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数字中国 “一纵”、“一横”、“一新”

2018年07月02日 10:02

201805-PDF.png

数字化转型对未来是一个重大机遇和挑战,“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数字中国或者网络强国是目的。从2015年推出互联网+,到2017年的数字经济,可以说,中国的数字化进程的发展很快。

当今社会中,科技和创新是推动整个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大家都愿意在科技、创新上花大力气,这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科技的威力和优势越来越明显。我在很多场合也说,全球十大市值的企业最近两年从原来传统资源型比如能源、金融、运营商,纷纷变成了科技企业。十家里面就有七、八家科技型企业,所有行业不管原来是做什么的,也需要用科技升级、用信息技术提升、转型升级等等。

未来,需要我们去用创新驱动,而且要更加注重基础研究,基础研究加上技术创新,再加成果转化,再加金融支持,这四方面是一整套的支持。

选择

我们在十年前也面临这样的选择,那个时候,所有互联网企业全部去纳斯达克,偶尔有去纽交所。大家都觉得那边非常活跃,投资者很多。因为我们也是VIE(VariableInterest Entities)架构,在国内也没有办法,唯一选择就是香港和纳斯达克。那个时候所有跟我们推荐的投行都是做两手准备,要么两地上市,反正两手准备都行。我们当时选择投行都是具备两地上市运作的,但最后投行建议我们说,你们体量那么小,两地上市很难看,一边流量很小,选择一边吧。最终我们选择了香港。

香港市场那个时候氛围不好,都是市盈率很低的传统行业公司,十几倍、几倍的,科技企业要追求高市盈率很难。可是,我们抱着一个长远的考虑,不是追求短期一两年的高市盈率。我们用户就在本土市场,他们也能明白我们做的事,我们也希望的投资者跟我们在同一个时区。我们坚信,虽然当时上市市值很小,估值6亿美金,融2亿美金,上市之后8亿美金。这也无所谓,反正先上了再说,看长远发展。

最终,香港没有让我们失望。香港联交所还是能够成为中国科技公司的青睐之处,加上香港股市在过去几年不懈的努力,要改变这么多家的传统家族的上市公司等等,对A股同股不同权的观念体制推动是非常难的。很多人说我们介意不介意,我们没有这个前提考虑。

速度

今天深圳的速度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就是创新的速度。深圳创新速度还会保持下去。

我想,为什么最近这几年各行各业谈数字化转型,我觉得最大的变化是从2010年前后开始,传统的PC互联网迅速转向移动互联网,这也得益于智能终端,就像富士康造出来的iphone。从2007、2008年开始普及,到2011年大爆发,所有安卓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大量生产。加上,运营商3G、4G的普及,这样有终端、有高速网络,整个基础就让整个社会经济线上线下迅速融合起来了。也就是,拿一个手机基本上可以把线下服务跟线上,在身边随时随地连起来。

2012年,我们说二维码是一个看似很简单技术,但是是未来连接线上线下一个最重要的桥梁。所以,我们在微信里设计加好友的时候,有意设计成扫二维码,让大家知道扫二维码就要首先使用微信。相比使用蓝牙感应、NFC,扫码是最简单的,最容易被消费者认可。所以,线下移动支付也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四大发明之一。还有,包括共享经济当中的共享单车,如果没有移动扫码的话,现在就不可能有无装置的共享单车业态诞生。

各行各业都想如何利用信息化、移动互联网将生产过程升级、转型。以传统流通领域为例,过去有很多层,企业不知道消费者是谁,中间卖给哪些渠道,而今天有这个利器后,就可以让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作为产品的制造者,也可以拥有终端的用户粉丝。这样的思路完全改变了很多组织架构和生产关系。

所以说,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因为有了这些变化,比发达国家进步得快。2015年我们推出互联网+概念,到2017年的数字经济,今年又提出数字中国,对于数字中国的发展,我想从“一纵”、“一横”、“一新”这三个角度来解释我的理解。

一纵

2015年,我们讲“互联网+”或“+互联网”,意思就是,让每个行业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能够去改造各行各业,看有什么可以结合创新的亮点。过去,大家认为新经济跟传统行业冲突的,是一个互斥的关系。后来大家逐步认识到它们之间是互补,可以深度融合。

关于最近很火爆的“智慧零售”的概念,很多人说你们最近几个月花这么多钱买线下的零售企业股份,展开合作,看不懂这个故事。包括最近我们公布财报后,很多分析师也问这个问题。但外界对这个事分析,还是不太到位。我们公开讲,我们确实看到很多需求在变化,比如说现在很多零售店,包括超市等等,他们开始使用新技术,用我们提供的解决方案,比如微信小程序、公众号直接扫码就可以扫出线上店面,就可以直接完成订单,非常方便。甚至说很多中间的服务商利用这种工具来给线下的商铺提供服务,并不是每个小企业都要开发复杂的应用。

我们主要目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我们方案更加开放兼容呢?

对腾讯来说,我们希望微信用户能够和线下越来越多的服务连接,只要能连起来,用得好,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这里面有什么好处呢?

