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2021 年红周刊财富榜出炉,宁德时代曾毓群独占鳌头!33位实控人个人身家超500亿元

2022年01月17日 09:09 阅读:2,214

2021年红周刊财富榜显示,有33位上市公司实控人身家突破500亿元,较2020年增加两位。在个人财富前十榜单中,宁德时代的曾毓群以3348.23亿元的身家雄居榜首,比排名第二的顺丰控股王卫的身家高出1000多亿。相较这些上榜者,用友网络实控人王文京;三一重工实控人梁稳根;公牛集团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领益智造实控人曾芳勤等人,却因各种原因导致财富缩水明显,跌出身家500亿元榜单。

回首2021年,上证指数年线收出第三根连续性阳线,一举打破A股市场尘封25年的纪录。虽然这一年4.8%的涨幅并不大,但结构性行情在造富一批公司实控人的同时,也让不少公司实控人的财富明显缩水。

统计数据显示,往年白马股频出的白酒、医药、互联网、教育等板块,在2021年被轮番重锤,而以电动车、风力发电、光伏、储能等为代表的新能源概念股,则成为这一年资本市场中“最亮的仔”。以锂电池龙头公司宁德时代为例,短短一年时间,不仅公司总市值增加了5000多亿,且实控人曾毓群的个人身家也由2020年末的2006.31亿元增厚至3348.23亿元,将顺丰控股实控人王卫从红周刊财富榜榜首位置挤下。

对A股市场全部实控人为个人(包括夫妻或者家族)的公司进行数据分析,在新出炉的红周刊财富榜上,身家超过500亿元的有33位,较2020年人数增加两位;身家超过千亿元的有12位,较2020年减少一位;身家超过两千亿元的,目前仅有曾毓群一人,较2020年减少了两位。

统计数据还显示,2020年红周刊财富榜排名前十的富豪,在进入2021年后,只有曾毓群的财富实现增长,余下9人的财富均有不同程度的缩水。

榜首曾毓群个人身家突破3000亿元

2021年A股市场两极分化出现在农历春节后,一度在市场中被演绎到极致的“一九行情”得到逆转,不少低价股逆势走强跑赢了大盘,而以“茅”指数为代表的机构“抱团股”们则在不断崩塌中。

以2021年春节为时间节点进行划分,可以看到,年初至春节前大涨29.43%的休闲服务板块,在春节后至年底回调了26.39%;年初至春节前上涨18.51%的食品饮料板块,春节后至年底回撤11.7%;年初至春节前上涨16.81%的医药生物板块,春节后至年底仅小幅上涨2.64%。而同样是春节后至年底,有色金属、公用事业、化工、钢铁、电气设备等行业的涨幅均超过了50%。

在这些上涨板块中,新能源板块无疑是2021年最火的,从新能源发电到绿电运营,从电动车到各类零配件,锂电、风电、光伏、氢能,以及相关概念股在2021年均涨幅不俗,市场中也因此出现有“锂”走遍天下、“氟”遥直上、“氢”云直上的形容。

虽然目前上市公司尚未开启2021年年报的正式披露,年末大股东的具体持股情况也不明朗,但依据上市公司三季度末或四季度最新公布的实控人进入前十大股东的直接持股叠加间接持股,以及2021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总市值进行统计,可以看到,在单家公司上持股市值超过500亿元的实控人有33位,相较2020年增加了两位;超过千亿元以上的实控人有12位,较2020年少了一位;持股市值超过两千亿元的目前只有宁德时代实控人曾毓群一人,其身家高达3348.23亿元。

2021年新一届红周刊财富榜单,持股市值排在前十位的实控人面孔相较2020年有了很大变化,长城汽车的魏建军、韩雪娟夫妻;比亚迪的王传福;迈瑞医疗的徐航;韦尔股份的虞仁荣,都是在2021年首次进入或重新回归名单的。相较之下,爱尔眼科的陈邦、恒瑞医药的孙飘扬、中公教育的鲁忠芳母子、恒力石化的陈建华夫妇,则在2021年跌出红周刊财富榜前十榜单。

