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聂华军:数字艺术领域的连环创业者

2021年09月23日 09:26 阅读:2,932

电影视效相当于一艘航空母舰,始终是洛克特的核心竞争力。围绕这架航母,洛克特将不停建立属于自己的技术底座和护城河,数字文旅和高端CG(Computer Graphics)广告则帮助洛克特在数字艺术的海洋里航行得更远。

来源 | 经理人传媒旗下《经理人》杂志

■ 本刊记者 / 石一

2019年,一部以中国传统神话故事人物哪吒为主题创作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暑期档上映,从口碑到市场,全面引爆,最终《哪吒》以50.35亿票房收官,影片中以“叛逆小孩”形象出现的哪吒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除“旧瓶装新酒”的故事新编剧情吸引人眼球外,服务于整体故事的视觉特效,同样是影片的亮点所在,该片共有来自全国各地17家视效公司参与其中。深圳洛克特视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克特)就是其中一家,洛克特成立于2017年,其创始人聂华军曾先后担任张纪中版《神雕侠侣》、动画电影《风云决》的特效指导,参与特效制作《姜子牙》《美人鱼2》《新喜剧之王》《扶摇》等多部市场与口碑兼具的作品,是一经验丰富的数字艺术从业者。除了这个身份外,他还是一名连环创业者。

连环创业

2009年,聂华军创业从事短片创作,其作品《包强大战寿司人》入围第26届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当时国内电影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盗版横行,严重压缩了原创作品的生存空间,且首次创业的聂华军缺乏对市场的成熟思考,公司成立不到两年就宣告失败了。形容第一次创业时的状态,聂华军用了“情怀太过”四个字,“情怀是最贵的,也是最廉价的。”

吸取教训的聂华军在二次创业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承接商业性更强的广告项目上,积累一定程度上的资金及市场经验后,聂华军回归初心,成立洛克特视效。公司业务涵盖电影电视剧、CG动画、游戏片头、数字文旅等多个板块,这是聂华军的第三次创业,这一次情怀与市场兼备。多板块业务支撑下,洛克特很快立足市场,在视效领域有了一席之地,得以继续开始电影艺术的造梦之旅。连续的创业经验让聂华军认清一个现实,“只做单一院线电影后期特效的公司在中国现有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很难存活。”为什么这么说呢?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一来是企业发展无法脱离行业困境的桎梏。从整个电影行业产业链上看,后期视效作为制片环节位于产业链中游,特效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电影的最终呈现,本应拥有较强议价能力。但由于国内影视特效行业尚没有形成成熟的工业流程和报价标准,导致特效公司间压价争取项目的恶性竞争严重压缩了利润空间。此外影视后期特效作为制片的尾部环节,在明星高额片酬及前后期反复协商的成本消耗下,已没有多少盈利可言。“总的来说,特效公司扮演的是乙方角色,一个镜头在导演要求下反复修改一两百遍,能够保住本就已经很不错了。”

聂华军表示。利润虽低但成本确高,视效公司的成本构成主要有软、硬件成本和人力成本三部分,其中软件成本占比15.5%,硬件成本占比23.5%,而人力成本占比超过60%①。软件上,动画制作需要使用的Maya、合成所用的Nuke、渲染所用的Arnold等多种特效制作软件均收费不菲;硬件上,普通电脑无法满足专业化、规模化的制作工程,企业为特效团队配置的硬件设施往往更加高级、昂贵;人力成本上,特效制造工序复杂且每道工序都需要专业性人才相互配合,项目制作周期长。成本之外,是影视特效行业长期以来的痛点问题——人才短缺。其中,最大的冲击来自于同游戏行业的人才竞争,“影视特效行业里一套流程上,10个工作岗位中有4〜6个可以用于游戏行业。”聂华军如此描述两个行业间的人才重合度。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78687亿元,中国电影特效市场仅为几十亿。被看作暴利行业的游戏行业能够给到的从业者薪酬,往往是特效公司的一到两倍。

