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新一轮“猪周期”即将迎来拐点,板块配置价值凸显

2022年01月13日 09:55 阅读:1,331

自2021年四季度初以来,由于猪肉零售价格短暂显示出触底回升的迹象,A股市场中相关板块和个股有所躁动。进入2022年首周,生猪养殖板块表现亮眼,“猪周期”再度受到关注。不过,当前市场仍然较为一致地认为,猪肉价格实质性拐点应在2022年二季度前后。而从投资布局的角度,由于当前处于周期“磨底”阶段,不排除提前布局的可行性。

近期,猪肉价格在2021年10月中旬探底后呈现短期回暖,主要受蔬菜价格上涨导致的替代效应、居民储备腊肉腊肠的需求上升,以及国家第二轮收储等短期因素的带动。我们认为,生猪市场供过于求的格局并未改变,本轮上涨不具备可持续性,预计猪肉价格在春节后将出现二次探底,在2022年下半年迎来本轮周期拐点。

从资产配置角度来看,猪肉价格反转的核心逻辑在于去栏。当前生猪产能呈现明显的去化加速迹象,新一轮“猪周期”反转趋势较为明确。由于四轮的“猪周期”对投资者的教育意义重大,市场整体对于生猪养殖业的观察指标、拐点判断有了广泛的认可。

因此,每一轮“猪周期”开始前,往往存在资金抢跑现象,龙头企业的股价启动相较猪肉价格反弹具有明显的领先性。建议提前布局生猪养殖板块,重点关注行业养殖成本领先、成本快速下降或者饲料业务强势增长的相关企业。

新一轮猪周期启动的三个信号

自2006年以来,我国大致经历了四轮猪周期。主要有以下三个特征:一是,一轮完整的猪周期价格下行时间略长于上行时间。原因在于,当猪肉价格下跌,养殖户并不会立即退出;只有陷入深度亏损时,养殖户才会被迫退出市场。因此,每轮周期末端存在较长的磨底期。二是,重大疫病会加剧猪周期的波动幅度,特别是在2019年2月启动的“超级猪周期”中,非洲猪瘟是重要的推动因素之一。三是,在每轮猪周期的顶部或底部,国家会启动冷冻猪肉投放或收储,对猪周期进行平抑,但效果有限且难以持续。

我们认为,当前正处于第四轮猪周期的磨底阶段,三个信号显示新一轮“猪周期”正在酝酿:

首先,猪粮比持续低于盈亏平衡点,生猪养殖利润已陷入深度亏损。养殖利润是决定生猪供给的核心因素,一般领先猪肉价格变化半个周期左右。自2021年5月14日起,22省市猪粮比一直在盈亏平衡点之下运行。2021年9月15日,我国生猪养殖预期盈利降至-715.8元/头,为2015年有数据以来的最低点,导致养殖户出现大面积亏损。

第二,能繁母猪存栏决定生猪的产能,而本轮能繁母猪的淘汰进程在2021年7月已经开始。根据农业部数据,当月我国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回落0.5%,结束了连续21个月的增长,8月降幅进一步扩大至0.9%。这标志着这一轮能繁母猪的去化进程已开启。相比之下,上市公司生猪养殖更具前瞻性,其产能去化在2021年年初就已经开始。以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四家上市公司为例,四家企业生物性资产合计值从2021年初开始逐季下降: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环比分别为-3.7%、-4.6%和-10.5%。

第三,当前生猪存栏创历史新高,新一轮去栏迫在眉睫。在2019年2月启动的“超级猪周期”下,该轮养殖户的补栏幅度和速度大幅高于以往,导致2021年以来生猪存栏量持续处于高位,进而引起猪肉价格持续下跌。截至2021年三季度,生猪存栏量达到4.4亿头,为2014以来同期最高水平。

散户主导生猪产能

放大价格波动

猪周期是指猪肉价格呈周期性变化的经济现象,本质是猪肉供需变动带来的价格波动。猪周期的一般运行轨迹是:猪价上涨——养殖户积极补栏—生猪供过于求——猪价下跌——淘汰能繁母猪——猪肉供应减少——猪价重回上涨。循环往复,形成了所谓的“猪周期”。这种价格的波动是市场经济规律在起作用,但是波动的幅度会对居民生活、农业生产者产生冲击,市场主体期待的是相对平稳而非大起大落的周期。

猪的生产周期决定了一轮完整的猪周期历时3~4年。一般而言,母猪出生后依次经过配种、妊娠、分娩、保育、育肥等环节,最终形成猪肉供应,这一过程大约需要18个月左右的时间。由于我国养殖户一般不进行种猪育种,而是通过外购二元母猪做后备。从能繁母猪补栏到影响猪肉价格一般需要10~14个月,加之下行阶段后期存在较长的磨底期,一轮完整猪周期大概需要3~4年。猪的生产周期具有特定的自然生长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每轮“猪周期”时长较为稳定,但价格波幅不定。

猪周期的本质是供需关系,我国猪肉需求端总体稳定,季节性波动仅对猪肉供需产生小幅扰动。长期来看,猪肉需求主要受到居民收入水平、人口增长、饮食偏好等因素的影响,总体趋于稳定。

我国猪肉年消费量稳定在5500万吨左右,人均年消费量保持在40千克左右。在一年之内,受节假日和气候的影响,猪价在12月至次年2月、7-9月往往趋于上涨。

影响猪价的关键在于供给,我国以散户养殖为主的特点则放大了价格的波动性。当前国内生猪产能由散户主导,在生产上具有无序性、追涨杀跌,容易造成猪肉价格大起大落。截至2019年,我国50头以下的养殖户占比仍然高达94.3%,5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户占比仅有0.7%。同时,散户的疫病防治能力较差,导致猪周期运行过程中容易受到重大疫病的冲击,进一步助长了猪周期的形成。

猪贵伤民,猪贱伤农。在从资产配置角度关注猪周期的同时,政策角度还应警惕猪周期重启后居民生活成本提高、滞胀风险上升。

一方面,2022年PPI或持续向CPI传导、猪周期触底回升,叠加CPI低基数等因素,CPI同比有突破3%的可能。物价压力可能凸显,或在明年下半年对货币政策形成制约。

另一方面,当前我国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仍未回到疫情前水平,餐饮、旅游等部分行业的就业人员收入没有根本性改善。同时,未来出口有下行压力,就业压力或增大,有必要未雨绸缪继续兜牢民生社保底线,适当提高对中低收入人群补贴,避免物价上涨带来的冲击。

(作者系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粤开证券研究员牛琴亦有贡献。本文已刊发于1月8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