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佳缘科技IPO:招股书与年报数据“打架”,或涉嫌财务造假

2021年08月04日 10:13 阅读:4,773

招股书与年报中多处数据不一致,佳缘科技IPO充满“疑云”。

本刊记者/孙晨

近日,佳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佳缘科技)首次发行股份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获通过,这是今年过会的第207家企业,这也意味着佳缘科技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不过,佳缘科技存在经营质量下滑、现金流紧张的问题,此外,公司的销售、管理、研发费用以及员工数据在招股书和财报存在多处不一致的地方。对此,《经理人》致函佳缘科技,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应收账款坏账激增、现金流“不健康”

招股书显示,佳缘科技是一家信息化服务及网络信息安全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业务专注于国防军工、医疗健康和政务服务领域,主要为医疗健康、国防军工、政务服务等领域的客户提供以自研数据平台系统为核心、集智能化系统建设和行业信息化定制应用的“软硬件一体”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

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内),佳缘科技的营业收入规模快速扩大,产品和服务种类不断增加。报告期内,佳缘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3亿元、1.31亿元、1.9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0.32亿元、0.53亿元。不过,营收规模扩大的佳缘科技,经营质量却有所下滑。报告期内,佳缘科技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1亿元、1.30亿元、1.32亿元,呈逐年增长趋势,增长率分别为128.93%、28.70%、1.09%,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8.09%、99.49%、69.15%。

需要指出的是,佳缘科技的应收账款的账龄逐年拉长。2018年,佳缘科技的应收账款账龄主要集中在1 年以内,金额为8,772.40万元,占比80.66%,到了2019年,其应收账款账龄集中在了1 年以内、1 至 2 年,金额分别为8,744.21万元、4,714.64 万元,占比分别为61.19%、32.99%,到了2020年,其应收账款账龄集中在了1 年以内、1 至 2 年、2 至 3 年,金额分别为7,942.54万元、4,020.67万元、2,572.94万元,占比分别为52.60%、26.63%、17.04%。对于2020年2 至 3 年的款项占比的上升,佳缘科技称是受到紫光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紫光股份)、泸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客户影响。

具体来看,佳缘科技在报告期内对紫光股份的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541万元、1541万元、1122.59万元。在2020年,紫光股份的应付账款金额为73.62亿元,较2019年的49.65亿元增加了48.26%,占流动负债的比例为31.51%。应付账款激增的背后,或许是紫光股份自身面临资金问题。

如此情况下,佳缘科技收回该笔应收账款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也意味着后续仍然存在较大坏账风险。应收账款的激增以及账龄的拉长,让佳缘科技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逐年增加。报告期内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747.92万元、1,256.40万元、1,922.49万元,合计坏账准备3926.81万元,占2020年净利润金额的74%,侵蚀企业利润。近三年的增长率逾157%,远远超过营收的增长速度。

应收账款之外,佳缘科技报告期内的存货账面价值也是快速增加,分别为1,880.55万元、1,469.66万元、5,375.31万元,其中2020年的增长率为265.75%,此外,佳缘科技存货库龄1-2 年 、2-3 年 的金额增加明显,分别为525.89 万元、261.98 万元。后续存在减值的风险。

与应收账款、存货价值激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佳缘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现金流)数据并不好看。报告期内,佳缘科技的现金流分别为-2261.64万元、142.87万元、37.78万元,三年的合计现金流为负数,为2080万元。今年第一季度,佳缘科技的现金流为-4106.69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 1,337.18 万元,降幅 48.28%。主要系当期购买商品和劳务支付的现金过多,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降低。现金流对于企业的作用,犹如血液对于人体的作用。而佳缘科技经营规模扩大的同时,企业的现金流为负,若企业经营环境发生变化,则容易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招股书与年报数据“打架”

事实上,佳缘科技除了面临经营质量下滑的问题之外,更加严重的问题在于信息披露问题,其在招股书披露的多项数据与其在年报中不一致。涉嫌财务造假。根据招股书,在2017年至2018年佳缘科技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83.55万元、290.84万元,管理费用分别为528.28万元、572.55万元,研发费用分别为486.38万元、553.09万元。

在2017年、2018年的年报中,佳缘科技披露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7.58万元、78.82万元,管理费用为796.64万元、704.97万元,研发费用分别为475.11万元、520.12万元。除财务费用一致之外,佳缘科技2017年、2018年的销售、管理、研发等三大费用在招股书和财报中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且差异巨大。差异详情如下表:

在招股书中,佳缘科技2018年的管理费用构成主要以职工薪酬、咨询服务费、业务招待费为主,金额分别为241.12万元、121.15万元、64.43万元,但在当年的年报中,职工薪酬费用、业务招待费用分别为271.57万元、99.49万元,存在较大差异,且没有咨询服务费这一类目。假设招股书数据为真实的,那么佳缘科技在新三板挂牌时披露的数据是否涉嫌财务造假?

进一步查询招股书与财报发现,佳缘科技披露的数据还存在其他自相矛盾的地方。员工数据不一致。根据招股书,佳缘科技2017年末、2018年末的员工数量分别为84人、90人,但根据佳缘科技2017年及2018年财报,两个年度末期的员工数量分别为84人、87人。

相差人数均为3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此外,按照工作性质与学历划分来看,佳缘科技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与年报中的数据一样存在较大差异。以学历划分为例,在2017年,招股书显示本科人数为25人,当年财报中的本科人数为40人,相差15人。具体内容如下表:

高管简历造假。招股书显示,佳缘科技副总经理程婉秋在2013 年 7 月至 2017 年 4 月,就职于成都市西格码贸易有限公司(西格码贸易),担任董事长助理;1996 年 7 月至 2000 年 12 月,就职于重庆珠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珠江光电),担任成本会计;技术总监谭军在2006 年 3 月至 2008 年 6 月,就职于成都信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信新数码),担任软件工程师。

不过,工商资料显示,西格码贸易成立时间为2014年8月20日,珠江光电成立时间为2002年8月30日,信新数码成立时间为2008年3月28日。佳缘科技副总经理、技术总监能够在尚未成立的公司任职?

需要指出的是,中信证券作为佳缘科技本次IPO的保荐机构,是否对上述信息进行核实过?是否存在履职不到位、核查把关不严的问题呢?针对招股书与年报中多处数据不一致的疑问,《经理人》致函佳缘科技,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我们将持续关注。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