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在美最大“绿地项目”何以顺利推进?

2018年09月12日 17:46

八月末的美国南部,暑气渐消。在东枕密西西比河、南依墨西哥湾的路易斯安那州圣詹姆斯教区坦坦无际的甘蔗田里,一座占地约1300英亩、中企投资的大型甲醇生产项目一年前破土动工,而今综合进度完成1/3。在吊车林立的施工现场,工地负责人吉姆告诉记者:“现在这里有200多名工人,下周将增加到600人,随着工程进度,包括管理人员在内我们将雇用2000多人。”

8月22日,中美两大化工巨头山东玉皇与美国科氏携手,双方子公司玉皇化工(美国)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与科氏甲醇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美国休斯顿签署协议,后者入股40%,加盟建设位于路易斯安娜州总投资18.5亿美元的天然气制甲醇项目。中国银行纽约分行牵头组建国际银团,为该项目提供8亿美元融资。至此,中国在美最大的绿地投资项目进入提速期。

“好项目”还需“好团队”

面对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和宏观环境变化,在美中资企业面临越来越多新的挑战。“有些企业没抓住前几年的发展时机,工期拖延,遭遇原材料进口加税‘寒流’。但是同样环境下,玉皇的甲醇生产项目却顺利推进。”美国中国总商会会长、中国银行美国地区行长徐辰表示,“它今天的发展,印证了我们当初为它牵头融资的原因。”

在徐辰眼里,银行投资一个项目首先要看两点,一是产品的竞争力,二是管理班子的执行力。

甲醇作为生产胶合板、地毯、燃料、塑料等用品的重要化工原料,每年在全球的销售量约8000万吨,中东和南美是两大出口区,中国、欧洲、美国是三大进口市场。中国每年进口1000万吨,美国年均进口量200万吨。

受市场可观的吸引,每年采购甲醇四五十万吨、对该产品十分熟悉的山东玉皇集团,将“走出去”的落脚点锁定在美国新建一座世界级的天然气制甲醇基地。

“一方面,美国拥有丰富的生产甲醇的原料——天然气,并且随着美国页岩气技术突破带来天然气价格的降低,在美生产甲醇有成本优势;另一方面,美国有市场需求,甲醇可就地销售60%-70%,20%-30%出口中国,10%出口欧洲,销路有保障。”玉皇化工(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姚超良介绍,“我们的项目一旦投产将有丰厚的回报率。”

好项目自然也会吸引诸多美国本土公司,但做成的不多。徐辰认为,玉皇美国公司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还在于他们有一支非常执着、专业的管理团队,打的是“组合拳”。

这首先得益于时任玉皇集团董事长王金书选人用人的眼光。2013年底被,他相中在国际能源巨头壳牌美国公司干了24年的姚超良,将玉皇化工(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担子交给他。姚超良在美国壳牌公司头10年做技术,后来10多年从事市场和管理工作,位置坐到部门总经理,有双重专业背景,有业内深厚人脉。从一人“出山”组建团队,到今天将队伍发展到90余人,执着和认真是他一以贯之的态度。

他为管理班子选择各领域的“尖子生”。“我们团队包括施工、设计、采购、技术、销售等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是各自行当的佼佼者。”姚超良举例,我们购买的是一家法国公司的德国技术,负责卖技术的是位美国人。买卖成交后,我们把他挖过来,由他来执行,他对该技术的熟悉程度无人能及。

这些美国高管何以青睐一家中国民营企业在境外的初创公司?“他们作为原公司的部门副经理等,是大鱼缸里的一条小鱼,来我们这里是小池中的一条大鱼。”姚超良说,“发展空间是最大的吸引力,他们相信这个项目能做成。”

“我们聘请一流的施工、设计、技术等单位,这一点与董事长沟通了很长时间。”姚超良认为,“大公司虽然贵,但它重视品牌和信誉,质量有保障,其实风险小。当然,成本也是重要考量因素,性价比高才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我们这个项目能走到今天并成功引入科氏投资,关键在于董事长王金书的国际视野、决策魄力和潜心埋首做实业的坚持。”姚超良说。

中行牵头服务中企“走出去”

玉皇化工(美国)公司的甲醇生产项目2014年立项,2015年进入开发阶段,生产基地选址在油气充裕、综合条件最好的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圣詹姆斯教区。

他们购买了该地段内密西西比河与一条高速公路之间的1250英亩土地。那里天然气资源丰富,厂区边上有天然气管道通过,22万伏高压电网距离厂区仅一英里,从密西西比河取水只需净化一下,免费使用。高速公路、水路和铁路三网交织,运输便利。

