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饿了么故意“刁难”骑手?一步错步步错,与美团差距持续拉大

2021年02月25日 09:23 阅读:1,566

继骑手猝死、克扣保险等舆论风波后,饿了么近期又爆出对骑手春节期间的工作量要求太高,引发骑手们强烈不满。有饿了么骑手透露,除了北京,杭州、深圳存在类似问题。

受访者指出,饿了么从早年的地推、补贴、配送体验,以及与阿里的整合都存在诸多问题。相比美团,阿里巴巴2020年三季报也显示,以饿了么为主的本地生活服务业务的绝对规模和增速并不乐观。

饿了么“为难”骑手?

近期,饿了么多次陷入舆论旋涡,除了市场占有率持续下滑,饿了么还爆出骑手猝死、克扣骑手保险费等问题,而就在今年春节,围绕对留守岗位的骑手奖励标准一事,还再次伤了骑手们的心。

2021年春节,在政府鼓励“留城过年”的政策引导下,饿了么在春节前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活动,活动共7期,在每期都完成后,可拿到8200元最终奖金。但据多位饿了么骑手在社交平台上爆料:前5期的任务量基本为200多单,但进入第6期,任务量突然提高到380单。不少骑手认为工作难以完成,质疑饿了么此举意在少发奖励。2018年即成为饿了么骑手的陈先生通过微博@外送江湖其实联盟盟主发布的视频显示,约10位骑手都认为难度太大,播放量近900万次,引发热议。

陈先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起初只要完成200多单就能达标,但从大年初三开始,饿了么下发的第六期奖励要求突然提高到380单。加之春节期间不少城市的客户返乡,客户需求本身就不饱和,很多骑手担心完不成任务。“不止北京,包括杭州、深圳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尤其深圳骑手的反应特别强烈。”

2月19日,饿了么通过微博发布了《关于骑士过年奖励的说明》,回应称:奖励期从1月11日开始至2月28日,一共分为七期,骑士累计完成大于三期的送单量则可获得奖励。“并非网上所说某一期完不成就没有奖励”。饿了么承认,“确实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这些区域目标偏高”,并向骑手致歉。

那么,骑手是如何看待饿了么的表态?

有骑手向《红周刊》记者直言,饿了么只是在安抚舆论,并非诚心向骑手致歉。“骑手中才有几个人用微博?可能1/10都没有。”陈先生表示,相比口头道歉,他更关心奖励能否全额发放,以后能否杜绝类似现象的发生。

作为此次维权行动能引起舆论关注的重要人物,陈先生表示,饿了么官方一直没有联系他,饿了么对骑手的关怀远远不够,“我们希望饿了么能定期举行和骑手的沟通会议,至少有个和高管对话的机会。”

陈先生早年投身餐饮创业,失败后于2018年加盟饿了么骑手。他回忆,这3年的工作压力是越来越大,而收入却不见增长。“饿了么对骑手的考核难度越来越高,忽视了安全和交通规则”,譬如行驶过程中既要追求速度,又要分心接电话看线路,加大了交通事故的概率。已有多位饿了么骑手因事故身亡,特别是2020年12月,骑手韩某在送餐过程中因交通事故死亡,死者家属向媒体透露“平台仅同意支付2000元费用”,引发巨大的舆论争议。此外,陈先生还指出,饿了么对骑手也疏于培训,车辆等成本也需骑手自担。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也存在引导骑手过度竞争的倾向。有受访者直言,“美团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譬如,美团率先推出了“优选”机制,骑手的薪酬完全取决于配送单数而非每单的配送价格,跑单量越多则每单的报酬越高,如此的做法,目的就是激励骑手之间抢单,相互竞争。

一步错、步步错

阿里出手仍避免不了饿了么市占率下滑之危

作为曾经的餐饮创业者、如今的骑手,陈先生感慨良多。他向《红周刊》记者透露,饿了么早年的管理很粗放,“比如,饿了么的商务BD权限很大,在‘地推’过程中,有很多‘吃回扣’的机会。原本应该给优秀商户和顾客的补贴,却发给了善于逢迎的餐厅老板,商务BD再从餐厅老板手里拿回扣。”

相比之下,美团的管理和资金使用更有效率,其补贴的主要对象是顾客,且补贴对象和金额可以得到大数据的支持。此外,2014至2016年间,外卖行业掀起了“补贴大战”,美团的强势态度、充裕的资金让饿了么颇为吃不消。

对于配送工作,陈先生指出,饿了么也犯了错。陈先生回忆,“除了全职骑手,饿了么还曾借助三方配送公司,如达达、京东到家来配送;在阿里投资点我达后,饿了么又与点我达形成合作。尽管同在阿里体系下,但饿了么的客服对点我达骑手缺乏约束能力。”(点我达于2020年3月被菜鸟网络收购)配送体验差,也是饿了么的一大缺陷。

在犯下种种错误后,2018年,饿了么的市场份额终被美团反超。2018年4月,阿里以9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饿了么,并把饿了么和口碑整合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然而其后的发展却仍不尽人意,饿了么和美团的差距仍在逐渐拉大,公司创始人团队也大部分离职。据阿里2020年3季报,本地生活服务收入83.5亿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了10%,较上一季度略有下滑。

饿了么和优酷已成为阿里的“阿克琉斯之踵”,这一点反映到股价上则可体现为:2019年以来,美团股价涨幅超过10倍、总市值约2.2万亿港元,而阿里股价涨幅却小于1倍。

方正证券的韩筱辰等分析师指出,阿里本地生活各业务链条之间关系逻辑不清晰,饿了么口碑、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等业务缺乏联动。阿里营销做的很好,卖流量、卖资源位,但运营拖后腿,没能利用好阿里的整体红利。而美团坐拥更好的市占率、商户资源,平均配送成本更低、补贴更少,获得的佣金和广告费收入也更高。未来,美团和饿了么大概率会维持7:3的格局。

对于饿了么的发展前景,陈先生的担忧是非常强烈的,“作为饿了么的骑手,肯定是不希望饿了么继续衰落下去,甚至倒闭”。

  本文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