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当软件迈入生态时代之际

2021年02月23日 18:30 阅读:2,697

软件正在创造越来越多的数字的经济、数字的实体,这是一种在数字社会上发展的崭新空间。

这个生态的时代,使我们看到软件可以赋能,互联能够创造新经济,能够创造新的生活,也在不断创造新的行业。与此同时,我们也将面临随之而来的数字隐私、代际鸿沟、社会冲突等亟待解决的难题。

■ 文 | 刘积仁  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

软件与新技术是孪生的,它们相辅相成。这几年,我们看到,软件在变革的过程中,其本身作为一个产业,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软件开发效率越来越高,所适应的、应用的场景能力越来越强大,所开发的软件产品的质量和QCD、所有的质量可控性变得越来越好。

软件为硬件赋予灵魂。直到今天,我们的操作系统,我们的数据库,在国内的发展中,一直是一种痛。想要让软件给硬件赋予灵活的硬件体系,但自己不能造。而硬件的体系,又是一个强大的生态,当一个软件赋予灵魂的时候,它所需要连接硬件的复杂程度,从每一个部件,一台计算机,可能要连接几千个述标、上万种不同的键盘,各种各样的显示器,可能要适应于各种不同的芯片。当硬件的基础不够发达时,软件也无法来构造这样的一种平台。

所以,今天谈到软件和硬件的关系时,就像论及硬实力和软实力一样。事实上,这两者应该是互相促进着发展的。过去落后的不仅仅是软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软件发达的国家,首先在硬件,在半导体、集成电路上是有创新能力的,它才可能为软件提供平台。

但是到今天,软件越来越承载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它变成了一种工具,它也是一种计算的工具。我们谈到软件,一个是逻辑,一个是计算。逻辑事实上就是任何一种存在的实体,它所抽象构造出来的一种商业的模式,或者叫算法;计算就是通过与数据、行为、算法的结合来创造一个数字空间的一种映射,或者说,创造了一个物理空间不存在的数字实体,而在这个方面,我们所想像的软件,这种创造的能力或者载体的能力,按照今天的能力,很难想象未来软件还可以创造出什么样的空间。

软件正在不断地构造各种各样数字的商业平台和生态。今天所谓的“共享经济”,是各个实体之间的连接,或者说越来越多的商业实体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实体属于哪个产业,比如说,健康产业里面拥有了大量的数据,你分不清它是互联网IT产业还是健康医疗产业;今天有很多基于物联网做贸易的公司,你也不知道它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商品交易公司。这使垂直领域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所以,软件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所创造的是实实在在能看到的一些资源,一些时间。它所创造的资源,除了现在许许多多活跃的数字媒体,包括数字财富,包括许多生产能力、创造能力、计算能力,24小时不间断计算的能力,它可以没有人参与、通过模拟的人来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空间。比特币就是算出来,一个算法加上强大的计算能力,来计算一种货币。今天看到24小时不停顿的服务机构,全是计算出来的。软件使一批工作在消失,也在不断地创造一批工作,使原来一些特别复杂的工作变得十分简单,也创造出原来没有的工作,能够解决越来越复杂的问题。

软件创造数字经济

所以,软件正在创造越来越多的数字的经济、数字的实体,这是一种在数字社会上发展的崭新空间。日新月异的应用在不断地产生,当然,也产生了很多的挑战。所以,再谈到软件,我们要看到软件的一个变化,最开始软件是技术,后来是产品,现在软件也从解决方案、服务,从融合工具进入到一个崭新的生态时代。这个生态的时代,使我们看到软件可以赋能,互联能够创造新经济,能够创造新的生活,也在不断创造新的行业。

过去称之为“Beyond Technology”,要超越软件来思考,超越技术来思考;今天称为“The Magic of Software”,软件的创造力,软件的新动能,这将会给东软赋予一种崭新的使命,我们不仅仅要做技术、做产品,做服务,还要用软件来解决社会发展中的许多问题,要创造一些在数字社会、数字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过去没有的新产品、新服务。

软件生态,我认为这是中国在改革开放的40年中最大的收获。中国的经济一下从农业到工业,今天发展到后工业时代,在这个过程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铁路、公路、教育、卫生,社会都变得比过去所看到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革。最惊喜的就是,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数字经济的平台。我们有全世界最多的连接,不仅仅连接计算机,也连接了更多的数字实体。这个平台上,创造了世界许许多多的新的数字实体,而且还在不断的衍生过程中。无论这些实体是从国外看到的模式到中国来再创造,还是用一种概念衍生了其他的产品,结果都是中国普及了这个事情,让许多人都在使用了。

这个数字地球中的连接数字实体,包括今天看到的可计算性,包括正在看到5G时代,还有制造业所生产的越来越多的这些器件所具有的智能性,可以想象到,在一个数字社会里面所创造的数字就业,数字上未来的商业模式,对国家未来的创新,或者数字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个十分宝贵的财富。今天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商业的形态,可以说无所不有。比如看书,过去是读书,现在可以听书,有的人觉着听书太长,就有人专门把一本厚厚的书变成两个小时的书,让大家来听。

