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观点|谭雅玲:国际地缘变化之金融格局与风险评估

2022年03月29日 09:23 阅读:3,124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与英国智库Z/Yen于3月24日联合举办第31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发布暨国际金融形势研讨会,并邀请业内知名专家学者围绕国际变局下的金融风险与应对等问题展开讨论。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以主题为《国际地缘变化的金融格局与风险评估》作发言。

嘉宾: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1.俄乌冲突对全球金融局势的影响

俄乌冲突所处的背景是全球竞争大于合作、失衡大于均衡、分化大于分歧。目前,经济全球化进入一个新的关键时期,主要因为,一是以前国家之间形成了比较明确的合作框架,但如今大国之间竞争的因素已经高于合作的基础;二是大国之间关系越来越失衡,这在经济层面特别是贸易方面的体现非常明显;三是国家间利益分化,矛盾不可调和,这也与国家之间产业分工、贸易格局有很大的关联。

俄乌冲突的因由是美国打破了欧洲的合作机制。欧元的诞生,是欧洲经济区域化以及欧洲国家之间合作的重要成果。当前,欧洲区域化的一个重要体现在于俄罗斯逐步进入欧洲区域化体系。德国总理朔尔茨最近也明确表示,立即停止进口俄罗斯能源将引发欧洲的衰退,代表德国40个工业行业协会、10万多家公司、800万员工利益的德国工业联盟也支持该观点。但对美国来说,其一直都很警惕欧洲大陆的合作与扩张融合。俄罗斯融合欧洲大陆势必会形成大欧洲概念,这将不利于美国对欧洲施加影响,因此美国针对欧洲的战略一贯是“分而治之”。而美国对俄罗斯和乌克兰则心怀两面性,遏制与合作存在时机与条件之间的权衡,亦或是借题发挥、挑拨离间两面性并举。因此,俄乌局势微妙之处在于利益方焦灼不定,前景难以预料,欧洲事态并不简单,内外竞争严峻性前所未有。

俄乌冲突恐引发国家之间的信誉竞争,货币竞争格局将暂时终结,石油能源竞争战略也将进入全球化的前沿领域。对于全球化而言,全球化即不会退化也不会消除,但将面临深刻的重组,主次关系如何摆布、全球化框架参数如何设定都面临巨大变革;金融化是全球化不可避免的前景,金融化则意味着国际关系金融化(国际关系被货币金融主导)进一步扩大范围,国际货币竞争消除或减弱,美元地位进一步强化,美国对商品、石油能源等市场将实现更加全面的垄断。

2.国际金融危机预警的若干提示

一是美元国际地位正在加强,要警惕国内“美国经济衰退论”“去美元化”等舆论和情绪偏激观点。从目前来看,美国力量或者美国因素仍占据主导地位,美国旨在扩大势力范围,全面垄断市场,强化美元的国际地位。因此,我国对美元国际地位的看法需要更加的理性。目前国内出现的一些偏激舆论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去美元化”和“美元经济衰退”的观点在当前市场上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实际上去“美元化”是一种理想主义的壮大,而美国经济衰退的时代尚未来临。美国投行极力推销“美国经济衰退”,其实很可能只是说明年经济增速下滑了,而不是更长的经济周期。人民币在国际支付比重从2%上升到3%,国内就大呼“人民币国际化即将来临”,这非常不切合实际。整体而言,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舆论对美国是低估的,没有梳理出美国真实的价值和实力,忽略美国实力从而容易导致对国际金融形势做出误判。

二是欧洲大陆“有危无险”,风险点在于欧元解体、俄罗斯退化和欧洲分化。世界在讨论美元、欧元、人民币三足鼎立的国际货币新组合,而美国确在构造设想美元、黄金、石油之间的新机制与新组合,石油美元化与金融化成为美元重塑货币的重要抓手。因为欧洲自身的经济金融实力所限,美元对石油强势的控制力将颠覆欧元的软肋根基,因此增加了欧元解体的概率。俄罗斯通过这场俄乌之争衰退的趋势比较明显,预计今年的经济增长会退化到-8%到-10%左右,如果再加上未来金融制裁的全面启动,其对俄罗斯的打击应该是不可低估的。整个欧洲在分化,这种趋势对欧洲区域化的影响是非常之大。但是,欧洲发生真正危机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当时欧元启动是本币和欧元双币并行,之后本币退出。现在已经在发生双币并行,而未来可能是欧元退出了。但即使欧元退出,结算体系或者货币交易体系的本币模式仍然是完好的。

