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240亿独角兽再冲港交所,小米、腾讯、京东都来了

2022年04月02日 10:11 阅读:1,173

喜马拉雅,能否稳居“最高峰”?

3月29日,在线音频“独角兽”喜马拉雅,对港交所再度发起冲刺,更新招股说明书,高盛、摩根士丹利和中金为联席保荐人,腾讯、阅文、百度、小米、好未来、索尼音乐为战略投资者。

从2012年创立至今,连续奔跑了十个年头的喜马拉雅,先后已经完成了9轮融资,频频刷新融资记录的同时,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

作为音频赛道中冲杀出来的独角兽,此次喜马拉雅更新招股书,其背后困扰多年的盈利问题,也再度引发人们的关注。据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2021年营收58.567亿元,同比增长43.7%,但亏损仍在继续,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年内亏损分别为人民币19.248亿元、人民币28.821亿元及人民币51.06亿元。再加上2018年的亏损31.42亿元,4年里亏损总额达到130.545亿元。

如今,众多音视频平台崛起,疯狂抢夺用户时间的激烈围逐中,喜马拉雅究竟该如何挽救自身“造血”能力?

10年9轮融资,小米、腾讯、京东都投了

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是一位连续创业者。1998年,从西安交大航空航天学院毕业后,余建军先后创立了杰图软件、街景地图项目城市吧(出售给百度)、虚拟世界“那里世界”等项目。

多年创业历经沉浮,不巧的是,余建军创立喜马拉雅时,正值人生最低谷。

彼时,上一个项目“那里世界”100多个员工,跑得只剩下8个。“那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当时我35岁都过了,好像人生战斗力最旺盛的时期快过去了,但是创业梦还是那么遥远。” 余建军回忆时说到。

“好在我还是一个比较自嗨的人,我当时天天要听一下马丁·路德·金的演讲,只要听几句话,就好像充满电了。”余建军笑着说,当时他在笔记本上写下“梦未竟心不死”六个字。

不曾想到,听书这一习惯竟然给了余建军创业的新思路,当时移动互联是大势所趋,而音频是与互联网高度关联性的一个领域,开车、跑步、做家务等移动场景都有信息导入的需求,音频这种伴随式的特点,正好可以满足这些场景。

当然,音频的局限性余建军当时就看得很清楚。“我们占据了‘听’这个感官的出口,但任何一个媒介,你享受了它的好必然也要承担它的缺点。‘听’的缺点是线性的,不能一目十行。但它可以解放你的双眼,可以使你原来浪费的时间变得更有价值。”

经过反复深思熟虑后,余建军认为,不论视频、纸媒、音频,都会有各自适合的人群和场景应用,只要对消费者有价值,他们就愿意买单。

于是在2012年,余建军创立了喜马拉雅。然而,当时市面上以互联网音频应用为方向的竞争者,并不在少数。懒人听书、QQ音乐、阿基米德等,大多以音乐、有声书为独特优势,或者有传统广播台班底的强大内容根基。于是,喜马拉雅选择另辟蹊径,通过PGC(专业生产内容)、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和UGC(用户生产内容)的模式来构建音频生态。

也正是凭着这一模式上的创新,吸引来崔永元、高晓松、郭德纲、吴晓波等各路“会说话”的高手,还有不少“网红界”的优质内容创作者。据余建军透露,当时,余秋雨的《中国文化必修课》、张其成讲的《易经》一年分成收入可过千万。

此外,喜马拉雅还与中国出版集团、中信出版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作家出版集团、北京磨铁、阅文集团等国内众多知名线下线上出版机构结成了深度战略合作伙伴,拥有市场上70%畅销书的有声版权、85%网络文学的有声改编权、6600余个英文原版畅销有声书。

积攒起来的行业优势,也让喜马拉雅迅速引来各路资本的簇拥。据天眼查显示,从2014年来的A轮融资,到2021年的E轮融资,喜马拉雅至少获得50亿元的资金。而且背后有众多知名投资方为其站台,包括春华资本、腾讯、小米、京东等。

例如,在2016年11月,包括好未来、歌斐资产、京东科技、小米集团、中视资本在内的多家资本再次投资喜马拉雅,投资金额达到亿元以上。在2018年,喜马拉雅进行了E轮融资,腾讯、春华资本、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等纷纷入局。在喜马拉雅E轮融资前,投前估值已高达200亿元,投后估值240亿元。

稳居行业龙头,4年却亏损130多亿元

如今,在国内音频赛道上,喜马拉雅以过亿月活跃用户稳居行业龙头。

招股书显示,2021年喜马拉雅全端平均月活跃用户为2.68亿,同比增长24.4%,其中移动端平均月活跃用户达1.16亿。移动端用户日均收听时长为144分钟,总收听内容时长达17441亿分钟,在全行业中收听时长占比达68%。

此外,2021年,喜马拉雅内容创作者数量超1351万,平台上生产的音频总体数量为3.4亿,有声书音频数量为490万,涵盖100多种类型的广泛音频内容,包括教育培训、历史人文、亲子关系、商业及娱乐等。

从上游来看,喜马拉雅建立整合了全面的版权内容资源,确保了上游版权优势,持续生产优质的音频内容。喜马拉雅与包括阅文集团、中信出版社和晋江文学网在内的众多网络平台和出版商建立了牢固而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2021年,喜马拉雅获得内容版权数量增长至57184个。

而UGC同样是维持喜马拉雅多元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UGC内容在2021年整个平台收听时长中占了45.3%。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喜马拉雅的用户渗透率,目前占据市场近七成的份额,排在第二梯队的是荔枝和蜻蜓FM。

