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桥水基金瑞·达利欧:未来5年,世界将发生巨变

2022年01月12日 10:30 阅读:3,457

瑞·达利欧,出生于纽约长岛一个非常普通的中产家庭,26 岁时在自己的两居室公寓内创办了桥水基金。经过40多年的发展,桥水在瑞·达利欧的带领下,逆势避开2008年金融危机等大大小小各式危机,盈利颇丰,为投资者创造了巨额收益,跻身美国最重要的私营公司榜单第五位(《财富》杂志)。时至今日,桥水旗下管理资金约1600亿美元,而瑞·达利欧也入选《时代周刊》世界100 位最具影响力人物。

他对投资原则和周期方面的独到见解,被深入应用于桥水的实际投资工作中,具有极高的现实意义和借鉴意义,也深得政策决策者、商界领袖和各领域专家学者的高度认同。近些年来,瑞·达利欧一直致力于研究历史周期与变化规律,希望以更宏大的视角剖析我们所身处的世界,以提供一些投资与生活的原则,帮助我们应对变化的世界。

在瑞的新书《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一书中,他淘来了覆盖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数据,其规模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建立在如此庞大规模的数据计算之上,瑞·达利欧梳理出了改变人类命运的3大周期以及影响周期的2大决定性因素,并得出预测,未来5年,世界将发生巨变。

改变人类命运的3大周期

在瑞的笔下,改变人类命运的3大周期分为债务/资本市场周期、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以及外部秩序和混乱周期。参照3大周期提供的信息,瑞表示世界秩序会按照一定规律发生周期性的变化,主要表现为世界强权国家的兴衰更替,也就是财富和权力的转移。

·债务/资本市场周期

债务周期是经济和市场发生巨变的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如果觉得债务周期一词比较抽象难以理解,不妨设想央行有一瓶兴奋剂,可以根据需要将其注入经济。当市场和经济增长下滑时,央行注入货币和信贷兴奋剂,从而提振市场和经济;当市场和经济过热时,央行减少或停止注入兴奋剂。这些举措使货币、信贷、商品、服务和金融资产的数量与价格出现周期性涨跌。这些走势通常表现为短期债务周期和长期债务周期。短期债务周期起起落落,通常持续 8 年左右;长期债务周期则通常持续 50至75 年(包括 6~10 个短期债务周期)。长期债务周期在人的一生中只出现一次,大多数人对其会毫无预料。因此其到来往往令人措手不及,让很多人遭受损失。

债务/资本市场周期涉及3种货币体系(硬通货、债权、法币),并分为相互推动的6个阶段。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一阶段,并不存在债务,或者债务很少,人们使用“硬通货”;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二阶段,出现了硬通货债权票据(又称票据或纸币)。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三阶段,债务增加;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四阶段,发生债务危机、违约和货币贬值,导致印钞与硬通货脱钩。第五阶段,与法定货币脱钩,最终导致货币贬值,第六阶段,回归硬通货。

而政府部门有4种工具应对债务/资本市场周期:财政紧缩(减少支出)、债务违约和重组、将资金和信贷从富人向穷人转移(如增税)、印钞并使货币贬值。

·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

瑞将国家内部的体制称为“内部秩序”,内部秩序的改变可能不会导致世界秩序的改变,只有当造成内部混乱和不稳定的力量与外部挑战交织在一起时,整个世界秩序才会改变。

所有的内部秩序都是由拥有财富和权力的某些群体管控的,他们以共生关系运作,从而维持现有秩序。当财富、权力斗争以良性竞争的形式出现,激发人们将精力用于生产性活动时,就会带来有效的内部秩序和繁荣时期;当这些精力被用于具有破坏性的内部斗争时,这就会造成内部混乱和困苦时期。

国家内部存在的制度或者说“秩序”规定人们之间应该如何相处。这些制度和人们在这些制度下的实际行为会产生相应的结果,这些因果关系决定了内部秩序,也会影响人们的行为,导致秩序时期和混乱时期交替出现。

