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综研观察|韦福雷:缺电叠加双控引发“限电潮”,电力低碳转型是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案

2021年09月29日 10:00 阅读:2,538

近期,全国10多个省份陆续出台限电、有序用电政策。网上有很多解读,其中不乏抓眼球的阴谋论观点。其实,仔细分析一下,这次“限电潮”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电力供应吃紧,拉闸是无奈之举。二是,部分地区能耗双控形势严峻,限电是为了完成双控目标。当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阶段,经济社会的发展尚未完全与能源需求脱钩,尤其是工业用电仍将持续增长。在“双碳”目标下,要破解缺电、限电困局,必须加快发展光伏、风电、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以电力低碳转型保障碳减排与经济增长的齐头并进。

需求端:经济复苏带动电力消费再创新高

我国有效防控疫情,率先实现复工复产,经济快速恢复。2021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53216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2.7%。

受疫情冲击很多国家生产停摆,众多出口订单转移到我国,推动出口快速增长。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21年前8个月,我国进出口总额达到24.78万亿,同比增长23.7%,其中出口总额13.56万亿,同比增长23.2%。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数据,1-8月全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为18667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1.1%。

表1 2021年1-8月全国进出口总值表 单位∶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海关总署网站

出口的火爆导致海运需求剧增,导致国际海运集装箱一箱难求,海运价格持续走高,9月23日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最高达到4651点,创2009年11月以来的新高。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部分热门国际航线的集装箱海运价格涨幅超过10倍。中欧班列的开行量也大幅提升。根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数据,2021年前8个月中欧班列开行量达到10030列,同比增长32%,发送集装箱96.4万标箱,同比增长40%。

火爆的出口订单拉动了国内生产,不少企业开足马力生产,并扩大产能,导致用电量的快速增长。根据中电联公布的数据,1-8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5470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8%。其中工业用电量3652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1%,占比达到66.8%。

供给端:多方面原因导致电力供给吃紧

在用电量大幅增长的同时,各种电源的发电增速却均有所放缓,电力生产增幅大幅回落。8月份规上工业发电量仅增长了0.2%。

电力供给紧张的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煤炭供给紧张,煤价暴涨。我国电力对煤炭的依赖很强。截至2021年6月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占比已经达到43%,但发电量仅占规模以上电厂总发电量的27%,火电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72%。广东、江苏等经济大省,火电发电量占比更是高达75.8%和84.0%。今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动力煤期货价格从8月的800元每吨左右,暴涨到9月的1200元以上,一个多月时间上涨50%。但是,电力上网价格不变,发电成本超过上网电价,煤电倒挂导致发电厂发的越多赔得越多,缺乏主动增加供给的动力。

另外,煤炭供给形势也不容乐观,电厂存煤量不足。根据9月26日火力发电网发布的消息,截至目前全国重点电厂存煤降至4779万吨,存煤可用天数降至10.3天,已经接近7天存煤的安全底线。随着“迎峰度冬”、大秦线检修,以及正在进行的东北补库,煤炭保供增运稳价任务仍然非常严峻。

图1 规模以上工业发电量月度走势图

在供电端难以大幅增加供应的情况下,只能通过限制用电端的消费来实现电力供需的平衡。因此,很多地区对工业生产实施限电,最严重的东北地区在对非居民执行有序用电措施后仍存在电力缺口,整个电网存在崩溃的风险,已经开始对居民采取限电措施。

能耗双控:凸显部分地区缺乏系统谋划

能耗双控不是今年才开始执行的。我国在“十一五”规划中就把单位 GDP 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十二五”规划在把单位 GDP 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的同时,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要求。2015 年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提出“能耗双控”的概念。“十三五”规划将能源消耗强度定为约束性指标,能源消费总量定为预期性指标,能耗双控开始正式纳入区域监督考核体制。“十四五”规划进一步提出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并由国家发改委定期披露各省份完成情况。

图2 “十二五”到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

//资料来源:张燕. 8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大幅收窄的原因几何?煤炭资源网公众号

8月1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了《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从能耗强度降低情况来看,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个省(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为一级预警;浙江、河南、甘肃、四川、安徽、贵州、山西、黑龙江、辽宁、江西10个省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从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情况来看,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云南、江苏、湖北8个省(区)为一级预警;新疆、陕西、浙江、四川、安徽5个省(区)为二级预警。其中,浙江、广东、广西、云南等四省市能耗强度和总量亮起“双红灯”。

回顾十二五以来的10年,各地能耗双控任务一直执行得很好,为什么今年部分地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甚至出现紧急刹车,通过拉闸限电来完成任务呢?

首先,该现象凸显了部分地区能耗双控工作不扎实。能耗双控的目标和任务是早就定好的,并不是临时加码。到了四季度通过拉闸限电突击完成目标,表明部分地区缺乏能耗双控的系统谋划,未有序推进相关工作。临近考核,通过一刀切的限电降能耗的方式既不科学也不可取,对正常的生产和生活造成极大影响。

其次,部分地区对“双碳”目标存在理解偏差。去年我国提出“双碳”目标后,部分地区将“碳达峰”理解成“攀高峰”。也就是,在2030年之前加快上马高耗能项目,使碳排放达到“新高峰”再考虑下降。此次不少省份出现能耗强度反弹与这种理念不无关系。其实,“双碳”目标的核心是碳中和,实现“碳达峰”不难,但是将碳达峰时的排放量控制在较低水平,为后30年的碳中和打好基础才是关键。

电力低碳转型是破解“限电”问题的终极方案

回顾我国自“十二五”将能耗纳入约束指标以来,各地为了完成双控目标已经不是第一次拉闸限电。要从根本上解决限电问题,实现减排与经济增长齐头并进,必须推动电力低碳转型。

(1)加快发展新能源。我国仍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经济发展尚未与能源需求完全脱钩,尤其是工业发展仍然拉动电力需求增长。只有加快发展低碳新能源,减少煤电比例,建成以新能源为主的电力体系,实现电力的低碳转型,才能从根本上破除经济发展的碳约束,解决因减排而“限电”的问题。

(2)以控碳替代控能。“双碳”目标是控碳而不是控能。能耗双控是间接控碳而非直接控碳。随着低碳新能源电力的逐步增长,应该将控碳作为主要指标,鼓励新能源电力的消纳,进一步推进电力结构转型。

(3)建立低碳产业体系。以控碳为导向,倒逼东部高耗能产业向西部新能源富集区域转移,促进西部新能源的就地消纳,推动相关产业由“高耗能高排放”向“高耗能低排放”模式转型。同时,倒逼东部通过创新驱动实现产业低碳升级。

(4)创新驱动低碳发展。不论电力低碳转型、还是碳减排都需要技术创新的支撑。通过技术创新提高能源开发、利用效率。积极开展碳捕获、利用与封存技术创新,解决化石能源的排放问题,为电力低碳转型提供更多的选择。

  本文来源: 综合开发研究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