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遭股东清仓式套现、人事变动频繁,还无证施工,龙蟒佰利有未来吗?

2021年02月20日 15:30 阅读:4,830

龙蟒佰利可谓是违规施工的“惯犯”了。

■ 本刊记者 | 孙晨

并购龙蟒钛业以来,龙蟒佰利(股票代码:002601)规模获得了快速发展,但是当解禁期一到,龙蟒佰利似乎就原形毕露,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长快速下滑,公司股票遭到股东、高管清仓式减持套现,公司人员也变动频繁,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最终不了了之。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作为一家知名企业,居然频现违规施工的行为,在遭到叫停之后仍继续施工,此外,曾多次因为环保问题而遭到行政处罚,但是却不知悔改,继续犯错。这样一家企业,未来在哪?

股东的减持盛宴

11月17日,龙蟒佰利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李玲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在未来半年内通过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121,921,252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以龙蟒佰利当天的收盘价33.88元/股计算,预计李玲未来套现金额将超过41亿元。而这距离李玲上次减持完毕才过去了几天而已。

11月13日,龙蟒佰利公告李玲减持计划期限届满,从4月20日披露减持公告开始,李玲在6月至11月期间减持股票44,043,686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1675%,减持价格区间为每股17.52元至30.3元,套现金额超过9亿元。

李玲的减持计划可以追溯到去年,从去年10月至今年3月,李玲减持龙蟒佰利的股票高达83,677,8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9%,套现金额超过12亿元。

显而易见,李玲清仓所持龙蟒佰利的股票的意图昭然若揭。事实上,据《经理人》杂志梳理,龙蟒佰利的其他大股东、高管一样有着减持的需求。

在去年9月21日,与李玲有减持需求的还包括股东有王泽龙、汤阴县豫鑫木糖开发有限公司(豫鑫木糖,谭瑞清为实际控制人)及高管靳三良,拟合计减持不超过387,513,140股,占公司总比例19.07%;今年2月21日,龙蟒佰利副董事长谭瑞清及其一致行动人河南银泰投资有限公司(银泰投资)、常务副总裁兼人事行政总监和奔流拟合计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 89,044,034 股,比例为4.38%;4月21日,豫鑫木糖拟减持不超过20,000,000 股,比例为0.98%。股东减持的理由惊人的一致,都是自身资金需求,这是一场套现盛宴。

粗略统计,股东们的减持计划占龙蟒佰利总股本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一,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据,其中减持的人还包括公司副董事长以及高层,而这些被减持的股票来源于公开与非公开、股权激励等已经解除销售的股份。一言蔽之,股票过了解禁期,就立刻套现。

减持最多的李玲是什么人物?为何急于清仓。

2016年9月份,佰利联(龙蟒佰利前身)全资收购四川富豪李家权、龙蟒集团、西藏龙蟒投资合计持有的四川龙蟒钛业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份,付出的代价为90亿元现金。卖方承诺龙蟒钛业未来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7元、9亿元、11亿元,合计27亿元。

彼时,佰利联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参与本次认购的有许刚、李玲、谭瑞清、王泽龙、范先国、王涛、魏兆琪、和奔流、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李玲持股比例13.95%,为龙蟒佰利第二大股东,持股仅在董事长许刚之下,承诺在2019年9月19日前不减持认购股。

结果,承诺期刚过,认购的大股东们就迫不及待的减持了。在本次并购之前,被并购的标的龙蟒钛业曾经两次谋求上市未果,李家权为何舍弃“借壳上市”这个机会,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

需要指出的是,李玲为李家权之女,一边出售,一边参与认购,搞不懂背后的逻辑。有趣的是,李玲的第二次套现还闹了“乌龙”,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过半数量的股票,居然未及时将减持进展进行披露,而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第十三条,在减持时间区间内,大股东、董监高在减持数量过半或减持时间过半时,应当披露减持进展情况。

对此,龙蟒佰利将原因归于李玲疏忽以及对相关规则不熟悉。不过,真的是出于疏忽和对减持规则不熟悉吗?通过企查查平台查询李玲个人资料,发现其还担任着益生股份监事职位,作为监事不懂减持规则?

人事变动频繁、引入战投终止

龙蟒佰利股东们纷纷减持,市场的第一反应是公司经营是否出现了问题呢?那么具体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龙蟒佰利是一家大型无机精细化工集团,主要从事钛白粉、海绵钛、锆制品和硫酸等产品的生产与销售,主营产品钛白粉生产规模亚洲第一,世界第三,产品销往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钛白粉即二氧化钛,主要分为颜料级和非颜料级,像用在涂料、油墨、塑料、橡胶等为颜料级钛白粉、而像用在搪瓷、电焊条、陶瓷、电子等工业用途的则为非颜料级钛白粉。

从规模来看,龙蟒佰利钛白粉的优势明显,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率一年不如一年。

从财务数据来看,2015至2019年,龙蟒佰利营业收入从26.6亿元上涨至114.2亿元,持续增长,不过增长幅度却是从57.3%下跌至8.2%,而2018年的增长幅度仅为1.94%,增长后继无力。五年间,净利润从4.42亿元飙升至25.94亿元,但是增长幅度则从296.74%下降至13.49%,其中2018年则录得负增长率,为-8.66%。

