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马蔚华:金融机构一定要关注高碳企业带来的风险

2021年07月28日 09:49 阅读:2,316

▲马蔚华 |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力指导委员会成员、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理事会理事长、 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

马蔚华透露,清华绿色金融中心做过一次国内的压力测试,如果继续给高碳企业贷款,比如说煤电行业,现在不良率3%,10年后就会上升到22%以上。

“银行业不能等闲看待高碳企业转型风险。现在有300万亿的信贷总量,但是我们绿色信贷余额只有12万亿,只有不到4%。所以双碳来临的时候,银行的信贷资产确实处于一个高风险的状态。”7月24日,招商银行原行长、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理事长马蔚华在“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马蔚华表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还是交了一个亮丽的答卷,稳中向好、稳中加速,但是居安思危。从指标看,有几个指标是在荣枯线以下。

从走势看,第一是消费恢复、消费疲软。第二,基建投资疲软。第三是出口不景气。

从风险看,第一是外部因素。第二是放水的美联储的政策转向和流动性拐点。第三是由于去杠杆过程中,一些企业可能面临流动性风险。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推动低碳转型,可能有政策的出台和技术的变革,此外加上碳排放政策的强度和科技革命的力度,可能会引发高碳资产的重新定价,从而导致金融资产损失的风险。”马蔚华如是表示,

于此同时,马蔚华指出,金融机构一定要关注碳排放过程中,高碳企业转型给金融机构带来的风险。清华绿色金融中心做过一次国内的压力测试,如果你继续给这些高碳企业贷款,比如说煤电行业,现在的不良率3%,10年后就会上升到22%以上。

最后,马蔚华从三方面建言银行业要如何应对。

第一是,密切关注高碳企业的转型,建立绿色转型基金,特别是政府要明确达峰与综合的时间表、路线图,催促高碳企业制定转型方案,银行业要陆续退出。

第二是,优化激励机制,解决绿色金融外部化内部性的问题,让那些做贡献的企业得到好处,排污多的企业受到损失,这种激励机制很重要。

第三是培养绿色金融和可持续生态环境。金融机构可以通过ESG、SDG,给市场提供新的价值评估数据,可以促进消除政府、监管部门与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把绿色金融的门槛降低。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又来参加财富论坛,作为一个青岛财富论坛最早的参与者和推动者,看到青岛的经济欣欣向荣,财富的贡献、财富管理的贡献越来越大,这使我感到很欣慰。我讲一下题目,后疫情时代金融风险。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还是交了一个亮丽的答卷,稳中向好、稳中加速,但是居安思危,复苏的风险不可小看,从指标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些指标是回落的,有些指标是疲软的,还有几个指标是在荣枯线以下的。从走势看,一个是消费恢复、消费疲软。刚才讲基尼系数还没有达到0.4%以下,特别是政策调整,使旅游消费、购房消费、特别是教育消费都会受到影响。第二,由于地方政府偿债压力,所以基建投资仍然是疲软的,第三是由于疫苗复苏,西方国家需求万亿的缩小,所以下半年的出口也是有不景气方面的成分。从风险看,地缘政治,中美冲突,第二个风险是“放水”的美联储的政策转向和流动性拐点。第三是由于去杠杆过程中,我们的一些企业可能是本身的,比如说房地产、地方债务平台还有僵尸企业面临很大的流动性风险。还有应对气侯变化,高碳技术转型引发的金融风险。我今天重点讲这一下这个。

大家看到由于疫情,特别是极端天气,海平面上升,生物多样性破坏,都和气侯有关,而且最近德国的洪水、郑州的洪水,我想起英国新科学杂志4月份的一份封面文章,是这样写的,如果人类不能尽快把碳排放的问题搞得快、搞得好,现在出生的婴儿在他们有生之年,可能会体会到温度上升5度的感觉,到那时候,什么人类的文明都无从说起,可见气侯变化已经到了影响人类生存的阶段。金融机构这时候一定要关注碳排放过程中,高碳企业转型给金融机构给我们带来的风险。

什么叫转型风险?为了应对气侯变化和推动低碳转型,这样可能有政策的出台和技术的变革,这个会引发高碳资产的重新定价,从而导致金融资产损失的风险。

第二,可以从三个方面看,由于我们碳排放政策的强度和科技革命的力度,一个是高碳企业的成本加大,钢铁企业要把高炉变成电炉成本很大,光伏企业通过技术变革,成本大幅度下降,10美元一桶油。

第三,由于煤炭发电法的需求减少。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金融机构在高碳企业、煤发电、钢铁、建筑,还有一些资产敞口就会面临风险。清华绿色金融中心做过一次国内的压力测试,如果你继续给这些高碳企业贷款,比如说煤电行业,现在的不良率3%,10年后就会上升到22%以上。你像比较好的欧洲,像荷兰央行对全国资产四分之三的15家主要金融机构进行风险测试,还认为11%的资产面临转型风险。法国认为有12%的银行资产处于转型风险中,它的金融、保险转型风险的资产差不多一万亿欧元。有一个研究所认为在二度的温升的情况下,煤电或减值80%,引发银行违约可达4倍。

所以我们作为银行行业,可不能等闲看待转型风险。因为中国是间接融资为主,而且传统的银行基本上瞄准成熟的企业,而成熟的企业基本都是高碳企业,所以习主席庄严承诺3060,我们现在有300万亿的信贷总量,但是我们绿色信贷余额只有12万亿,只有不到4%。所以我们双碳来临的时候,我们银行的信贷资产确实处于一个高风险的状态。

怎么做?我觉得首先是要对我们的这些高碳企业转型密切关注,要建立绿色转型基金,特别是政府要明确这些达峰与综合的时间表、路线图,要促使这些高碳企业制定转型方案,我们要陆续退出。

第二,要优化激励机制,解决外部化的问题,让做贡献的受到好处,排污多的受到损失,这种激励机制非常重要。所以从长远观点看,一个是银行的公司治理层面,包括我们的战略,包括我们的审贷,要把ESG、SDG纳入我们的战略组,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中,从现在开始,无论存量和余额,我们都要进行绿色碳排放方面的监测。面对气侯风险的高度复杂性和难预测性,我们不借助科技的手段,是难以完成的。所以数字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提高对风险的识别能力,量化评估环境风险和进行智能定价,建立绿色评估的数据和模型。我们在防范气侯变化,转型风险全过程都要密切使用数字经济。

第三,培养绿色金融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是需要政府、企业、第三方机构共同打造的,特别是第三方评估认证机构,应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些机构可以通过ESG,可以通过SDG,应该给市场提供新的价值评估数据,可以促进消除政府、监管部门与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可以把绿色金融的门槛降低,所以在中国,绿色金融生态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还有很多,我觉得我们在应对气侯变化的大好形势下,作为金融业,特别关注转型风险,谢谢!

(文章选自财经杂志,2021年7月24日)

  本文来源: 财经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