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百年老字号,秋林集团“陨落”

2021年05月10日 18:01 阅读:2,841

命途多舛,几经易主的哈尔滨名片“秋林”即将落下帷幕,导致其沦落至此的原因纷繁复杂,诸如正副董事长突然失联、公司财务造假、诉讼缠身等,但究其根源,与秋林盲目追求多元化,举债扩张,迷失“自身”,未能充分发挥原有优势不无关系。秋林的落幕对于国内其他百年企业的发展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本刊记者/孙晨

继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和净资产为负值之后,*ST秋林(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891.SH)2020年没能改变公司业绩的颓势。2月23日,*ST秋林2020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44亿元,同比下滑57%,净利润为负值,为5.82亿元,同比下滑10%。加上年初亏损的38.4亿元,*ST秋林累计的亏损金额为44.22亿元。净资产为22.14亿元,同比下滑36%。

在重大风险提示中,*ST秋林提出的风险包括公司连续三年的净资产和净利润均为负值,且三份财务会计报告均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存在被终止上市的可能性;公司存在债务逾期、诉讼及执行案件的影响,所拥有的的资产遭到查封和冻结,有可能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公司已被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

3月11日,*ST秋林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此举意味着*ST秋林将被退市,离开资本市场。在退市整理期交易日中,*ST秋林自3月19日复牌以来,连续录得超过10个跌停板,股价从1.07元下跌至最低点0.3元,下跌幅度逾70%。

秋林品牌是黑龙江省的百年老字号,是哈尔滨的对外名片,距今已经有了121年历史,品牌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一定的知名度。秋林之于哈尔滨,正如全聚德之于北京,狗不理之于天津。既负盛名,秋林品牌何至于沦落此境?

辉煌到落幕

1900年,秋林落地哈尔滨,彼时取名“秋林洋行”,身处战火纷飞的年代,秋林洋行几经易主,沙俄资本家、英国汇丰银行、日本商人、前苏联政府都曾掌握秋林洋行;到了1953年10月,被有偿移交给了中国;1992年,秋林开始实行股份制改革,并于1996年后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股票代码秋林股份;到了1998年,秋林以哈尔滨秋林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组建哈尔滨秋林集团,股票简称变更为秋林集团。

2001年-2003年,连续亏损三年秋林股份面临着经营危机,为此,哈尔滨国有资产管理局将持有的秋林股份全部转让给了黑龙江奔马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奔马集团),交易对价1.14亿元。此举意味着国有资产退出,民营资本进入。

2010年,奔马集团又将持有的秋林股份转让给了黑龙江奔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奔马投资),后者成为秋林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而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简称:颐和黄金)为奔马投资的控股股东,成为秋林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2014年,秋林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拟向颐和黄金控制的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嘉颐实业)发行股份购买深圳金桔莱黄金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简称:深圳金桔莱)100%股权,交易对价为13.58亿元。该笔交易构成借壳上市及关联交易。

事实上,这笔交易可以追溯到2010年,彼时颐和黄金在成为秋林股份第一大股东时承诺会在交易完成后的12个月将黄金资产注入秋林股份,但因为颐和黄金未能完成资产的整理工作,导致在几年后才完成该承诺。

2015年该笔重大资产重组完成,秋林集团在原有主营业务秋林百货零售、秋林食品生产与销售、彩宝批发销售基础上,新增黄金制品、珠宝首饰的设计、加工和批发业务。黄金资产的注入让秋林股份的经营规模快速扩大,让秋林股份的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3.81亿元上升至2014年(调整后)的44.2亿元,告别此前的个位数营收,但这一新业务,是导致秋林集团沦落到要被终止上市的关键性因素。

2015年和2016年,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年度审计时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认为秋林集团对募集资金管理及使用、存货管理、子公司管理等存在内部控制缺陷,同时在风险评估中也存在问题。

2017年,秋林集团改聘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的年度财务及内部控制审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在当年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2019年,秋林集团不断“爆雷”。2月13日,秋林集团称公司股东嘉颐实业、奔马投资、颐和黄金持有的公司股票遭到天津市公安局的轮候冻结;2月15日,秋林股份称没法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取得联系,总裁潘建华代行相关职责;2月28日,秋林集团收到的诉讼材料中,《担保函》的落款担保单位及加盖单位公章显示为秋林集团,遭到起诉,被索赔逾5亿元,而秋林集团判断该《担保函》的公章为伪造。

2019年4月30日,经过多次的延期披露,秋林集团的财务报告终于姗姗来迟,2018年营业收入为47.24亿元,同比下降近31%,净利润为亏损41.38亿元,同比下降2712%。由于李亚、李建新的失联,黄金业务的生产经营基本停止,无法对黄金业务的存货及应收账款等进行核查,秋林集团在当年的坏账损失高达37.41亿元,全年的资产减值达到40.82亿元。即使如此,该份财务报告还是让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在2019年财报中,秋林集团称公司黄金事业部下辖各公司经营状态已经停止,到了2020年,秋林集团拟对多家控股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但因为深圳金桔莱等公司涉嫌经济犯罪遭到公安局的立案侦查,未能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黄金业务的爆雷,让秋林集团陷入了困境,直接影响到百货和食品业务的正常经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秋林商品零售的收入分别为2.28亿元、2.06亿元、0.23亿元,下滑严重;而同期的秋林食品加工的收入为1.09亿元、1.02亿元、0.87亿元。此前2019年6月,秋林食品股权还遭到冻结。

秋林集团即将落下帷幕已成事实,但导致其沦落至今的因素是复杂多样的。

时代在不断的进步发展,企业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必须积极改变自身,但这种改变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要充分认清楚自身优势所在并持续保持该优势,然后才去谋求新发展,不可舍本逐末。