特效公司花费较长时间成本培育出的专业人才被高薪挖走成为行业之殇,这点在疫情之后,表现更为明显。一方面人才流失不断发生,另一方面人才后续队伍的补给又远远不够,既懂艺术又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极其缺乏,此外特效从业人员一般来自于大学和培训机构,与产业脱节严重,需要企业花费长达3到5年的培养才能成熟。二来从企业本身看,单一的业务布局风险承受能力太低,聂华军以新冠疫情举例,“仅2020一年,北京就至少倒闭了30%至40%的单一后期特效公司,一旦突发性事件发生,电影院关闭,一个只能做电影的团队就很难有活路了。”基于上述认知,洛克特在聂华军的带领下开始多业务布局,主营业务以CG动画、电影特效制作为核心,横向发展到游戏宣传片的创意制作、高端CG广告内容制作、数字文旅内容创作、展览展示内容以及新媒体内容的创作,布局影视文化科技艺术与数字创意产业赋能的板块。

在电视剧领域,洛克特承制的超级网剧《扶摇》点击率高达146亿,这也给洛克特奠定了电视剧领域的基础,此后,洛克特参与制作深圳本土电影《照相师》,致敬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部作品使洛克特在资本市场打响知名度,并成功在深圳政府面前崭露头角。CG动画上,50亿票房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对洛克特来说是打响企业品牌知名度的作品,“天劫云”作为影片的高光片段场景,洛克特不仅模拟构造了故事发生地陈塘关的物理空间,甚至专门开发了软件及核心算法以打造9平方公里云朵的震撼效果。获得阶段性成功后的洛克特没有放弃其他市场,积极与网络电影项目达成合作,并拿到网络电影的头部议价权,这也直接帮助洛克特度过了疫情后的影视业寒冬。

“影视领域分为四个产品,院线电影、网络电影、电视剧和网剧四个类别,电影院关闭后,院线电影项目不敢启动,但是网大、网剧却不受限制。”聂华军表示,“当然,多元化布局的基础在于我们有扎实的技术和丰富的项目经验。”“电影视效相当于一艘航空母舰,始终是洛克特的核心竞争力。围绕这架航母,洛克特将不停建立属于自己的技术底座和护城河。数字文旅和高端CG(Computer Graphics)广告就像两艘巡洋舰、护卫舰一样,帮助洛克特数字艺术的海洋里航行的更远。”

差距仍在

洛克特的发展与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兴起是息息相关的,随着中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休闲娱乐领域的消费逐渐增加,电影行业作为主流娱乐方式,市场规模增长迅速,预计到2023年,中国电影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25.9亿元②。视觉特效作为电影细分行业,受益于整个电影市场的向上趋势,不断取得突破,影视特效行业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33.5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56.3亿元③。

虽然从数据上看,数字艺术产业发展较快,但技术上仍与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国外视效团队有较大差距。

这种差距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聂华军表示中国的视效起步较晚,21世纪初,美国已经出现超级计算机和自研的电脑特效软件,中国硬件设施尚无法普及,视觉特效师在剧组里定位模糊。聂华军回忆起早期在2006版《神雕侠侣》剧组拍摄时,甚至被人用“电脑”一词称呼。尽管中国视效工作者以“后来者”的身份学习引进好莱坞特效技术,CG特效发展迅速,但差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追赶上的,以电影特效举例,电影特效分为物理特效和CG特效。好莱坞视效应用在一百年的发展历史中获得长久且连续性的探索和进步,而中国电影特效在近20年的发展历程中,直接从CG阶段起步,通过各种最新技术的赶超也远远无法弥补特效水平在应用经验上的缺失。其次,聂华军认为技术只是一个工具,本质的差距体现在人的创意上,“在硬件设施已经追赶上的今天,真正决定作品质量的是创意在技术上的体现。”

并且,这方面更多是由于大的教育背景对人才艺术能力、创造能力的培养缺失所导致的。“我们现在所说的CG原为Computer Graphics的英文缩写,是以计算机为主要工具进行视觉设计和生产的一种艺术工作,从业者被简称为‘艺技’,既要会编程等计算机技术,也要有相当高的艺术创造力。技术上的学习比创造审美能力的培养要容易得多。”聂华军认为,如果说技术上距离国外头部梯队有5到8年的差距,那么创意上,至少差了15年。

