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赵丽颖代言的燕之屋,三年广告费5.6亿元、研发费用仅0.5亿元

2022年01月11日 10:39 阅读:1,370

在募资10亿前,先分红2.5亿,用意何在?

来源/官网

12月16日,厦门燕之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燕之屋)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

梳理来看,燕之屋明星产品陷入了增长瓶颈,后续增长乏力,而鲜炖燕窝、冰糖燕窝两款产品的增长势头较猛,但是两者的毛利率均大幅下滑。

在本次IPO中,燕之屋拟募集10亿元,其中1.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其在报告期内却分红了2.5亿元。此外,对比广告费用、研发费用数据来看,燕之屋需要在两者之间把握好平衡,增强研发能力。

碗燕增长乏力?鲜炖燕窝毛利率一路下滑

燕之屋自成立之初便率先开拓“燕之屋燕窝专卖店模式”,独创燕窝“一站式”服务,是国内知名的燕窝品牌。

2018年至2020年,燕之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24亿元、9.51亿元、12.9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3.92%;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3亿元、0.79亿元、1.2亿元,同样保持较快增长。今年上半年,燕之屋的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07亿元、0.64亿元。

虽然营业收入规模保持较快发展,但是该规模与市场传出的15-20亿有着较大差距,此外,同期的燕之屋的综合毛利率有所下滑,分别为51.76%、48.55%、48.65%,2021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为51%。

从产品来看,燕之屋的主要产品分为常温即食燕窝、鲜炖燕窝、干燕窝及其他燕窝衍生产品,其中常温即食燕窝又包括明星产品“碗燕”系列产品和瓶装的冰糖燕窝系列产品。

分产品来看,碗燕是燕之屋的明星产品,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内),碗燕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05亿元、5.35亿元、5.43亿元、3.34亿元,增幅明显放缓,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从69.88%降低至2020年的41.94%,上半年又增长至47.23%。

报告期内,碗燕每碗的平均售价从180.88元下降至158.86元,累计降幅12.17%,每碗平均成本从83.79元下降至68.35元,降幅18.43%。得益于售价的下调,同期碗燕的销售数量也是节节攀升,从2018年的279.01万碗上升至2020年的350.14万碗,2021年上半年为210.04万碗。

成本降幅高于售价降幅,这是碗燕平均售价下降,而毛利率保持增长的重要因素,其毛利率从53.68%增长至56.98%。

报告期内,燕之屋的另一燕窝产品——鲜炖燕窝的销售收入增长较快,分别为987万元、1.07元、3.6亿元、1.92亿元,占比分别为1.37%、11.32%、27.82%、27.11%,俨然已经成为燕之屋继碗燕之后的另一强劲产品。

不过,鲜炖燕窝的毛利率一路迅速下降,从初期的64.88%下降至46.19%,累计下降17.8%,根源则是每瓶销售均价从134.55元下降至51.52元,累计下降83.03元,降幅61.71%,早已腰斩。

对于鲜炖燕窝价格的下降,燕之屋称公司产品种类、规格更加多样,并推出了鲜享装鲜炖燕窝等价格更低的产品;公司根据鲜炖燕窝市场竞争情况,及时调整促销方案、适当提高促销力度。

除了碗燕、鲜炖燕窝产品的价格下滑之外,燕之屋报告期内的冰糖燕窝产品每瓶的平均售价从初期51.11元下降至42.46元,累计降幅16.92%;毛利率也从58.34%下降至53.28%,累计下降了8.93%。

在2021年上半年,鲜炖燕窝每瓶的销售均价有所回升,主要是燕之屋的产品促销力度减小。

综合来看,燕之屋的明星产品碗燕陷入了增长瓶颈,后续增长乏力,或难以担当带领燕之屋经营规模进一步增长、扩张的重任。

虽然鲜炖燕窝、冰糖燕窝两款产品的增长势头较猛,但是两者的毛利率均大幅下滑,前者每瓶平均售价甚至于腰斩,从这点来看,企业或许是想走“以低价抢市场”策略,但这与燕之屋高品质燕窝品牌的定位有所冲突。

