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经管 » 永辉超市,转型之囧

永辉超市,转型之囧

2022年03月11日 09:52 阅读:1,703

2021年预亏损近40亿元,这是永辉超市自上市以来的最差成绩单。永辉超市发生年度重大亏损的因素有很多,如外部社区电商鏖战的冲击、自身多次探索新经营模式的失败,以及对外投资失利等。如今,永辉超市又开始了新一轮探索。

■ 全媒体记者/孙晨

1月29日,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601933.SH;以下简称永辉超市)发布业绩预亏公告。根据公告,永辉超市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39.3亿元。

作为对比,永辉超市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7.94亿元,以此来看,永辉超市2021年亏损巨大,而这也是永辉超市自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首次亏损。

需要深入思考的是,从大幅盈利再到巨额亏损,永辉超市走了哪些弯路?本次亏损是暂时性的,还是不可逆的?未来,永辉超市的出路又在何方?

亏损两大根源

永辉超市的迅速崛起与抓住农改超(农贸市场超市化运作)的机遇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2000年7月,永辉超市开设了第一家“农改超”超市,该模式被充分肯定并被外界称之为“永辉模式”,永辉超市也被誉为中国“农改超”的开创者。国务院七部委联合检查组还提倡在全国范围推广“永辉模式”。

搭上政策快车的永辉超市,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并于2010年12月15日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

彼时,永辉超市在招股书中披露,通过集中采购的方式提高了公司的议价能力;此外,还直接与种养殖户、产地等进行合作,极大限度地减少了“产地——门店——顾客”,即减少产品流通环节,从而最大程度保持生鲜产品的新鲜度与让利于消费者的价格优势。同时,永辉超市也通过自建物流配送中心控制物流成本。

通过上述压缩成本的操作,让永辉超市生鲜产品更加物美价廉,从而吸引更多消费者前来消费,形成稳定客流,这也让永辉超市得以构筑其自身坚固的护城河。

● 多次尝试遇挫

物美价廉是永辉超市生鲜业务的核心壁垒,而生鲜业务“高频”的特点则为永辉超市引来稳定的客流,继而带动食品用品等其他业务板块的发展,这也是在零售行业受到电商冲击,诸多同行业绩下滑,而永辉超市仍能够高歌猛进的一个重要因素。

财报显示,2015年至2020年期间,永辉超市营业收入保持增长态势,从初期的421.45亿元增加510.54亿元,至末期的931.99亿元,累计增长率达121.14%,不过2020年的增长率较2019年腰斩,为9.81%。

分产品来看,永辉超市的产品主要包括生鲜及加工、食品用品两大版块,以2020年为例,两大产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14.81亿元、453.04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1.74%、9.30%,同样较2019年增幅有所下滑,合计867.8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93%。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永辉超市近年来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着增长势头,不过主营业务的盈利情况却早在2018年开始了下滑。财报显示,2015年至2020年,永辉超市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05亿元、12.42亿元、18.17亿元、14.8亿元、15.64亿元、17.94亿元(如图表1)。

从毛利率来看,永辉超市毛利率在2018年达到近年最高值,为22.15%,但自此之后,毛利率逐年下滑,2020年为21.37%。从产品来看,永辉超市的生鲜及加工、食品用品毛利率也在当年达到峰值,分别为14.86%、19.23%,此后毛利率也是一路下滑,2020年分别为11.74%、18.60%(如图表2)。

2021年上半年,永辉超市的毛利率为18.82%,同比下降3.55%,而生鲜及加工、食品用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0.27%、15.68%,同比分别下降4.69%、3.54%。

可见,自2018年之后,永辉超市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下滑明显,归母净利润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非主营业务的收入,而这部分收益主要来源于投资收益,但投资收益有着波动性较大的风险。

是什么导致永辉超市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一年不如一年,直至出现2021年的巨大亏损呢?

前文提及,永辉超市是凭借物美价廉的生鲜产品在诸多商超中突围而出,不过,近年来其核心优势却面临着巨大挑战——社区电商之间的鏖战。与此前的网约车、共享单车大战一样,社区电商抢夺市场的方式简单而又直接——通过大额补贴来留住用户,这意味着又是一场“烧钱”的战争。

面临来势汹汹的社区电商,永辉超市曾尝试过多种方式突围,但效果并不理想。

在2017年初,永辉超市拟新开Bravo店超过100家、新开超级物种24家(对标盒马鲜生),当年年底超额完成目标。到了2018年初,永辉超市计划新开Bravo店、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分别为135家、100家、1000家,根据当年年报,永辉超市新开135家Bravo店,但超级物种、永辉生活新店数量并没有公布,原因是永辉超市在当年剥离了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云创),即云创业务,该业务亏损严重。