新能源汽车产业站上风口

财富榜前十榜单狂揽三席

2021年,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造富”能力越来越强,锂电龙头宁德时代全年斩获67.55%的涨幅,与消费、医药、教育等板块中的大盘蓝筹股走出了南辕北辙的行情。实控人曾毓群也因宁德时代股价的大涨而身家大增,成为2021年红周刊财富榜单新晋状元郎。

同属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头部公司,长城汽车、比亚迪也在2021年分别录得30.26%和38.06%的涨幅。翻看历史榜单,在阔别4年后,长城汽车的实控人魏建军、韩雪娟夫妇不仅重回红周刊一年一度的财富榜前十榜单,且成功挤入前三甲,摘取探花殊荣。在2016年时,魏建军、韩雪娟夫妻当时以352.73亿元的身家排在红周刊财富榜单第八位。仅仅4年时间,两人身家合计已经大增1000多亿元,达到1563.54亿元。

相较魏建军、韩雪娟夫妇,比亚迪实控人王传福的回归之路更长,其上一次上榜红周刊财富榜前十榜单还是在2015年,当时其以330.13亿元的持股市值位居第九位,如今其身家同样增长了1000多亿元,达到1401.06亿元。

更值得一提的还有王卫和何享健,在2021年之前,两人之间的榜首争夺战一直十分胶着。2016年时,何享健以623.15亿元的持股市值“登顶”;2017年、2018年,王卫连续两年完成超越,持股市值分别为1359.33亿元、884亿元,而何享健始终以很小的差距屈居第二;2019年,因美的集团股价大涨62.22%,何享健再次以1218.29亿元的持股市值重回红周刊财富榜榜首位置。

同样是在2019年,牧原股份的实控人钱瑛、秦英林夫妇横空杀出,因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爆发影响,2019年猪肉价格的一路飞涨让牧原股份的股价全年飙涨209.09%,进而也让钱瑛、秦英林夫妇站上这一年红周刊财富榜榜眼位置,而前两年的状元王卫则以130.04亿元的差距暂居当年财富榜单第三位。

2020年,红刊财富榜榜单前三甲位置再度更替,股价的大涨,让王卫以2383.71亿元的身家重回榜首,而何享健则以2018.73亿元的身家回到第二位置。也就在这一年,上市仅第三个年头的宁德时代,其实控人曾毓群成功杀入财富榜前三甲,为其2021年抢夺榜首位置埋下了伏笔。

500亿元富豪名单,浙商再增3人

虞仁荣身家达1054.35亿元

2021年,在身家超过500亿元的33位上市公司实控人中,浙江籍富豪强势崛起,共有6位入榜,与广东省平分秋色,同时其还荣升为孕育富豪最多的省份,这个新变化显然与2020年广东籍富豪明显偏多是有所不同的。

具体来看,来自浙江籍的6位实控人分别为韦尔股份的虞仁荣;万泰生物的钟睒睒;合盛硅业的罗立国家族;荣盛石化的李水荣;福斯特的林建华、张虹夫妻;阳光电源的曹仁贤。其中,除了钟睒睒、虞仁荣和李水荣之外,余下3位均为入围500亿元榜单的“新人”。

对于浙商的成功,大家总结的“秘诀”主要是浙江人有了好的想法基本不会吝啬与他人分享,敢想敢干成就了今天的浙江富豪。浙江人一般不会认为自己最聪明、最强大,而是深信合伙抱团协作的力量才更大。

在众多浙商中,韦尔股份虞仁荣以1054.35亿元身家排在2021年红周刊财富榜第十位。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虞仁荣从清华大学无线通信系(现为电子工程系)毕业后先是进入了浪潮集团,两年后跳槽至代理分销电子元器件的香港龙跃电子,身份由工程师变为北京办事处销售经理。1998年,虞仁荣从香港龙跃电子辞职,创立北京华清兴昌科贸有限公司,继续从事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

经过持续多年打拼,9年后的2007年,虞仁荣在上海成立了韦尔股份,并将自己的业务范围扩展至半导体产品设计领域,事业再次升级。10年后的2017年,韦尔股份成功登陆上交所主板市场。

