感情,拒绝将孩子归还给提供受精卵的父母,那孩子应该归属于谁?这就是一个难题。还有,以前人临终时咽气就意味着正式死亡。而现在即使人已经咽气,依靠人工呼吸机可以恢复呼吸,并且在脑死亡的情况下继续存活好几年,这就对死亡伦理提出了挑战。

如何解决技术发展和人文进化不同步的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放缓技术发展的速度,加快人文进化的速度。放缓技术发展速度实施起来很难。因为尽快实现新技术是人类的本性,要想放缓速度,需要人类有较大的自制力。同时,我们的社会面对新科技不要采取保守主义,而是要加快进化的速度。只有技术发展和人文进化相同步,我们才能越来越好,否则只会越来越失控。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很多西方国家已经开始注意到科技的失控态势,因此有各种各样的伦理委员会进行干预。而国内对高科技不设防,科技伦理的缺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何正确认识高科技,培养起相应的科技伦理,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 作者系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系主任

  本文来源: 《经理人》2018年4期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zhongdongquan@jlrw.onaliyun.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