内部周期同样具有六个阶段:(1)新秩序开始,新领导层巩固权力(2)资源配置体系与政府官僚机构建立和完善(3)出现和平与繁荣(4)支出和债务严重过度,贫富差距和政治分歧扩大(5)财政状况糟糕,冲突激烈(6)出现内战或者革命。

对照以上六个阶段,美国已经进入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第五阶段,财政状况糟糕且冲突激烈,但未来10年内进入第六阶段的可能性仅为30%,中国目前处于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第三阶段,即和平与繁荣时期。

·外部秩序和混乱周期

与上文所提到的“内部秩序”相对应,瑞把国家之间的体制称为“外部秩序”。事实上,并非那么遥远之前,内部秩序和外部秩序还没有区别,因为国与国之间没有明确界定和相互认可的边界。因此,内部秩序与混乱之间的六个阶段也适用于国家之间。

二者的主要不同在于:国际关系更多地取决于原始实力的动态机制。这是因为所有管理体制都需要有效且议定的:(1)法律和立法能力,(2)执法能力(如警察),(3)裁决机制(如法官),(4)明确和具体的结果,从而确定罪行并依法执行(例如罚款和监禁)。在外部秩序中,这些规则要么不存在,要么对国际关系的指导不如对国内关系那么有效。

如果一个国家的权力超过国家共同体的权力,那么权力更大的国家将会制定国际秩序。例如,如果美国、中国或其他国家的权力超过联合国,那么决定未来发展方向的就是美国、中国或其他国家,而不是联合国。因为权力胜过一切,旗鼓相当的各方极少会不经斗争就放弃财富和权力。当大国之间出现争端时,它们不会让律师向法官申诉。相反,它们互相威胁,要么达成协议,要么开始交战。国际秩序与其说是遵循国际法,不如说是丛林法则。

在繁荣时期,人们和国家更可能建立合作关系,在萧条时期则更可能发生争斗。当现有大国相对于新兴大国走向衰落时,自然想要维持现状或现有规则,而新兴大国则想改变规则,使其符合不断变化的形势。

影响周期的2个关键因素

除了上文所提到的三大周期,另外两个决定因素也值得我们注意:即创新和技术发展、自然灾害。创新和技术发展步伐,往往有助于人类解决问题和做出改进,推动进化过程;自然灾害(即天灾,包括干旱、洪水和疾病)对人类历史往往产生巨大影响,其对国家福祉及演变过程的影响甚至超过战争和经济萧条。

·创新和技术发展

创新和技术发展可以促进生产率提高,将创新转化为生产和资源分配,进而扩大世界贸易份额和军事实力,增加经济产出,建设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在一定时期之后,构建起作为储备货币的货币体系。通过创新和技术进步,人们往往可以解决大多数问题,以此推动进化过程。

例如,荷兰人很有创造力,在鼎盛时期,荷兰的发明占世界主要发明的四分之一,造船术就在其中,而造出的船能够开到世界各地搜集大量财富。荷兰曾于 17 世纪在创新、贸易和财富方面是无与伦比的领导者,但随后却未跟上发展的步伐。最终,维持一个衰落和过度扩张的帝国变得不可持续。到 19 世纪中期,荷兰帝国已不再是世界领先的帝国。随着第二波创新大浪潮出现,英国和美国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实现了超越。

随着时间的推移,发明和创新的具体方式不断演变,但人类不断改进做事方式的决心始终不渝,用机器和自动化取代手工劳动,让各国人民的联系更加紧密。新的发明和改进不断涌现,技术进步带来的最重要的、无可否认的趋势是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一趋势可能会以难以预想的方式加速推进。除此之外,计算机化正在影响决策的性质,加快决策速度,减少情绪化。它带来了巨大的益处,但也构成某些危险。

