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陪练宣布完成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2019年04月12日 14:08

原标题:快陪练宣布完成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独家专访CEO陆文勇

走进快陪练创始人陆文勇的办公室,角落里的钢琴引人瞩目。聊起自己从零起步学钢琴的经历,他兴致勃勃地弹了一曲。

这是快陪练发展的第2年。从2017年底初入行业,2018年实现单月营收破千万,再到平台用户保持每季度翻倍增长,快陪练完成了“三级跳”。

发展快,融资也快。2018年8月,快陪练获得5000万人民币(等值美金)天使轮融资,刷新素质教育领域天使轮融资最高记录。时隔8个月,4月2日,快陪练再获1000万美金Pre-A轮融资,由CCV创世伙伴资本领投,高榕资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前美团COO干嘉伟个人参与跟投。

攻势猛、动作快,像极了陆文勇上一次创业的“e袋洗”。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讲求保持耐力,匀速长跑,“我会更沉下心来做我认为长久、有价值的事。”

线上陪伴

85后的陆文勇“爱折腾”,大学时开始创业,随后就职于24券网、百度,以创始合伙人身份加入“e袋洗”,如今又成了“快陪练创始人兼CEO”。

2017年,离开了奋斗4年的“e袋洗”,陆文勇在家待了半年,反复思考下一个创业方向。最终,他选定了自己最感兴趣的素质教育领域,从在线钢琴陪练切入音乐市场。在他看来,“琴童成为音乐家的可能性就1%,对于99%的孩子,培养兴趣,强化音乐素养更有意义。”

俗话说“学钢琴,三分学七分练”,练琴是学琴的重头戏,可陪孩子练琴让多数家长头痛。没时间的家长,练琴全靠孩子自觉,有时间和精力的家长,又由于专业性不足。传统的线下钢琴陪练极度分散,需要家长和孩子付出更多时间和交通成本。偏偏另一端,大量来自音乐学院的年轻老师没有足够多的工作机会。

分析了传统钢琴市场的多个痛点,陆文勇团队选择以双边运营模式做在线钢琴陪练的生意。

课程设置上,快陪练主要提供25分钟和50分钟课程两种课时,早9点至晚9点排课。考级和没家长陪伴的琴童是快陪练的主要用户,年龄段集中在5-12岁之间。上课前,平台会根据孩子的年龄、琴龄和性格匹配合适的陪练老师。线上陪练依靠iPad与快陪练自主研发的鱼眼镜头实时互动。每堂课后,陪练老师点评孩子的练琴情况,家长则根据陪练的表现打分。

教育不缺市场,占据了音乐教育市场最大份额的钢琴教育尤其如此。据中国音乐协会统计,目前幼儿园学琴比例超过60%,小学达到30%,中国琴童总数为3000万,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长。有数据预测,到2022年,音乐教育市场预计达四千多亿规模,在线陪练市场的需求近千亿。

蓬勃的市场需求推动着快陪练的前进。陆文勇透露,快陪练定位于中高端用户,课时费在8000元到20000元不等,获客成本因与线下机构合作、转介绍而降低。平台上线第六个月,公司单月营收就突破了1千万。

助教定位

陪练老师的水平直接决定陪练课程的质量。目前快陪练平台已有超过三千名陪练老师,大都来自专业的音乐学院。在师资的遴选上,快陪练设置了六层关卡,看重面试者的专业院校背景,录取比例为10%-20%。

能教钢琴主课的老师通常不会选择做陪练,外界常有质疑,在线陪练的授课水平如何?

陆文勇以运动员培养来举例,强调助教和教练的定位有着根本性不同,“陪练不等于教学,陪练老师的第一职责是陪伴孩子抵抗孤独、快乐练琴,其次才是给予专业指导和建议。”

在他看来,钢琴陪练对老师专业性的要求没有钢琴教师高,更强调陪练老师对儿童心理学的掌握,需要懂得引导孩子的兴趣,至于纠正错音、节奏以及辅导手法、指法等指导,就交由专业院校毕业的老师。现在,快陪练的师资教研人员约30人,教研团队会联合音乐教育家、儿童心理教育专家共同研发课程体系。

只做陪练生意,是快陪练给自己的角色定位。其业内合作伙伴包括盛世雅歌、雅韵钢琴城、时代钢琴城等大牌琴行机构,钢琴工作室,以及独立音乐教师。陆文勇向《21CBR》透露,公司内部明令禁止任何钢琴主课竞争行为,陪练老师遵循主课老师的要求辅导孩子完成练习,绝不会有冲突。“我们是琴行的供应商加合作伙伴,不会是敌人。”

在美国等欧美国家,音乐教育市场的渗透率大约在40%,在中国仅为4%。音乐教育市场留有巨大的增长空间,陆文勇预计,目前平台上学员的上课频率是每周2次多,未来上升到3-4次完全有可能。

2019年,对资金储备充裕的快陪练而言,“修炼内功”是关键。公司计划在硬件上进一步投入,将来快陪练的鱼眼镜头可以精准识别,实时判断音节是否弹错、连贯程度、孩子的情绪表现等情况。除了钢琴,其他乐器的陪练项目也在快陪练的考虑之中。

尽管才成立1年多,陆文勇给公司设定了一个大目标,成为全球最好的素质教育机构。但在目标达成的路上不乏对手,包括2016年上线、曾获腾讯领投的VIP陪练,背靠The One教育品牌的熊猫陪练等。陆文勇与其团队的丰富平台运营经验,将是快陪练持续产出标准化与高效运营的核心优势。另一方面,陆文勇强调快陪练团队最晚进入行业,却最早提出陪练的教育理念,相比对手,“我们真正思考清楚了平台提供的核心价值,而不是看到了短暂的商业机会。”陆文勇说:“如果未来只有前两名能活下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

  本文来源: 21世纪商业评论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