作为行业领头羊,喜马拉雅在估值、月活用户规模、用户使用时长等维度都已经形成了碾压式的竞争优势,但身处第一梯队,喜马拉雅仍绕不过亏损话题。据最新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喜马拉雅的营收分别为26.97亿元、40.76亿元、58.6亿元,呈持续上涨的趋势。其中,付费订阅、广告、直播成为平台变现的三大支柱,订阅收入为29.9亿元,同比增长49.0%;广告收入为14.9亿元,同比增长38.8%;直播收入为10亿元,同比增长39.6%。

但与此同时,喜马拉雅多年净亏损未见收敛,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年内亏损分别为人民币19.248亿元、人民币28.821亿元及人民币51.06亿元。再加上2018年的亏损31.42亿元,4年里净亏损总额达到130.545亿元。另外,2019-2021年净亏损分别达7.47亿元、5.39亿元、7.59亿元。

这或许也是喜马拉雅着急上市的原因之一。有业内人士表示,资本的退出压力应该是喜马拉雅急于上市的重要因素,“资本不可能一直投入,上市已是必然。”

不过,喜马拉雅的上市之路却颇为周折。去年5月份,喜马拉雅就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本来是互联网企业赴美IPO的浪潮,但随着滴滴事件的爆发,国内外的监管都趋紧,喜马拉雅被迫暂停美股上市的计划。对于拥有大量敏感“用户数据”的喜马拉雅而言,港股是更好的选择。于是在去年9月份,喜马拉雅 “弃美”转战“港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再次发起上市冲击。

音视频赛道围猎者众多,盈利难题如何破?

即便已跻身行业头部,喜马拉雅仍然面临众多新入局玩家的竞争。除了荔枝和蜻蜓之外,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入局抢占资源。

腾讯推出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微信听书”和“懒人畅听”;网易云音乐则在站内开辟有声社区,布局广播剧和有声书;酷狗音乐推出酷狗电台、字节跳动的“番茄畅听”、快手的“皮艇”、央视的“云听”等也在分割“耳朵经济”的市场。在知识付费细分领域上,也有百万级用户规模的“得到”,对喜马拉雅的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发起猛烈冲击…..他们的野心有目共睹。

此外,短视频的迅猛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在线音频的生存空间——快手在2012年转变为短视频平台,用了七年时间达成日活用户超2亿;同样的成绩,2016年上线的抖音仅用了两年多便完成了。

这一点,不光是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连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都望尘莫及。

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2020年国内在线音频的互联网用户渗透率仅为16%,相较于在线音乐57%、长/短视频74%的渗透率还处于很低的水平。

短视频平台盈利模式的转变也明显快于在线音频平台。《巴伦周刊》中文版曾报道,2020年快手平台上促成的电商交易的商品交易总额(GMV)为3812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同比增长540%;《晚点LatePost》称,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艾瑞咨询预计,2021年直播电商行业的营收将突破万亿元关口。

而反观另一家UGC音频社区——荔枝,2020年1月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后,亏损问题也仍在继续。

据荔枝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全年实现净收入21.20亿元,同比增长41%;去年第四季度实现净收入5.60亿元,同比增长33%。利润方面,该公司当季实现净利润892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585万元,这也是该公司单季首次在GAAP层面实现盈利,不过公司全年仍净亏损1.27亿元。

由此可见,不管是喜马拉雅还是荔枝,盈利依然是最大的问题。因此,积极拓宽业务边界、寻求多元变现路径,成了喜马拉雅最首要的任务。

在此次招股书中,喜马拉雅表示,公司净收益除了用于内容产品、营销和品牌推广之外,还将推进下一代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能力。

招股书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16年的50.6%增加到2020年的66.7%,预计将在2025年进一步增加到83.5%。就喜马拉雅自身而言,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物联网和其他平台的月活用户已经超过了移动端,显示出更高的成长性。物联网技术和智能产品的渗透以及车联网的广泛应用,让喜马拉雅看到了在线音频行业的增值空间。

在物联网方面,喜马拉雅早在2017年6月就推出了智能AI音箱小雅,但在小米、华为等硬件制造商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软件服务提供商的两面夹击下,小雅并没能掀起风潮。《IDC中国智能音箱设备市场月度跟踪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的竞争格局依然维持着阿里巴巴、百度和小米三强争霸局面,销量占市场份额超过95%。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指出,全球智能音箱市场份额主要集中在亚马逊、谷歌、百度、阿里、小米与苹果等少数玩家手中。

相比物联网的蹒跚学步,喜马拉雅车联网方面的表现让市场看到了更多乐观的迹象。在车载智能终端,喜马拉雅与特斯拉中国、通用、上汽、吉利、比亚迪、蔚来汽车、理想汽车等车厂进行战略合作,截止2021年3月,已经有60多家车企植入了喜马拉雅的车载内容。

但车载音频市场份额的激烈抢夺已经开始,荔枝和蜻蜓FM都早已入局。2020年12月3日,宣布与小鹏汽车达成车载音频方向合作的荔枝盘前涨超100%。

招股书援引中投公司的数据称,物联网/车联网在线音频市场的收入从2018年的5860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4.5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79.2%,预计到2025年将进一步增长至173亿元。

截至2020年,包括其他产品创新服务在内的物联网和车联网仅贡献了喜马拉雅6%的营收。

物联网和车联网市场无疑是有利可图的,但能否让喜马拉雅从“会员付费+广告”的变现方式实现完美转型,还是个问号。

作为行业领军者,喜马拉雅不断冲刺上市的背后,很大意义上还肩负着验证音频赛道投资逻辑的重任;而即使喜马拉雅成功上市,也将需要继续面对如何实现盈利和突破发展瓶颈的现实问题。

  本文来源: 融中财经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