第一,对支付有好处。支付后面还带着金融服务;第二,对云的发展。云计算未来支撑实体行业大数据在云端用AI来处理大数据,我认为是所有企业必须做的。如果说我们连得好,我们云就更加有优势;第三,对广告业务的发展。这么多线下、品牌商,过去利用传统地推送也好、发传单也好、传统投放广告也好,效率并不高,大部分钱都浪费掉了,如果用数字化方式,在社交体系里面,采用效果广告的方案会更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重这个机会。正因为这样,我们的心态是开放的,我们并没有自己去做零售,我们对很多人说我们不做零售、我们甚至不做商业,我们只做连接器、做底层的东西,用云、AI等这些基础设施来帮助客户。甚至,我们可以把系统集成也让给所有合作伙伴,系统集成商照样可以跟我们合作,他们多年耕耘的精力、很多系统都不会白费,只要再加上我们“零配件”就可以做的很漂亮的方案。所以,现在有一大群开发者生态慢慢成长起来,包括小程序。我在公司里也说,小程序是我们一个门槛非常高的创新。我过去是程序员出身,写了很多年程序,学的编程语言都是美国的。小程序成为现在中国编程者一个非常热门的编程环境和正在热情学习的语言环境。在书店或者网上书店一搜小程序,大量的开发、应用的书籍都已经问世了。可能外界不觉得怎么样,我作为程序员出身会感到很激动、很自豪,我特别看重这一块,因为这也是中国IT行业一个成果。

纵向深化融合还有很多例子,零售只是其中一个,还有工业化,工业很多企业把制造和互联网进行整合,原来是生产者身份,现在很担心被其他行业,甚至被同类企业淘汰。是有这个可能的。包括汽车行业,现在汽车行业希望是把从汽车制造商变成以后出行服务商,不甘于只是生产车,以后需求量不大或者共享经济非常发达,以前汽车大家使用时间可能只有不到10%时间,因为自己用。如果共享化使用时长10倍、20倍增长,新车购买需求就没有那么大了。干脆做出来直接提供服务。这样就需要有互联网连接,需要知道怎么运营出行服务。这就是一些案例。包括我们之前提到三一重工生产挖掘机的这些都变成服务化,可以按使用时长来收费,不用买这么大型重型机械了,可能就是挖几下。买来干嘛。这些都是可以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摇身一变变成制造业转型升级。

农业也有很多需求,消费升级,中产越来越多,大家都希望农产品更加可靠,除了可追溯源,对质量要求也提升了。比如现在鸡都是速成的,45天养成,从出生到宰杀45天。这个肉质能好到哪去?你说我多花一倍钱,买一个90天养的鸡能不能做到,这个需求很好。按照过去,养殖场没法弄。但是如果有需求,有信息手段,有订单,我就要90天鸡,就要散养,要运动步数要多少步的。京东卖跑步鸡,还有透明指标。它真的跑了多少步,卖贵一点很合理。消费升级之后,很多人有个性化差异化,农业工业跟消费者连接起来,这些差异化需求的满足就会变得可行了。因为过去没有这个手段。养鸡的人可能会感到,我多养两天鸡,我就亏了,因为别人不这么干。这是因为大家都没有透明的指标,看不清质量,或者有这个需求的消费者养鸡人不知道,也拿不到订单,以后这些都会得到改变。

一横

“一横”就是,数字化从经济扩展到民生、政务等领域,横向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成为整个数字中国。民生方面比如交通、医疗、教育等,虽然它们是产业,但也会涉及很多民生问题,也是政府最关心的问题。这里面有大量互联网+和数字化的机会。

我们帮助云南省做了“一部手机游云南”,简称一机游,非常好。一部手机可以把整个旅游所有的信息、数据汇集起来,所有大家在旅游中抱怨的不透明、宰客等问题,现在针对这些乱象,我们完全可以用信息化的手段管起来,让游客在手机上评分,也可以“一键投诉”,政府配套建立一整套投诉处理机制,可以迅速跟踪进度、跟踪到位。这样管起来的话,我相信信息透明,而且整个体系都非常到位的话,大家的旅游体验会非常好。我们在北京开了发布会后,很多省市,特别是旅游大省,关注旅游的直辖市也很感兴趣。因为旅游产业也属于消费升级后,正在爆发巨大需求的产业。这里面痛点非常多,包括以前很多人提到三亚旅游,大家出游可以感触到很多痛点。这些都可以用信息化解决,而且可以做很多事情。

一新

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度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靠的是创新,创新靠的是人才。这个逻辑很对,非常有道理。联想到我们深圳,包括粤港澳大湾区,过去两年,我也提了这样的建议,今年也有,我希望提一些具体的,包括能不能做一个粤港澳身份证,比如叫“E证通”。因为现在香港、澳门的同胞,他们觉得在内地,用不了移动支付,主要问题是我们很多内地的互联网服务,包括金融服务对港澳的身份证认证不了,不像我们内地的身份证有公安部系统可以连,提供服务的时候可以识别你是谁,知道对不对。但是港澳地区现在系统没有连通,所以用不了我们内地的这些服务。但是,我们要讲大湾区,总不能湾区内互相身份都不认吧,包括出入境能不能再简化流程,能不能用电子证件就可以通行等等。包括最基本的人才流动能不能解决,这些都是跟人才、创新有关系的。

另外,我们还希望培养年轻人,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孩子们能够进行交流,因为最大的隔阂还是文化的隔阂。大家很多年没有太多往来,要让孩子们、青少年互相熟悉和认可,未来才能真正融合,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去年搞了一个夏令营,请了港澳和广东三地的学生参加夏令营,参观深圳很多企业的科技成果,包括大疆、万科等等。今年我们还会继续办,香港企业,哪怕是房地产也有很多创新,也有科技成分,他们也愿意出钱出力出资源让孩子去他们企业看一看等等。我也希望今年深圳更多的企业一起来参与。

总之,数字化转型对未来是一个重大机遇和挑战,按我的理解,“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数字中国或者网络强国是目的。最后,希望数字中国建设能够加速全球数字化进程,为世界提供“中国样本”和“中国方案”。

  本文来源: 《经理人》2018年05期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zhongdongquan@jlrw.onaliyun.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