翻看历史数据,2017年底刚上市不久的韦尔股份总市值只有190.39亿元,而在4年后的2021年底,公司总市值已经高达2718.8亿元,成功实现4年10倍的扩张。在股价的上涨下,虞仁荣的个人身家也因此达到1054.35亿元。

多位富豪来自新能源产业

新的一年再获利好加持

分析2020年、2021年这两年持股市值超过500亿元的实控人名单,可以看到,2020年上榜最多的行业为医药生物,当年共有6位实控人来自医药生物公司。而到了2021年,上榜人数最多的则是电气设备行业,共有8位实控人出自电气设备类公司,较2020年同行业上榜人数多出5位。在新的一年,隆基股份的李振国、李喜燕夫妻;福斯特的林建华、张虹夫妻;晶澳科技的靳保芳家族;阳光电源的曹仁贤;天合光能的高纪凡均为新晋“入团”成员。

若将8只电气设备公司的产业做进一步细化,可以看到,涉及光伏概念的公司有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福斯特、晶澳科技、阳光电源、天合光能,涉及锂电池行业的有宁德时代、亿纬锂能,从共性看,他们均拥有新能源属性。如果进一步将新能源概念的辐射范围放大,可以看到化工板块的中伟股份、恩捷股份也均涉猎锂电池业务,而长城汽车、比亚迪两只汽车股同样涵盖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和新能源汽车电池的研发。

因前两年的大涨,当前市场对于新能源概念的未来走势开始出现分歧。虽然有观点认为在“双碳”政策成为国家长期发展基本政策的大背景下,相关行业未来几年甚至更长期间都有望获得高价值回报,但也不乏观点认为,新能源行业“躺赢”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

譬如,2020年的公募冠军基金经理赵诣就表示,2020年是新能源龙头表现得好,2021年是包括所有的“新能源+”公司都表现得好。但进入2022年后,这种局面将很难重现,“随着新能源产业链上公司的估值不断提升,股价上涨会出现‘天花板’,最终还要看公司业绩增长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新能源赛道再迎利好预期。1月11日开盘后,乘联会(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公告,称2022年新能源补贴政策是个巨大利好。根据最新发布的政策,2022年会保持现行购置补贴技术指标体系框架及门槛要求不变,原来预期的200万辆补贴规模上限没有锁定,将实现贯穿2022年全年补贴。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新能源车补贴政策的放开,将带来巨大的增量空间,补贴金额至少大幅增加了100亿以上的规模。与此同时,乘联会将2022年新能源乘用车销量预期由480万辆提升至550万辆,预计2022年新能源乘用车的渗透率将达到25%左右。

受此消息影响,1月12日,中证新能源车指数上涨4.72%,代表性公司宁德时代、比亚迪、长城汽车均实现较大涨幅。

医药、教培行业遭遇政策利空

多家公司实控人财富明显缩水

与新能源领域拥有500亿元以上身家的人数大幅增加有所不同的是,医药生物领域拥有身家在500亿元以上的实控人人数并未出现变动,名单上依然是“熟悉的面孔”。当然,在身家的规模上,万泰生物的钟睒睒在2021年还是实现了小幅增长。

2021年,申万医药生物指数回撤了5.73%,主要原因是年中开始的医药大型“集采”落地和相关利空政策公布的影响,市场普遍认为,国产创新药研发进度受阻,进而引发了医药板块整体性回调。

对于医药板块未来的发展,森瑞投资董事长林存认为机会仍在。他表示,2021年医药板块的反复状态是消化估值的正常表现。就行业本身来看,大部分子行业依然在快速增长过程中,而经过前期的估值消化后,目前板块已进入十年来最低区域。“投资医药股还是要站在长期背景的角度去审视,随着医药、医疗的不断创新,无论药品还是器械,都会不断涌现更多新产品,造就更广大的市场,由此对以前的医疗进口产品形成国产替代浪潮。医药赛道经过反复震荡后,仍会展现出‘黄金’赛道的风貌。”

相较于“集采”对医药行业的打击,教培行业也因年内的一纸文件而股价遭遇了史诗级的暴跌。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意见的发布标志着教培行业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此后随着相关政策的陆续出台,教育行业开始步入了绵绵不断的下跌之旅。

