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2021年11月15日 18:36 阅读:4,835

做美图的时候,没想过要让女孩子能够“修脸”,当时其实就是做傻瓜化。基于用户的需求,美图就把修图软件模型调适好,做成模型,然后让用户选择,一键修复,这就是很简单的用户逻辑。

■ 文 / 蔡文胜 美图秀秀董事长

巴菲特说过一句话—“你自己是一个百万富翁,你去听那些坐公交车上班的股评家分析,会发财吗?”

同样,我们把钱交给基金经理,他就是为了赚管理费,你能够赚到很多钱吗?挺难的。我有一个原则,如果一开始有很多出名的天使投资人投的项目,我都不会参与,我觉得一定不会成功。比如,我跟李开复、徐小平我们曾经有一个天使会,我们成立了一个基金,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成功的。

为什么?很简单的道理。

第一,我们都觉得大家都投了,大家都会去帮忙,我就不帮忙了,那些拿着大佬的钱,他们总是以为我们会帮很多忙,其实谁也没办法帮很多忙。

第二,所谓的白马,大家看清楚这个公司的时候,其实这个公司已经普通的再普通不过了,因为已经能够用手指头算出它的PE各个方面。

消费品,实体转虚拟

那什么是好的投资?我觉得,巴菲特是我们很好的学习对象,他的投资基本都是围绕消费品,逻辑是什么?他喝可口可乐,他就买可口可乐的股票,他嚼箭牌口香糖,他就买箭牌口香糖的股票,他在看华盛顿邮报,就去买华盛顿邮报的股票,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朴素的道理。

今天唯一的差别就是,消费品在改变,因为我们慢慢不再看报纸,口香糖也千奇百怪,现在的消费品变成什么了:在刷微信你就应该赶紧买腾讯的股票,在用美图秀秀,就应该买美图秀秀的股票,用小米手机,就要买小米手机的股票,这其实就是个简单朴素的道理。

其实,消费品已经从实体转到虚拟了。30年前,安踏做鞋给我们穿,七匹狼做衣服衬衫给我们,他们就一定发财,因为那时候物资匮乏。后来,我们为了改善生活,想喝净水,娃哈哈就卖水给我们,为了吃得方便,所以康师傅卖给我们方便面,康师傅就发财了。后来我们觉得老房子不好,所以万科、万达就做了一大堆房子给我们,这些公司先后在不同的阶段都发财了。但到了今天,大部分的物资其实都是过剩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企业现在不太好的原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什么索尼松下挣那么多钱,现在又亏钱?因为他们已经把效率提高到极限,最终其实一定是亏钱的。日本人做的家用电器,说实话,如果因为用破了,你才去换,你一百年也不会用坏,所以他会进入破产阶段。

以前做生意的土豪赚钱了就泡夜总会,现在流行到网站、映客、陌陌上去看直播,它其实就是网上的夜总会,所以这是一个虚拟的消费品升级。

另外一个升级是什么?同样是这些实体公司,他们需要有情感的需求,现在有句话说的很好,代表大部分女生,也代表25岁以下男生的消费需求,三句话:爱美,怕死,缺爱。

这几乎是现在所有消费的重点,你只要围绕这三句话,围绕这三个去做消费品都是对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美图秀秀为什么这么多人用,因为所有人都爱美。你们去看看现在的朋友圈,你会发现大部分都在锻炼身体,在跑马拉松,因为都怕死。为什么我们的社交网络现在这么流行,因为现在的小孩除了学校就是家庭,应该是缺乏爱的,所以他们要在网上找各种各样的爱。

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我们都在说,现在很难再出现BAT这样的公司了,但我认为,一定还会有新的大公司出现。现在很多人就有一个逻辑,BAT就是做互联网。错!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就是三大门户,网易、搜狐、新浪。13年前,也就是2004年,有谁会知道BAT会崛起吗?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技术人员都不愿意去百度,因为大家不看好。腾讯、阿里也差不多,都算第二梯队,但这10多年过来,他们三个成为最强者。同样的道理,他们三个未来就是最强的吗?不,一定会有新的去打破他们。那个新的颠覆者要具备什么特征呢?

第一,互联网的发展就像一百多年前的电力发展,循序渐进,然后突然发力。

第二,要能够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东西。美图是什么?当时我们做美图的时候,也没想过要让女孩子能够“修脸”,当时其实就是做傻瓜化。因为,我们知道要修图就一定要用Photoshop,但它太复杂了,我们其实就是把它傻瓜化。如果用Photoshop修“眼睛”,就要进到Photoshop后台,调很多参数,这得多专业才行啊?但是,干嘛要那么复杂,不就是要把眼睛弄大吗?要把眼睛弄大,无非是小大,中大,大大。我们就干脆用技术把这个修图模型调好,然后让用户选择,一键修复,这就是很简单的逻辑。当然,美图在之后进行不断优化—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第三,就是能够颠覆我们原来的商业模式。小米为什么成功,我认为它是基于一个暂时平台期。很简单,联想当时要卖一台手机,要找一大堆的市场调查人员去调查,然后要生产两百万台手机,打广告,铺渠道,整个过程太复杂了。雷军把中间全部砍掉,在微博发一个大家需要什么样的手机,一大堆人给他反馈,这比调查更有效。

雷军前面三年其实都在网上卖,这个效率是非常高的。只不过后来他想卖更多,卖个一亿台,两亿台,所以切入传统渠道,才把自己变重了。

有了这个思路,再看娃哈哈卖水。他牛在哪里,不就是他做的广告和他铺的渠道,就这两个强。那我们为什么没有人就拿我们这里的水在网上打品牌,去掉中间商直接批发去卖,一瓶水一元钱?说实话,在村庄卖1元钱的利润中,娃哈哈大概只拿到3毛钱,7毛钱都被中间商拿走了。那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个APP,让各个村庄的小卖店就下一个单,要十箱、二十箱,然后再送到,可以弄个微信、支付宝付钱,也不用给什么供应链、金融之类一大堆的东西赚钱。所以这里面还有非常多的空间。

其实现在所谓的商业领袖不一定靠谱,因为他代表不了消费者。这世界变化太快,没有什么所谓的黑天鹅。我记得,2008年奥运会的一个月后,也没有人再热衷,今天再大的新闻都只会存在一两天,一个星期后没有人再去议论。原因就是,信息太多,所以黑天鹅其实也会慢慢的变成就像白天鹅一样频繁。

*根据作者在格隆汇“决战港股”海外投资嘉年华峰会演讲整理

本文刊发于《经理人》杂志2017年04月刊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