2018年以来,社区电商竞争渐趋激烈,如此情况下,传统生鲜超市永辉超市的核心优势“物美价廉”直接遭遇重大冲击,而为了应对社区生鲜店,永辉超市开始新探索。

2019年初,永辉超市提出探索“mini店”,对标社区生鲜店,当年新开“mini店”573家。但好景不长,“mini店”在2020年大量关闭,当年年底仅剩156家,公司称战略调整,关闭了部分“mini店”,这也意味着该探索以失败告终(图表3)。

社区生鲜对永辉超市的具体冲击如何,或许可以从数据中得知一二。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永辉超市的存货分别为55.82亿元、81.19亿元、123.3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79%、45.44%、51.91%。到了2020年,永辉超市的存货价值为108.82亿元,同比下降11.77%。

在2021年业绩预亏公告中,永辉超市提及面对新冠疫情防控常态化及外部竞争的条件下,公司主动采取了调结构降库存保市场的策略,公司总体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8%、毛利率同比下降2.4%。

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的存货为77.13亿元,同比下降14.58%,降幅明显,远超2021年总体营业收入下降数据,降库存策略效果显著。

除了应对社区电商而做出的一系列探索之外,永辉超市在2017年还提出“云商”,即探索BtoBtoC的加盟商业新模式大力建设“彩食鲜”中央大厨房。不过,永辉彩食鲜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彩食鲜)目前也处于亏损中,另外,自2019年2月起,永辉彩食鲜也不被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 投资路上越走越远

在完成上市的前几年,永辉超市稳扎稳打。财报显示,永辉超市的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123.18亿元增加逾244亿元至2014年的367.27亿元,复合增长率31.4%。同期的归母净利润从3.05亿元增加约5.5亿元至8.53亿元,复合增长率29.32%。

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当年,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421.45亿元,同比增长14.75%,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为6.0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8.92%。对此,永辉超市当年在业绩快报中表示,公司营业收入增速受组织架构变动、业务集群改革及零售行业景气度影响减缓,此外,公司投资的联华超市(00980.HK)亏损约0.69亿元。

从历年年报来看,永辉超市在2012年以2998万元购买了人人乐(002336.SZ)股票,当年亏损了1051万元,即当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的投资收益,后于2013年售出人人乐股票。在出售人人乐股份的那一年,永辉超市买入中百集团(000759.SZ)股份,持股比例为4.99%,在2014年进一步买入中百集团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0%,投资总额9.96亿元,两年的投资损益为2.29亿元,赚得盆满钵满。后又于2017年进一步追加投资6.15亿元,持股比例提升至29.86%。

投资中百集团获得大幅收益之后的永辉超市在投资一途上越走越远。据《经理人》杂志不完全统计,在2015年至2020年期间,永辉超市投资过的上市公司(含新三板)包括联华超市、红旗连锁(002697.SZ)、星源农牧(835068)、国联水产(300094.SZ)、湘村股份(839520),其中对红旗连锁、国联水产、湘村股份的投资金额分别为16.51亿元、6.22亿元、4.45亿元。

此外,永辉超市也在积极参与新股配售,包括认购金龙鱼(300999.SZ)、宝龙商业(09909.HK)新发行股份。另外,还以35.31亿元收购万达商管1.5%股份,以6.6亿元参与设立福建华通银行,持股比例为27.5%(如图表4)。

梳理永辉超市投资的企业来看,永辉超市既投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又企图收购同行来进一步扩大自身规模,同时还积极参与IPO企业的参股配售。对于投资亏损也能够做到及时止损,但问题是,如此频繁的对外投资,是否会对企业自身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又是否会影响投资者对企业自身的看法?

从结果来看,2015年至2018年,永辉超市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投资收益金额并不高,分别为0.31亿元、0.3亿元、0.11亿元、0.87亿元,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其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投资收益金额暴涨,分别为3亿元、11.76亿元。对于2020年非主营业务导致利润重大变化,永辉超市称主要是对宝龙商业、万达、金龙鱼等的投资因公允价值变动产生收益11.52亿元。

从长期股权投资来看,永辉超市2019年、2020年初的余额分别为57.01亿元、58.86亿元。在2019年,按照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永辉超市的长期股权投资为亏损4.22亿元、主要是永辉彩食鲜、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53亿元、3.41亿元所致,当年计提减值准备为3.23亿元,中百集团、国联水产分别计提0.92亿元、2.31亿元。