虽然文件主要针对K12培训,而A股市场的教培公司基本并不涉及此领域,但覆巢之下无完卵,教育行业整体崩塌成为不争的事实。相较2019年、2020年红周刊财富榜,2021年前十榜单中的教培公司实控人身影已经不见,即使是在身家超过500亿元的榜单中,也不见教培公司实控人的身影。

三年半时间,“锂王”宁德时代上涨15倍

自2018年宁德时代登陆创业板后,在连续4年的评选中,宁德时代实控人曾毓群从未脱离过红周刊财富榜前十榜单。曾毓群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2021年底,调研机构SNE Research发布了年内前11个月的全球动力电池装机排行,前十名中有6家中国企业入选,其中宁德时代高居第一,份额达31.8%,领先第二名LG新能源超10个百分点,相比2020年同期提高了7个百分点。另外5家中国企业分别为排名第四位的比亚迪和排名第七~第十位的中创新航、国轩高科、亿纬锂能与欣旺达。就市值规模来看,在非银A股中,宁德时代的体量已仅次于贵州茅台。2021年12月3日,公司股价盘中最高时曾触及692元,市值规模一度达到1.61万亿元。

上市至今仅三年半时间,股价上涨约15倍,如此的股价表现无疑让宁德时代管理层和投资者赚的钵满盆盈。

对于宁德时代,其逆袭的故事一直被电池行业津津乐道,但在更早的时候,比亚迪才是国内电池行业的老大,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份额上都拥有更大的优势。时过境迁,彼时的“三元锂电”与“磷酸铁锂”之争让比亚迪错失黄金期,而宁德时代却凭借在三元锂电上的提前布局以及国内电池“白名单”的扶持,一举弯道超车成为国内以及全球最大的电池厂商。

当前,国内国际的锂电池市场竞争日渐激烈。撇开比亚迪不谈,中创新航、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也都在纷纷跑马圈地,扩张自己的产能以及客户群体。海外市场中,LG新能源以及松下icon都是欧美传统车企的合作伙伴,至于瑞典动力电池企业Northvolt,更是被定义为动力电池行业的新贵,受到不少欧洲大陆车企的青睐,且有着“欧洲宁德时代”之称。

需要重视的是,作为国内自主品牌的第一阵营,比亚迪和长城汽车旗下都有电池公司,并且都有推动自己电池公司单独上市的想法。一旦比亚迪的弗迪电池与长城汽车的蜂巢能源能够成功上市,不仅可为比亚迪和长城汽车带来可观的收益,且有望推动这两家企业凭借自己过硬的技术,在市场获得更大的份额,赚取更大的收益。

对于宁德时代,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由于供求失衡,宁德时代对于主机厂来说越来越强势,甚至要求主机厂提前买下宁德时代的生产线产能。如此情况下,在面对后起之秀一轮又一轮的冲击下,宁德时代在未来还能否继续占据锂电市场份额第一位置,是充满悬念的。

医疗器械“一哥”同时诞生两位千亿富豪

于A股市场生来就金贵的公司并非只有宁德时代,迈瑞医疗也同样如此。在2018年、2019年时,因实控人李西廷、徐航的外籍身份,红周刊的年度财富榜单并未将其统计其中,而若计入统计范围,则李西廷在2018年就能进入红周刊财富榜前十,位居第九位,在之后的三届榜单中,也始终能位居其中。2021年的最新榜单无疑是更为被值得记录的,因为财富榜前十名单中,上榜者不仅有迈瑞医疗的李西廷,且同时出现了迈瑞医疗另一位实控人徐航的身影。

医疗事关国计民生,但对医疗器械公司来说,如果仅仅局限于国内医疗器械行业的某个细分赛道,头顶的天花板其实并不高,因此,要想做大做强,跨赛道并购扩张和国际化拓展不可或缺。自2008年对Datascope公司生命信息监护业务的收购开始,迈瑞医疗在国内国外总共完成了10余起并购,涉及生命信息监护、超声影像、硬管内窥镜及配套手术器械、骨科材料等等方向。在“归回”A股市场3年多的时间,迈瑞医疗市值规模已从上市初的不足千亿元,如今超过了4000亿元。

