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迎接认知革命4.0时代了吗?

2018年08月10日 17:44

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日新月异,来自认知的迭代式改变。种种迹象表明,认知革命4.0的时代已经到来,面对新的认知革命我们需要改变传统的思维惯性,张开心扉拥抱灿烂的未来。本文从认知革命4.0是什么以及面对认知革命4.0该怎么做两个问题出发进行分析,希望能为各位读者提供思考和借鉴。

在探究认知革命4.0之前,笔者认为首先要了解什么是认知革命1.0、2.0、3.0,有人说农业革命是认知革命1.0,笔者并不认同,笔者认为那只是后续一系列认知革命的前奏,只有前期积攒了相当的能量,后面才会出现认知革命的大爆炸,你可以认为那是认知革命0.8、0.9,还没达到1.0时代。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时期孕育出了现代学科的雏形。

18世纪60年代,以瓦特的蒸汽机为代表的产业革命才真正拉开了认知革命的序幕,认知革命的到来也带来了第一次技术革命,形成了现代学科或者说科学,推动了工业发展。19世纪70年代开始,以电能的突破、应用以及内燃机的出现为标志,产生了第二次技术革命。由此各类资源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表现为殖民矛盾激化、经济发展失衡、秩序不对等,导致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战爆发。战后对世界重新瓜分的不公为二战埋下伏笔。经过短暂的和平,20世纪30年代二战爆发。二战在客观上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带动了航空技术、原子能、重炮等领域的发展与进步。由此我们迎来了第三次技术革命,现代科学的发展日新月异,计算机及信息技术也得到长足发展,互联网诞生并得到广泛应用。

关于前三次技术革命的大家想必都耳熟能详,笔者在此不再赘述。通过前文大家了解了认知革命1.0、2.0、3.0的基本情况。但请别误会,并不是技术革命带来了认知革命,而是先有的认知革命,因为认知的变革才有了技术的变革,在广义上说,技术革命是认知革命的一部分。2013年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德国提出了工作4.0的概念,开始得到了社会的普遍关注和认同。笔者认为认知革命4.0与此前的认知革命有很大的区别。

首先,认知革命4.0表现出平缓的过渡。

前三次认知革命从表象上看对于社会发展和世界格局产生了突飞猛进的影响。而认知革命4.0是承接前面认知革命的成果,尤其是认知革命3.0时代积聚了非常可观的体量,可以说我们已经完成了认知革命的3.99版本,所以4.0时代的到来并不像以往的认知革命表现得如此突出和惊人,但认知革命4.0时代的成果未来将会是惊人的,甚至是史无前例的。

其次,认知革命4.0是颠覆式的革命。

认知革命4.0是暗潮汹涌的变革。一杯硬币有正反两面,两面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对等的,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在爆发的那一刻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认知革命的颠覆性主要是低维度向高纬度的更迭,主要表现出以下三个方面。

一方面,从点、线到面的转变。认知革命4.0出现的互联网+、云端、物联网、大数据、AI(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一系列跨时代的认知理念。每一个关键词的更新都将是改变世界的。例如互联网+,看起来是在互联网基础上的革新,笔者认为+的作用远远超过互联网本身,互联网是用户的物联互通,而互联网+则带动云端、物联网、大数据、AI、VR、AR等全面性革新,每一个单项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技术的全面革新,这种全面革新不仅仅是牵一发和动全身这么简单,而是像水中涟漪那般,单项的变化会引起无限波动,谁也无法判断和触及波动的边界。

另一方面,从进化到迭代的转变。认知革命4.0时代的进化是超越进化的进化,是迭代,这种迭代既不是简单地从1到2的递归、迭代,也不是从代数式向几何式的扩展,他是从2到9,甚至从0到1(即从无到有)的进化。这种转变的速度可能会超越人类的想象。尤其是AI、克隆技术的发展,未来将会打破人类和机器的界限,甚至无机物和有机物的界限。

第三方面,跨域的转变。比如:在文化方面。之前是平面艺术,过渡到影音艺术,借助认知革命4.0时代的到来,VR、AR、全息影像的艺术已经开始普遍应用。再比如:在科技方面,以前的照相机是以胶卷为媒介。虽然著名的相机公司柯达在追求越来越便携的胶卷,但也无法改变胶卷相机被数码相机替代的命运。

