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教育•培训 » “优胜”劣败

“优胜”劣败

2021年02月24日 14:22 阅读:3,066

优胜教育的爆雷并非教育培训行业的首例,但不管是哪一家教培机构出现经营问题,消费者维权难始终是绕不开的一道坎。更值得令人深思的是,校外K12教育机构火爆的背后,似乎与教育部一直倡导学生减负的初衷背道而驰。

■ 本刊记者  | 孙晨

2020年10月中旬,国内知名教育培训机构优胜教育北京、天津、上海、成都等地多所校区关闭,员工讨薪未果,家长维权无门。以成都为例,经过实地考察,发现优胜教育成都双楠校区大门紧闭,室内早已人去楼空。家长们在该校区缴纳的培训费用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止,180多位家长缴纳的费用高达180万元。随着校区关门,家长们退费无门。

对于校区关门,该校区原负责人表示:“一方面是老师的工资没有及时发放,大部分老师8月份、9月份的工资一直没有发,部分教师7月份的工资至今没有发完,引起老师集体罢工;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及时缴纳房租,房东收回店面。”

事实上,甚至连优胜教育位于北京光华路SOHO的总部也早已是人去楼空。

优胜教育爆雷,谁之过?

公开信息显示,优胜教育个性化教育项目于1999年立项。在6年之后,优胜教育正式成立,开始整合传统家教,开创个性化教育连锁模式。优胜教育的公司LOGO以五朵颜色迥异、旋转的浪花作为主体,分别象征着智慧、时尚、阳光、成长、独立,不仅反映了优秀教育工作者所必须具备的五种特质,而且寓意着要让孩子的人生充满绚丽的风采。

在优胜教育的字典里,只有优胜,没有劣汰。如今,随着公司的爆雷,优胜教育或将成为遭到“劣汰”的对象,从1999年至今,优胜教育已经走过了超过20年的光景,沦落至此,令人感慨。

出生于1978年的陈昊,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骄子,父亲陈传平是中国著名数学家、中科院研究员、教授,母亲唐芳琼是中国著名纳米科技专家、中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但其父母在教训孩子方面和普通家庭没有区别,学习成绩不如哥哥、且较为叛逆的陈昊没少挨父亲的巴掌。

基于幼年的遭遇,他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有一个个性化的学习环境,让孩子能够在快乐中求知,在实践中乐学,再加上社会教育力量的缺失、课外授课质量普遍较低、缺乏优秀教师等促使其创办了优胜教育,坚持个性化教育。一路走来,这是优胜教育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遇到过最严重的一次生死危机了,而导致优胜教育沦落至此的原因也是错综复杂。

退不出家长学费、拖欠员工薪资的直接原因是公司资金链断裂,是什么造成现金流紧张的现状呢?优胜教育败在哪里,或许从陈昊的自述中可以得到一部分答案。

筹备上市埋下的隐患。2016年,优胜教育筹划在国内上市未果,又在2018年筹划赴美上市。彼时,为了规范公司运作和符合2018年教育行业的政策要求,优胜教育对于校区进行换址、重新装修,前后花费3亿多元,造成公司很大的财务压力。

极速扩张的弊端显现。自2012年开始,优化教育采取“直营+加盟”的模式快速扩张,扩张速度在2015年达到巅峰。截至发稿,优胜教育的校区多达1200多个,其中大部分以加盟为主,但快速扩张的弊端很快显现,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忠臣度的问题。换址和装修让加盟商资金出现了问题,陆续有加盟商选择退出经营,慢慢演变成了加盟商挤兑。据陈昊透露,从2月份开始,全国累计接纳80多个校区。一个校区的接纳成本在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以60万元和150万计算,接纳成本约在4800万元到1.2亿元左右。

黑天鹅成为导火线?面对新冠疫情,优胜教育全面转线上取得成果,但是线上课程定价便宜导致营业收入骤然缩水,2020年4月份的收入为正常时期的六分之一,全国营收不到5000万元,创下新低,而成本几乎没变。除了总部降薪20%,其他校区没有降薪和裁员,导致让部分财务本就不堪重负的加盟校区崩盘,随后甩锅给了总部。

到了2020年5月份,优胜教育业绩反弹,在随后的三个月里实现盈余,但线下复课迎来了家长、老师的退费、讨薪,导致9月至10月40多天的收入真空期,成为压垮优胜教育的最后一根稻草。经过加盟商、家长、员工、房东等来自多方面的挤兑之后,优胜教育终于不堪重负,倒了。