一个社会的发明创新力是生产率的主要驱动因素。创新和商业精神是经济繁荣的命脉。没有创新,生产率增长就会停滞不前。有了创新,一个国家的劳动者的产出水平就会超过全球其他劳动者的水平,从而推动成本竞争力提升,使其成为更适合做生意的国家。

·自然灾害

自然灾害又称天灾,存在多种形式,例如流行病、洪水和干旱。史上的天灾(如干旱、洪水、疾病)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纵观历史,天灾对国家的福祉及其演变过程的影响甚至超过战争和经济萧条。

自古以来,旱灾、洪灾、流行病及其他严重的自然和生物灾害给人类造成巨大伤亡,比人类给自身造成的伤亡更严重,导致无数人死亡、经济崩溃,并加速了许多帝国和王朝的衰落。

在1350年左右,黑死病夺去了0.75 亿~2亿人的生命。在20世纪,天花夺去了3亿多人的生命,这是战争身亡人数的两倍多。干旱和洪水往往也会造成大范围的饥荒和死亡。这些灾难往往突如其来,难以预料。

瑞·达利欧在从事这些研究的过程中,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了,这是我们一生中从未发生过但历史上却曾多次发生的大事件。因此,在研究世界进化的过程中,自然界中的异常现象(如疾病、饥荒和洪水)也是值得考虑的可能因素。无论如何衡量,与最严重的经济萧条和战争相比,这些罕见的异常天灾的影响力甚至更大。天灾(如干旱、洪水和大流行病)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各不相同,不过随着人类适应力的增强,这种天灾带来的痛苦通常会减轻。

未来5年,世界将发生巨变

瑞·达利欧通过对债务/资本市场周期、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外部秩序和混乱周期三个大周期进行预测,提出了对未来世界的猜想:下一个大风险点将在5年之后出现,误差为2-3年。

需要强调的是,这些周期的发生时间无法精准判断。因为这些周期往往像台风或者飓风一样,我们大致知道会什么时候发生,并为此做准备,等风暴来临时会观察风暴、密切跟踪事态发展,以此尽量避免损失和伤害。遗憾的是我们无法精准判断风暴发生的时间和强度,但我们知道风暴可能会变得更猛烈,便应该为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

他在新书的尾声中说,我所获得的一切成就,主要不是由于我知道什么 ,而是由于我知道如何应对我所不知道的东西。赌未来就是赌概率,没有什么是确定的,连概率都不是确定的。

而如何基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来做出生活决策和市场决策,瑞·达利欧分享了以下原则:

1. 了解所有的可能性,考虑最坏的情况,然后想办法消除无法忍受的情况。首先要确定和消除无法忍受的最坏情况,这是因为,在生活或市场的博弈中, 最重要的是不要被淘汰出局。

2. 分散风险。除了确保我考虑到了所有能想到的最坏情况,我还试图通过有效分散风险,为我想不到的地方做准备。基本上,如果我有一些颇具吸引力又互不关联的下注机会,我就可以在完全不影响收益的情况下把风险降低   80%。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投资策略, 但它实际上是一种古老而完善的良好生活策略,我也将它应用于投资。中国有一个成语“狡兔三窟” ‘ 意思是万一一个地方变得危险, 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去。这一原则在艰难时日救了很多人的命, 也是我最重要的原则之一。

3. 首先考虑延迟满足而不是当下满足,这样你将来会过得更好。

4. 与最聪朋的人反复沟通。我紧跟我能找到的最聪明的人,这样我就能测试我的想法,并向他们学习。

宫玉振在为瑞·达利欧新书撰写的解读文里说道,投资者需要预测和应对未来,而预测和应对未来的能力,取决于对事物变化背后的因果关系的理解。理解这些因果关系的能力,又来自对以往变化的发生机制的研究。

或许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不断寻找类似事情再次发生的先兆,有了这些先兆,即使是不完美的预测,我们也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而不是像悠然无事一样,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或毫无准备。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