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80后科技新贵超高薪来袭,60后CEO相形见绌

2021年12月29日 15:36 阅读:3,782

39岁的徐立,在上海交大完成本科和研究生学业后,到香港中文大学取得了计算器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作为研究科学家,他曾在联想集团工作了两年。如今徐立5.12亿元的收入让前老板杨元庆都显得“囊中羞涩”,2020年,60后杨元庆拿到的薪金加奖金再加股权激励,合计1.7亿元。总Package来看,腾讯的打工皇帝Martin刘炽平才能和徐立比一比,去年Martin总薪酬是4.28亿元,含3.86亿元的股票。

鎏金的科技圈——2018-2020年,徐立的总薪酬分别是389.1万、1070.6万、3.56亿元,后两年猛增是因为“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增加,2019年拿了733万,2020年拿了3.53亿。不只是徐立,在全球科技圈,一大波80后、90后创始人、CEO通过获得股票解锁超高薪酬,上市让他们的财富显露,也把上一代大佬们比了下去。

新人旧人薪酬倒挂,不只是我们普通人圈子里才有。

科技圈真的是80后、90后的天下了。2020年的12月,美国最大的外卖企业DoorDash上市,这其实就是美国版的美团、饿了么,由三位斯坦福大学华裔学生Tony Xu、Andy Fang、StanleyTang在2013年创立。Tony Xu徐迅1985年出生,南京人,少年时移居美国;另外两位是90后。

(Tony Xu)

DoorDash上市前不久,联合创始人兼CEO Tony Xu获得限制性股票,当时价值超过4亿美元,这使得他去年年薪达到4.14亿美元之多。DoorDash公司还在烧钱阶段,2021年第三季度净利润是-1.01亿美元,和前两个季度亏损情况差不多。

在堵车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坐飞机逃离城市交通?过几年这个梦想可能就会实现。前几天(12月16日),创业公司Archer的团队测试了他们的飞行器,电动、四座、能悬停,选这日子是为纪念莱特兄弟首次飞行118周年。团队想在2024年底依靠它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

这玩意安不安全不是今天讨论的重点,我们想说的是,公司的两个创始人——35岁的Brett Adcock和42岁的Adam Goldstein2018年创立公司,2021年9月上市,上市时两人解锁了巨额股权激励的1/4,核算到他们的年薪里,约合每人多了9900万美元。

科技公司对高管一向慷慨,这两年又上了一个新高度。特别是美国股票市场表现强劲,新近IPO的科技企业给高管开出了天价,影响也扩散到其他地区科技圈。

上市公司数据分析公司MyLogIQ LLC的统计显示,2020年美国十大最昂贵薪酬福利方案中,有7个授予了当年IPO公司CEO,其中有5家创业公司CEO获得的薪酬福利总额,超过了标普500指数公司里的最高水平。2020年,标普500指数公司的CEO平均股权薪酬只同比增加了3.7%。

上一辈科技企业高管的薪酬基本稳定了,涨幅收窄,2018-2020年,美团王兴年薪从469万涨到519万;联想杨元庆基本薪酬一直是881万元;腾讯刘炽平的薪金和花红从2821万涨到4012万。

简单来说,就是老牌大公司、能赚钱到公司在薪酬福利方面败给了创业企业。这种差距可能还在加剧。

2021财年,富时100指数成分股公司CEO的总薪酬中位数下降9%,降低到了290万英镑。近1/3 CEO没有拿到奖金,要么是因为没有完成目标,要么是因为奖金被取消或自愿放弃。人数是2020财年未获得奖金人数的两倍。

风气在变化,进入稳定经营期的科技企业更倾向于聘请经验丰富的CEO,他们的薪酬会与其他行业相近。参与日常经营的创始人通常也不会索要更多,亚马逊贝佐斯在卸任前的年薪不足8.2万美元,其他薪酬也不到200万美元;因为贝佐斯拥有大量股权,一直拒绝更多的薪酬福利。Facebook的扎克伯格的薪水为1美元,也没有获得股权激励;年报里他2500万美元薪酬福利主要是公司支付的安保费用、差旅费用。前一段引发讨论的联想集团杨元庆含股票总薪酬是1.7亿,但其中工资部分是800多万,奖金和期权要看经营业绩而定,这一工资水平与行业水平不相上下,在A股上市公司里排到80多位,折算成美元约为130万美元,在全球科技圈看也还排不上位。

标普500指数公司、富时100指数公司的CEO通常更年长。2019年一项针对906名现任CEO的统计显示,他们平均年龄是56岁,60后是主力。60后CEO们在“勤俭持家”度过非常时期,80后科技新贵这边薪酬在不断创纪录。

科技公司在没能赚到钱时,还愿意给高管超高薪酬,其实是利益博弈的结果。

太多资金涌入创业企业,他们比上一代公司更早接触投资人,接受大量外部资金,创始人、CEO手中的股权不多。贝佐斯在亚马逊IPO时有41%的股份,上文提到的飞行器制造商Archer的两位创始人,在兑现股权奖励后,各自的持股才从11%增长到18%。

商汤科技在上市前融资整整十二轮,引入了软银、春华、Silver Lake、IDG、鼎晖等。徐立作为联合创始人,通过两家公司在商汤科技持股只有12.49%。

现在科技企业的外部投资人的角色更像是“顾问”:一方面,投资人期望团队稳定,通过捆绑创始团队,实现公司快速增长、自己的投资才能增值;另一方面,投资人更慷慨一点,允诺创始团队的薪酬要求,也更容易“追求到”下一家明星创业公司。

高管们全额获得激励也不容易,限制条件相当多。特斯拉马斯克是全球首富,也是连续三年全球薪酬最高的CEO。2018年他被授予了一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期权激励计划,但分为12档,与市值等多项指标有关,包括特斯拉市值要增长到6500亿美元。近期特斯拉的市值上了1万亿美元,马斯克一步步解锁了财富,今年获得的奖励就超过100亿美元。和特斯拉类似,股票应用公司Robinhood的激励兑现条件也包括股价要达到“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各家公司制定的规则多种多样,除企业规模以及各种日常运营目标外,常用的还有基于盈利能力、现金流的指标,与同行公司对比的一些绩效指标、资产回报率等等。

科技企业的薪酬水平主要还是依赖公司业绩考量下的股权激励。德勤公布过2016-2019年的情况可作参考,他们选取了16家中国赴境外上市的TMT企业(如阿里巴巴、京东、腾讯、小米集团、美团点评等企业,其中赴美上市企业13家、赴港上市企业3家)进行标杆研究。所有调研企业于上市前至少实施过一期股权激励计划,近一半股权激励计划的激励总额度占总股本的比高于5%。

最近两年的港股IPO也成就了一批新富,2020年,刘强东在京东健康的薪酬近2.3亿,德琪医药梅建明薪酬8744万,心玮医疗王国辉8178万。早前上市的科技企业也在薪酬榜单上,腾讯马化腾和刘炽平薪酬分别为5874万和4.28亿,前一段引发讨论的联想集团杨元庆薪酬是1.7亿,这一水平在国内科技圈算较高、在全球科技圈看还算不上靠前。

其余国内科技圈大佬的股票之外薪酬多在数千万元,中国软件国际陈宇红3484万,神州控股郭为2995万,中芯国际梁孟松2881万,创维赖伟德2640万;也有一些科技大佬如小米雷军、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等每年获得的现金年薪都不高,财富主要是原有和新获得的股权奖励。

  本文来源: 中华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Qiu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