同为迈瑞医疗的实控人,因持股比例略有差异,徐航是在2021年才首次进入红周刊财富榜前十阵营,而迈瑞医疗也是目前惟一一家诞生两位实控人入围财富榜前十的企业。与李西廷始终着重医疗产业不同,如今徐航的精力更多可能在深圳房地产开发上,其2007年跨界成立了深圳鹏瑞地产。

值得一提的是,徐航虽然退出了迈瑞医疗的管理层,但对手中所持的迈瑞医疗股份并未太多减持,也正是他的不减持行为,让他拥有了上榜红周刊财富榜前十的机会。

风光不在,多家公司实控人身家跌破500亿元

在红周刊财富榜单中,“常青树”从不少见,“新秀”也是年年都有。相较“新秀”高光亮相,“惜败者”也是值得被着墨的,毕竟其财富缩水从侧面也能反映时代的变迁和市场热点的切换。

统计数据显示,在红周刊财富榜身家达500亿元以上的实控人中,合盛硅业的罗立国家族;华利集团的张聪渊家族;宝丰能源的党彦宝;福斯特的林建华、张虹夫妻;晶澳科技的靳保芳家族;阳光电源的曹仁贤;中伟股份的邓伟明、吴小歌夫妻;恩捷股份的李晓明家族;天合光能的高纪凡都是新入榜的选手。原2020年榜单中的用友网络实控人王文京;三一重工实控人梁稳根;公牛集团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领益智造实控人曾芳勤等,则因各种原因跌出了2021年榜单。尤其是领益智造和三一重工的实控人,在公司股价2021年回调38.62%和33.4%情况下,个人持股财富大幅缩水。

在2020年底时,领益智造总市值为844.54亿元,实控人曾芳勤的身家也有513.72亿元,是当年最后一位跨入500亿元分水岭的实控人。进入2021年后,公司股价出现大幅调整,至2021年底时,公司总市值回落至520.43亿元,而曾芳勤的身家也缩水至315.3亿元,减少了近200亿元。究其原因,公司股价持续回撤与疫情影响下的公司业绩增速持续下滑有关。

翻看历史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个报告期,领益智造净利润分别实现了4.63亿元、3.96亿元和12.7亿元,虽然从年内各季度的表现看,二季度亏损后三季度成功扭亏转盈,但与2020年同期相比,只有一季报实现了613.79%的大幅增长,而中报和三季报的净利润则出现37.2%、11.95%的同比下滑。领益智造给出的解释是,受智能手机芯片供应紧缺和海外部分厂区生产短暂停工影响,公司订单放缓;疫情影响,海外部分厂区生产短暂停工,导致部分项目量产延后等因素影响所致。

虽然领益智造在2021年6月通过全资子公司领益深圳以3800万元收购上海领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浙江锦泰电子有限公司95%股权,正式步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但从市场表现来看,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新赋予的新能源汽车概念未能在下半年支撑起公司股价。

老牌机械蓝筹公司三一重工是自2021年春节后出现持续阴跌走势的,至2021年年末,股价仅有22.8元,年内跌幅达33.4%。股价的下跌让实控人梁稳根的身家明显缩水,由2020年底的590.15亿元下降至2021年年末的374.62亿元。

观察三一重2021年已公布的三份财报,可以发现三一重工业绩增幅有明显急速萎缩趋势,一季报、中报和三季报披露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46.16%、17.16%、0.91%。三一重工所处的行业是具有高度周期性的工程机械行业,2021年以来,该行业整体处于下行周期。

投资最重要的就是看预期,在行业周期转入下行时,资本会毫不犹豫的提前离场,这一点从机构的持仓态度上就能看到。2021年一季度开始,公司大股东三一集团的持股比例持续降低,第二大股东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更是在2020年四季度就开启了其对公司的减持行动,前两大股东的合计持股比重已由2020年三季度末的40.1%降至2021年三季度末的36.4%。

(本文已刊发于1月15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