再次,认知革命4.0要求我们需要知行合一,自我迭代。

第一,传统“知”的模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笔者认为知识由认知和辨识两个部分组成。传统意义上认知的获取渠道是书本,教学也是以照本宣科为基础,本质在于经验的传承,启发式的举一反三。而在4.0时代,启发式不单纯是举一反三而是穷举,是发散式穷举,是网格式穷举,是迭代式穷举。今天的辨识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和考验,例如克隆人是否触及伦理,AI如果有了情感会不会反噬人类,等等。这也是认知革命4.0时代需要调和的问题。

第二,传统“行”的模式也与以往有明显的不同。“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我们对于行的普遍理解。一方面,在认知革命4.0的时代我们大可不必切身验证认知是否是真知,我们可以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在计算机中进行模拟验证。另一方面,AI技术可以通过云端、大数据等信息发展出“新知”。比如:AlphaGo(阿尔法狗)可以通过现有的围棋棋谱进行学习战胜人类棋手,也可以通过自我学习、自我验证(该方式可以看作模拟验证的特殊方式)、自我迭代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棋艺。再比如:过去人类可以创造出一种数控装置来制造汽车,未来人类可以勾画结果或应用需求来要求AI制造出可以自动制造汽车的数控装置。

第三,知行合一。我们要感谢知识,知识是过去经验的累计;感谢经验,经验来自于时间打磨和检验。知行合一就是见证自己的初心、收获既定的目标。经验固然重要,如果不能与时俱进,终会成为抱残守缺的人。笔者曾经看到过清华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翻译的常凯申,了解到北京大学校长的“鸿浩之志”让“菁菁学子”无地自容,面对过所谓欧美的财务总监却不知道美国不实行增值税,此间种种也许打破了很多人“术业有专攻”的观念,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角和盲点,一个人的空杯心态和聆听习惯是多么的重要。我们更要感谢青春,年轻人有时间现在巨人的肩膀上进步。流淌的时间是所有创造力的泉源,充分利用时间的活力,来思考、去行动。知行合一,一切都来来得及。

认知革命推动着技术革命,而技术革命又帮助着认知革命。今天,几乎没有孤立的学科,学科间的关联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不同学科、不同领域都在迭代:人力资源从六大模块向三支柱转变,财务会计从记账会计向管理会计转变……简单的机械性的工作终将会被机器所替代。国外某科学家证明外星人不存在的依据是银河系中找不到类似地球适宜生物生存的环境要素:阳光、大气层、氧气、水,但外星生物生存的环境不一定依靠上述因素,或许外星生物未必是有机物,这位科学家因为认知的局限性,用可知来证明未知,本身就不科学。

如今交叉性学科催生了很多复合型人才,小到一个企业,大到一个国家,都是由复杂的网络构成的,该情况倒逼我们不能做专业性人才抑或复合型人才,而是一专多能的T字型人才。既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深耕,达到一定的深度,同时又要涉猎相关知识,触类旁通以建构生态型认知体系。如今学习场景和学习形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不局限于在课堂上,由持证上岗的教师授课。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丰富自己的认知,自己可以是自己和他人的老师,也可以是自己和他人的学生。知识传授经历了口传心授、书本教授、免费分享,到现在付费获取阶段。高校对于专业的课程安排不是为了学分凑数,而是让每一个学习者成为真正不同的自我。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每段历史和人的每个时期并无二致。历史是镜子,从过去的教训总能学到经验;历史是影子,无论悲喜剧总会在你身边重演。而我们也需要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和影子里的自己。在认知面前,我们既是自己的对手,又是自己的伙伴。

笔者做一个自认为具有合理性的大胆预测:未来除了存在大量的交叉性学科之外,还会出现大量新的学科,新产生的学科数量会远远超越以往学科的总和。限制想象力的从来都不是贫穷,而是认知。性格改变命运,认知决定未来。认知革命4.0时代已经悄然来临,你做好迎接的准备了吗?

作者:张钟元

  本文来源: 互联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wen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zhongdongquan@jlrw.onaliyun.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