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华尔街精英不想让你知道的那些秘密

2022年03月11日 09:30 阅读:4,034

长期以来,人们只关注央行“印钞”,却忽视了商业银行在货币创造方面的作用。如何创造货币,对于经济稳定和持续繁荣至关重要。

我们的生活深受货币的影响,但是我们却对货币创造和货币体系一无所知,是谁制造了这种无知?私人银行家如何通过创造信贷而成为货币的主要生产者,他们如何利用创造货币的权力造成了全球经济的混乱?如何管理货币体系,实现经济稳定、可持续和繁荣?如何驯服金融,让它为社会整体利益服务?

英国经济学家安•佩蒂弗(Ann Pettifor)经常就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货币、货币政策(尤其是利率)以及英国经济发表文章和演讲,她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强调上述这些问题。在《货币权力:货币创造如何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中,佩蒂弗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了货币创造逻辑,以及对主流经济模型的批判。

同时她从货币创造、货币价格、资本流动等方面,对货币体系及监管体系提出了可行性建议,包括使用宏观审慎工具管理信贷、政府供应和管理全方位的安全资产以满足不同的流动性偏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协同、对跨境资本流动征税、重建凯恩斯提议的国际清算联盟,这些对于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01.谁掌握着创造货币的权力?

金融市场的参与者主导着经济决策,决定了几乎所有经济部门(除了与宗教相关的组织)的融资服务。金融家可以从债务中获取租金(利息)来赚取巨大的资本收益,也可以从现有资产中毫不费力地获得租金,如土地、房产、自然资源(水、电)垄断、森林、艺术品、赛马、品牌和公司等。

在全球市场中,金融家们的行为十分“自由”。比如利用资本流动,将境外资本收益转移到巴拿马、英国伦敦、美国特拉华州、卢森堡、瑞士和英国海外领地。华尔街和其他金融中心的银行家以及对冲基金,甚至会为削减资本利得税、改变累进税制而进行游说,削弱金融监管。

而金融部门可以说是助长了金融家的“自由”。在关于金融部门权力的讨论上,迈克尔·赫德森(Michael Hudson)认为“金融部门的目标不是尽量减少道路、电力、交通、水或教育的成本,而是最大限度地发挥垄断租金的作用”。杰弗里·英厄姆(Geoffrey Ingham)则将这个部门现在掌握的权力描述为“专制”。

佩蒂弗对二人的上述观点表示认同,在她看来,全球金融部门对整个社会,特别是对政府、产业和劳工行使着超凡的权力。全球金融部门成功地征服并有效掠夺了政府及其纳税人,使其服从于不受约束和不负责任的金融家和金融市场的利益。

同时,佩蒂弗也发现,包括学术专家和公众在内,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关于金融的“专制权力”的讨论。这种忽视也导致了一些“无知”和误解。

由于金融部门高度不透明,再加上它本身刻意模糊其活动,所以造成了人们对货币创造和货币体系知之甚少,甚至是一无所知。人们普遍不太了解货币创造的原理、信用和债务在经济中如何发挥作用、银行业以及金融和货币体系如何运作,以至于会误解是中央银行“印钞”导致了通货膨胀,实际上并非如此。

即使是正统经济学家,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在大学课程和经济活动的分析中都忽视了货币、债务和银行体系。大多数经济学家(包括“古典”、“新古典”和许多被认为是“凯恩斯主义者”的经济学家)把货币视为经济交易的“中介”或仅仅是交易的“面纱”,认为银行家只是储蓄者和借款人之间的中间人,利率是对货币需求和货币供应做出回应的“自然”利率。

实际上,货币体系所管理的是金融行业的利益,而金融家们可以通过债务利息,赚取巨大的资本收益。正因如此,在本质上看,金融危机就是债务危机,而大多数的债务危机与货币问题有关。

一直以来,银行家们隐藏着另一个角色身份——货币创造者,他们通过创造信贷而成为货币的主要生产者,并且在宽松的监管环境下,利用手中创造货币的权力,造成了经济的混乱。但是由于对货币和银行业存在上述认知盲点,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都没有正确预测或分析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

02.银行体系为何会触发金融危机?

