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宝能负债疑云解读:姚振华稳控全局

2021年08月20日 19:23 阅读:9,102

大型民企中,宝能绝对算得上流量担当,某种程度上可以冠之“网红”企业的头衔。源起可以追溯始于2015年之夏的“宝万之争”,这场资本大戏跌宕起伏,足以载入史册,更让吃瓜群众不亦乐乎。

在人人皆可媒体的自媒体时代,企业的网红身份,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眼球效应的流量导向,网络文章和报道震惊体、标题党等乱象层出不穷。

回到宝能,今年以来,受到宏观、融资环境、疫情波动等诸多因素影响,宝能和许多企业一也遇到了不少困难。由于流量加持,宝能则受到格外关注,时而置身于放大镜,困难时期的问题被刻意放大;时而形象被挟裹于哈哈镜,扭曲的镜面上已是面目全非。

回到现场,我们力求不带情绪,保持中立,看一看事实究竟如何?

■ 文 / 何六月

发展中的困难,坚守造车赛道

宝能的确是遇到了麻烦,要化解这个麻烦难度不小,需要时间。这是客观事实,也是企业内外一致的共识,对此宝能也并没有回避。

若非是宝能面临困境已到一定程度,以低调著称的宝能掌舵人姚振华也不会主动公开发声。

根据中国宝能消息,在近期举办的宝能集团青年干部座谈会上,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就“当前遇到的困难,以及如何克服困难”作了明确回应。

 

姚振华以两点定调宝能“当前的困难”,一是发展中的困难;二是总量不大,可控。

如何解读?

宝万之争后,宝能主要就做了一件事——造车,自2017年提出“制造宝能 科技宝能 民生宝能”发展战略后,以造车开启宝能创业史上最大规模一次转型。“发展中的困难”表述,一则承认造车投入巨大,根据宝能透露的信息,自进军汽车行业以来,宝能投入超500亿元。

简单盘算,这个数据大致符合。两笔主要并购,观致、长安PSA(深圳基地),就耗资超过110亿元;运营上,保守按1万人员工每人每月1.5万元支计出,每年薪酬福利支出就达20亿;加上各地基地建设、直营渠道铺设、产品研发、设备投入等等,宝能“整车+零部件+出行服务”的全产业链布局,前期真金白银烧掉500亿,再次坐实造车的烧钱之惨烈。而宝能,在今年6月中旬广州开发区战投之前,并没有直接股权融资,全部以自有资金投入造车。汽车是典型的长周期产业,对于主打全产业链,处于车型研发、生产制造的集中投入期的宝能汽车,实际上是拖累了宝能整个体系的现金流。

“发展中的困难”同样表达了宝能对业已开启的转型之路仍坚定不移。不仅仅搭上万科股票收益的全部数百亿收益,还抵押优质项目源源不断为造车提供现金流。如此砸钱,以宝能的真实想法,应是前瞻预判地产等行业的瓶颈后,为求得企业更长足的发展坚决布局汽车产业。尽管遭遇困境,而汽车产业也确是造成困境的重要原因,但宝能对造车依然“头铁”。因求“发展”,即去“造车”,“困难”系于“发展”,“发展”必不停步。

从现实情况来看,在这方面宝能也基本做到了“言行一致”,依然坚守造车,态度明确、行动坚决。根据市场消息,为彻底解决流动性问题,宝能已经开始出售部分资产,大湾区核心区域的个别项目也同步引入国资合作伙伴。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高度景气,小米、360、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加入造车队伍,资本市场、人力市场、投资市场纷纷水张船高,在这个大背景下,诸如制造研发基地、产业链公司、品牌制造资质,要变卖并不太难。目前同样困在网中的某大集团,就有这方面的应对行动,“正在接触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汽车部分资产”。但宝能,尽管风雨飘摇,依然稳守汽车板块资产,没有任何出售汽车资产的举动,主要通过引入战投提升实力。即使是困难重重,汽车作为宝能“未来第一核心产业”的定位与位置依然牢不可破。

 

从经营基本面分析,宝能汽车正步入收获期,这个时候放手即使是有限度地转售,之于宝能也有些“得不偿失”。品牌端,拥有极佳品质口碑、中国自主品牌先锋的观致,以及全新推出的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研发端,已搭建1+N全球研发体系,自主研发的xEV平台实已实现REV增程技术产品下线,电池、智能网联等关键领域专利申请量位居前列;生产端,已落地多个具备世界级生产能力的智能工厂,除了满足自有品牌的生产制造外,也代工DS、长安汽车等多款车型;渠道端,全国直营店计划已有序落地;最重要的产品方面,箭在弦上 蓄势待发,全新新能源车型GX16(内部代号)将在年内发布,明年上半年量产,观致增程式两款新车也将近期面市。

