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探讨银行如何轻型发展,《银行产业地图:2021春季报告》发布

2021年07月14日 14:51 阅读:3,217

2021年6月29日,由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上海交大行业研究院和中国发展研究院承办的“银行产业地图2021春季报告发布会暨银行发展论坛”在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成功举行。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团队从2020年开始每年发布两份《银行产业地图》并同时举办银行发展论坛。《银行产业地图》以全息可视的方式,追踪刻画银行业与宏观经济的联系及银行信贷在产业和地区间的配置,由此揭示银行业面临的机遇、挑战及未来转型的方向。

2020秋季报告曾提出,银行规模扩张的时代已近尾声;今年的春季报告则提出,银行业正走向存量博弈格局,轻资产银行和重资产银行的发展前景将显著分化。

在此背景下,本次银行发展论坛聚焦银行如何从规模式增长向内涵式发展转型。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吴文锋教授为本次活动致辞

中国银行业团队负责人潘英丽教授做了题为“新发展格局形成中的银行转型”的主题演讲

潘英丽认为金融业在经济内循环中占据核心地位,但是银行业作为金融业的主体目前存在三大问题。

一是规模太大。银行总资产占GDP比例达257%,家庭、企业和政府债务总和占GDP的比例达290%,非金融部门的利息负担已经过重,违约风险只是通过不断的借新还旧被掩盖。

二是产业结构错配。人力资本密集型的轻资产行业,如教育、文化、娱乐、医疗、高科技等行业,由于难以提供抵押品,长期缺乏银行信贷的支持。

三是跨期错配。银行信贷在基础设施、房地产以及物质生产领域投入过多,而未来的三大趋势是老龄化、农民工市民化、消费升级,基础设施及耐用品需求将大幅下降,医疗、保健等服务以及个性化消费需求将上升。

潘英丽指出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已经接近天花板。银行未来需要轻型发展。股票市场已经明显表现出对轻资产银行的偏好。如果以总资产除以总市值来衡量各家银行的轻重,国有大行中工商银行最低,交通银行则高达30多倍。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平安银行最低,这两家银行股票过去52周涨了70%-80%。

银行轻型发展可以选择以下路径。

一是大力发展零售业务。之前主要是信用卡,之后理财开始流行,最近财富管理比较热门,这是零售业务的发展路径。相比对公业务,银行零售业务目前更被市场看好。

二是发展平台经济。银行最适合做销售,平台上可以销售任何产品,面对的是千家万户,没有一家企业有那么多客户。招商银行领先其他银行,出现了产品销售平台的新趋势。此外,银行还适合做产品交易平台,引入企业、金融机构在平台上做交易。招商银行现在已经开始对接企业,从私人银行客户去挖掘背后的企业,这也是他们的一大优势,通过平台获取更多中介服务收入。

三是向非金融企业输出服务。比如宁波银行成目前向企业输出免费的数字化服务,目的是增加客户粘性。银行的对公业务不仅是融资,而且要融智。银行可以作为服务的中介,先进的生产者服务通过银行导入企业客户,存在很大的空间。例如麦肯锡筹建一千万的项目,其中40%为销售费用。假如通过银行来鉴别这些服务的质量,然后介绍给其他企业,可以节省企业销售费用。

另外,银行可以在消费服务中做中介。如医疗、保健品、养老服务等厂商普遍缺乏品牌信誉,银行通过考证和长期的培育后,可以推荐给消费者。对企业而言,银行起到信用背书和需求导入的作用,对家庭而言,银行发挥消费顾问的作用。

最后,潘英丽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第一,要控制货币和信贷的增长速度,创造稳定的货币环境。货币增长速度要考虑经济增长率和资产证券化速度。中国几十年的发展中存在货币化红利,例如农业生产货币化、国有企业股权证券化、房地产住房货币化和商品化、土地招拍挂等,这些交易需要吸收资金。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未来仍有很多资产可以证券化。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速则要控制在不超过名义GDP的增速,保持宏观杠杆率稳定。

第二,健全提升金融普惠性质的基础制度。私密信用数据的运用必须要有法律规范。银行享受了特许经营特权,因而必须承担普惠金融的社会责任,且普惠金融的范畴应远大于小微企业贷款,这些应写入商业银行法。