姚超良坦言,从买地、办理施工许可、空气许可、废水和废气处理、政府优惠条件、前期基础设计,到2017年1月开始施工建设,最大的挑战是融资。

在美国,10亿美元以上的投资属于大项目。玉皇甲醇综合生产设施总投资规模18.5亿美元,年产170万吨,除了自有资金2亿美元,巨大的资金缺口需要银团支持。

姚超良带人去10余家银行游说,不余遗力地介绍“卖点”,讲项目、讲市场、讲工程进度、讲执行团队,由对方只给5分钟见面,延长到30分钟对话,再到一小时详谈,最终走进中国银行的视线,山东分行和纽约分行平行作业,以跨境联动方式迅速推动项目进展。

该行聘请独立工程师公司对他们的项目进行专业审核,经过近21个月的市场调研及可行性分析后,作为牵头行,联合3家金融机构组成银团,为玉皇甲醇项目融资8亿美元,有力地支持了中企“走出去”。

作为在美国历史最久、规模最大、业务最全面的中资银行,中国银行纽约分行的资产,在美国外资银行中,排名第13位;在全美银行业中,位居第30名。实力雄厚的该行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历史中,一直是服务“走出去”企业的排头兵,累计为赴美企业提供融资金额逾百亿美元。

徐辰说,中国银行纽约分行在为玉皇甲醇项目组建银团进行融资过程中,曾受境内融资市场及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影响等因素遭遇挫折,该行除了推动银团参贷行密切配合,做好银团牵头行工作外,也帮助企业化解困难,积极推动行业龙头美国科氏入股。

以石油与化工为核心业务的科氏工业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之一,每年盈利的90%投入再生产。其旗下子公司科氏甲醇一直从事甲醇贸易,现在想增加生产业务,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甲醇企业。

“好林招俊鸟”,玉皇甲醇项目的“卖点”,加上真金白银的前期投入,成为吸引科氏加盟的“敲门砖”。

“我们投入了几千万美元做前期开发,如果不成功这些钱就打水漂了,但是我们愿意冒这个险。”姚超良介绍,“科氏看到我们有信心,项目运作模式和理念也与其相符,我们看中科氏的专业实力,彼此相中,经过一年多的谈判、评估、审核等准备,牵手联姻。”

美行业巨头加盟是“助推器”

引进科氏,为玉皇美国甲醇生产项目带来有力的“助推器”。

“科氏的加盟,使我们吃到‘定心丸’。”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负责公司业务的负责人解释说,一来科氏入股40%,出资4亿美金,将缓解该项目资本金的压力。二来科氏在该领域的专业能力、管理能力、抗风险能力及信用评级等,增加了该项目的综合竞争力。三是科氏包销全部产品,签订了长期承销协议,市场销路有了保障。

科氏甲醇高级副总裁吉姆·索利介绍,现在该项目设计完成100%,项目采购完成70%,施工完成10%,综合进度完成30%。在中国银行牵头筹组的银团贷款支持下,预计将于2020年中期开始投产。

“将企业推上如期生产、销售、还贷的轨道,有助于银行防范不良资产风险。”徐辰表示,绿地投资因带来新的生产能力、创造新的就业岗位,往往更容易受到东道主地方政府的欢迎以及政策上的支持,比如税收优惠。但是,大型工业制造业项目投资和建设周期长,受到市场变化影响大,包括原材料和生产产品的价格波动、政策法规和政治环境变化等。这些因素和变量,有的可以预料、评估、应对和控制,有些却不一定。

为此,徐辰强调,银行工作人员除了在贷前审查、贷中放款、贷后监督中,严格执行合同条款外,还要关注项目进展,研究市场趋势和政策变化,客户经理要经常去工地看项目,留意甲醇国际市场价格、天然气价格,进行中美甲醇市场比较等,做出及时调整和应对。“不能放任自流,否则出问题时就来不及了。”

“银行把好风险关,也是为企业护航,避免项目折戟导致大批工人失业,银行收不回贷款。”徐辰说,该项目将为路易斯安娜州创造300多个直接就业岗位,同时还会为该地区经济开发和施工创造2300个间接工作岗位。

据介绍,美国商务部、路易斯安那州政府、美国驻华使领馆、中国驻美使领馆都对该项目给予关注。

“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这个项目选得好,互利互惠。”徐辰表示,中美经济存在结构性互补。美国天然气、土地价格比中国低,而甲醇在中国需求强劲。因此,在美国生产甲醇有价格竞争力,还可以把美国南部农业州的能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为美国人创造就业,为美国政府提供税收;同时,部分产品可销往中国,以满足中国市场不断增长的甲醇需求。

徐辰认为,作为近年来中国对美最大的绿地投资,该项目的推进对减缓中美经贸摩擦有促进作用。目前,中国公司已在美投资1400亿美元,过去7年间为美国在制造业、基础设施、服务业和科研领域创造了20万个工作岗位。中美两国互为市场,稳定健康的中美关系对双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两国经贸摩擦的缓和要通过谈判来促成。

  本文来源: 人民网-国际频道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
原创文章版权归经理人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zhongdongquan@jlrw.onaliyun.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