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聚焦IPO | 炬芯科技芯片技术“科技含量”不足 核心产品存“卡脖子”风险

2021年07月12日 17:48 阅读:3,071

作为一家拟登陆科创板的企业,炬芯科技不仅存在独立性、同业竞争问题,且IPO前夕股权“腾转挪移”中蹊跷的交易价格、快速暴增的公司估值等问题均值得推敲,此外,其引以为傲的科技属性与同行业公司对比也似有不足。如此情况下,一旦公司获批上市,其成长性还是很让人担忧的。

7月7日,炬芯科技发布了招股书注册稿,进入注册程序,这意味着其距离正式登陆科创板只差临门一脚。对于炬芯科技这家公司,《红周刊》记者发现其身上所存在的问题并不少,譬如此前《红周刊》刊发的《炬芯科技携MP3芯片进军科创板,关联交易助力下难脱同业竞争之嫌》文章中就指出,公司经营上的独立性、同业竞争,以及IPO前夕股权“腾转挪移”中蹊跷的交易价格、快速暴增的公司估值等问题,至今仍未有很好的解释。而除了此前分析过的问题,记者还发现,作为集成电路芯片类企业,拟登陆科创板的炬芯科技产品的“科技含量”还似有不足,成长性堪忧。

产品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在招股书中,炬芯科技将自己的产品主要分为三类,分别为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产品、便携式音视频 SoC芯片系列产品和智能语音交互SoC芯片系列产品。从收入构成看,2018年时,其便携式音视频SoC芯片系列产品贡献的收入占到公司全部收入的半壁江山,是其名副其实的核心产品,但截至2020年末时,该产品贡献已不足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一,究其原因,或与该核心产品的“科技含量”下滑有很大关系。

在此前的文章中,《红周刊》记者曾提到,炬芯科技便携式音视频SoC 芯片早年间曾一度广泛应用于MP3、MP4播放器,相关技术来源于炬芯科技的前身公司,随着时间推移和科技的进步,这一早年的芯片技术基本可归类为“入门级”,因进入门槛相对较低,该技术主要被应用于录音笔、视频播放器、广告机、数码相框、视频故事机等基本已被市场开始淘汰的产品中,未来能否有较大收入增长是存在一定悬念的。

同样,其另一类主营产品智能语音交互SoC芯片系列,也主要应用于录音笔、语音遥控器等产品,而此类产品贡献的收入本身就不高,近年来也呈小幅下降趋势,若指望这一技术未来能带动公司业绩出现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也基本较小。

在公司收入构成上,其惟一可以依赖的似乎只有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产品,此类产品实现的收入2018年尚不足4成,到2020年末时已经超过6成,是炬芯科技这几年中惟一实现收入增长的产品。

主营产品增收不增利

炬芯科技的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产品主要包括蓝牙音箱SoC芯片和蓝牙耳机SoC芯片,顾名思义,其主要应用于蓝牙音箱和蓝牙耳机等产品,可问题在于,炬芯科技的此类产品同样存在令人担忧的问题。

招股书披露,炬芯科技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产品相关收入在2018年时仅为1.31亿元,金额并不高,只是在近两年收入才出现了大幅增加,2020年时达到2.53亿元。那么,蓝牙音频SoC芯片得以大卖,是否是因为此类产品“科技含量”高而深受市场欢迎的结果呢?

一般情况下,如果产品技术先进而深受市场认可的话,其产品销售价格自然也会相对较高,最终反映在企业的业绩上,则企业净利率会有所增长,可根据炬芯科技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近两年,公司科技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的销售价格相比此前年度一直在不断下降,2017年时,相关产品销售价格为5.1元/颗,2018年时为4.72元/颗,而到2020年末时,价格已降至3.91元/颗,整体降价幅度达23.33%。

对于相关产品价格的下降,炬芯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2019年度,公司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平均单价较2018年度有所下降,主要系产品迭代、技术更新等原因使得产品结构有所调整,其中,单价较低的中端蓝牙音箱SoC芯片和单价较低的蓝牙耳机SoC芯片销售占比增加,致使整体平均单价随之下降。”从公司的解释不难看出,蓝牙音箱SoC芯片和蓝牙耳机SoC芯片已经出现产品迭代和技术更新,意味着其销量较高的产品在技术方面已经有所落伍。

正常情况下,产品销量与销售价格呈反向关系,从其价格变动情况来看,其销量的大幅增长是因为产品大幅降价所带来的结果,体现出较为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特点,这一点在公司2020年经营业绩表现上有所体现,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了13.62%,而实现的净利润却仅为3600多万元,同比上年度下滑了28.08%。