与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连年下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产负债率从29.4%猛涨至45.76%。此外,存货和应收账款价值连年攀升,其中存货从12.81亿元飙涨至22.23亿元;应收账款从8.18亿元上涨至16.05亿元,翻了一番。

按常理思考,龙蟒佰利钛白粉规模是世界TOP3的企业,产品竞争力应该十分明显,但是这却与连年飙升的应收账款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判断是,企业是否以低价从而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龙蟒佰利Q3财务数据显示,营业收入为99.41亿元,同比增长近20%,然而,净利润为19.5亿元,同比下滑5.62%。此外,资产负债率上涨至53.35%,存货价值为28.89亿元,应收账款已经高达18.43亿元。

自9月份以来,受国内国际钛白粉市场需求增长、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钛白粉价格一路上行,期间经历了多次大幅涨价,而龙蟒佰利也多次上调钛白粉价格,对国内客户累计上调1800元/吨;对国际客户累计上调250美元/吨。

不过从龙蟒佰利产品的营业收入来看,钛白粉的营收占总营收比例一直在80%以上,不过这个数据却是逐年下滑,从2016年的84.71%下跌至如今的76.53%。与钛白粉价格猛涨不同的是,龙蟒佰利Q3净利润却录得了负增长。

财务数据之外,龙蟒佰利的人事变动频繁,引入战略投资者遇挫。

9月15日,龙蟒佰利技术工程总监朱全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而观察朱全芳的个人简历,在2009年10月就已经加入了龙蟒钛业,历任总经理、总工程师,自2017年开始担任龙蟒佰利技术工程总监,需要指出的是,朱全芳是1966年出生的,目前还未到法定退休年龄。

除了朱全芳离职之外,今年2月和去年8月,龙蟒佰利战略副总裁Bruce Griffin在雇佣协议到期后,并没有重新签订协议,周晓葵申请辞去龙蟒佰利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仅仅担任董事,后者在龙蟒佰利的工作时间近10年,从2016年底担任研发副总裁一职。多位资深员工的离职,会否对龙蟒佰利后续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除了内部员工变动之外,龙蟒佰利对外合作也发生了变动。9月28日,龙蟒佰利与东方锆业核心管理团队成员冯立明、黄超华、谭若闻等拟解除已签订的一致行动协议,而这个协议签署于4月13日,其中谭若闻为龙蟒佰利持股5%以上的股东,且是谭瑞清之子。对于本次事件,龙蟒佰利称是为了顺利推动非公发行股票工作。

4月23日,龙蟒佰利与津联(天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河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市玄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引进后者作为战略投资者,但是到了11月6日,各方已经签署了解除战略合作协议。内外多重不利因素之下,龙蟒佰利的后续经营情况又会有什么样的发展?《经理人》杂志将持续关注。

无证施工、违规遭罚

据大河财立方报道,今年6月份,龙蟒佰利在没有燃气经营许可证、未履行施工许可的情况下,在焦作市违规私建燃气管道,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而更令人吃惊的是,此前4月10日、5月7日,焦作市城市综合执法局连续两次向龙蟒佰利联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立即停止管道铺设行为,接受调查处理,不过管道的施工却一直没有停止。对于政府的通知视而不见,的确不该,最后连国务院安委会考核巡查组也已经介入处置。

龙蟒佰利这一行为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龙蟒佰利可谓是“惯犯”了。

2月5日,龙蟒佰利因为未依法履行其职责,遭到焦作市应急管理局公开处罚处理,罚款金额为100万元,龙蟒佰利组织建设的100万吨/年高盐废水深度治理项目,未取得的建设项目安全审查书,在焦作市应急管理局要求停止施工的情况下,该项目继续开工。

同样是2月5日,河南省生态环境厅调查指出,龙蟒佰利存在年产12万吨硫酸法钛白粉生产线未经竣工环境保护验收即投入生产的违法行为。经调查,你公司年产30万吨硫氯耦合钛材料绿色制造项目主体工程已建成,配电设施、电器仪表系统和管线工程尚未建成,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对此,生态环境厅给予的处分是:责令停止施工建设、罚款共计170万元。

除了违规施工之外,龙蟒佰利近年来还涉及其他违规事项,多涉及环保问题。

去年1月26日,绵竹市环境保护局就龙蟒钛业存在夜间下雨时5千方渗滤液收集池外溢废水(废水中污染物超标)未经处理排放的情形,作出15万元的罚款。更早之前,龙蟒佰利还因为环保问题而遭到当地环保局的多次整改和罚款,受到多次行政处罚。

作为一家大企业,龙蟒佰利的确为当地经济发展贡献了一份力,但是经济的发展不应当以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此外频现的违规行为体现了龙蟒佰利相关人员存在法律意识淡薄的弊端,需要加强法律意识,做到懂法遵法守法。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