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全球化下一篇章正开启 贸易战频发推动价值链重塑

2019年04月18日 11:40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公布最新研究成果称,全球化正经历深刻变革,随着中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快速发展,“自产自销”的程度有了很大提高,对全球的贸易和价值链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研究发现,商品生产价值链的贸易强度逐步降低、跨境服务增速迅速增长、属于劳动成本套利型贸易占比下降。而当前全球贸易战频发,正对全球价值链的重塑产生明显的推动。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对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的23个行业价值链进行了分析,这些价值链反映了与各个业务环节相关的千百万项决策,包括在哪里采购、哪里生产和哪里销售。研究成果发现全球价值链的六大结构性改变:

跨境商品贸易占总产出的比重减少。2007至2017年间,虽然贸易的绝对值仍在增长,但商品贸易在全球总产出的占比已从28.1%降至22.5%。不过,这一趋势并不意味着全球化走向终点。相反,它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获得了长足发展,提高了“自产自销”的程度。

服务贸易增长快于商品贸易。2017年,全球服务贸易总额为5.1万亿美元,商品贸易总额为17.3万亿美元。但过去10年间的服务贸易增速却比商品贸易高60%,某些领域的增速甚至是商品贸易增速的2-3倍,例如电信和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等。

劳动成本套利型贸易逐年减少。现今只有不到20%的商品贸易是从低工资国家/地区出口到高工资国家/地区的,这说明追求低成本劳动力已经不再是全球贸易的主要动因。事实上,全球价值链上的所有行业现在都越来越需要高技能劳动力。

全球价值链的知识密集度不断提高。在所有价值链上,研发和无形资产(例如品牌、软件和知识产权)的投资在营收中的占比日渐提高,这有力地说明了无形资产对全球价值链的贡献越来越大。整体而言,无形资产在全球总营收的占比从2000年的5.4%增至2016年的13.1%。

商品贸易的区域化属性增强,远距离贸易减弱。2013年以来,本区域的商品贸易占全球商品贸易总量的比例增长了2.7个百分点,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新兴市场的消费增长,其中亚洲和欧盟28国(英国脱欧尚未完成)的增长势头尤为迅猛。

新技术正在改变全球价值链的成本。过去30年,数字技术降低了沟通和物流成本,促进了全球贸易的繁荣。我们认为,下一个时代的技术将产生更为复杂的影响。有的技术(例如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从根本上改变资本与劳动力的相对重要性,使得企业重新思考自己的地域扩张战略。

报导指出,过去10年间,新兴市场的全球消费占比增长近50%。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当中,本国商品的国内消费占比升高,出口占比下降。第二,新兴经济体正在纷纷完善本土供应链,以降低对进口中间投入品的依赖。全球贸易强度下滑就是一个信号,表明这些国家或地区正在迈入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最后,跨境数据流和新兴技术正在重塑全球价值链。在某些情境下,数字平台、物联网、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将在未来10年间可能使得商品贸易的发展进一步减缓,同时推动服务贸易加速发展。

贸易摩擦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

过去40年来,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大体上是逐渐降低的。但近期现状似乎与这一趋势背道而驰。2018年末,英国正在为脱欧后的贸易关系进行谈判;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更名为“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正在等待批准;一轮又一轮的关税制裁为中美贸易的未来蒙上阴影。

截至2019年1月初,中美两国之间已知的新增关税所产生的直接影响或许比较有限。中国对美出口占本国GDP比值为4%,进口占比约为1%。类似地,美国对华出口占本国GDP比值为1%,进口占比约为3%。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如果贸易战全面爆发,到2020年为止,可能对中国GDP累计产生1.6%的负面影响,对美国GDP累计产生1.0%的负面影响。

但加征关税可能会对具体的企业、价值链和地区产生较大冲击。截至2016年,在中国运营的外企约为50万家,中国约40%的出口商品来自外资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美国此前对中国加征的前两轮关税涉及到价值2500亿美元的商品,约有一半为电子或机械产品——而中国生产的87%的电子产品和60%的机械产品均来自外企。加征关税或将推动劳动密集型产业价值链从中国向其他发展中国家加速转移。

加征关税也会对美国企业造成影响,这是因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中有29%是用于生产成品的中间品。关税增加会抬高美国的生产成本,由此产生的影响会以物价上涨和美国制造商利润承压的形式体现出来。如果关税进一步增加,某些过度依赖出口的地方经济很可能受到明显冲击。在动荡多变的环境中,企业需要保持运营的灵活性,以便应对政策变化。

