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联通数科:数字国企使能者

2021年11月09日 10:07 阅读:1,744

“做客户可信赖的数字化转型的服务者、使能者。”这是中国联通混改后,尤其在开发政企客户业务板块的主要定位。要共创共享数字经济新红利,中国联通开始了类海军舰队式的布局,而子公司联通数科正是这轮大作战中承担相关业务的主要执行者。

■本刊记者/蒋秋霞

在巩固网络运营商业务的基础上,利用新一代的5G通信技术,为政企客户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成为中国联通决胜未来的重中之重。

9月26日,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开幕式上,新上任的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刘烈宏致辞道:“数字技术作为‘新生产函数’,正在演绎未知大于已知的数字文明‘新方程’。”他指出,中国正加快推进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从“样板间”的“聚变”走向“商品房”的“裂变”,加快千行百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目前中国联通已打造5G+工业物联网、5G+教育、5G+医疗、5G+交通等300多个灯塔项目、3000多个重点项目,还积极参与浙江省数字化改革,在“1+5+2”体系中发挥主力军作用。

中国联通愿与各行各业深化合作,共创共享数字经济新红利。 在本刊前几期有关中国联通的报道中,《经理人》也分别阐述了中国联通数据首席科学家范济安博士、联通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兼数据智能事业部总经理宋雨伦对目前公司战略布局方面的观点。

范济安认为,主攻5G+工业互联网是中国联通政企业务的主要方向;宋雨伦则表示,于企业而言,应抓住当前技术升级与变革的机遇,时刻把握以数据驱动为核心基础的产业升级方法论。 这意味着,在政企业务的服务上,中国联通内部有一个高度共识:要搭乘中国数字经济的快车,必须抓住政企客户数字化转型的机遇! “过去的三年里面,如果关注一下联通的财报,会发现政企条线的业务发展速度非常快,也成为了支撑联通现在大盘的收入和利润增长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联通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联通数科)高级副总裁汤子楠表示。 具体规划落实上,中国联通的策略是怎样的? “其实,中国联通在构思未来3〜5年市场的发展策略时,画了一张很大的地图,并且在每个地图上都安排了这样的一个兵力,以集团的政企BG(business group)作为一个中枢,有点像中央军委管总的味道,所有这些作战地图上的兵种来负责提供能力,再把这些能力输送给一线的31个省的营销团队去主战,形成最终的客户服务,所以大得有点像海军舰队,有航空母舰,有巡洋舰、驱逐舰,各自负责不同职责的协同作战。”汤子楠表示。 本期,《经理人》通过对话汤子楠一探究竟。

定位:可信赖的数字化转型使能者

要搞清楚中国联通在政企业务上的布局,首先可以从联通数科的诞生着手。 联通数科于2021年2月7日正式揭牌成立,是在原联通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联通大数据有限公司、联通物联网有限责任公司、联通智慧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基础上整合成立。

这是中国联通打造独特创新竞争优势、实现创新赛道差异化突围的重大战略布局,致力于推动我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为政企客户的数字化转型使能。 因此,可以看做,联通数科就是中国联通为实现政企数字化“使能者”的使命而出现的。 汤子楠表示,这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数字化。“这是我们判断在未来整体市场的一个核心方向,不管是从国家的十四五规划,浓墨重彩地在宣讲数字经济和数字化的社会和治理,以及现在各行各千行百业的客户,对于数字化转型所提出的旺盛需求,其实这都创造了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空间。”

二是使能者。“其实代表了联通的态度,态度就是我们希望培育自己的一个能力,同时也具备把能力孵化出来后,帮助客户去成功的能力。它也强调了联通在这一轮的服务过程中会强化自身能力的打造和自身能力的输出。” 在强化自身方面,“经过五六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联通实际在内部是打造了一朵每天能够运行20多万个容器的分布式基础设施,上面支撑了4亿用户每天的出账,还有各种各样的数据分析的应用,应该说,这样一个庞大的原生云,即便在国内央企的实践当中也是不多见的,而且又是联通完全依靠自己能力打造出来的。”