2020年,永辉超市的长期股权投资按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亏损2.73亿元,永辉彩食鲜、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84亿元、2.29亿元。当年计提减值准备为3.07亿元,中百集团、湘村股份分别计提1.47亿元、1.6亿元。这一年,永辉超市开始减持国联水产股份。

在2021年业绩预告中,永辉超市在亏损原因中提及,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以及计提的长期资产减值准备预计减少公司当年净利润6亿元左右。上述减值尚未经评估机构评估、未经注册会计师审计,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需要指出的是,从业绩预告来看,永辉超市投资的部分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也不乐观,其中的中百集团、国联水产预计归母净利润分别为亏损,而金龙鱼、红旗连锁则尚未发布业绩预告。

永辉超市的出路

对于2021年业绩亏损,永辉超市提到新租赁准则的执行使得公司净利润与原准则对比减少4亿元左右。根据财政部相关准则及通知规定,永辉超市自2021年1月1日起执行新租赁准则。

来源/pexels

另外,永辉超市还称公司线上业务亏损8.4亿元。该业务围绕“以生鲜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渠道数字化零售”的核心战略,2021年的投入为6.7亿元。

从数据来看,永辉超市的线上业务发展迅猛。具体来看,永辉超市的线上交易额从2017年的7.3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04.5亿元,累计增长率约13.3倍。同期的注册用户(会员数)从289万户增长至4933万户。

去年上半年,永辉超市线上销售额达68.1亿元,同比增长49.3%,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达14.1%,会员数达到7220万户。

从2020年至今,永辉超市线上业务的快速发展,这固然有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永辉超市提升了仓配运营能力。众所周知,消费者从社区电商购买生鲜产品,比起性价比,更加注重时效性,而永辉超市通过建立仓端运营及配送管理标准,完成以标准统一、数字化管理及工具赋能为核心的“二代仓”复制,优化服务体验,大幅提升履约准时率至93%以上。

在2020年的经营计划中,永辉超市拟复制近600家二代仓,将全国准时履约率提升至95%的行业领先水平。去年中报中,永辉超市的履约准时率进一步提升至93.4%。

线上业务显然是永辉超市诸多探索中较为成功的案例,在目前社区电商行业融资遇冷的条件下,线上业务值得永辉超市重点关注。当然,线上业务占主营业务的比例不到20%,尚且未能挑起带领永辉超市前进的重担,毕竟永辉超市的核心仍然是线下业务,这也意味永辉超市需要进行更多探索。

在2021年中报中,永辉超市将自身经营业态概括为大型超市、仓储店、线上到家三大业务,其中仓储店在此前财报中从未提及,这意味着该业务是永辉超市未来的重心之一。

2021年,是仓储会员店的元年,Costco、山姆会员店、麦德龙、家乐福等纷纷布局,仓储会员店的最大特点是仓储合一,面向中高端消费者并推行会员制。

2021年5月1日,永辉超市第一家永辉民生仓储会员店(由Bravo升级改造而来)在其大本营福建开业,与上述仓储店品牌不一样的是,永辉仓储店是非会员制,主打天天平价,店内商品也有所精简。截至去年10月25日,永辉超市已开业仓储店数量为55家,其中新开门店20家,另外35家门店是改造而来。

去年中报中,永辉超市指出,7月,福建仓储会员店的开业,直接带动福建地区整体销售同店比增长12.1%,日均客流同店比增长19.3%,可见仓储会员店模式对周边地区整体销售水平的提升作用巨大。从这点来看,永辉超市是想利用仓储会员店将消费者重新引流至大卖场,并且已有一定效果,但能否复制至全国各地,还需要时间验证。

如果说仓储会员店是永辉超市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有所夸张,不过,经过多轮探索失败,永辉超市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不仅仅是时间的付出,还包括大量资金的投入,这也让永辉超市的资产负债率节节攀高,资产负债率从2017年的37.91%飙涨至2020年的63.69%。同期的流动比率从1.65下降至0.95%。

2021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的资产负债率为82.18%,同比增长39.50%;流动比率为0.82%,同比下降19.44%。

虽然永辉超市在业绩预告中没有提及,但导致其亏损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财务费用激增。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的利息费用为12.50亿元,较2020年的3.14亿元增加逾9亿元,增长率298.09%,其中固然有新租赁准则的影响,但利息费用逐年加大支出也是不争的事实。

综合来看,永辉超市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仓储会员店的成败或将决定永辉超市的命运。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