仔细分析下来,宝能作了颇为经济理性的选择。

理性研判 高负债并非真相

再转到“总量不大,可控”这个表述,事关“困难”定量这个关键问题,则必然抱着质疑的基本立场,“大胆质疑,小心求证。”

在以自媒体为首的舆论声音中,类似“乌云压城、宝能扛不住了”等说法同样不可轻易采信。相比冷静的真实,戏剧性更能煽动情绪,驱动流量。一家网红公司从资本大戏的风光无限,倏忽落魄倒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吸睛了。

主观论断,各有说法。万物皆有尺度,最好的判定办法,就是让客观数据说话。

市场惊涛骇浪,流动性困难并不鲜见。关键是这个是短期的资金错配,还是巨量的负债无法承受。

宝能的负债有多高。从债市公开数据就可以获取。宝能集团合并口径资产总额为5653.03亿元,总负债5061.23亿元,净资产为591.80亿元,资产负债率89.5%。

5000亿的负债看起来是一个挺危险的数据,也自然被容易单独拿出来鼓噪,诸如5000亿债务危机爆发、5000亿债务压顶,不一而足。

然而理性求证,这5000亿负债反映出事态严重性并非真相。众所周知,宝能产业板块众多,以前海人寿为代表的综合金融是重要一级,前海人寿主营寿险业务,而寿险业务的基本模式就是负债经营,所有的保单都要提取准备金用于赔付准备,这构成了寿险公司的主要负债来源。寿险公司资产负债率普遍在90%左右,如中国人寿、中国平安2020年资产负责率分别为89.25%、89.63%。至2020年末,前海人寿合并口径资产总额为 3026.63 亿元,总负债金额为2756.54 亿元,资产负债率为 91.08%。

可以看到,由于寿险业务的存在,整体拉高了宝能集团的整体负债和负债率,导致对宝能所谓“高负债”的错判。

前海人寿主要股东,也是宝能旗下金融平台的钜盛华财务数据同样可以印证这一点。截至2020年底,钜盛华总资产5259.66亿元,净资产949.91亿元,负债总额4309.75亿元,其中近3000亿的负债,主要为旗下金融机构保险负债。整体而言,钜盛华有息负债共计894.63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剔除保险资产及保险负债影响,钜盛华2020年资产负债率为67.36%,资产负债处于合理区间,远够不上高负债。

事实上,宝能整体负债规模并不高,资产远远大于负债,且优质资产占比非常高,帐面价值远未体现其蕴藏的巨大价值与潜力。仅以深圳为例,深圳福田核心区、前海、罗湖笋岗等黄金地段,宝能都拥有大量的优质资产。这也可以解释很多现象,包括宝万之争时期,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何乐于长期与宝能维持良好合作关系,一位长期跟踪宝能的资深媒体人在此前写道,“(宝能)可抵押的物业资产众多,负债低,银行抢着做他的生意。”长期低调的宝能,极少秀肌肉,这次成立29年来罕见的困境,甚至让不让市场人士间接了解到宝能底层资产的实力。

在转型的那一边,重金投入的汽车尽量烧钱,也实打实用了五年多时间初步搭建了众多传统车企未能完成的汽车全产业链,自研的各款车型量产在即,正步入“收获期”。旗下A股上市公司(南玻、中炬高新、韶能股份)是各自领域的龙头企业,经营持续向好,只要不带着对资本偏见与标签化的有色眼镜,近年来的财务数据都容易得出这一观点。

 

明显地,相比于围观看戏“眼见他楼要塌”的纷繁议论,姚振华“困难不大,可控”的说法更可信。

习惯低调行事的姚振华这次主动向市场释放声音,除了宝万之争时透过新华社间接发声,应属首次。对困难的定性外,在此次宝能座谈会上,姚振华还主动“点题”,给出明确承诺“会坚决兑付每一分钱,维护公司29年积累的信誉基础。”

显然,如同宝万时期步步进击,姚振华不会打无准备仗。一位长期谢绝外界闪光灯的企业家,主动掷地有声承诺,自然有他的信心与底气。我们也极少在其他遇到类似问题的企业,有这样的表态。

当然,还是那句话,这只是基于常识和最新动态的判断,后续如何关键还是用事实说话。拨开云雾,谢绝情绪,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Qiu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