也就是说,中国联通内部已经搭建好了“新基建”的基础,下一步就是要更大地发挥好这份能力做对外输出,服务更多的外部客户。这背后,仰赖的正是一批以汤子楠等为代表的高素质复合型人才。 作为资深互联网人,汤子楠从阿里离开并与中国联通产生交集的经历非常值得关注。

汤子楠曾在微软中国亚洲工程院任Surface、Windows Embedded产品经理;2010年加入阿里云,是阿里云第一位产品经理和飞天操作系统的早期贡献者之一。作为一位曾在阿里就职8年的资深产业互联网从业者,他参与主导了阿里云绝大部分产品的设计及商业化运营,产品涵盖底层飞天平台、上层云应用,全程参与了飞天操作系统从孵化到大规模商用的各阶段发展历程,搭建了阿里巴巴自研的大数据计算引擎MaxCompute和数据开发PaaS平台,是阿里巴巴自研大数据平台设计者和核心贡献者之一。

担任现职前,汤子楠曾任阿里云企业服务事业部总经理,全面负责政企数字化转型新产品研发和运营工作。而2018年,恰逢中国联通和阿里巴巴合资成立了云粒智慧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云粒科技),这也是中国联通混改后成立的首家合资公司。这家合资公司成立的目的,其实也是中国联通希望与阿里巴巴等第三方互联网公司合作,共同服务政企市场。 “当时的老板问我要不要出来到阿里的生态公司去任职。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于是就从阿里离开了。”如今,汤子楠除了在联通数科承担职务外,另外一个重要身份就是:云粒科技首席执行官。

如前所述,中国联通在政企数字化转型的大战场做了重要布局,按照网络生态系统分类,主要分成基础设施层、平台层、应用层。“比如说基础设施层会有云的需求,有大数据的需求,有物联网的需求,人工智能的需求,区块链的需求,安全的需求,最底层可能还有系统集成的需求,业务领域有智慧城市,有数字政府,细分行业有文旅、教育、生态环境、医疗等等各个板块,所以把业务进行了有效的区隔和划分之后,他就会为每一个板块来制定一个作战单元。”汤子楠介绍,整体来看,联通数科是在云网端的基础设施层做建设和架构,而云粒科技更多的是聚焦在智慧城市领域做平台基座及细分领域垂直应用。

他以中国联通在2020年中标的甘肃省水利厅的智慧水利项目举例。这也是水利部在智慧水利方案颁布之后最大的一个省级智慧水利项目,资金规模达到2亿元。在该项目中,具体来看,联通数科的系统集成事业部负责系统集成的总体的牵头,联通数科的云计算事业部负责底层的云平台,云粒科技负责行业的解决方案,数据由安全事业部负责。“这样几支部队组成的一个联合的工作组,共同来服务客户,这是目前联通内部各个板块的关系。” 这种从中国联通总部到下属子公司、合资公司的联合作战模式,已经成为整个集团战略布局、客户服务的常态。

优势:背靠中国联通强大后盾

那么,联通数科以及云计算事业部在配合中国联通大作战中有哪些优势呢? 联通数科的云计算事业部前身是联通的云计算公司,是联通集团在2013年出资成立,于2020年底合并到联通数科。“这家公司(联通数科)的定位其实就是深耕中国的云计算市场”。 到2016〜2017年,我国云计算市场进入发展的第三阶段,显著特征则是市场延展到政企客户群。“从互联网客户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扩展到了政企客户的市场,这是更广大的市场。因为互联网毕竟只是一个行业,但是政企客户涉及到千行百业,而且绝大多数中国的头部企业其实都在传统行业,这些企业开始全面上云之后,就把云计算市场的份额进一步推高了。”汤子楠表示,大家会意识到云计算慢慢从一个服务变成了一个基础设施,客户也会发现整个IT其实绕不开云的技术和云的服务。

