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靠“卖流量”将上市,蜂助手尚需回应财务、社保“瑕疵”

2021年07月13日 09:42 阅读:2,539

经过几次问询之后,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蜂助手)再一次对招股说明书进行更新,并于7月22日创业板过会。

■本刊记者/孙晨

不过,梳理其招股书发现,蜂助手存在大客户依赖、供应商集中度较高的问题,此外,其披露的财务数据与供应商不一致、披露的社保数据与工商信息不一致。

应收账款高企,现金流紧张

根据招股书,蜂助手是一家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服务提供商,主要为移动互联网相关场景客户提供移动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聚合运营、融合运营、分发运营等综合运营服务,为物联网相关场景提供物联网流量接入、硬件方案、场景应用等综合解决方案,并根据客户需求提供定制化的运营支撑服务及技术服务。

据了解,蜂助手平台聚合的数字化虚拟商品资源涵盖运营商产品、视频会员权益、电商购物、生活卡券、在线教育、旅游出行、车主服务、音乐会员、阅读会员、社交会员、便民服务等数十个领域及行业的数百种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内,蜂助手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1亿元、4.23亿元、5.0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41亿元、0.62亿元、0.85亿元。

从财务数据来看,虽然蜂助手的业绩规模持续扩大,但增长速度明显下滑,营业收入增长率从2019年的45.36%下降至2020年19.11%,增长速度腰斩。按服务类别来看,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服务是蜂助手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占主营业务的比重分别为83.73%、90.76%、88.56%,其中以聚合运营服务贡献了收入的大头。

聚合运营服务——听起来似乎挺高大上,但事实上基本没有技术含量。在回复问询中,蜂助手称公司聚合运营服务内容主要为通用流量和视频会员,两者合计收入占聚合运营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44%、97.89%和92.43%。其中通用流量服务占据主导地位。

简单来说,蜂助手的聚合运营服务就是“卖流量、卖会员”,其通用流量的合作客户主要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视频会员的客户为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应收账款高企。报告期内,蜂助手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2亿元、2.22亿元、2.1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5.57%、60.54%、48.61%,占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74%、42.37%、35.83%。其中2019年同比增加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亿元,增长率为82%,接近当年营业收入增长率的一倍。

今年第一季度,蜂助手的应收账款为2.87亿元,同比增长32%。报告期内,蜂助手的货币资金分别为0.19亿元、0.52亿元、0.74亿元,但到了今年第一季度,货币资金从0.74亿元下降至0.22亿元,下降幅度高达70%。对此,蜂助手称导致应收账款余额较去年末有所增长,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储备优惠虚拟商品资源,支付供应商预付款余额较上年末有所增长。需要指出的是,在报告期内,蜂助手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 351.96 万元、-935.61 万元和 1,565.7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情况不是很健康,与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不匹配。今年第一季度,蜂助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64亿元,去年同期为-0.46亿元,同比增长40.16%,现金流情况持续恶化。这种情况下,若蜂助手的客户未能及时回款,则蜂助手将面临资金链的风险,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与发展。

业务高度依赖中国移动,财务数据“打架”

大客户依赖。报告期内,蜂助手客户集中度逐年增加,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 1.14 亿元、2.3 亿元和 3.15 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9.04%、54.42%和 62.46%;其中中国移动是其第一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 16.50%、26.90%及 29.96%。近三分之一的营业收入来源于中国移动,若该客户发生变动,对于蜂助手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事实上,从高层的履历来看,蜂助手管理层多是“中国移动”出身的。

实际控制人罗洪鹏、董事、副总经理丁惊雷、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韦子军、监事王照良在中国移动相关子公司的任职时间分别超过12年、5年、11年、17年,或许这也是中国移动成为其第一大客户的关键原因之一。除去中国移动这个大客户之外,蜂助手前五大客户变动频繁。报告期内,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湖南联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长沙瑞联互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发生变更,消失在五大客户之列。

需要指出的是,蜂助手2020年新增的第三大客户浙江三合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三合通信)是一家小微企业,人员规模少于50人,在2019年缴纳的社保人数为6人。如此规模的企业,如何能成为蜂助手的大客户?不知道蜂助手对客户的审核情况是怎么样的?截至今年第一季度,蜂助手对三合通信的应收账款金额为419万元,后者的回款金额为11.81万元。

供应商集中度高。报告期内,蜂助手来自于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0.84亿元、2.03亿元、2.38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63%、44.28%、45.72%,集中度上升。此外,前五大供应商的变更一样频繁,深圳易普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鼎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大汉三通无线通信有限公司、南京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广东宏科通信有限公司从其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消失。

进一步查询资料发现,报告期内,蜂助手新增的前五供应商,例如深圳市荣华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众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广东赛瑞通讯有限公司均为小微企业,成立时间分别为2015年1月,2018年6月,2017年9月,最新的参保人数分别为1人、4人、15人。这些企业何以成为蜂助手的前五供应商呢?

需要指出的是,招股书披露,蜂助手2018年对湖南联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盛科技)的销售金额为903.43万元,而联盛科技2018年财报显示当年向蜂助手的采购金额为828.69万元,相差值为74.74万元。

  来源/招股书

  来源/联盛科技2018年财报

  为何两家公司的数据不一致?哪家公司的财务数据有误呢?蜂助手此举是否涉嫌财务造假呢?事实上,蜂助手招股书中披露的员工缴纳社保的信息与工商信息也存在不一致。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蜂助手社保办理人数分别为234人、274人、256人、267人。

但据《经理人》查询工商信息发现,蜂助手及其控股公司合计缴纳的社保人数分别为219人、258人、240人、253人,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分别减少15人、16人、16人14人。

为什么蜂助手招股书中披露的社保人数与工商信息中公布的信息不一致呢?哪一个数据出现了问题?针对上述疑问,《经理人》致函向蜂助手核实,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未来,蜂助手能否顺利上市,我们将持续关注!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2020年07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