此外,企业谋求新发展,为了稳妥起见,应该尽可能在产业链寻求新突破,而不是贸然、盲目跨界,历史经验证明,盲目跨界谋求发展的结果往往是残酷的。

至于秋林集团而言,其本身有着悠久的历史,百货和食品行业是其立业之本,但在引进黄金业务之后,两大主营业务经营规模不增反降,成为了公司鸡肋般的存在,实属不该。除了新增黄金业务之外,秋林集团新增的业务还包括小额贷款、广告、经济贸易等,这些业务都给秋林集团增加了不小的负担,例如小额贷款业务在2018年的亏损金额接近3000万元。

此外,秋林集团还参投商业银行。2016年,该集团在吉林龙井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龙井银行)增资改制时出资1亿元,持有后者20%的股权,并以3.38亿元购买了龙井银行置出资产,合计出资金额 4.38亿元。但这20%股权已遭冻结,具体原因不明。秋林集团多次向龙井银行索取年报遭拒,将其起诉,但最终败诉。

“水土不服”是对秋林集团新增业务现状的一个较为贴切的形容,此外,新增的业务也让秋林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高企,该数据从2015年的23.43%上升至2016年的42.61%,此后,该数据增长速度长期领先于营业收入与净利润的增长。

2011年至2015年,秋林集团的货币资金长期保持在5亿元左右,其中在2015年达到了9.03亿元,但在2016年及2017年,货币资金均降到了1亿元左右;2014年,秋林集团的短期借款为0.8亿元左右,随后这一数据飙升,在2017年达到8.47亿元,后面三年均为5.57亿元;2017年至2020年,秋林集团的财务费用分别为1.52亿元、1.83亿元、1.84亿元、2.11亿元。

长期靠举债来谋求发展,无异于饮鸩止渴,一旦企业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容易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继而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让公司经营出现重大问题。当然,对于秋林集团而言,更大的问题则在于企业的内部控制、管理的问题,就像前文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年报时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给出的理由。

另辟蹊径、追求协同

百年企业秋林集团谋求多元化发展,最终未能成功,反而将自身搭进去,沦落到被终止上市的下场,外界在唏嘘之余,不禁联想到国内其它百年品牌的现状,例如北京全聚德、天津狗不理、上海老凤祥、上海凤凰、同仁堂以及张小泉等等。

有着深厚历史底蕴和品牌价值的百年企业,在各自领域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先天性优势,这是后来者所不能媲美的,按照常理说应该在各自领域一骑绝尘,但现实并非如此。

在很多人心目中,全聚德曾经是北京烤鸭的代名词,但因其菜品没能跟上新生代的需求,缺乏新鲜感,价格昂贵等因素而遭遇消费者用脚投票。去年7月,全聚德宣布下调门店菜品价格,取消所有门店的服务费,以此来改善萎靡不振的业绩,但效果不明显,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7.83亿元,同比腰斩,亏损2.82亿元,同比下滑500%。

狗不理包子同样存在菜品昂贵的问题。去年9月,某博主在王府井狗不理餐厅就餐后,发视频称狗不理食物一般,价格偏贵,此举却引发了该店发布声明,称该视频侵犯了名誉权,要求该博主道歉并表示已报警,该事件在网上持续发酵。随后,狗不理集团宣布与王府井狗不理解除合作,还提到公司坚持以直营为主,已经陆续收回各地加盟商期满的80多家加盟店。

不管是全聚德还是狗不理,在国内都具有很大的知名度,近年来却因价格和口味屡遭消费者吐槽和投诉。品牌溢价属于正常,但是如果口味相差不大,价格却相差甚远的话,百年品牌也难免遭到被消费者抛弃的下场。

对比来看,不管是海底捞还是肯德基,成立时间远远比不上全聚德等企业,但是企业规模却是远超百年企业,究其根源,与这些“后浪”懂得与时俱进、洞悉消费者需求、追求差异化有着莫大干系。

以海底捞为例,在食材、味道与传统火锅店相差不大的情形下,海底捞选择另辟蹊径,将服务路线走到极致,即“有求必应”,是其规模越做越大的关键性因素。具体来看,在客人等座位时,海底捞会提供美甲、擦鞋等服务;在客人用餐前,会贴心为客人提供热毛巾擦拭;在客人用餐中,会多次主动询问客户的需求;在客人小酌时,会主动提供花生米以当下酒菜等等。这些服务看起来简单,但是又有哪家火锅企业能够做到这样呢?或许有部分餐饮品牌会模仿海底捞提供类似的服务,但是终究未能学到位。

在世界500强企业中,不乏部分企业长期雄踞在世界500强企业的前列,例如英国石油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麦克森公司以及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等,这与企业与时俱进、适应环境发展有着直接关联。

其中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以石油为切入口,利用参股的方式将业务领域逐步从石油上游业务扩展到炼油、化工业、化学品领域等,新业务与核心业务能够产生协同效应,此外,公司也保持着对市场的高度反应能力,懂得把握时机,以获得最大利益。

本文中秋林集团寻求多元化发展的战略值得肯定,但是直接从百货和食品领域跨界到黄金、金融等陌生领域,还是缺乏周密考虑,毕竟新业务与原有业务并不能产生协同效应,新旧业务就像平行线一般,永远不会交叉。

并购对于企业而言,是机遇是挑战,更是风险,若企业进入与原有业务关联度不高的行业,风险性会大大增加,这些风险因素包含管理、人才、技术以及行业知识等,而企业想要克服这些因素却属不易。

秋林集团即将被终止上市,但这并非终点,远离资本市场或许能够让其静下心来,慎重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是恢复并巩固自身在百货和食品行业的优势地位,还是寻求其他多元化发展方式?但,不管选择哪一条路,秋林集团首先要解决自身诉讼以及债务问题,才能继续走下去。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