这时,当政府信息化的应用深度地依赖云,这就牵涉到很大的业务连续性和数据安全问题。 汤子楠认为,“现在,中国的云计算行业的发展还不能说是格局已定,至少已经过了早期的萌芽阶段,处于高速发展、各个厂商大打出手的一个阶段,进入高速增长期。”与阿里云、华为、腾讯等市场主体相比,中国联通在云计算等方面还处于追赶者,因此,必须制定差异化的策略。他表示,中国联通具有的几大优势,会在具体业务的拓展中,对联通数科以及云计算事业部进行有利的支撑。

第一,云网融合优势。作为运营商之一,中国联通手里掌握着网络,在云网融合一体化服务方面可以做得更好。

第二,用户覆盖度更高。中国联通在全国31个省都建设有覆盖到省市县乡4级的服务网络。“尤其是对于中国三四线一些城市的企业,政府客户,他们虽然没有头部企业需求量那么大,但是他们的需求也是真实存在的。”汤子楠提出,如何服务好这些腰部客户,并据此逐渐形成自己的竞争力,这是中国联通与传统云厂商进行市场争夺的关键布局。

第三,资源池数量优势。一直以来,中国联通都是一个IDC(Internet Data Center)厂商,在全国很多省都有本地的IDC资源池。目前,中国联通在全国范围内有400多个资源池,这远远大于阿里云30多个资源池的体量。 第四,有国企品牌背书。这也让联通数科等下属公司在服务政府、央企、国企等客户的时候,具有天然的优势。而且,随着中国联通混改的顺利展开,相比以往,灵活性也更强。 第五,产业布局非常广,具备产业联合优势。这意味着从集团公司层面,可以为各行各业提供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联通的云事业部,跟联通的这些财务公司,合资公司,各地的集成子公司去合作的时候,相对来说这个优势也比较明显。”

未来:云和产业必须深度结合

在汤子楠主导参与众多数字化转型项目后,他表示,其实目前部分政企客户对数字方案提供商有着一定的认知误区。 “我们在和一些政府做交流的过程中,部分客户会认为买了产品就可以快速实现数字化管理水平的提升,这其实是不准确的。”从方案提供商的角度来说,数字化解决方案只是工具性服务,不管方案多好,都需要客户基于真实的管理需求把工具充分地使用起来,并且在实际中发挥主观能动性,进而激活方案的生命力。要实现数字化解决方案效果的最大化,发挥出最大价值,必然需要中国联通方面,不管是集团公司、子公司、合资公司,与客户端默契地配合。 联通数科云计算事业部团队与中国铁塔就有非常好的合作互动。中国联通是其核心系统的云厂商之一。“用的是我们自己的产品,合作有五六年了。过去几年里,铁塔的需求量不断攀升,我们给它做的云池也在不断扩容。”

具体来看,联通数科云计算事业部,主要是在中国铁塔的数据中心里面部署一个云池,同时中国联通还把自己位于北京的骨干运营资源直接贡献出来,帮助铁塔搭建了公有云+私有云的混合架构。如此布局后,这一方面满足其数据安全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能满足其很多非核心应用的弹性和扩容需求。与云计算事业部相配合的,还有中国联通的安全事业部,其主要是向中国铁塔的信息化系统发起攻击,进行模拟演练,提高网络安全等级。 据汤子楠介绍,目前联通数科正在跟中国铁塔探讨新的业务合作,比如国内存在很多利用中国铁塔基站进行生态监测、社会管理等需求,需要联通数科方面提供分布式云和视频的解决方案。随着联通云自身能力的不断提升,以联通数科为代表的中国联通作战队也在尝试去洞察和捕捉客户更多的需求,以提供更丰富的服务品类。

正是由于不断深入客户,联通数科云计算事业部成绩非常亮眼。根据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050)2020年财报显示,其云计算收入达到人民币38.4亿元,同比增长62.7%。在接下来的市场布局中,云计算在中国联通的发展布局中会更加重要。汤子楠总结道:“之前云计算市场的发展,是由计算需求驱动的,但是下一个阶段的发展一定是产业经济数字化驱动,这时,云和产业必须要深度结合。”

本文首发于《经理人》杂志2021年11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