未来发展提及未来,聂华军认为特效公司发展前景极大,这是由以下几点决定的。一是观影群众年轻化趋势明显,《受众调研报告》显示,当前电影观众年龄平均为24岁,30岁以下的观众占到总数的88.9%,以95后0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成为新一代观影主力军,观影人群的年轻化势必影响包括视觉特效在内的电影细分行业创作方向,奇幻、动作等特效占比较重的商业大片逐渐成为市场主流;年轻一代除偏好视觉大片外,更因新时代青年的文化自信,对“国风”抱有更大的热情和期待,这无疑给本土的视效公司提供了更多的创作机会。

“没有人会希望一家外国特效公司来做中国故事,我们不需要去照搬好莱坞的一套体系,中国特效公司可以学习外国技术,但内核一定要是中国文化的魂。”聂华军说道。二是随着视效大片市场占有率的提升,特效公司不断获得各类资本青睐,头部视效公司BaseFX在2016年1月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并与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共同成立影视制作公司“倍视传媒”;聚光绘影获得围海股份的1.1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大型互联网公司也纷纷入局电影行业,这也进一步促进了整个中国电影工业体系的建立和完善。资本的进入让国内很多影视特效企业摆脱了资金困境,为影视特效公司扩大业务范围、提升技术水平和招聘人才提供了有利支持。三是技术层面的变动,视频分享平台FoundryChina在影视行业发展趋势分析中提到一种观点,“影视后期与前期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对此,聂华军肯定了此种观点,并补充,在某些拍摄场合甚至会出现“后期前置”的现象,比如视效镜头在前期拍摄中与真人拍摄的互动、与摄影灯光组的配合等。聂华军举例,“以往拍海上的船需要把船从绿布抠出来再拿到后期合,现在把后期的海浪、天空等元素做好放在数字绿棚里,开始拍摄。”当然,这是一种好的现象,后期前置在创作上给视效团队带来了更多的创作的话语权,使后期与前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对等资本,减少不必要的沟通成本,并降低可能存在的资金断裂的风险带来的影响。四是政策方面,2017年9月,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新广发〔2017〕150号)提出,深入研发高新技术电影。

此后,也不断出台一系列政策法规确保电影市场方向朝高质量方向发展,进一步为视效行业的发展保驾护航。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来,不少视效企业因为高昂发展成本纷纷逃离“文化中心”北京,而深圳作为文化产业发展新兴城市,正全力打造深港国际影视后期制作基地,以一系列友好的政策吸引了不少来自北京的高质量企业发展,洛克特作为深圳龙岗区本土企业,在其中受惠良多。五是人才培育上,在更为开放富足的教育环境中,新一代学子对艺术领域的学习追求更加强烈。洛克特也积极与学校开展产学研模式,增加行业储备人才。

此外,洛克特还不停扩宽人才的输送引进渠道,设在吉隆坡的分支机构可以为洛克特提供“自由人”的人才支持。另外,近期有关于游戏监管政策加强的说法不断流出,游戏股更是罕见地出现集体暴跌现象,游戏行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在不少从业人员心中画上一个问号,而这对于与游戏视效制作拥有相同人才池的影视行业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大方向之外,洛克特本身优秀的项目经验和业内口碑,使其在项目的选择上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尽管一切向好,聂华军仍提出了自己的忧虑,国内视效团队使用的软件工具有90%到95%都是国外的,这不利于本土视效技术的长久发展。因此,他呼吁相关软件研发机构可以关注到此类潜在风险。从业多年,作为最早一批投身电脑特效的数字艺术工作者,聂华军希望能够带领洛克特创作出更多作品,开创中国式电脑特效新高度。 ① 来源:观研天下;② 来源:国家统计局;③来源:观研天下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杂志2021年09月刊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