第三,引入公益金融安排,退出银行的第二财政功能。建议国有大行的普惠金融部门可以转成公益金融部门,央行直接给予最低成本的资金,专款专用。好处在于利息成本低于国债,而且商业银行比政策性银行拥有更多的渠道。这是对欧美经验教训的总结,中国这样做可以比欧美更有效。不建议普遍降低利率。尽管降低利率是一个大趋势,但是低利率并不完全是好的政策。首先,银行存款利率是老年人养老来源,零利率剥夺老年人的财产性收入。其次,低利率一定会导致泡沫膨胀和贫富分化,特别是在中国结构严重失衡、体制机制僵化的情况下。因此,需要更加结构化的央行货币政策来解决中国社会工程的短板,例如农民工的教育问题以及水利建设。

第四,放松银行服务收费的业务。建议符合以下三条标准,一是非银行的无风险业务,二是有利于增进消费者获利或者消费者剩余,而不是掠夺,三是有利于培育和提升企业的品质。放开这三项业务,有利于银行作为金融中介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企业品质越高,坏账问题越少。

第五,保护私产,防范商业欺诈,促进过剩产能去化和企业战略转型,有序的推进优胜劣汰。这一点很重要,而且继续要改进。防范商业欺诈是整个金融系统有效运行的制度保障。如果有严重欺诈的存在,资金没有办法实现有效的配置。

中国银行业研究团队成员何知仁博士介绍了《银行产业地图:2021春季报告》的主要内容

2020年银行资产规模的大幅扩张稳定了经济增长和就业,也进一步加重了非金融部门的债务负担,每年的利息费用已显著超过新增GDP。在此背景下,利差、息差自然存在继续下降的压力,政府会继续要求银行让利,部分领域的信贷风险暴露则进一步消耗银行利润。

信贷的产业配置显示,银行在基础设施领域的贷款投放仍在加速,对金融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资金中转通道的依赖进一步加深。信贷在省级地区间的配置则显示,贵州大幅向上偏离贷款与政府杠杆率的拟合线,广西、湖南、新疆大幅向上偏离贷款与投资回报率的拟合线,意味着这些地区信贷投放可能已经过快。

报告认为,未来几年银行业的整体资产回报率会继续下行,银行业正走向存量博弈格局,不同银行之间将出现强烈的分化。资本市场已经清晰地显示出轻型银行和重型银行具有截然不同的发展前景。银行需要向轻资产高收益的经营模式转型。同时,加快优化资产配置,一边从高风险、低回报的领域抽身,一边布局成长型的产业和地区。例如,高新技术服务业和消费服务业的存量信贷份额与其相对回报率、相对偿债率很不匹配,信贷投放存在很大的空间;西藏、广东、海南、上海、山东等人口增长较快且信贷份额与人口份额尚不匹配的省份,及全国各省内政府杠杆率较低、资本活力较强的城市都是银行应加快布局的区域。

本次活动邀请到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和兴业研究公司金融监管高级分析师陈昊,他们先后作了评论演讲。

王剑分享了他在长三角银行调研的经验,解释了浙东地区一些中小银行为何能持续保持突出的盈利能力。

它们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通过“人海战术”和精细化管理坚持做小微信贷业务,而这背后是一整套体制、机制和文化。王剑认为,浙东地区中小银行的成功虽然有经济发达地区的“地利”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经营管理中的“人和”因素,因而这些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模式能够复制到其他地区,甚至包括一些西部欠发达地区,并同样能实现很高的盈利能力。

陈昊分享了他对银行普惠金融和中小企业融资等问题的看法。他认为普惠和小微贷款的总体潜力很大,但由于一些监管政策要求以及银行自身的局限性,银行对存量客户的竞争愈发激烈,如果一直这么做下去可能会有相应的风险。

对中小企业来讲,银行信贷融资不能解决资本缺口,只会提升其杠杆率,加剧未来债务偿还压力。事实上,巴塞尔协议III已经细化了股权、股债混合融资工具的风险权重;美国中小企业局(SBA)允许设立小企业投资公司(SBIC),为了激发银行通过SBIC对中小企业进行股权、股债混合融资,美联储对银行向SBIC投资给予了降低风险权重、豁免“沃尔克规则”等优惠政策。

而我国监管规则则规定商业银行从事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高达1250%。在此背景下,陈昊建议监管部门借鉴国际做法帮助银行进一步巩固负债端稳定;银行更大地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更开放化和标准化地建设开放银行;通过大数据平台的设计和运用,政府和银行之间实现数据的安全共享。

最后,潘英丽教授主持圆桌论坛,与王剑、陈昊就银行轻型发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银行治理等问题展开更加深入的交流,并与听众频频互动,现场讨论氛围浓烈。

  本文来源: 交大安泰经管学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