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聚焦IPO丨容汇锂业供应商稳定性下滑,募投项目能否达到预期留悬念

2021年11月17日 09:13 阅读:1,571

自2019年以来,锂电池热度持续高涨,指数上涨近3倍,产业中的相关龙头公司股价超过5倍者也不在少数,尤其是家中有锂矿的企业更是获得超预期看好,譬如曾经的“亏损王”盐湖股份就因“盐湖提锂”概念的加持,在恢复上市后股价飙涨了数倍。

容汇锂业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主要从事基础锂产品及深加工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因拥有西藏阿里麻米措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西藏麻米措)12.6%的股权,从而被划归为盐湖提锂概念股。2020年12月,公司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招股书。

容汇锂业虽然成立时间较早,但无论是专利储备还是人才储备,与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两家行业龙头相比,显然是存在不小差距的。当然,对于这类资源型行业来说,人才储备不是决定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最重要环节,“资源禀赋”才是,即公司能否拥有原材料产地。遗憾的是,成立至今,公司仍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原材料产地,而反观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则一直把原材料产地的控制作为公司战略的重要支撑,全球收购锂矿资源。

在《“家里没矿”的容汇锂业,高成本低毛利率沉疴难解》中,红周刊记者曾提到,容汇锂业目前唯一“有望”掌握的锂矿资源,是位于西藏的麻米错盐湖。但从公司9月30日披露的会计师第二轮问询函回复中可以发现,在报告期内,麻米错盐湖并未达到预定的可使用状态,也并没有产生营业收入;同时,即便容汇锂业以最快的速度走完收购流程并取得纸质开发证书,也不得不面临长达数年的基建开发期。

问询函回复还显示,西藏麻米措的资本性开支总额为5.15亿、首次建设固定资产支出为1.79亿元,而这分别占据了容汇锂业当年营收的81%和28%,考虑到公司20%~40%左右的毛利率和数度亏损的净利润,这对于容汇锂业来讲,显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有基于此,容汇锂业至少在未来数年内,仍将持续之前采购原料-加工销售的业务模式,而这种情况下,供应商的稳定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可遗憾的是,容汇锂业在供应商方面呈现出来的状态却不算稳定。

供应商稳定性下滑

据公司招股书,报告期内,容汇锂业的前五大供应商占公司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79.13%、 83.02%、68.70%和59.60%,虽然占比逐年下降,但仍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这一点与上游原材料锂精矿行业集中度较高有关。

据了解,全球锂资源供应集中于“四湖四矿”,其中“四湖”为智利的阿塔卡玛盐湖(Salar de Atacama)、阿根廷翁布雷穆埃尔托盐湖(Salar de Hombre Muerto)、阿根廷奥拉罗斯盐湖(Salar de Olaroz)和美国银峰盐湖(Silver Peak);“四矿”为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矿(Greenbushes)、澳大利亚马里昂矿(Mount.Marion)、澳大利亚皮尔戈奥拉钽锂矿(Pilgangoora)和澳大利亚凯瑟琳矿(Mount.Cattlin)。全球主要的锂盐生产企业主要以“四湖四矿”的资源作为生产锂盐产品的原料。

根据容汇锂业的供应商采购情况可知,公司主要的锂矿原材料来源于世界级锂精矿供应商洛克伍德控制的四矿之一——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矿。而洛克伍德锂业在2017~2019连续三年间,位列容汇锂业锂精矿原料的供应商第一,分别占公司当年采购总额的44.52%、57.54%和20.45%。

然而从公司列示的供应商排位变化看,容汇锂业与原材料供应商的关系并不算稳定,前五大客户位次及名称有一定变动,尤其在最近一期的2020年上半年,原第一大供应商洛克伍德锂业直接在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消失了。对于正处于申报期的企业来讲,维持供应商的稳定也意味着公司产品生产的稳定,而容汇锂业在申报期中更换主要原材料供应商,显然会在一定程度影响到公司的经营,并不利于企业生产。

替代洛克伍德锂业位置的,是PILGANGOORA OPERATIONS PTY.LTD,即澳大利亚的皮尔戈奥拉钽锂矿,该锂矿从2018年开始位列公司前五大供应商的第四位,而后采购额不断上升,在2020年替代洛克伍德成为第一位供应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处锂矿已经被赣锋锂业以收购的方式取得6.86%的股权和原材料的包销权,这意味着容汇锂业采购的主要原材料价格,很可能会受到竞争对手赣锋锂业的态度影响。

根据容汇锂业对原材料价格变动的敏感性分析,如果锂精矿价格每变动1%,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影响在0.4%到0.6%左右,这意味着,容汇锂业的竞争对手赣锋锂业仅凭控制皮尔戈奥拉钽锂矿的产品价格,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容汇锂业的毛利率。

消息面上,10月26日,澳洲主力锂矿公司Pilbara(皮尔巴拉)在BMX电子平台进行了年内第二次锂辉石精矿拍卖,最终成交价达到2240美元/吨,大幅高于分析师的预测,较7月底首次拍卖价1250美元/吨,在短短47天时间里暴涨80%。如果以此涨价幅度来看,容汇锂业今年的毛利率保守估计将下降30%~50%左右,需要重视的是,这还是公司能稳定采购到锂精矿的情况,如果公司原材料供应出现问题,那么公司业绩很可能会变得更加难看。

募投项目能否达到预期留有悬念

从招股书来看,容汇锂业此番上市募资,其目的是为了建设宜昌容汇年产6.8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6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工程,在公司已有产能基础上再行扩张。但从公司自身财务状况和外部环境结合来看,即便此项工程成功上马,最终能否有效转化成产能和效益是值得商榷的。

据招股书,最近三年及一期,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13%、29.38%、20.65% 和2.71%。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公司将其归因为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和全球经济形势的周期性波动。此外,当锂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降,原材料锂精矿的采购价格下降幅度滞后于锂产品销售价格的下降幅度,也会使得行业内绝大部分企业的整体毛利率下降。

然而把容汇锂业跟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其毛利的下降幅度是远高于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等行业龙头的,而这两家正是因为掌握了自己的锂矿资源,才得以穿越行业周期的,这点从侧面反映出拥有自有锂矿的重要性。

毛利率之外,对原材料管理的薄弱导致容汇锂业必须提前备货以应对行业周期的波动,但恰恰是此安排导致公司出现了较大的存货跌价问题。据招股书,容汇锂业在2017年、2019年和2020上半年分别计提了5353.92万元、4023.85万元和2443.11万元的存货跌价损失,而在这些年度,公司净利润则分别为2274.58万元、-559.64万元和-5955.49万元,这种情况意味着,若没有跌停损失的影响,则其业绩应该好看很多,即公司如果在原材料上的自主权更大一些,想必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存货跌价损失了。

当然,盈余的匮乏亦会使公司的可用资金更加捉襟见肘。《红周刊》记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曾提过,无论是短缺的货币资金还是长期为负的经营现金流净额,这些都会限制容汇锂业后续的成长。即便是最后成功融资,公司的募投项目能够成功落地,但后续运营中所需的大量资金才是这些募投项目能真正产生效益的关键,可从容汇锂业资金状况看,无论是资金方面还是原材料供应方面都有一定的制约,这会导致募资项目能否达到预期效果是充满悬念的。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