创始人急功近利。从优胜教育的近年来急速扩张的情况来看,扩张显然是为了扩大经营规模,继而IPO,但因没有清晰认知自身的情况和外界政策环境的变动而导致奔赴资本市场多次碰壁,一而再、再而三的冲击IPO可见陈昊急于求成的心态;从加盟商陆续退出经营,却没有受到实际的惩罚来分析,陈昊为了扩大规模,所列加盟合同条例明显偏向于加盟,导致管理鞭长莫及,典型的追求数量而非质量;疫情期间,在公司出现严重资金链问题的情况下,陈昊没有选择降薪、裁员,抱有侥幸心理,低估了疫情的影响,高估了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面临资金链问题,在内外均无法补充现金流的情况下,作为企业领导者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断臂求生,将不良资产整合出售、变现,此外还要精简人员,把多余的员工裁掉,补充企业现金流和控制成本。

管理团队吹毛数睫。当优胜教育开始实现盈余,公司管理层开始要求涨薪,还制定了针对教师的岗位的涨薪计划,在公司形势尚未明了的情况下提出这种要求,可想而知管理层的高度。此外,优胜教育高层大多偏业务型,缺乏战略意识和危机意识,而陈昊在快速扩张引进的500强企业战略人才一个都没留得住。一个留不住人才的公司,谈何走得远?

上述内容是陈昊在自述中提及的一些问题,但个人观点难免有失偏颇,需要指出的是,部分家长、员工和加盟商更是对陈昊拿新冠疫情当挡箭牌嗤之以鼻。

“天津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资的事情发生在2019年12月,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疫情,而陈昊是抓住了疫情这根救命稻草。”天津金狮桥校区杨女士愤怒地对本刊记者继续说道,“疫情期间,优胜教育转至线上,上网课一对一是直接消耗线下面授课程的课时,期间,因优胜教育促销力度大,许多家长非但没有退费,反倒续了费用,费用区间为2万元至4万元不等。”

杨女士继续介绍,家长们刚开始选择退费时,接管该校区的一个校长称会给家长们安排分期退费并解释公司在疫情期间的业绩不差,公司资金没有问题,只是突然间有一点运转不开。

业绩不差取决于陈昊提出的日薪制、周薪制,这个薪资制度实际上就是鼓励全员营销,被拖欠薪资的员工想要拿回工资,就必须鼓足干劲推销课程,就连教师都被迫参与推销了。由于老师和学生家长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再加上疫情期间的五折优惠,这让优胜教育的业绩并没有逊色多少。不过,本次全员营销却让很多老师感到真正的心灰意冷,正如优胜教育某老师所述:“很多家长、学生最信任的就是老师,现在要去和家长谈钱,心里真的很难受。”

事实上,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资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发生了。据记者查询资料获悉,在2020年2月中旬,就有优胜教育上海员工在人民网投诉公司从2019年12月份开始拖欠百余名员工工资,同时提及有大量待办理的家长退费事宜。3月22日,又有员工举报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资,许多员工缴不起房租,同时,提及陈昊在公开场合称90%工资均已发放属于颠倒黑白。

优胜教育的加盟费用很高。以北方三线城市为例,领先、旗舰标准的加盟费用分别为60万元、80万元,费用涵盖业务培训、系统培训、装修设计、办公用品等费用等方面,一二线城市的加盟费用可想而知。收费方面,优胜教育和加盟商的分成方式为51%和49%,也就是若一个学员缴纳预付款金额为10万元,其中5.1万元是流向了优胜教育总部。

上海某校区的加盟商透露加盟费用为108万元,对于陈昊的甩锅,他表示这几年优胜教育的加盟商大多处于亏损状态,上海加盟商每家动辄都要损失好几百万元。

一面是陈昊的一家之言,一面是家长、员工、加盟商作出的回应,对比之下,孰真孰假,一目了然。重点是,从家长退费无门、员工被欠薪,再到房东被拖欠房租来看,疫情期间的学费流向了哪里呢?