所有这些创造,我认为还只是一个刚刚的开始,无论从运动、旅游、购物、公共服务,所有的东西都走到了这个互联网上,媒体更是这样。媒体的时代,我们看到对传统媒体已经产生巨大的冲击,无论是报纸还是电视台。每个人无论是大V也好,或者说写作者也好,你会发现他的背后不仅仅是发布信息,他也可以带货,可以存在一些商业行为,像这样的创业空间,中国在这个领域里,越来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另外,中国在传统的制造业走到今天,已经有一大批制造的、普及性的小的设备,智能化越来越强。今天的屏幕是有感知的屏幕,交互的屏幕,屏幕变成了数字社会的一个窗口,每个人都会把眼睛放在屏幕上,来看这个数字社会背后的精彩,或者说获取它的服务。我们通过屏幕看到背后的计算、背后的创造,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无论是健康、运动、医疗,大量数字化的手表,手机里面的各种各样的传感器、陀螺仪,导致只要手机放在车上,你开着汽车,就能够知道你的驾龄、性别、每一天的驾驶行为等等,这些今天都已经变成了现实。数字社会伴随着大量的制造,便宜的硬件,包括今天万物的互联和计算的融合,使得一个未来更加智慧的世界出现。

在机场,过去都是人工来采集信息,现在全都变成照相机了,这是大量数据的采集和重新计算,也是构造信息的过程。当然,每个人活动的轨迹,走到哪的健康码等等,也被看得越来越精准。事实上,对每个人的画像也越来越清楚,如果画人也会画物体,就注定了计算或者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有了一个更可靠、更精准的计算的基础。

同时,我们也看到,主动的交互成为创造商业模式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主动”就是每个人在主动地产生了大量的商业的行为、交易的行为、交流的行为。事实上,无论我们发微博、微信,还是做任何交流行为,软件都可以进行情感分析、人格挖掘。当然,如果用在医疗方面,可能对人的心理进行判断等等,这些都使得交互又配合了计算,使得未来世界里面,很多网络的智慧来自于每个个人的努力和个人行为,越来越宽泛地暴露所产生的网络是一个更加充分的智慧。

此外,计算也在创造一些超越现实的数字实体,包括过去的数字统计,对某一个场景的监控,都变成了由数字的部件所完成。人物和业务的融合,正在创造一个新的时代。各行各业正在进行数字化的竞争,大概没有哪个行业不与互联网打交道,也没有哪个行业不与智能打交道,也没有哪个行业不用软件,包括我们每个个人。所以,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一个技术的行业,任何一个行业里面的人才结构,和它的组织部门的这种布置,都使得今天的竞争力会产生一个根本变化。

今天每个人的手机越来越多的APP,尽管你不知道怎么开发,但每一天全球都有几万个新APP跑到市场来。如果有时间在这里面浏览,你会获得大量的创新的知识,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真的变得很不同。今天很多的生活,很多的服务,包括新闻、电视全都能通过掌上计算获取。

在连接和计算的过程中,我认为这是过去数字化技术的最大的不同。过去是把一个现实的实体进行数字化过程,在某种意义上,原来有个实体医院,我们复刻一个数字化的医院;原来有个工厂,复刻一个数字化的工厂。但今后,在连接的基础上,我们会创造出一个数字化的新的商业实体,是原来不存在的。它的不存在就像今天看到一个互联网上卖机票的平台,我们不知道它是旅行社还是互联网公司。大家如果在信用卡上看到一个商业银行,今天已经不仅仅是单一地管理金融产品,你可以在银行账号上,通过手机端可以打车,可以订酒店,可以获得很多优惠。

所以,任何一个拥有客户的实体,正在用他原来的积累在创造一些新的商业行为,使它整个的收入结构,创造利润的结构,都可能会发生根本变化。任何一个连接都变成了新商业的基础,而它背后的计算又会创造不同的新的商业模式。

数字经济下的挑战

当然,我们在数字社会下会遇到很大的挑战,比如数字社会的隐私。可能尽管大家今天已经暴露了很多的隐私,但自己可能还不太在乎,但是今后,在这个方面一定是很大的问题。我们首先要问自己所创造的数字的资产,属于谁,谁可以用,用的时候有什么权利,是否可以支付。如果出现了问题,如何得到保障,在哪个地方能够诉讼,这些问题可能都是今后需要面临的问题。

数字社会的治理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数字社会里面,有物理社会里面所有的实体,还有没有的实体,无论在金融,在新闻媒体,在商业上,包括税收,所有的这些以及今后的就业,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数字社会还带来了鸿沟。比如疫情期间,很多老人到了地铁不会扫码,拿的不是智能手机,就需要专门的通道。用手机到医院挂号,大家会发现最挂不上号的都是老人,最能挂上的都是年轻人,但老人其实才是最需要获取医疗服务的。在这方面,我们看到数字化带来的一种不公平性。

另外,数字社会也会产生很多冲突。规则不一样了,传统的和创新的,原来的规则和创新的规则,我们现在已经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和这种冲突有关。包括比如在医疗上面,互联网上可不可以用医保支付,互联网上可不可以下诊断,等等这些问题可能是过去没有遇到的,而今天我们都会面对。

今天,互联网在不断创造自己的信誉,而这种信誉是谁用的,谁来赋予的,谁可以使用的。今天很多机构在描述每个人的信誉,而这些信誉也正在被使用中,今后这也是我们在社会治理上的问题。

我们应该感谢这个社会,因为它赐予了很多创新机会,今天还有许多问题在等待着被解决,需要更加努力地完美自己来应对。我相信,选择这个行业是幸运的,我们很少看到一个行业能有这么长的生命周期,也很少能看到哪个行业竞争如此之激烈,让我们每一天都胆战心惊地活着,每一天都认真地对待明天,因为我们可能随时会退出这个舞台。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2021年02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