从公司蓝牙音频SoC芯片具体情况来看,蓝牙耳机SoC芯片目前收入占比并不高,报告期内,此类芯片销售收入分别为2516.92万元、4284.15万元和6103.87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27%、11.86%和14.87%。从增速来看,蓝牙耳机SoC芯片的收入增速表现还不错,说明该产品应是炬芯科技十分看重的产品,也是其未来业绩增长的重要看点之一,可《红周刊》记者结合相关资料研究后发现,该产品当前市场竞争情况却是难言乐观的。

根据招股书介绍,2018年9月,炬芯科技推出了第一代自主研发的蓝牙耳机SoC芯片ATS300X,该系列与恒玄科技的中端普通蓝牙耳机WT200系列直接竞争,当时恒玄科技的产品已被终端品牌厂商所认可,具有先发优势,为了快速拓展市场,其不得不通过降低产品单价,以期实现与市场竞品之间的竞争优势。然而2019年至2020年,受市场竞争不断加剧的影响,其相关产品不得不持续降低销售单价。

从技术角度看,炬芯科技在招股书中曾表示,2019年度和2020年度公司主要销售的自主研发的蓝牙耳机SoC芯片ATS300X功耗较高,且除ATS3005/ATS3009以外,其他均不支持双耳通话功能,而在ATS3009之外,其他的还均不支持主从切换功能,该类产品规格和性能均落后于恒玄科技的普通蓝牙音频芯片产品,致使其产品价格较低。从其诸多解释不难看出,其蓝牙耳机SoC芯片本身在性能上也不如同行业企业,进而也意味着其在市场竞争中是处于劣势的。

事实上,炬芯科技2020年收入的主要来源是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中的另一产品——蓝牙音箱SoC芯片,然而《红周刊》记者发现,这类芯片同样存在一定隐忧。

炬芯科技将其蓝牙音箱SoC芯片定位为中高端市场,然而在当下中高端市场竞争者中,还包括了行业领头羊高通(CSR)和联发科(络达)等知名厂商,相比之下,不论是从企业规模还是品牌知名度上,炬芯科技都矮人一头。同样,在低端蓝牙音箱SoC芯片市场上,主要参与者还包括了博通集成、珠海杰理、中科蓝讯等,这一点说明行业内的竞争者还是相当地多。

炬芯科技将蓝牙音箱SoC芯片定位为中高端市场,其产品价格自然就相对较高。然而,根据其招股书提供的相关产品的同行业公司数据对比来看,其产品价格还不如恒玄科技普通蓝牙音频芯片价格高,要知道这一结果还是在恒玄科技普通蓝牙音频芯片出现大幅降价后情况。此外,公司在招股书中也并未将高端市场竞争者的相关产品信息进行对比,若对比,结果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差。

产品价格虽然不绝对代表产品的“科技含量”,但在充分竞争的市场条件下,价格还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产品“科技含量”,从这个角度来看,炬芯科技当下最核心产品的技术领先度还是值得商榷的。

主营产品有“卡脖子”风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炬芯科技最核心产品蓝牙音箱SoC芯片虽然定价较高,但其产品的“独立性”是存在一定争议的,而这与我们此前文章中提到的与其存在“同业竞争”嫌疑的台湾上市公司瑞昱有关。

炬芯科技大量产品存在委托设计、生产的情况,其中其重要委托方便是瑞昱公司。根据招股书介绍,其与瑞昱公司的委托模式是基于其音频技术设计并生成相关集成电路布图,瑞昱基于其蓝牙通信技术设计并生成相关集成电路布图,在对方不可见的保护措施下,双方独立将各自的集成电路布图交付给第三方晶圆厂中芯国际拼接成完整的蓝牙音箱SoC芯片布图,并由瑞昱安排中芯国际进行晶圆制造以及第三方封测厂完成芯片封装和量产测试等工作。经测试后满足质量标准的良品SoC芯片最终印上发行人的产品标识ATS282X,由瑞昱销售给炬芯科技,再由炬芯科技以SoC芯片加蓝牙音箱整体解决方案的形式进行营销。