无实质补偿,过于形式化

2011年,陈昊成为综艺求职类节目《非你莫属》的特邀嘉宾,因在节目上金句频频而备受外界关注,也带火了优胜教育这个教育品牌。犹记得,陈昊当初在节目中怒批跑路的教培机构,如今,时过境迁,陈昊创办的优胜教育成为家长们眼中即将跑路的教培机构。

优胜教育多地校区被曝光人去楼空、跑路之后,陈昊在2020年10月19日下午,陈昊曾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向员工和家长表示:“不会跑路。”10月20日,针对“人去楼空”,陈昊称公司一直在办公,同时表示将尽全力处理。

优胜教育爆雷初期,陈昊称会每天进行直播公布进展,但后来却是不了了之,每日直播成为一句空话。从陈昊个人微博来看,公布进展的频率从两天一次再到如今的一个多星期一次。多日以来,陈昊对外求助取得怎样的进展呢?

11月5日,陈昊发表《一个近20年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致歉信》向学生们、家长们、同事、加盟商、家人等表达歉意和承诺,将会负责到底,同时向包括马云、马化腾、许家印、曹德旺、刘强东、张一鸣、王兴等社会知名企业家等求助,优胜教育整个团队愿意将公司所有股份以0元转赠,同时陈昊个人愿意为新优胜教育无偿打工长达10年的时间。至今,没有听到哪位企业家伸出援手。

11月14日,陈昊称截至目前,已在重庆、成都、广州、济南、沈阳、北京、天津等地区开展一轮补偿,初步统计补偿人数2万余人,补偿金额9000多万元。11月21日,陈昊向加盟商正式宣布,即日起所有校区恢复正常运营支持。12月5日,陈昊称与国内教育机构达成人才战略合作协议,为前优胜教育员工提供新的就业岗位。需要指出的是,陈昊对9000万元的补偿金额和支持校区正常运营作出解释,前者仅代表社会机构给出的同等价值的课程补偿,后者则是与优胜教育达成战略合作的机构会帮助加盟商的校区恢复运营。

从陈昊发表的内容来看,针对家长、加盟商、员工都做出了一定的补偿。对此,被重点补偿的家长们对此又是持有什么观点呢?

天津市维权家长张女士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天津市20个校区的受害人数多达3847人,学费金额高达6935万元。记者了解到,优胜教育对天津市的校区的确作出过安置,但是大部分校区没有被覆盖到,此外,安置的方法极不合理,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

例如大部分校区的安置课程由天津市教育局安排,而优胜教育仅安置天津海光寺校区,且第三方安置人员的态度恶劣。课时补偿上,网课直接抵消家长们优胜教育线下一对一的课时,且提供的网课价格远远高于市面上的价格,让家长十分不满。需要指出的是,优胜教育所谓的安置人员仅仅在微信群里发一个安置课程的方案和链接,并没有具体通知到个人,还对于家长们的提问一概不答。此外,部分填写了课程转换报名表链接的家长们,至今没有工作人员联系如何上课。如此安置,未免过于形式化。

针对陈昊所提的帮助加盟商恢复正常运营,上海加盟商张先生对媒体表示:“如何恢复?优胜的联系人都找不到。上海这边目前根本没有动静。”

此外,张女士向本刊记者表示:“截至12月6日,天津优胜教育直营和加盟店没有恢复经营的迹象,部分能正常经营的加盟店也与优胜教育解除合作关系,更改公司名字,继续为学生上课。”

左手出售资产,右手另起炉灶

事实上,早在优胜教育出现经营问题时,陈昊在前期也有积极寻找出路。2020年5月25日,*ST金洲发布《关于签署重大资产重组股权收购意向协议的提示性公告》,拟以不超过5亿元现金(包含自筹)收购陈昊、展飞、刘欣伟、周杨、朱广凤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优胜腾飞”)100%股权。该标的是优胜教育的母公司。

就本次意向性收购协议,陈昊等作为业绩承诺方,承诺优胜腾飞在2020〜2024年分别实现净利润为0.2亿元、0.7亿元、1亿元、1.4亿元、1.7亿元,五年内承诺的净利润之和为5亿元,刚好和交易对价持平。

因为本次意向性收购协议,*ST金洲还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第一、媒体报道的关于优胜教育北京总部人去楼空的消息是否属实?第二、详细说明自筹划重大资产披露以来所取得进展以及是否聘用中介机构就该事件展开核查,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忽悠式重组?