究竟选择坚持走高端路线,还是以低价抢占市场,这对于燕之屋而言都是两难抉择。

在募资10亿前,先分红2.5亿

本次IPO,燕之屋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890万股,募集不超过10.19亿元,其中生态产业园建设项目(简称:产业园项目)、燕之屋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简称:研发中心)、营销网络建设及品牌推广项目(简称:营销推广)、补充流动资金预计投资金额分别为4.53亿元、1.64亿元、2.13亿元、1.9亿元。

在拟募集的10.19亿元当中,有2.57亿元(1.9亿元加产业园项目铺底流动资金0.67亿元)用于流动资金,相当于拟募集资金的四分之一,那么燕之屋的资金情况如何?

报告期内,燕之屋的货币资金增长较为稳定,分别为0.96亿元、0.96亿元、1.52亿元、1.21亿元。此外,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的交易性金融资产(银行理财产品)分别为0.57亿元、0.46亿元、0.51亿元。

从现金流来看,报告期内燕之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入,分别为0.98亿元、1.58亿元、1.32亿元、0.58亿元。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至2020年,燕之屋的现金回款情况良好,不过,现金回款超营业收入的金额波动较大,分别为1.66亿元、1.25亿元、2.26亿元。同期的预收账款(合同负债)逐年增加,在2020年达1.77亿元。

2021年上半年,燕之屋现金回款较营业收入超额缩小至0.15亿元,较2020年的2.26亿元减少了2.11亿元;同期的预收账款为1.42亿元,较2020年末减少了0.35亿元。

从数据来看,燕之屋的现金回款能力仍然是自身优势所在,不过2021年上半年的现金回款能力较2020年有所下滑,具体情况如何,只有等待燕之屋将财务数据更新至2021年才得以见全貌。

总的来说,燕之屋不缺钱,而证明其不缺钱的另一证据是,燕之屋的大手笔分红。

报告期内,燕之屋的现金分红达2.5亿元,其中2019年、2020年分红金额分别为0.3亿元、1.2亿元。在2021年,燕之屋的两次分红方案分别在4月3日、9月30日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金额分别为0.5亿元,合计1亿元。

对比来看,同期燕之屋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1.2亿元、0.64亿元(2021年H1)。不知道燕之屋2021年能否赚1亿元,但年内已经分红了1亿元。

燕之屋此举是否为上市前的“突击分红”呢?这些钱最终流向何方?

从股权结构来看,黄健、郑文滨、李有泉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燕之屋23.07%股份、7.61%股份、7.60%股份,合计持有燕之屋38.28%股份。以此计算,三人在报告期内的分红金额分别为5767万元、1903万元、1900万元。

在本次燕之屋拟募集建设研发中心的1.64亿元当中,有0.46亿元是作为研发费用。

在报告期内,燕之屋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05万元、1874万元、1766万元、956万元,累计约5900万元,研发费用率则持续下降,分别为1.8%、1.97%、1.36%、1.35%。其中,在2018年、2019年,燕之屋的委托外部研究开发费用较多,分别为224万元、208万元,占当年研发费用比例分别为17.20%、11.09%。

对比来看,主打高端食品的东阿阿胶同期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41亿元、2.05亿元、1.54亿元、0.58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28%、6.94%、4.51%、3.46%。以此来看,燕之屋的研发强度有待进一步加强。

与研发费用率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燕之屋的广告宣传费用是逐年走高的,分别为1.36亿元、1.87亿元、2.37亿元、1.22亿元,累计6.82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58.02%、60.84%、74.93%、72.52%。

从燕之屋历年品牌代言人来看,包括2008年的刘嘉玲、2018年林志玲、再到2022年的赵丽颖。显而易见,明星代言费用在其广告费支出中占据大头地位。

对于燕窝这种高端食品而言,明星代言品牌所起到的作用不容忽视,不过,在研发费用、广告费用中把握好平衡则显得更为重要,毕竟,留下用户的不是广告,而是产品。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lin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