问题在于,既然是炬芯科技委托瑞昱公司设计、生产产品,理论上产品应当归炬芯科技所有,其只需要向瑞昱支付相应的委托加工费及相关材料采购费等其他费用即可,可为何在产品打上其产品标识后,却是由瑞昱向其销售呢?这种交易与其说是委托瑞昱生产,倒不如说是瑞昱公司委托其进行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若果真如此,其产品的“独立性”就相当可疑了,后续经营中一旦被瑞昱“卡脖子”,其核心产品能否顺利产出是存在一定不确定性的。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司与瑞昱签署的《委托设计服务备忘录》,按照相关条款,炬芯科技需要按销售利润的50%或生产制造成本的10%结算并支付瑞昱相关量产服务费,这意味着,其相关产品虽然定价较高,能让营业收入规模大增,但瑞昱会从中瓜分掉一部分利润或者服务费,其本身实际获得的收益则低了不少,从市场竞争角度看,高定价、低收益的状况同样对公司经营不利,一旦产品处于竞争劣势,在产品价格下降下,盈利空间恐还会被大幅压缩。

研发投入“缩水”,技术成果寥寥

正如前文所述,炬芯科技三大类主营产品中,便携式音视频SoC芯片系列产品为多年前的老产品,已被主流市场淘汰,只能依靠相关技术的长尾效应,从相对窄众的市场赚取些许利润,后续相关收入会不断缩水。智能语音交互SoC芯片系列产品整体收入规模较小,近三年收入还略有下降,结合其录音笔和语音遥控器的应用领域来看,发展前景有限。因此,其在主流市场占有一定份额的只有蓝牙音频SoC芯片系列产品,而正如前文所述,相关产品市场竞争激烈,其产品本身优势也并不明显。

据招股书介绍,集成电路设计行业产品更新换代及技术迭代速度较快,公司蓝牙音箱芯片产品的技术迭代周期一般为1年;公司蓝牙耳机芯片产品技术迭代周期约半年,预计后续迭代速度将放缓至1年至1年半的行业平均迭代周期。在如此快速的技术迭代之下,这就要求企业必须根据不同类别芯片的市场需求变动和工艺水平发展对现有技术进行升级迭代,以保持技术和产品的竞争力,而这就需要公司投入大量研发资金,扩充研发团队,不断进行研发。

由于炬芯科技采用的是Fabless的经营模式,在该种经营模式之下,公司主要从事集成电路的研发设计,而晶圆制造和测试、芯片封装和测试均委托第三方公司来完成,属于轻资产经营模式。这种模式下,企业无需大笔的固定资产投入,节省的资金可以用于研发设计。另外,芯片设计行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为了获得技术优势,亟须加大研发投入。因此这类经营模式的企业,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会相对较高。

拿炬芯科技来说,从2017年到2020年,其投入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82%、30.30%、31.23%和26.55%。从表面数据看,其研发费用率确实比较高,可问题在于,炬芯科技的这一研发投入比率是在大幅降低中,2017年到2020年,下降幅度达31.61%。当然,如果是因为营业收入的快速增长,导致研发比率有所降低也尚可理解,可从研发费用的绝对金额来看,其在上述周期内投入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19亿元、1.05亿元、1.13亿元和1.09亿元,并未体现出研发投入金额随着营收增长而增长情况,相反其2020年的研发投入比2017年还整体少了1000多万元。

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同行业公司中,高通及联发科2020年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9.75亿美元、773.25亿新台币。诚然,炬芯科技规模不如人,研发投入自然也不能同日而语,但在不具备竞争优势的情况下,公司还降低了研发投入规模,如此选择反向做法确实是有些让人担忧的。

事实上,对于炬芯科技来说,比降低研发费用投入更令人担忧的则是其空有大量研发投入,近几年研发取得的成果却寥寥无几。

公司在最新发布的招股书中表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在全球拥有专利共265项,其中在中国大陆获得235项,包括发明204项,实用新型13项,外观设计18项。单看这些数据的话,炬芯科技取得的研发成果还是十分丰硕的,可若详细看其专利情况表,情况则是另一番光景。

专利情况表披露,炬芯科技发明专利大多数是在2016年以前申请的,比如其2014年申请的发明专利有26项,2015年申请的有20项,2016年申请的也有11项,到了2017年时,仅有5项,2018年更是没有申请发明专利,而2019年和2020年也分别仅有2项发明专利。拿2018年来说,其投入逾亿元的研发费用,竟然一项成果都没有研发出来,这着实令人惊讶。

过去几年中,炬芯科技虽然取得了不少的研发成果,然而主要产品仅1年的周期内就会出现技术更新迭代,多年前的研发成果如今恐怕早已过时。而在近两年炬芯科技研发的技术成果越来越少、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大背景下,公司却不仅不加大投入,相反还在不断降低研发费用,如此做法实在是让人有所担忧的。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