关税的提升促使沃尔沃和宝马近日取消了把南卡罗莱纳州生产的汽车出口到中国的计划。有一些制造商也发出了类似警告:如果英国脱欧导致关税或报关延误,拖慢其供应链的速度,它们就可能压缩英国的业务规模。另一些企业则在寻找变通方案,例如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公司就专门设计了一些尽可能降低关税成本的产品。

在2018年9月的麦肯锡全球高管调查中,有33%的受访企业表示,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还有25%表示最近的关税上升是他们最大的担忧。接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其所在企业将因此调整全球布局,还有1/4的受访者表示所在企业将对本地供应链加大投入。

政策波动带来的最大风险就在于或将对外商直接投资(FDI)、移民以及跨境信息和科学数据共享产生溢出效应。如果全球化趋势在这些更广泛的领域发生逆转,就会对全球创新和生产率增长产生负面影响。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过往研究显示,过去10年间,商品、服务、金融、人员和数据流动将全球GDP提升了大约10%。虽然全球各国在上一轮全球化浪潮中获益并不均等,但积极拥抱任何一类跨境流入都将为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全球需求的地理格局变化是重塑价值链的力量之一

发达经济体曾是全球需求地图中的绝对主导,但这一格局正在悄然改变——当企业决定投身于遍布全球的大型消费市场当中展开竞争,价值链就会开始重新配置。

根据当前预测,到2025年,新兴市场将消耗全世界近2/3的产成品,其中以汽车、建筑材料和机械等产品为主;到2030年,全球一半以上的消费将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它们在全球商品、服务、金融、人员和数据流动中的参与度将不断得到加深。

经济高速增长使中国在全球几乎所有生产价值链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目前,全球20%的商品来自中国(1995年只有4%),在纺织和服装、电力机械以及玻璃、水泥和陶瓷等行业,全球近一半的产量来自中国。

目前,中国正在积极开展本土供应链的研发。这种新的中国效应解释了最近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放缓。中间产品贸易降幅最大的是计算机与电子产品行业。以占全球产出的比例衡量,2007年至2017年间,中间品贸易下降了5.1个百分点。下降主要是由于中国的“自产自销”。

事实上,参与这一价值链的其他国家之间的中间品贸易略有增加。过去10年,随着中国工业的垂直整合度提高,以及所生产的电脑、手机和其他设备更多供国内消费而非出口,该行业的总体贸易强度(即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的出口占总产出的比例)出现大幅下降。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开始了与中国类似的结构调整,只是还处于早期阶段。以纺织和服装业为例,越南、孟加拉国、马来西亚、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纷纷对各个阶段的生产网络进行整合。

未来不同国家将面临分化

无论各国目前擅长哪一方面,增加服务和服务能力都是未来的关键发展方向。如果想在知识密集度越来越高的全球经济中脱颖而出,大力投资研发领域就变得至关重要。所有国家(尤其是以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的国家)都应该为推广自动化技术做好准备。全球很多地区都可通过深化区域贸易关系来释放大量潜力。最后,由于服务、知识产权和数据的流动对全球经济越发关键,如果能够精简海关运作并实现贸易协议的现代化,那么必将惠及全球所有国家。

很多发达经济体已经熬过了价值链全球化冲击最严重的阶段。上面提到的结构性转变更有利于那些具备熟练劳动力、服务能力、创新生态系统、消费市场利润丰厚的国家——而发达经济体在这些方面都占据优势。如果这些国家能够充分发掘出口需求,则也能从发展中市场日益崛起的消费者群体中获得收益。这些趋势都是好消息,尤其是对于高技能劳动者和服务行业的劳动者而言。

不过,各个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前景和重点各不相同。美国、英国、法国、瑞典等国家的服务范围广泛、出口数据丰富,可以在IT服务、商业服务、医疗、教育等行业贸易增长的过程中发挥优势。相比之下,德国、日本、韩国等国的主要优势集中于全球创新价值链,因此今后或将遭遇更多挑战,因为中国正在这些行业中崭露头角。

西班牙、葡萄牙、澳大利亚和芬兰等国家在区域加工价值链中表现突出,所以更能抵御发展中国家的挑战,因为这些价值链的贸易属性较低。事实上,这些国家可能为低收入国家的发展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反观以资源生产为主的那些国家,无论目前收入高低,未来在经济多元化方面都会面临愈发紧迫的压力。

  本文来源: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80841519@qq.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