为什么银行体系会给社会带来巨额债务,导致金融危机频发?佩蒂弗揭示了三个层面的原因:

1、私人银行控制融资分配却缺乏监管

由于存在误解,公众指责中央银行“印钞”促使通货膨胀。虽然中央银行确实对货币的价值及价值的维持负有责任,但其实并不负责“印制”国家的货币。根据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的说法,私人商业银行体系“印制”了95%的广义货币(任何形式的货币,包括银行存款或其他存款以及纸币和硬币),而央行发行的货币最多只占5%。

这意味着,私人商业银行,拥有通过经济活动来分配或阻止融资的权力。这是一个缺少监管的体系所产生的后果。不过,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往往忽视了私人货币的“印制”,并且经常把矛头瞄准中央银行家。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撒切尔夫人的经济顾问发现自己无法控制通货膨胀。因为他们只聚焦了公共货币供应——政府支出和借贷。

2、管制解除,银行家掀起放贷狂潮

在不了解“私人银行的货币创造与通货膨胀”二者关系的情况下,货币主义经济学家还主张对私人商业银行的贷款标准解除管制。这种解除管制使得银行家开始了一波放贷狂潮,反过来又推动了通货膨胀。

正如威廉·基冈(William Keegan)所言:“失灵的(货币主义)经济学说不仅导致了通货膨胀率上升,而且也导致英国经济受到严重挤压,失业率不断上升。”这就是为什么撒切尔夫人在上任第一年之时,通货膨胀率达到21.9%。三年后,通货膨胀率才低于她刚上任时的水平。

3、崇拜自由市场,反对民主监督

自由市场主义盛行之下,私人信用创造了某种意识形态上的盲点。这种意识形态认为,公共的是坏的,私人的是好的。典型的观点就是——“自由的、竞争性的市场”既是无形的,也是无责任的,可以用来管理全球金融部门和全球经济。

这种想法不仅来自对自由市场近乎宗教般的信仰,而且也来自对民主监管国家的蔑视。20世纪80年代,撒切尔和里根政府以及此后当选的政治家,他们的支持者甚至大肆宣扬这种“蔑视”。

03.驯服金融,为社会整体利益服务

银行家“凭空创造货币”是一件值得关注的有意思的事情。同时佩蒂弗也呼吁,更重要的是关注对凯恩斯所谓的“货币的弹性生产”的管理或控制。她在书中论述了这种“凭空创造货币”的权力犹如一把双刃剑。

1、金融可以为社会整体利益服务

佩蒂弗并不反对银行国有化,但她认为大官僚机构的公务员,并不适合每个工作日在银行做贷款申请和风险评估的工作。“我想我们的公务员能执行更好的职能,而不是去评估琼斯太太申请的抵押贷款、史密斯先生申请的汽车贷款,以及一家街角商店申请的可透支额度。”

在某些货币体系中,商业银行在实体经济中的融资放贷,被用于生产性的、能创造就业的活动中,这种货币体系是不应被妨碍的。

商业银行能够在风险评估、提供融资方案并理顺融资流程这些方面有着关键作用。在管理债务人与银行之间的无数社会关系,以及评估银行潜在借款人的风险方面,银行职员也是个重要角色。

2、权力一旦过大,容易滥用

另一方面,私人商业银行家拥有的自己制定“价格”(利率)和分配融资的权力,是一种不容小觑的权力。这种权力,由公共基础设施(中央银行、法律制度和公共税收制度)赋予和支持。

因此,这种权力必须受到公共责任机构认真严格的监管,防止“专制独裁”。佩蒂弗建议,当局应确保以可持续利率的方式,公平地部署融资或信贷,以实现合理的、负担得起的经济活动,而不是支持风险高且往往是有系统性风险的投机活动。

她十分赞同让民主社会对银行进行监督。因为是社会赋予了银行“凭空创造货币”的巨大权力,这不应该被用来中饱私囊。银行也不应将零售客户的存款或贷款,作为银行自身借款和投机的抵押品。

04.建立一个健全的货币体系

佩蒂弗认为,一个完善的货币和银行体系里的货币创造,可以被视为伟大的文明进步。并且在著作中描述了一个健全的货币体系所具备的价值:

1、融资渠道更大众化

具体而言,银行家根据借款人的可信度来发放贷款,大量的资本流动不再局限于有权有势的群体,更大范围的私人企业家和公共企业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由于这些健全的货币体系的发展,私人企业或公共事业不再出现资金短缺的问题。

2、确保生态系统“宜居”

对于今天那些生活在拥有健全、发达货币体系的社会中的人来说,有足够的资金来解决能源不安全和气候变化等问题,解决人类的深重苦难,比如贫穷、疾病和不平等,保障人类的繁荣和幸福,资助艺术和更广泛的文化发展,确保生态系统的“宜居性”。

3、维持信任的社会关系

能创造货币,也能维持信任的社会关系,在一个管理完善的货币体系中,是不应缺少的。货币或信贷并非是经济活动的结果,相反,是货币创造了经济活动。因此,货币能使我们在有限的自然和人力资源内尽力做到能做的事。在健全的金融体系内,我们可以负担得起我们能做的事。

以上内容综编自中信出版2022年1月新书《货币权力:货币创造如何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英] 安•佩蒂弗(Ann Pettifor)著。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