三是新兴市场“有险有危”,风险点在于美联储加息政策外溢,导致资本快速流出和货币贬值。本次疫情对新兴市场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未来的真正危机应该是在新兴市场国家,它们面临的困难是资本流出、货币贬值,以及合作分化。无论是金砖国家,还是20多个新兴市场国家,伴随着美联储加息,外溢的风险压力加大,危机的可能性也在上升。但是如果新兴市场风险涉及到大国的利益,那么如何规避风险,或是如何快速缓解危机势必将引起更多的讨论。所以,新兴市场国家与主要发达国家的利益捆绑趋势也会越来越明显。

四是人民币“有惊无险”,风险点在于人民币“正常性”贬值影响企业利润。当人民币快速升值到6.3的时候基本上很少有人再预测6.2了。逐步回归到“正常性”贬值轨道上来,是最近正在发生的事情。由于上一轮升值过猛,已经把人民币贬值的有效性、合理性完全消耗掉。中国外贸企业赚的都是美元,兑换人民币以后,即便人民币有所贬值,但因前期过快的升值,导致利润依然在减少;再叠加商品、原材料、能源、海运价格上涨,以及国内用工价格的上涨,所以即使人民币有贬值,对中国企业而言利润影响也是非常大的。汇率对今年的经济而言,它的风险点和挑战压力值得我们加以高度重视。

3.重视中美关系走向,切实维护我国金融安全

中美关系长期“斗而不破”是分析中国金融安全问题的前提。中美关系不对称是竞争焦点,中美政治、制度与发展水平的差异非常悬殊,其中涉及到国际信誉和市场的力量。我们具有信誉优势,但市场力量占弱势。因此在话语权、份额、地位上的差异和悬殊仍是非常大的。中美的政治原则或者立场是不可能调和的,中美的竞争性应该也是长期化的。我们应该针对自己的短板和软肋去做好功课,而不再是情绪化的宣泄(包括“美国衰退论”“去美元化”等),否则有可能会失去我们的发展机会和有利条件。

同时,我们应看到,中美贸易互补、科技互动,经济不脱钩构成了两国合作基础。2021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再次创历史新高,中国向美国的出口、美国向中国的进口也将再次达到新的高峰水平。从贸易供给和科技关联的角度来看,中美的互补性和互动性是非常强的,这是中美不脱钩的一个基础。美国对中国中低端物资或者消费品的进口构成美国经济的底部基础和必然需求。现在港口堆满了货物,有很多中国货物都是在去年上半年积压下来的。通货膨胀下美国老百姓实际生活压力并不见得很大,美国的战略储备性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美元自由化与人民币本币化的地位悬殊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点。近来,国际石油价格高涨、商品价格镍疯狂抬高、粮食产品价格超乎寻常暴涨以及股指价格波动剧烈等等。如果市场没有充足流动性,这种场面将难以破局,其中美元流动性是核心影响与关键要素。毕竟所有产品与商品都是美元定价或报价,美元数量与规模是刺激价格的重要源头,更是美元背后操作者的技术与能量施展之功力。而美元自身不均衡已经迫在眉睫,美元急切筹措财力的意向则是目前价格高涨的重要原因,而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扬则是美国财政的核心,也是目前美联储加息的重要背景与核心考量。美元以外为主与人民币以外为主,是货币实力和市场的一种较量。人民币不具备和美元抗衡的优势,离岸人民币价格决定过去在香港,现在在新加坡。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风险防范的重点应该落在哪里,这是特别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人民币应“以我为主”,降低美元政策外溢风险。美国对美元有清晰的战略布局,美元地位保卫战是美国的国家战略,美元贬值是美国的基本国策,美元收缩流动性是减少利率上调的风险,美联储加息则意在配合美国财政政策空间。中美两国面临的经济形势和问题完全不同,我们不能跟随美国的政策,受美元政策外溢影响。从长期来看,美元的地位不仅没有减弱,还在不断强化市场垄断,提高国际地位和作用,我们不能受偏激舆论的影响,贸然以“去美元化”为前提推出激进开放政策;从短期来看,人民币货币政策要适应中国经济发展需要,比如中美经济之间巨大的差别在通货膨胀上,美国通货膨胀高,而中国要注意的并不是通货膨胀,而是要防止通缩,这与我们的结构制度有关。我们应该根据自身情况调整政策,而不是追逐美联储加息。中国发展的阶段性和周期性与发达国家不同,与美国更是完全不同,金融风险处在前所未有的复杂时期,我们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本文整理自讲者发言稿,未经讲者本人审定

  本文来源: 综合开发研究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