10月27日,*ST金洲公告终止该重大资产重组,同时披露子公司丰汇租赁与优胜教育于6月1日签署了《借款合同》,丰汇租赁向优胜教育提供1500万元贷款。

不过奇怪的是,陈昊在自述中提及借款金额是2000万元,这说明两者间肯定有一个数据是错误的。此外,陈昊提到有信心IPO的原因是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营业收入每年增长30%〜50%。不过,从*ST金洲披露的数据来看却并非如此。

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优胜腾飞的营业收入从3.53亿元增长至3.57亿元,收入近乎停止增长;净利润从0.59亿元缩减至0.53亿元,出现负增长。

需要指出的是,从2019年12月份开始,陈昊相继注册了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优问教育管理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均位于天津生态城动漫中路126号动漫大厦C区二层209(天津好邦商务秘书有限公司托管第1405号)。7月份,查询微信公众号信息,发现牛师来了服务号、顾问号、教务号、工作台分别被注册,此外,牛师来了网站也已经上线,网站底部展示内容和优胜教育一模一样。

公司经营不下去,一个选择是断臂求生,把不良资产打包出售,但陈昊从一开始就打算出售优胜教育,同时还注册新的教育公司,此举颇为奇怪。难道优胜教育在陈昊眼中归为不良资产?此外,优胜教育的工商信息变更频繁,4月1日,陈昊接替展飞出任公司法人,同时陈昊的母亲唐芳琼出任公司监事;10月14日,唐芳琼成为公司法人代表。公司法人变更为母亲,陈昊对外称是为了方便贷款。目前三人均被限制高消费。

教育的本质

近年来,不管是传统教育机构还是线上教育机构,因资金链断裂而频频爆雷的情况并不罕见。诸如2018年在线教育企业学霸1对1、理优1对1相继爆雷,面临内忧外患;又如2019年韦博英语停业,主营办公地点和门店关闭。再比如2020年2月份,明兮大语文停止运营,再到如今的优胜教育事件。

教育机构爆雷,消费者深受其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家长一次性缴纳大量的预付费,当教育机构挪用这部分资金进行市场扩张或投资时会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一时周转不过来则极易形成资金链断裂,继而教育机构爆雷。

针对这一点,2018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教育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各地教育部门要加强与金融部门的合作,探索通过建立学杂费专用账户、严控账户最低余额和大额资金流动等措施加强对培训机构资金的监管;同时,各地要切实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的日常监管,坚持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其中教育部负责查处教育培训机构的不合法行为以及对日常经营进行监管,市场监管部门做好相关登记、收费、广告宣传、反垄断等方面的监管工作。

俞敏洪认为,教育培训公司要守住底线:“你花资本的钱怎么花都没事,但千万不要预先把家长的钱花掉。”

即使部分教育机构出现卷款跑路行为,但许多家长们还是热衷于让孩子们在课外之余参加辅导班的课程,究其根源,与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态直接相关,这本无可厚非,但让孩子过度地上校外辅导课程是否有悖于教育的初衷。

此外,随着国内在线K12教育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教育行业头部企业为了获得资本青睐而开启了“烧钱大战”来抢夺生源,但,当教育机构一味地迎合资本,还能否让学子们学有所得呢?这是需要商榷的。

纵观国内互联网巨头,都是先做大规模再形成垄断的商业模式,继而实施收割,但这种模式并不适用于教育行业。一方面,学员增多,需要的服务也会增多,意味着机构的额亏损金额会持续加剧;另一方面,资本倒逼教育培训机构往前走,当资本撤离时,机构容易出现资金链问题,继而引发经营危机,对学子们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更让家长们焦头烂额。

跟谁学是国内在线教育行业最先实现盈利的机构,2020年第三季度,其规模进一步扩大,但是单季度亏损逾9亿元,而根源则是为了获取生源而大量打广告。当机构把资金用于扩大招生上面,而非用于提高课程质量上面时,是否还能始终如一地服务好学员呢?

教育本是培养人的活动,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应该注重培养孩子们独立思考、善于思考的能力,根据孩子们自身特点,实施因材施教,而不是给孩子们灌输一定量死板的知识,教导孩子们怎么顺利解题。同时,老师还应该引导孩子们积极发挥想象力,激发他们的创造力,让他们在未来中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正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而教育培训机构本应是学校的补充,让孩子们学习校外的知识,或者补充孩子们某些课程的不足之处,前者为主,后者为辅。但从K12教育培训机构越趋火爆分析,两者似乎摆错了位置,这也似乎与教育部一直倡导学生减负的初衷背道而驰。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2021年01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